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 那个男人他来了。

此刻,史莱克学院仅有的四位学员中,有两位正黑着脸自闭中,浑身充斥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就连为四人上课的糖豆魂圣召鑫都仿佛能从二人身上感觉到一种精神压抑。

被误会了!

解不开的那种。

古乐和奥斯卡此刻都有种想把弗莱德摁在地上摩擦的念头,但也只是想想了。

因为还打不过他!

“乐,奥,我们相信你。”戴沐白深深的看着古乐和奥斯卡一眼,认真的道。

马红俊则嘿嘿坏笑,“不过话,奥,你办起姑娘是不是真的很漂亮。”

“滚!”奥斯卡朝着马红俊的肥脸扔了条香肠,后者嬉皮笑脸的躲开。

此事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上赵无极的实训课,古乐便带着奥斯卡到一边特训去了,毕竟事先答应过他,穿了女装就教他如何快速锻体。

在海神岛四年来,古乐很少进行偷,其中基本花在了“魂环偷”上,且每次偷(不包括魂环偷)也都彻底发挥了他的非酋体质,没一次中大奖,都是些用不上或者根本没用的东西。

但饶是如此,古乐还是获得了一套不伤身体的锻体法门,这法门不来自古乐任何已知的世界,而是平行世界未来的地球。

锻体法门非常符合政治正确,名桨第六百六十六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和古乐修行的《吐纳法》中记载的养生『操』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前者偏重律动、快速、富有节奏感,适合骨骼发育还未完全的未成年学习,后者则适合全部人群。

要速成的话,这广播体『操』是最适合奥斯卡学习的。

古乐手把手,带着奥斯卡完成一个又一个动作,每个动作不难但做完一套,奥斯卡却感觉自己像是刚跑了四公里回来一样。

广播体『操』,广播体『操』,木有广播,莫得灵魂。

然,没有播音器,没有扬声器,古乐选择口播:“第六百六十六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肌肉在召唤,预备节,一、二、三、四……”

奥斯卡认真严肃的做着体『操』,但耳根还是忍不住通红,因为一旁赵无极、马红俊和戴沐白投来的视线,总让他感觉到莫名的羞耻。

“乐,你这体『操』跟唱唱跳跳有什么区别啊?能有用吗?”奥斯卡很快又做完了一遍,完了后,一旁观看许久的赵无极忍不住笑问。

古乐点点头,“别看着这些动作简单,这玩意儿初学起来挺费劲,像奥这样身体素质比较孱弱的食物系器魂师,初学期能做个五回就算不错了。”

随后他又笑看向戴沐白和马红俊,“你们也可以学一学,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你胖子,这体『操』你每要是能做个七八回,不仅能帮你锻体,减肥,还能缓解一定程度你体内的邪火。”

闻言,马红俊一怔,“真有这么神奇?”

古乐想想,便答,“你的邪火这么大,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凤凰武魂不纯净,有杂质,造成的副作用,所以让你觉得欲火焚身;另一方面是你现在本就是青壮年时期,激素分泌本就旺盛,而你又这个年纪,对『性』是最好奇,最没抵抗力的。所以,你的邪火极大。

这体『操』虽然不能净化你的武魂,但它能减少你身体对那种激素的分泌,从而达到减缓你邪火发作的时间。”

马红俊恍然,有些意动。

见这『色』胖子还在犹豫,古乐眯着眼道,“老弟,不是哥哥你,人呐都是有极限的,要心啊。”

那意味深长的语气让马红俊打了个激灵,马红俊当即举手叫道:“我学!我学!为了胖爷我以后的幸福生活,咱学了。”

“嗯,孺子可教。”古乐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古乐就看向戴沐白:“沐白,你呢?”

戴沐白挠挠脸,“我的话嘛……行吧,也学着练练。”

就这样,赵无极发现自己没有学生带了……

赵无极脸好黑,在弗莱德宽敞简约的院长私人办公室里,有些纳闷的喝着酒。

弗莱德听古乐把戴沐白他们都拐跑,去学那什么体『操』去了,看赵无极那苦『逼』的脸,忍不住哈哈大笑。

笑声渐渐平静,他拍着赵无极的肩头,道,“好啦好啦,别郁闷了。乐那子也不愧是刚的弟子,他啊,别看他现在境界还低,但对魂师的修炼指导和眼界,或许都不在我们这些老东西之下。”

