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 你知错了吗?疯狂点头

返回路程一路顺风,那种半路“碰瓷”的存在根本就不敢出现,车马身边有五个魂王护卫保护,就这阵仗,那些不入流的打家劫舍的家伙们哪敢跟这种配置的车队刚?

毕竟,柿子还得挑软的捏。

回到斗城,古乐第一时间就入宫见了自家爹娘,看到仪容都比四年前略显老态的爹娘,古乐还是忍不住红了眼,正打算给老爹老娘下跪磕头。

啪!

从来只抽他屁股的老爹,这次扇了他的脸。

古风那老眼发红的模样,让古乐愣住。

啪!

“哎哟。”令古乐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田翠几步上前,却使了一招双龙出海,左右开弓,古乐和古风都一齐茫然的捂住了脸。

古乐茫然是因为不知道老娘为何要打老爹。

古风茫然是因为不知道老婆为何要打老公。

但,知不知道很重要吗?

这个家谁的地位最高?

这个送命题,父子俩谁不知道!?

父子俩同时吞声下气的低着头,齐齐统一的跪在了田翠面前。

“乐,知道娘为什么打你吗?”

“知道,四年不回家还在外面玩的忘乎所以,没有知会家里一声,太没有规矩了。”

田翠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揪起古乐的耳朵,后者一阵吃痛的连连求饶。

田翠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死孩子还知道错,知道为娘有多担心你吗?”

“对不起!孩儿知道错了!”

“呵呵呵”古风看到这一幕,『露』出了解气的笑容。

但他的笑容没能保持多久,他就马上也得到了和古乐一样的待遇。

“啊啊啊,老婆大人,老婆大人,你,你,你干嘛这是?”

“你个杀的,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人家刚回来你就下手,你是不是巴不得孩子不回来了?还有,孩子生得这么俊,你怎么就敢朝脸打?打坏了怎么办,以后娶不到老婆怎么办!?”

“我的错我的错”

古家父子连连认错,但内心却不约而同的吐槽道:“你不也打了吗!?”

古乐原本想今一整都陪着父母,但一家人没有聚在一块超过半,老爹老娘就催着他出宫了。

最近宫里要搞食神宴,各大御厨都要准备自己的菜品,古乐虽然继承六娘部分手艺,但总归还是个半吊子,非专业人士,不精通蠢,也给不了多少意见,便顺他们的意思,出了宫。

除了古乐双亲会对古乐的失踪悲痛万分以外,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女人肯定会为他彻夜以泪洗面。

那就是古乐的师娘兼干娘,柳二龙。

去到蓝霸学院,古乐走在幽径上,脚步却放得越来越快,周围的花园草木好像许久未经修理过,已经茂盛得足以『骚』挠过路饶身体,些许带刺的植株甚至能划伤毫无防备的人们。

柳二龙平日里除了爱听古乐讲故事,陪古乐修炼、打牌以外,最大的兴趣便是修剪植株,她曾跟古乐解释道:“只有这样,她才能渐渐平复自己有时不安的心绪。”

不剪了,那就意味着她的心更『乱』了,或者快死了。

终于到了那熟悉的湖边屋前,古乐看到了一个静静坐在石凳上,凝望水潭,仿佛望穿秋水的玉人。

玉人很美,但却很伤,那无意识间略显佝偻的背影,看起来十分萧瑟。

“干娘!”古乐忍不住叫出了声。

那湖边的玉人闻声颤了颤,她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面前向她奔来的少年,那张如石化般的玉面上扯出了僵硬的笑容:“乐,是你来看娘了吗?”

那淡淡的声音中,蕴藏着的是火山爆发前地底流动岩浆的炙热,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古乐跪在了柳二龙的身边,低下了头,“乐不孝。”

柳二龙颤颤的将手抚上古乐的脸庞,那熟悉的触感,那一如既往真挚的黑瞳,让柳二龙终是忍不住将古乐搂入怀中,放声大哭。

“你这死孩子,四年多,跑哪儿去了你!”

“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知道我找过你吗?”

“知道你是除了你师父之外,我最重要的人吗?”

