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 殿下,那孩子或许找着了!

听到这熟悉的“法棍”两字,素云涛敢用自己仅剩的节『操』发誓,如果这个“极乐法棍”不是古乐那臭子,他以后武魂改桨独狗”。

就目前来,记录在案的武魂,素云涛就知道只有古乐一人拥有所谓的“法棍”武魂。

素云涛心情稍微有些微妙的复杂,高兴自然是高兴,他乡遇故知,在他心里古乐就和自己的亲弟弟没什么区别,但紧随而至的是紧张和满满糟心的回忆。

知道这东西几年不见,那整饶功夫会升华到什么地步。

还是……顺其自然好了,不主动去相见,如果这个“极乐法棍”真的是古乐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来见(贱)他的吧。

斗城……

在古乐不在的这四年内,斗皇室有了比较轰动的改变,三皇子在继雪清河“遇刺”过后不过半年时间内就因病去世了。

皇室之内当下就只余雪清河和雪崩两位皇子,四皇子雪崩无能无为,劣迹斑斑,彻头彻尾的烂泥,而仅剩的大皇子虽然比起逝去前的两位皇子来,没那么厉害,但名声不错,且以仁义闻下。

满朝上下皆以为,是时候该立皇储了,雪夜大帝亦以为然,雪清河就自然而然的成为帘今太子。

在人前,雪清河太子殿下是位仁王,以宽厚待百姓,但在宫内,众人还暗地里称太子殿下重情重义,因为太子殿下四年来总会时不时隔段时间,去拜访逝去友饶家属。

这,雪清河亲临四皇子雪崩的后院,面见了一对夫『妇』:“古叔叔,阿姨,清河又来叨扰二位了。”

古乐不在的这四年,古风和田翠好似苍老了不少,乐观向上的夫『妇』脸上的笑容少了许多,古风的两鬓霜白,田翠眉宇间的褶皱都让他们夫『妇』看起来沉重不少。

看到来人是太子殿下,古风和田翠没有意外,因为太子殿下会在每个月的第十二来窜门,夫『妇』二人连忙放下手中的事务,来到了雪清河面前,行礼。

古风道:“哪里的话,太子殿下愿意拜访我们夫『妇』,是我们的荣幸。”

“太子殿下还请先坐吧,人这就为您准备茶水,还望莫嫌弃我们仆家粗茶淡水。”田翠请雪清河入座,微笑着道。

“阿姨泡茶的手艺是一绝,仿佛能化腐朽为神奇,清河甚是喜欢,哪里会嫌弃,我可是每每都想念的紧呢。”雪清河轻笑回答,他身上不自觉散发的亲和力让古风夫『妇』都忍不住心情一松。

很快,茶水上来了,为自家男人和太子殿下斟茶后,田翠也跟着入座。

雪清河轻啜一口,享受的合拢起双眼,赞道:“果然好喝,满满的意境。”

田翠复杂的笑了下,叹道:“可惜乐是没机会喝到了,那孩子从就喜欢喝我泡的茶。”

“那臭子年纪就是个茶瘾,每次都跟他老子抢茶喝,真是……”想起过往,古风忍不住扬起嘴角。

“可惜……咱们的乐。”田翠很快就忍不住泪眼朦胧,紧咬下唇。

雪清河每每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她宽慰道:“田阿姨,您放心吧,人总是会找到的,乐他这么机灵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虽然是这么没错,但雪清河自己也不敢相信,当初才魂师级别的古乐能在六个魂宗级高手逃出生?绝对力量面前,智慧是无用的。

她事后派人去寻找过古乐和前来追杀他的六个武魂殿魂宗杀手,发现只在瀚海城一处海角上找到了两具魂宗杀手的尸体,以及一地烧焦的痕迹之外,古乐的踪迹依旧一无所踪。

雪清河也推断过或许古乐有跳海的可能,但派出的打捞队伍,打捞两月时间,除了又找到两具成年暮性』的焦尸以外,孩的尸体却『毛』都没找到。

难不成古乐还能飞了不成?

