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 除神武器

很快,两饶战斗打响,古乐『操』着一手钢刀,先试探『性』的进攻出去,他想看看对方的能耐具体能高到何种程度。

快刀剔骨!

在古乐的眼中,手持长枪的多伦多已经变成了一套等待解剖的大肥猪,其身体结构的弱点之处全部尽收眼底,刀出残影缭『乱』,斩击如流光般闪过多伦多的全身。

面对这极快的斩击,多伦多面『色』沉着,保持着低喝,手中的长枪挥动,将那些刀光斩击几乎全部接了下来。

唰!

可惜,几乎就是几乎,还是漏了三刀,一下子切开了他袖子的皮革,皮肉绽开。

多伦多顿时脸『色』凝重许多,第一魂技使出,手中骑士长枪向前突进出十一道残影,犹如十一枪兵对古乐同时发出了进攻。

施展云步急退,多伦多的骑士长枪紧追不舍。

“麻烦。”古乐微微皱眉,左手拿上精钢剑,剑影一动,剑光竟撩出了牡丹花的模样。

采花剑法——撩花式!

这剑法看似好看,在一般人看来确实没什么问题的样子,但多伦多却不可抑制的羞恼了起来,作为正在亲身经历的他,能够看得出这撩花式是在企图划破他胸前的衣衫。

不好!我胸『毛』浓密的事实不想暴『露』出去啊!

多伦多内心一沉,体表又骤然闪亮出第二拳黄『色』魂环。

第二魂技,枪出如龙!

原本古乐一刀一剑正在应对的十一道枪影,突然间化为了一道,那圆锥形的西洋长矛枪头,在这一刻浮现出银『色』的魂力光芒,随后竟然凝出了一个一米左右宽度的龙首,面目狰狞的朝古乐咬了过来。

嗖!

手中钢刀、精钢剑同时被古乐扔了出去,与那龙首对撞一块,但两把武器却如同螳臂当车一般,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而古乐却也因为扔出武器抵挡,延迟了龙首到来的一秒时间,躲开了这一击。

咴咴!

众人只见古乐并没有去捡回自己扔飞的武器,而是又一次从魂导器了拿出了一件兵器,那竟然是一把狼牙棒。

狼牙棒似乎十分笨重,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看起来有些破损,但上面嗷嗷坑坑的地方,都带着干涸的血迹,极难想象它的主人曾经拿它做过什么,简直就是个凶器啊!

“战士不应该随意丢弃自己的兵器。”多伦多见招式打空便马上收招,随后便皱着眉头对古乐叫道。

古乐咧嘴一笑,发出与往常略有不同,要稚嫩一些的声音,回道:“兵器是用来用的,扔,只是其中的一种用法。”

“呵,强词夺理。”多伦多不屑一笑,又一次朝着古乐『逼』来。

当当当!

狼牙棒挥动,与多伦多的骑士长枪碰撞不断。

每一下撞击对多伦多来都如同莽牛撞山,着实难受,实难想象对方挥动的这跟狼牙棒能有多重,而对方却挥得甚是轻松,还能跟上他枪矛突进的速度。

围观观众们都热切的看着古乐,没想到神秘莫测的夜噩,不止擅长刀剑拳脚,就连一个棒子都使得出神入化。

第二魂技,枪出如龙

棒打鸳鸯!

枪矛与狼牙棒槌相碰,灰『色』与青白『色』的光芒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嘭!

碰撞对峙还没持***多钟,多伦多就瞳孔骤缩,整个裙飞出去,在地上连滚几圈。最后他将枪矛『插』入地板,才堪堪让自己停了下来。

多伦多浑身酸痛的厉害,动了动足底,才发现鞋跟有些落空,眼角余光看去,原来他已经到了魂斗台的边缘!

多伦多一脸震撼的看着古乐,内心惊呼:这人光凭肉体的力量就能压制住展开第二魂环的我了吗?这怎么可能!?

“不能输!”多伦多面『色』沉重,提了口气,苍白的脸顿时面红如『潮』,身上第三枚紫『色』魂环点亮,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冲向了古乐。

“第三魂技,疾影长风破!”

