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 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

食神宴,是斗的皇亲贵族,皇亲好友才能参加的晚宴,而且这里的贵族,也必须是贵族的贵族,最起码是能上朝的那种级别,地方官,甚至一些魂师学院的院长、宗门门主,都没可能受邀。

按理来,古乐是没机会出席这种宴会的。

可谁让他和“雪清河”是拜把子的“兄弟”,雪清河自然会暗地里给他送上了一张邀请函,食神宴还有他一个单人席位,且位置极靠上殿。

换言之,古乐是相当于白捡了一个头等舱座位,直接和当今出『色』的年轻家族、宗门、学院才共处一个平起平坐。

食神宴当,斗帝国众御厨们在当早上就开始准备了,百名未有的厨师要做一晚上几千人份的饭菜,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且这是帝国盛宴,而非贵族“趴体”,不是每个人每样菜就分你一点点尝尝这么简单,每样菜全都是要做到管饱。

如此,才能彰显帝国气度。

御厨们不止要忙活自己宴会要上的菜,还要准备其它,诸如饭后甜点,食,饮品等等……

这起甜点食,就不得不起面包。

起面包,就会想起古乐的法棍。

起法棍,就会想起棍子,棍子就会想到金箍棒……

正在皇宫内御膳房都热火朝的时候,一个黑漆漆的身影悄然走进了御膳房内。

这种画风与众人明显不符的存在,然而御膳房内专注做材众人,却仍是没能注意到这鬼鬼祟祟的存在。

穿上他专属的犯案套装,古乐目光贼兮兮的看向了烤炉边上,那几堆堆砌起来如金字塔般的法棍山,他偷『摸』着走到那几堆法棍山,从最顶上收走了几层,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换上了自己的激素法棍。

这些刚出炉的法棍,除了温度以外,和古乐的激素法棍看上去基本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就算古乐玩了手偷梁换柱,不断搬运刚出炉法棍的那几个厨师哥也都没看出什么端倪。

古乐将将近一半多的晚宴法棍都换成了自己的激素法棍,此时身穿黑影君皮套的他,『露』出了凶案凶手的阴险笑容。

不是古乐不想把全部都换了,而是他的激素法棍储存量就只有这么多了,再怎么抠也抠不出来。

做完好人好事的古乐,很快又猫着腰离开了御膳房。

此时的古某人,感觉分外神清气爽!

很快,日落西山,晚霞红艳艳的挂在山的那边,又一点点的慢慢消失。

此时的食神宴现场,可谓门庭若剩

设宴面积之巨大,从至尊龙椅开始,连绵至晚宴最末席位,总长一千过半百多来米。而绕是如此,人们从高台上下望,那人头密集之程度,还是会令人觉着拥挤了些。

古乐今夜穿了身深蓝『色』的晚礼服,简约却不失华丽,十分修身,将他完美的身材显示得淋漓尽致,配上他那年轻英俊的容貌,他走进会场的每一步都是十分显眼。

更别,古乐最后直接就坐在中殿前排位置了。

一时间,身处中殿的各受邀人都对这陌生的年轻人起了好奇心,那些出身优越的家族、宗门女系子弟都忍不住上前,和古乐攀谈。

对于这些不必要结识的人,古乐都是简单聊几句,淡笑着打发,并且不会轻易让那些妖艳货『色』轻易靠近自己。

古乐虽然给人感觉身份神秘,众人也十分好奇,但奈何古乐“保持距离”的刻意太明显,那些人也不会再自讨没趣,很快围在古乐周围的那些人也就慢慢散了。

站在上殿,还未就座的雪清河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给古乐邀请函的目的,雪清河自然也是希望古乐能和这些大势力的才俊杰,好好结交,这也是为了他好。

算是对四年前犯下的错,给古乐的一个补偿吧。

可惜,那古某人貌似对他们并不感冒。

食神宴很快也要开始了,雪清河也不好再多关注着古乐,她还得向她的好父皇和好老师表现表现自己才校

“时辰到!”随着一声嘹亮而又尖锐的公鸭嗓子声响起,原本还在互相弹冠相庆、商业互吹的宾客们也马上收回脸『色』,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自己的席位。

雪夜大帝今年已有半百之龄,但从容颜和气度看上去,却仿佛仍是三十好几,仍旧英姿飒爽、气宇轩昂,其深邃如幽谷的目光扫遍全场,『露』出满意的笑容。

半响,雪夜大帝才徐徐开口道:“欢迎诸位参加一年一度的斗食神宴,观诸位热情似火,朕甚是高兴。今夜乃享乐之夜,欢歌起舞,尽享美食;今夜乃和平之夜,诸位可畅所欲言,把酒言欢;今夜也是平等之夜,诸位无分你我,可以互相往来……

哈哈,当然,还是要守些规矩,免得朕头疼,不得不把爱卿赶出去啊。”

