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 雪清河找上门

一辆马车徐徐停在了索托城外的一户村庄门口,马车上的人撩开帘幕,『露』出一张精致的俊脸,她看着眼前这明显才竣工不久的宽宏校门,眼神有些许惊讶。

按昨夜敖主管所,史莱克学院住址就是索托城外的那个村庄,几个月前,这史莱克学院也还是名不见经传的破烂三流学院,连个像样的校门都没樱

如今一看,却与描述大相庭径,这气派的校门由层次分明的灰『色』石砖修葺而成,被擦得黑亮的黑『色』栅门至少堪比国家猎魂森林入口,透过栅门往里看,还能看到也应该是刚铺好不久,但还留有动工痕迹的道路。

雪清河下了车马,随行的一位仆人便走上前,对那穿着一身奇怪款式守卫服的门房道:“你好,门房先生”

门房面『色』严肃,其实前不久他还只是村里的一个猎户,屁点魂力也没有,但就是拥有一身肌肉和予人压力的正经面相,因而被古乐看中,招纳过来看门了。

一听是来访者,且为首来人是斗帝国太子雪清河,门房不为所动,只是点零头,道:“我知道了,学院来访者的话,劳烦你们配合学院规矩,登记一下你们的信息之类的。”

“这”仆人闻言表情有些难看,居然这么不卖面子。

雪清河自然也听到了两饶交涉,她温和的笑着:“好的,我们会配合的。”

门房点点头,带着雪清河和想要一同进入学院里头的那些护卫和仆人来到门卫室,在一沓规划严整的表格中取下了几张表,分别给予了他们,并给他们分发了几支巧的钢笔。

斗罗大陆这时还处在比较原始的农耕文明,钢笔这类精巧物件还不存在,所以拿到钢笔的时候雪清河等人也有些惊奇,居然会有如此便携的笔,可比羽『毛』笔好使多了。

按表格提示填完信息后,门房将表格递给另一位同事让他去给院长通报一声,这才放雪清河他们进入,同时,门房还对门外的车夫:“麻烦把你的马车停到学院背后的停车场好嘛?学院门口不允许长时间停车。”

雪清河:“这学院连这些都考虑到了吗?古乐这孩子究竟还做了些什么?”

走进史莱克学院内,雪清河他们这才第一次观览起这个古怪学院布置。

这所学院,有一半区域是原村户的生活区,另一半才是学院的建筑。

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拿走一半,雪清河却看不到这些原住民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全部生活的笑脸盈盈。

雪清河对此十分好奇,拦下一个正拿着一个大饭盒的村姑少女,先为自己的失礼道歉后,然后才表明了自己的好奇。

村姑少女看到拦路人是个贵族少爷似的人,有点紧张,但听完雪清河的话后,村姑少女却是笑了下,道:“这位少爷您可能有所不知,古哥哥和弗莱德院长都是大好人。咱村里土地确实有一半给了学院不假,但那一半却是不能种粮食的荒废土地。

他们愿意买下,对村里是有益无害。而且,学院那边在做什么水路建设的时候,也顺便帮村里做好了,现在咱们给农田灌溉,打水什么的可方便了,就一个水龙头一个喷管,可神奇了。

还有看,那块地皮,古哥哥,以后会建起一栋高楼,里面会有一套套房子,任我们这些村民挑着一套住。”

雪清河听后有些震惊,水龙头和喷管那些她在逛的路上自然也见识到了不少,没想到这些也出自古乐那子之手。

原来她是对所寻之人是否为“古乐”的事情深表怀疑,但现在不了,方才这个少女偶然提到“古哥哥”,姓古,武魂还法棍的,除了古乐就真的再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了。

“翠花!翠花!”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中带着些许愠怒的红发胖子出现在了雪清河身边,他毫不客气的撞过了她的肩头,将村姑少女拉过到自己的身边。

对此,雪清河微微一愣,旋即回味过来后,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这可真是大的误会。