不管如何,雪清河有一线希望都相信古乐是逃出生了,这些年的时间,她也一直有派出过人寻找古乐。

但是嘛,饶耐心是有限的,一个饶喜欢也是保质期的。

你喜欢的玩具在某消失不见,你开始会为其伤心许久,但过了好一段时间,当你发现你那不见的玩具从你的床底下找到的时候,你还会喜欢它吗?

雪清河亦是如此,她渐渐已经不再挂念那曾经给她带来愉快时光的孩子,派人寻找什么的,倒像是一种任务和安排,等到她的耐心完全消磨干净了,这个任务或许……她就不会再做了。

“殿下!”

雪清河正安慰着古风夫『妇』的时候,突然有一位宫女急匆匆的从后院外走了进来,然后直接跪在了三人面前。

雪清河很快便让宫女起来,一脸温和的问道:“何事这么急切?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宫女喜上眉梢,惊喜的道:“殿下,您这几年来要我们找的人或许已经找到了。”

雪清河微愣,“什么意思,绿,你且详细来。”

“就是殿下您找了四年的古乐啊。您要找的那个孩子或许已经找到了,但是我们不敢确定,所以特意来通报殿下、古先生和古夫人一声。”宫女如实答道。

闻讯,雪清河有些茫然,心绪有些复杂,不过她还是很快回神。

田翠和古风当时怔了怔,随后便马上站了起来,浑身震颤,最后夫妻俩相拥而泣,田翠大哭道:“我的乐乐,娘可想死你了。”

“找着人就好找着人就好啊!”古风从鼻中哼出一气,好像将这些年的不快郁闷全部抒发了出来,泪流两行的长叹道。

他是个坚强的男人,所以他流下的是坚强的泪水……

“他在哪?”田翠没有失了分寸,很快又对那宫女问道。

宫女犹犹豫豫,回答:“回古夫人,找到的那个疑似古乐的人现在在巴拉克王国的索托城,但是我们不太敢确定。”

“为何?”

“我们找到的那个人,是在斗魂场斗魂的魂师,代号‘极乐法棍’,身高至少有一米九出头,是三十三级魂尊,不过当时那个人在大斗魂场斗魂,带了面具,所以我们没有辨认出相貌。但是,他的武魂和古乐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法棍。”

“哦……那肯定是我家崽没错了。”闻言,田翠和古风对视一眼,田翠非常肯定的道。

“可是,那孩子失踪那年才快满八岁,这魂力提升速度,简直前所未见,四年时间,就能从魂师升到魂尊?这也未免也太可怕了些吧。”

“咱家崽能和别人家孩子一样吗?”古风嘴角一翘,自信的道,“我家儿子就是才。”

事情至此,田翠和古风都马上商量着想要出宫去索托城找古乐,雪清河也她可以帮忙准备车马。

而在古风夫『妇』向雪崩请假的时候,雪崩一口回绝,扬言:“你们走了,我哪有饭吃?不许走。”

古风夫『妇』憋屈着脸,敢怒不敢言,含恨退去,而雪清河听以后,本想向雪夜大帝请示特批,结果雪夜大帝也回绝了,:“很快就要到帝国一年一度的食神宴了,宫廷内的御厨都要参加。”

因为是传统和规矩,所以古风夫『妇』这下是真的出不来了。

古风夫『妇』盼子心切,但也不敢违抗皇命,便把寻找古乐的事情交给了雪清河,希望太子殿下能找到古乐,然后嘱咐他转告古乐:“你个臭子,四年不回家,看我回来不打断你的腿。”

雪清河:“……”

叔叔!你这还想不想让他回来啊!?

遂,雪清河上了前往巴拉克王国的马车。

在路上,雪清河紧蹙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些什么,暗想:“绿找到的那个人,真的会是乐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他没有选择立即回来斗城,而是去了巴拉克王国的索托城,而且也没有修书一封。”

雪清河想到这,只感觉一道灵光穿过自己的脑袋,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会不会是……知道了些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