七十九 贫穷的史莱克

“你有什么证据,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二龙,二龙是你师娘?”弗莱德眼神紧张的看着古乐,有些结巴的道。

古乐想了想,便突然声音一提,模仿着二龙师娘平日里的腔调,道:“你弗老大和刚当初是怎么追我的啊?哈哈哈,刚那木头脑袋,平日如果不是我主动撩他,他能给我讲一宿武魂理论。

弗老大那可就厉害了,乐,我跟你啊,这个抠门鬼有一次不想花钱,还想撩我,就去一个富人家里偷花,结果那沙雕偷来一大堆全是康乃馨,我当时还以为他想让我当他妈啊,哈哈哈……”

“……住口!住口!不许再讲了!不要再了!啊啊啊!”弗莱德仿佛已经想象到美艳绝伦的柳二龙在提起自己黑历史时,笑得花枝『乱』颤的场面,弗莱德老脸红扑扑,抱着脑袋惨叫,恨不得想钻进地板之下。

叮!来自弗莱德的沙雕值24!

“呵呵,我还有你的黑历史,要不要继续听?”古乐笑容灿烂的看着弗莱德,好像一个使。

“别!我信了。”弗莱德捂住了古乐的嘴巴。

刚才那一个黑历史已经是他一生的污点,内容已经够劲爆了,怕再听下去该老泪纵横。

好一会儿,弗莱德深呼吸一口气,与古乐推开一些距离,看着古乐,深深地道:“刚才你的,我答应了。”

闻言,古乐却摆摆手,“此一时彼一时,条件变了。”

弗莱德:“……”

“你……你还想要什么?”

“从今以后,只要我在史莱克一,你就得给我包吃包住,每给我至少二十枚金魂币的零花,不然……这一沓故事,我可以送给书社,他们一定很感兴趣。”古乐像变戏法一样,突然手里多了厚厚一沓足有五公分厚度的白纸,上面记录的文字让弗莱德眼皮狂跳。

“……你敢?”弗莱德鹰眼发出寒光,阴沉着脸。

“师娘告诉我,以后谁欺负我,就报她的名字。我想现在试试不知道好不好使。”古乐笑眯眯的不以为意,对方散发出的气场虽然不错,但在海神岛上古乐过着被七圣柱追着打得日子,弗莱德的这点气场确实不算什么了。

弗莱德:“……孩子,一切好商量,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来,咱们坐下慢慢谈。”

古乐:“那每三十枚金魂币零花。”

“怎么还变多了!?三枚!不能再多了!”

“师娘她……”

“五枚。”

“这黑历史拿出去卖值多少钱啊……”

“不值钱。这些我都包圆了,三枚银魂币,不能再多了。”

“哟,不识货啊。”

“……别这样,孩子,我叫你哥,还不行吗?每六枚金魂币,这沓东西一枚金魂币,我全买了行吗?”

“嗯,我还是做事保险一点。这有一份契约,你先签下吧。”古乐闻言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拿出一张似乎早就拟好的契约,在上面填上了几个数字后,交给弗兰德。

弗兰德脸『色』涨红,接过,心翼翼的检查了一遍契约上面的条款,确认无误后,才忍住憋屈的情绪,签下了这屈辱的契约。

古乐拿回来后,当着弗兰德的面,将那契约纸张褶皱了一下,从突然暴『露』出来的夹层缝隙撕开了两张契约纸张。

弗兰德:“……”

叮!此时弗兰德感觉内心已死,你获得了2点沙雕值。

弗莱德,『奸』商坑人几十年,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被人坑到怀疑人生,他发誓,若上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选择做个好人。

第二份契约是什么,弗莱德不想提,古乐也不拿出来,反正是让弗莱德感到比输光屁股还惨的东西。

和有些垂头丧气的弗莱德走出索托城外,走在乡间路,一路走向城外的一个村庄。

“古乐,你真是刚的弟子?”弗莱德眼神复杂,看着古乐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怎么看都像个恶魔。

“是啊。”古乐点点头,然后嘴角的扬起弧度更加夸张了一些,眼神诡异的道,“还要我再继续证明吗?”