“”

任凭柳二龙捶打自己的后背,古乐不吭一声,就这样反手抱着她,等到她累了,只发出“嘤嘤”的哭泣,他才缓缓解释自己这些年来遇到的事。

有些事,他不敢对别人,哪怕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自己的父母身陷局中,怕他们为了自己而有不测。

剩下能无限包容自己的,能让他倾吐所有不快的人,就只有眼前的柳二龙了。

所以,古乐将自己这四年的部分真实遭遇,告诉了柳二龙。

得知真想过后的柳二龙,眼中杀意凛然,巅峰七十九级魂圣的魂力波动止不住的外放而出,激『荡』着周围的花草虫兽都被迫压倒在地,柳二龙咬牙切齿的低声叫着:“武!魂!殿!老娘¥&%&”

如若不是古乐拦着,只怕现在快要失去理智的柳二龙能直接杀到斗城的武魂圣殿去,但她还是需要发泄的地方,于是冲着面前的湖水,连放了几招全威力的魂技。

一刻多钟后,炙热的火力渐渐平息,整座人工湖都变成了温泉,十米深的水位直接下降了一半多,无数鱼虾翻着肚皮浮在了水面。

古乐这一次也是真实见到了暴脾气的柳二龙,究竟能有多大的威力,不禁暗暗缩了缩脑袋。

暴走完后的柳二龙,也像是将这四年的郁闷、戾气所有负面情绪全部释放了出来。现在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紧绷的脸完全解冻,虚弱地朝着古乐如沐春风的笑了下,才晕倒过去。

古乐接住她,将她抱回了屋里,一直陪她到半夜她才幽幽醒过来。

“乐,你真回来了?”柳二龙看到正坐在床边椅子上,借着烛光看书的古乐,忍不住爬了起来,握住了古乐的手。

“嗯。”古乐笑着点零头。

啪!

古乐捂着一边肿胀的脸,泪眼朦胧的看着柳二龙,这比他爹娘下手都要狠多了,当然,主要还是柳二龙『性』子使然。

这一掌下去,柳二龙才觉得舒爽许多,哼哼道:“揍你一下都算轻了,再敢玩失踪,师娘下次就抽烂你的屁股。”

古乐连忙做出僵硬的赔笑,发誓再也不敢了,才渐渐讨回了柳二龙的欢心。

看着大变样的古乐,柳二龙真是觉得万分感慨,上次见时,还能抱着坐大腿上肆意玩弄,现在不行啦,都是大孩子了。

睡了大半,柳二龙也饿了,古乐将准备好的晚饭又拿去给热了热,娘俩又一起坐在同一张桌前吃着晚饭。

“之前听你,你在巴拉克王国的索托城遇见了弗老大,他过的怎么样?”柳二龙一边吃着晚饭,一边好奇的问道。

“还是那样,老抠了我跟你讲。他开了一个学院,叫史莱克学院,你是不知道,哇,那开始的环境,简直了那看起来和野鸡学院没什么不同啊!”古乐马上开启嘴炮模式,对弗莱德一阵狂喷。

柳二龙听了,忍不住扬起嘴角,“那他还真是老样子,没变。不过,弗老大不是这么容易认四人,你是不是还对人家做了甚么?”

“也没什么,就是那您老人家告诉我他老人家的黑历史,写成了一沓可以成书的稿子。然后,仗着您老人家的光辉,『逼』着他不得不认怂。

我,你要敢对我不好,我找我干娘抽你信不信?嘿,他立马怂了,然后跟我签下了不平等条约,每要给我零花,上学予以我全免优待之类的。

嘿嘿,师娘,您写别急着笑,签条约的时候我还坑了他一把,那纸是特制过的,签署名那边区域是复写纸,我其实给了两张紧密粘合在一起的条约,他签了上面的,也相当于把下面的协议也给签了。”

柳二龙能想到弗莱德当时绝望的表情,笑得花枝『乱』颤,饭都吃不下,缓了好久,才捂着肚子:“你那第二条约是做什么的?”

“嘿嘿,我让他把史莱克学院的部分股份转给了我名下,现在我可是史莱克学院最大的股东。大到将弗莱德撤职,换二龙师娘上都是完全没问题的那种。”古乐眉飞『色』舞的冲着柳二龙笑道。

柳二龙:“”

老,弗老大究竟造了什么孽哦,被乐坑成了这惨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