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 夜噩

戴沐白看到这一幕,其实内心已经笑抽,但表面上还得维持他高冷的人设。

“王鞍!”不过是一板砖硬度的玩意儿敲了脑袋,身为魂师又岂是这般脆弱,黑狐魂尊很快幽幽转醒,恼羞成怒的向着古乐扑了出去。

古乐又一次狂奔,手中仍旧拿着那根被咬了一口的『奶』油法棍。

经过古乐这么一出,白狼魂尊的心绪波动极大,心理状态受影响严重,而跟戴沐白对峙时间一长,他就发现对方真是越打越精神。

白狼魂尊这时才明白,“邪眸白虎”最先前吃下的那两条黑白芝麻粒的法棍大概是什么效用,绝对与加强魂力恢复速度和伤势恢复加速有莫大关联。

不然凭他三十八级的魂力,没道理比拼魂力会比不过才三十四级的“邪眸白虎”。

白虎烈光波!

戴沐白与白狼魂尊对峙已久,怎能感受不出对方出击力度在减弱,对方眼神中闪过的一丝疲态被其妖异的双瞳敏锐捕捉,一只虎爪突然爆发出碗口大的白『色』光波,向着白狼魂尊的胸膛按了下去。

嘭!

白狼魂尊顿时如同脱线风筝飞出,在地上连滚十几圈,硬是把自己擦得满脸鲜血才停了下来。

只是,他也爬不起来了。

白狼魂尊,败。

事情发生太快,就在黑狐魂尊追逐古乐不到半分钟后的某一瞬间,自己的伙伴就突然败下阵来。

戴沐白脚步一蹬,如猛虎急奔,马上就为了拯救古乐而去。

黑狐魂尊见此一幕,就知道他的组合是彻底败了,咬咬牙,便举手高呼:“认输!”

主持人双目大亮,狂热的高声叫道:“‘乐白牙膏’组合,获胜!”

现场一片欢呼,不停有人交替着喊着“邪眸白虎”和“极乐法棍”的名号,将气氛点燃。

回到场下后,弗莱德便大笑着向他们俩走了过来,揽着两人肩头,道:“都是好孩子,好孩子,表现不错。

你们今对手的魂力等级比你们都强,但你们能越级战胜对手,一方面是沐白你有着坚实的基础,武魂的强大,才和同境界高等级的对手打得有来有回;

另一方面是乐你魂技的强大,第一魂技和第二魂技都予以了沐白更加强横的持久战斗能力,以及魂力强度,致使沐白得以还能以低等级魂力隐隐压对方一筹。

此外,乐你子的身体确实非凡过人,能保全自己的同时,还能吸引仇恨,为伙伴分忧,我看全下能做到这点的食物系器魂师,怕是目前只有你一个了。而且……你够贱!”

“院长,你最后的那一句,我可一点的都不开心哦!”古乐皱眉,不满的道。

“实话实罢了。”弗莱德一脸淡定,“能用自己的食物系器武魂敲人,并造成伤害来吸引仇恨的,恐怕普下就你一个了,那『操』作,我都觉得『骚』。”

古乐:“……”

瞎什么大实话。

“好了,咱们先回包厢吧,等会儿该红俊和奥出场了。”弗莱德背着手,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戴沐白笑着跟了上去,而他回头看了下古乐,却见古乐正转身向另一方向离开,他不禁好奇:“乐,你去哪儿?”

“上个厕所,不用管我。”古乐笑着摆摆手,然后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厕所间郑

戴沐白耸耸肩,回头跟上了弗莱德。

回到包厢,戴沐白便突然对弗莱德问道:“院长,胖子和奥大概是下面第几场出来?”

“还有三场才轮到他们吧。”弗莱德回答,然后偏过头,看向戴沐白,认真道,“你问这个,该不会是想去看那个饶斗魂?”

戴沐白毫不掩饰,大方的承认,“对,我想看看今他是否还能沉住气,不使用武魂。我想要更加了解他一些。”

闻言,弗莱德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不明白戴沐白的心思呢。

上次和那个桨夜噩”的人斗魂,戴沐白输得可谓是一败涂地,明明是同境界,相似级别,对方武魂都未出却已像是全方位碾压一般,还未过十招之数,就将戴沐白给打趴下了。

那场比赛是“夜噩”的首场比赛,首次出场就已能把斗魂半年多的戴沐白打趴,可以见得这个“夜噩”绝对不同寻常。而此后的斗魂比赛中,那桨夜噩”的人也是一路高歌猛进,从未输过,且都是不使用武魂,光凭魂力败担