此招为地面锁定技,多伦多会在地面上不断滑行冲刺,一旦锁定目标,对手若不能打断自己,此招就会一直穷追不舍,直到命中为止!而且,此招一出,他在冲刺过程中速度极快,防御力也会暂时提升100%,想要打断他就更加艰难了。

面对眼前这道仿佛冲刺钻头车的攻击,古乐轻叹一声,像是放弃林抗似的,竟然将狼牙棒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黑乎乎的棍子。

古乐并不是因为要破功而失望,而是觉得,自己特么还是高看了对手。

还是不能『逼』他出武魂,真是太菜了。

“expelliarmus(除神武器卸武咒)!”古乐举起手中的黑棍子,朝着前方的多伦多『射』出了一道红『色』的光束。

嘭!

滑行冲刺过程中的多伦多狞笑着冲向了这阵光束,然后突然感觉全身魂力被禁锢,武魂也瞬间失去掌控,这也使得他的魂技失效,整个人顿时受到超强惯『性』,朝前跌落。

嘎巴!

古乐仿佛听见了骨头错位的声音,不禁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看着那撅着腚朝的多伦多,一脸心虚。

“呃”听到对方还在喘息的声音,古乐松了口气,没出人命就好。

“除神武器”这门咒语,在hp世界可以卸掉对手兵器和法杖,在斗罗则是对魂力等级低于自己的对手,强制沉默一秒。

沉默,即魂力、武魂失效,是极为可怕的一种控制效果之一。

众壬着眼睛,震惊的看着将那黑『色棍子收好的黑袍身影,感觉对方又更加神秘了!

那那是什么武器?发出一道红光攻击中对手后,多伦多就突然像浑身瘫软似的,直接一头栽倒在地,再起不能了?

好诡异的手段!

回到后场,古乐领取了自己赌斗赢得的魂币,还有积分奖金。

柜台妹纸在交钱时,微笑道:“夜噩先生,我们索托城大斗魂场的经理有事想与你,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赏脸?”

闻言,古乐想了想,道:“没空,再见。”

柜台妹纸:“”

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古乐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时候对方没可能会有什么理由找上自己,所以那经理找自己肯定没好事。

见古乐离开大斗魂场,柜台妹纸一脸苦笑的来到了二楼的一间会客室,对正坐在高档皮质沙发上惬意品茶的英俊贵族,和一脸赔笑的经理,道:“抱歉殿下、经理,夜噩先生拒绝了我们的邀请。”

“什么!?他是怎么拒绝的?”经理一脸难以置信,大斗魂场的背景可是斗罗大陆的七大家族,这年头还有人敢不赏脸?

柜台妹纸低着头,答道:“夜噩先生拒绝的非常干脆,了一句‘没空,再见’,拿了钱就走。”

“那你倒是拦着人家啊!”经理恨铁不成钢的对柜台妹纸道。

柜台妹纸泫然欲泣,委屈巴巴的道:“夜噩先生气场太强了,我我怕。”

“有多怕?”

“我刚换了条裤子。”

经理:“”

雪清河:“”

“太子殿下,您看这”

“好了,敖主管,人请不到便算了吧。反正我此次前来,也不是为了找他,只是偶然听了这么个奇人,想邀来一见而已。”见经理一副难堪尴尬的样子,雪清河便轻笑着道。

“今‘极乐法棍’这个选手,没有出战吗?”雪清河好奇的问道。

敖主管答道:“回殿下,是的。”

“这样啊”雪清河点点头,随后犹豫了一下,道,“不知敖主管可否泄『露』一下‘极乐法棍’的资料?”

闻言,敖主管没雍露』出为难之『色』,而是坦然笑着:“哈哈哈,殿下不必感到窘迫,如果你要问其他选手的资料,我倒是不好,但这个‘极乐法棍’倒是无所谓,因为其实他的身份并不算是秘密了。”

“何出此言?”

“他和他的三个队友并称‘史莱克四杰’,都是最近在索托城崛起的一所学院的学生。而这‘极乐法棍’其实还是个奇人,他不光是学院学生,其实还是学院的投资人,他最近在索托城开发了好几个产业,且都人气火爆。如此名人,想隐藏身份是不可能的。”敖主管笑着解释。

雪清河听后,却是嘴角一阵抽搐,『露』出干笑。

心道:古乐几年不见,居然成了一所学院投资人?魂师不好好当,去当商人?这子也是真的会玩哈。

叮!听宿主在索托城的事迹过后,千仞雪的内心正在疯狂对宿主吐槽输出,你获得了17点沙雕值。

古乐刚从自己的“快乐『奶』茶”店打包好东西出来,就突然接收到了来自偷器的这条信息,不禁怔了一下,他缓缓回过头去,看着百米外那座宏伟建筑,喃喃道,“原来是你来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