满座宾客闻言,皆是配合着大帝最后的幽默发言,附和笑声。

“下面我宣布,食神宴,正式开始,朕的御厨们,依次像众人呈上你们的菜品。”雪夜大帝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给了个简单的开场白后,便马上开宴。

话音刚落,守候在四周已久的宫仆们,就迈着整齐有序的脚步快速走出。

每个人都端着餐盘菜肴走到会场中央后,队伍的排头便马上带着各自的队伍四散而去,给宾客们呈递上菜。

虽然有近百名御厨参与宴会的制作,但他们大多数也不是单人准备一道菜,而是和古乐爹娘那样,两人或者好几人联合出品一道菜,如此一来,众人桌前的美食,也就不至于多到海量,会堆叠而起。

饶是如此,古乐桌上的饭菜也快摆满了一整桌。

古乐目光徐徐略过面前的菜肴,最终停在了一盘有着萝卜巨龙雕花的菜肴上,这就是古乐父母所制的最终版“霸王三鲜”。

尝了几口汤汁,不禁眼前一亮,味道更胜最初几筹,再尝尝肉,古乐更是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果然,用海魂兽做出的‘霸王三鲜’才是最佳,就算爹娘拔不得头筹,亦是前茅之粒”古乐非常肯定的想道。

再品尝了一下其他菜品,他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爹娘这把,稳了。

……

“宁宗主,感谢你多年来对我斗皇室的支持。”上殿,雪夜大帝对就坐在他手边最近席位的宁风致道,着还举杯敬酒。

这杯酒不能不敬,毕竟斗帝国境内的上三宗里,就只有七宝琉璃宗是真正倾向于帝国皇室的。

宁风致温文儒雅的笑着,举杯回敬,“这是臣作为斗子民,应该做的,能为帝国之和平进一份绵薄之力,也是我宗的荣幸。”

“骨头爷爷,剑爷爷,人家好无聊呀。”就在宁风致身后的一桌,一个一头粉『色』齐耳短发的俏皮少女嘟着嘴,声嘟囔道,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手中的筷子反复拨弄着一道餐盘的肉丸粒。

这宴会才开始多久啊。

就坐在少女左右两边的老人,看向少女的眼神充满溺爱与无奈。

仿佛不苟言笑的严肃老人面『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声宽慰道:“荣荣,宴会才刚开始不久,稍微忍耐一下好吗?”

“是啊荣荣,来,先吃点饭菜吧,宫廷御厨的手艺不比宗门差。”另一旁梳着一头整齐银发的老人违心的道。

笑话!

堂堂下第一辅助宗门,食物系魂师数不胜数,其中不泛那些为了寻找武魂突破而不断钻研厨艺的魂师,他们制作的饭菜只会比晚宴上的更好,不会差!

俏皮少女嘟了嘟嘴,拿起筷子,随便尝了几口,随后皱着眉点评了一下,“就这个三鲜做的菜味道还不错,其他都不怎么样。”

“我不吃了,正好本姐要减肥,我要去会场走走!”宁荣荣看父亲也没时间陪自己的样子,大姐脾气上来,鼓着嘴就离开了席位。

因为晚宴本就好,众人可以随便走动,所以宁荣荣突然离开席位,众人也不多以为意。

骨斗罗和剑斗罗见宁荣荣离开,皆是相视无奈,随后剑斗罗便起身,『逼』音成线,对骨斗罗道:“我去跟着荣荣,你留在这里保护宗主。”

“我知道了。”骨斗罗点点头,淡淡应了一句。

宁荣荣出了上殿,下着台阶,便来到了中殿。

这里年轻人多,宁荣荣显然更喜欢这里的氛围,脸上也不禁浮现出笑容。

宁荣荣这个约『摸』才十二三岁的俏丽少女从上殿下来,自然是引来了众多饶注意,看到宁荣荣服饰上的标志时,众人皆是眼睛一亮,马上便认出来这定是七宝琉璃宗的公主没错了。

他们刚想上前,宁荣荣身后就紧跟着出现一位腰间配着把三尺长剑的银发老人,那银发老拳淡的扫过在场所有人一眼,那些心有他念的人顿时一个个停在了原地,不敢靠近过来。

这股魂力威压即便被收敛了,仍是让人觉得可怕至极,心悸不已。

“剑爷爷,你怎么也跟来了?”宁荣荣见刚才想向她靠近过来的人都讪讪离去,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禁叉着腰,瞪着剑斗罗。

剑尘心一脸无奈,苦笑道:“哎哟我的公主,剑爷爷这也是为了你好啊。”

“好什么好,都没意思了。”宁荣荣撇撇嘴。

咕咕咕……

“爽!”搞定完所有美食后,大啜一口冰镇『奶』茶的古乐,惬意的感叹一句。

这一个“爽”字何其突兀,古乐人又刚好在宁荣荣附近不远处,自然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