弗莱德:“……拒绝。”

“所以,是刚让你来的,还是二龙妹让你来的?”弗莱德背着双手,渐渐靠近村庄附近,也就是他的地盘,不能再消沉下去,必须得拿出点威严的气势出来,他淡淡的看了古乐一眼,好像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

古乐轻轻摇头,“都不是,我是自愿找来的。本来住在斗城,若无意外的话,应该是会在二龙师娘的蓝霸学院继续进修的,但现在嘛,真是一言难尽……”

弗莱德目光一闪,敏锐的捕捉到古乐眼中的无奈,意味深长的道:“看来你还有故事啊。”

“算是吧,不过肯定没院长您的长就是了。”古乐揶揄的眨了眨眼睛。

“咳。”弗莱德瞪了古乐一眼,“等会儿不许提这茬啊,进了我这,就算有你那张玩意儿,入了学你就只是个学生,不许因为私人关系影响学院规矩。”

到这,弗莱德一脸正『色』,“否则,你就算是刚和二龙的弟子还是干儿子什么的,我都会让你退学,离开我的史莱克学院。”

闻言,古乐确实轻轻的弯下眉梢,笑着:“当然,院长。”

弗莱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有一点,我得纠正你一下,我不是来学院做学生的,是来给你们学院做厨子的,最初我好像就是这么的吧。”古乐突然话锋一转。

弗莱德脸部一僵,“你这孩子瞎什么呢,你今年才多大?”

“十二,快十三了。”古乐挠挠头。

弗莱德闻言,四眼不信的在古乐身上身下扫了几遍,“你这发育的不像十三岁啊?”

“吃得好,发育的好嘛。您老看起来也不像五十几啊……”

弗莱德一怔,这贱子还会拍马屁?

“像肾功能坏掉的七十几。”

弗莱德:“……ap;(!”

总而言之,弗莱德得知古乐年龄后,怎么的也不许古乐只来学院当厨师。

一来是,万一有刚和二龙妹知道他让他们的宝贝过来当厨工,绝对是要拼着决裂的心情把他海扁一通。

二来是……弗莱德觉得古乐就活像一个“老『奸』巨猾”的狐狸,若没再来一个大于他的身份,这子在他眼皮底下都能飞了卧槽。

古乐奋力抗争,这时候还让他去做学生,岂不是亏炸了。

见古乐这么想当一个厨子,弗莱德突然脚步一顿,『摸』着下巴捋地渐渐的山羊胡,目光古怪的:“你就真么想当学院的厨工?”

“当厨工,我自豪。”古乐义正言辞的回答。

“那好吧。”弗莱德一副败给了古乐的表情,然后拍着古乐的肩头,『露』出欣慰的笑,“那以后你就一边上学,一边当厨工吧,吃苦耐劳是好事。”

古乐:“……”

得,这老狐狸。

终于转到村口处,古乐看到那从拱门上脱线垂落的破烂木牌上,依稀写着五个大字“史莱克学院”,五字前面还有一个绿『色』怪物的头像,倒显得有几分童趣可爱。

古乐看了眼弗莱德:“院长,咱们学院的牌匾真别致。”

“看呐,这整个村头有一半都是我们学院的土地!”

“这牌匾……”

“看这青山绿水,乡间田野,自然风光是多么宁静悠闲,生活在这儿绝对能保持一颗轻松自然的平常心,你知道的,这平常心对魂师的修炼来很重要。”

“这牌匾……”

“看到那头母牛了吗?我们学院的吉祥物……”

弗莱德一脸深情的指着正在田地了啃白材老母牛,肯定的道:“从建校以来,它就一直活着到了现在。”

“妈的臭牛,忍你很久了,又偷菜吃,今老子就把你这老牛炖了!”弗莱德话音刚落,一家农户里就出来两三个身强力壮的大汉,一人一把捕,霍霍冲向那头啃了白菜就飞跑的老母牛。

古乐、弗莱德:“……”

“咱学院的吉祥物,很不错。”古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弗莱德,轻叹一声。

弗莱德面上表情古井无波,也不再动嘴,那眼神好像散发出一点死气。

“好的,宿舍单人间,我住哪?”古乐看弗莱德此时的状态,觉得不好打扰他思考人生的时间,还是先走为妙。

弗莱德反应缓慢,手指慢慢指向一个方向。

古乐了然的点点头,了声院长再见,然后就向自己的宿舍单人间走去。

起来,第二的弗莱德依旧还在自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