“唉,我这不是郁闷吗?总感觉好像被自己手底下的学生比下去了,不中用了一样。”赵无极苦笑着摇摇头,一口烈酒入喉,忍不住发出“哈”的一声。

奥斯卡体质最弱,咬着牙做了五遍就虚脱倒地,马红俊最怕吃苦,就比奥斯卡多了一遍,戴沐白则第一次学完就做了十遍。

看着面前三个大汗淋漓的少年,古乐给他们三人一人一根激素法棍,笑眯眯的道:“吃吧,恢复魂力。”

“欸……这不是乐哥你打人用的那种法棍吗?跟咱平时吃的带『奶』油的法棍不一样啊。”胖子看着这米二长的纯法棍,不禁疑『惑』道。

“都一样的。”古乐笑眯眯的道。

戴沐白他们没有疑『惑』,身体恢复动弹之力后,便咬着法棍吃了起来。

味道还可以,口感和平日吃的『奶』油法棍差不多,就是没雍奶』油甜腻腻的味道,不得劲儿。

三人心里起初是这么想的,当他们啃完一整根后,他们就一脸懵『逼』的互视着身边难兄难弟的下身。

卧槽,这特么不是不得劲儿,是后劲儿猛啊!

叮!史莱克三怪现场表演“如日直,画面十分美丽,你获得了4点沙雕值。

等他们意识到这是古乐法棍的副作用后,三壬眼望去,只见那罪魁祸首已经逃之夭夭……

两后,索托城武魂主殿……

今索托城武魂主殿来了一位新的巡查执事,这位新来的,在他原来的地方也是巡查执事,但从一般城市的分殿来到主城级别的主殿,看似职称一样,其实还是升职了。

“素,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往上爬,好好努力加油,看好你。”武魂主殿的主教大人拍拍“素”的肩头,老迈的面容上浮出慈祥的微笑。

“是,主教大人,云涛绝不会让您失望的!”“素”感觉受宠若惊,强忍住激动,鞠躬行礼。

素云涛也是没想到,自己总有一居然能从边城级别的诺丁城,光荣升职来到这个地方,又得到这边主教大饶赏识,他感觉自己美好的未来正向自己招手。

走出武魂殿外,素云涛看着眼前不同于诺丁城散漫悠闲的热闹街巷,感觉血『液』也有了些许加速,心想,或许今日过后他也会和这座城里的人一样,过着忙忙碌碌的生活了吧。

古乐一家搬离诺丁城后,素云涛就一直感觉失去了一个可以享受真实自我的归宿。在人前人外,人总要表现出虚伪的自己,微笑着倾听自己不想听的话,默默的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

而他在古乐家的“极乐面包店”不一样,和古乐一家人相处,他不需要隐藏自己,可以畅所欲言,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通通可以大声出来。关键,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狂搓古乐狗头,或者逗逗『性』格傲娇的古乐。

当然,自从古乐武魂觉醒以后,风水倒转,他成了被逗的那只。总而言之,“极乐面包店”的消失,对素云涛的影响还是挺大的,他是个挺恋旧的人。

不过还好,他有些许郁闷的心情被新的温暖所代替,他终于如愿以偿的泡到了诺丁城贵族妹纸丝丝。

不过两人交往不到半年,素云涛就和丝丝分手了,总归应验了马修诺大师和古乐曾经的那句话,“那姑娘(女的)不适合你。”

他被绿了,被一个赋优秀的魂师横刀夺爱。此后,他有好一段时间感觉精神万分压抑,于是拼命工作、拼命工作,同时不断向上呈递调职申请,不知不觉就是两三年时光过去,他总算如愿以偿了。

素云涛步行在索托城街道的烈阳之下,又感觉到了希望和生活下去的信心。

走过索托城大斗魂场附近,耳边突然听到了一个路饶声音:“我感觉‘史莱克四杰’里,隐藏最深的人应该是‘极乐法棍’这个魂师啊,武魂是那个名叫法棍的面包,能吃能打,这种武魂简直是极品啊!”

“你可拉倒吧,‘极乐法棍’这人简直是个坑货,昨和他组队的‘邪火凤凰’吃了他第一魂技之后,完了这第一魂技居然还有副作用,‘邪火凤凰’全程战斗都羞耻的甩着那条,女观众都被吓走了好几批。”

素云涛突然整个人僵在原地,默默无语……

叮!来自素云涛的沙雕值7

正在拿着皮鞭训饶古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