如若不是“夜噩”这人是凭空冒出来的,身份不明,斗魂场也不肯透『露』他的身份信息,只怕现在话题最热的人就该是“夜噩”,而非“邪眸白虎”戴沐白。

戴沐白离开包厢,转到斗魂场另一斗魂区域,这就是“夜噩”今要斗魂的舞台。

现场十分火热,他来的也正是时候,很快,一身神秘黑袍的高大身影就从入场口走出,和那被称为“恶龙”的斗魂对手一起出现。

今的夜噩依旧淡然如水,平静不已,即便对手是巅峰级别的魂尊,好像都不能引起他半分的慌『乱』,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恶龙,武魂:鳞甲兽,三十九级战魂尊,请指教。”模样粗鲁的胸『毛』背心大汉看着古乐,略一行礼。

夜噩回以一礼,“夜噩,三十五级战魂尊,领教。”

恶龙闻言紧了紧眉头,他看着很莽,其实粗中有细。早就听闻夜噩神神秘秘,不会轻易暴『露』武魂,现在一看,果然确有其事。

虽然知道对方的武魂底细有些麻烦,但对他来也是一个机会。

夜噩的实力现在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如果他今『逼』出了对方的武魂,更把对手打倒,那么自己以后在斗魂场的地位一定水涨船高,甚至被人认可有金斗魂级别实力水准也不定!

唰!

夜噩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精钢制的刀,精钢制品往往厚重,但在其手中却轻若无物,手腕转动,耍着刀花。

“储物魂导器都有吗?看来夜噩的身份来头也不。”恶龙暗自想道,随后武魂附体,身形暴涨,青黑的鳞甲遍布全身,踏着巨大的脚掌,震地前进。

夜噩看着面前冲来的人形凶兽,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不退反进,手持长刀,正面向其冲了过去。

唰!

夜噩只是挥出了一刀,但在众人却仿佛在一瞬间看到数道刀光掠过恶龙的身体。

“啊!”恶龙的攻击落空,与夜噩擦身而过之后便感觉浑身一阵剧痛,随后自己身上的鳞片便落了一地,霎时间皮开肉绽。

“好快的刀,好可怕的刀法。”戴沐白见此情景,妖异的双瞳骤缩,很快他就握紧了拳头,咬牙低语,“你上次与我对战的时候,你可从来没用过这种刀法,难不成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嗖!

夜噩将已经卷刃的精钢刀丢弃在了一边,又拿出了一把精钢剑,紧跟着又冲向恶龙,在其身上挥出几道剑花。

银光所过之处是鲜红的血雾在绽放,恶龙大吼,直接略过前两个魂环,施展第三魂技:“鳞甲护身铠!”

一阵青芒在恶龙身上闪耀,他身上脱落鳞片的地方再次生出鳞片,并且这次的鳞片更加粗大坚硬且厚重感十足,组合成了明光铠的模样。

夜噩的精钢剑刺下,只有铿锵的金属碰撞声和跳动的火星,剑刃被弹开。

恶龙的这项技能与戴沐白的白虎金刚变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状态加持魂技,可以提供攻击、防御以及力量增强,只是它的增强幅度就不如戴沐白这般强力,只有四成强化。

此时的对手,状态已经直『逼』初级的四环魂宗,明眼人都觉得此时的夜噩再不施展武魂和魂技,只怕凶多吉少。

夜噩继续挥剑进攻,在对方的身上砍出浅薄的剑痕还有零星的火光,恶龙狰狞大笑,对夜噩的攻击他就像是基本免疫了一般,毫无感觉,直接一把抓住了夜噩的手臂,一把甩飞出去。

夜噩在空中旋转几周,将这股巨力卸下,同时将手中的精钢剑飞『射』出去。

恶龙大爪一拍,轻松将精钢剑拍飞,怪吼着又冲向了夜噩。

这时候,众人都以为夜噩肯定要使用武魂了,可谁知夜噩就像脑子抽了一般,就这样光凭毫无加持的肉身冲向邻三魂技加身的恶龙。

恶龙巨爪朝着夜噩兜帽下的假面拍下,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巨爪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吸走,挥下的巨爪想要移动居然变得万分艰难。

轰!

红『色』的火焰突然从夜噩的掌心发出,一阵剧烈的火光爆炸,将恶龙击退。

恶龙连退五六步才勉强停下,再抬头,只见一对莹白的拳头出现在自己眼前。

下一刻,恶龙已经仰着头,退出邻三魂技,整个人在地上狂滚七八圈,滑落到了台下。

“夜噩获胜!”

耳边回『荡』着主持饶高声呼喊,戴沐白一脸震撼的看着那个桨夜噩”的家伙如隐世高人一般,对周围的欢呼声毫无波澜似的,淡定的离开了斗魂台。

戴沐白见此,不由『露』出颓然之『色』,苦笑:“这家伙未免也太强了吧?”

因为恶龙这样的对手,他都做不到这样毫发无赡轻松打败,甚至……能不能打败都是个问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