“翠花,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这个看起来肥肥胖胖,但皮肉看上去又十分结实的胖子,对比他还要高上半个脑袋的村姑少女关心的问道,同时眼神不善的看了眼雪清河和她身后的宫仆和护卫。

“他们没樱红俊,你误会了。”翠花俏脸微红,想要挣脱马红俊那粗大的猪蹄,却发现那双手和铁钳一样难以挣脱。

最近马红俊看上了这个富有青春活力的村姑少女翠花,并且马上展开了极其『骚』包的追求模式。

但奈何受外型和『性』格影响,马红俊想要追求到翠花,还得有段时间。

闻言,马红俊皱了皱眉,有些不信的看了眼雪清河,“你是谁?看起来像是外来的,来我们学院和村里做什么?”

“你好,听你这么,你应该是史莱克学院的学生吧?我是雪清河,是来找古乐的。”雪清河温和的笑道。

对方笑容上散发出的亲和力,让马红俊冲动的情绪也慢慢平息下来,马红俊挑着眉『毛』,疑『惑』道:“你们找古乐?你是乐哥什么人?”

“我是他结拜兄弟,他是我的干弟弟。”雪清河笑答。

“什么?你是乐哥的干哥哥?”闻言,马红俊差点忍不住骂一句“卧槽”,但想起乐哥“姑娘不喜欢脏话的胖子”,又马上忍住了。

“你有什么证据?”马红俊依旧表示深切怀疑。

雪清河笑了下,“方便的话,劳烦你带我去见一见乐吧,我与他相见的时候,一切自然会真相大白。”

马红俊撇了撇嘴,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随后便对身边的翠花:“翠花,你先回去,咱们改再约会吧,下次我会好好补偿你。”

翠花很懂事的点零头,离开了。

马红俊这才对雪清河:“那好吧,你跟我来。”

遂,雪清河温笑着跟了上去。

在马红俊的带路下,他们很快就到了古乐的单人宿舍门口。

马红俊让雪清河他们现在一旁等等,他去敲门。

叩叩叩!

“乐哥!乐哥!”

马红俊叫了半,许久房间内才幽幽的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干嘛呢?胖子。”

听到这有些陌生的暮性』嗓音,雪清河略微有些紧张,她不知道四年不见的古乐又会有多大的变化,至少这声音她是觉得陌生的,但语气什么的,还是让她感觉到一丝熟悉。

古乐赖床时,也是这样懒懒散散话的。

随着房内的脚步声到达门前,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暴『露』着精壮上身的少年出现在了雪清河的视野里,那富有魔力的肌肉线条对雪清河以及随行女仆的冲击力还是挺大的,目光不禁被其吸引,俏脸的温热逐渐上升。

“雪哥?”古乐像是十分惊讶的样子,看到那一张脸有些微微泛红的雪清河后。他很快又一副惊喜的模样,直接从房间里跳了出来,也不换上衣服,直接扑向了雪清河。

雪清河下意识有些僵硬的后退了两步,却还是没能逃脱那宽广的臂膀,被搂了个严严实实。

雪清河的耳根渐红,有些茫然。

他身后的仆人和护卫也有些懵『逼』,这这算不算袭击啊?

“雪哥,我可想死你了哦。”古乐紧紧的抱着雪清河,在她耳边轻轻道,“雪哥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修炼呢,还是这么瘦弱的样子,我可比你厉害了哦。”

对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雪清河非常不适应,她有些柔弱无力的慢慢推开了古乐,勉强的笑道:“这四年你都去哪了,我让人找你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最近听有可能是你的消息,我受你父母所托,不远千里过来寻你。”

“我爹娘还好吗?”闻言,古乐面『露』认真之『色』。

“他们这四年为了你憔悴了不少,希望你早点回来看看他们。”雪清河面上情绪调整的很快,为了掩饰自己生理上的变化,她将自己出汗的手缩进了袖子,并背在了身后。

古乐苦笑:“真是太对不起我爹娘了,这四年发生了太多太多,一言难尽,先进屋里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