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六 魔女本性,宁荣荣

放眼看去,宁荣荣便看见了那手拿着一个特制琉璃杯的俊朗少年,随后也看到了少年桌前空空如也,仅剩油汁的一碟碟凌『乱』餐盘。

宁荣荣嘴角一抽,这饶饭量会不会太恐怖了一点,这晚宴才进行了一刻钟多一点点啊,这三、四十道菜就全吃光了啊?!

不过,饭量恐怖只是引起她一点点注意,最让她好奇的还是少年手中的特制琉璃杯,那琉璃杯看起来十分奢侈,透明度极高,还会发着五颜六『色』的光,在黑夜中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闪烁。

杯里面棕灰『色』的『液』体还混着黑黑的圆球,和珍珠似的。少年喝着里面的『液』体,嚼着黑『色』的珠,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

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呢。

宁荣荣紫『色』的瞳仁微微闪烁,一时间对古乐手上的东西充满了好奇。

这好像是宴会上没有的饮品,既不像果汁,也不像酒,所以这应该是这个人自己带的。

皇帝摆宴,却自带酒水,是不是该这人有欺君嫌疑呢?

宁荣荣已经想好了措辞,如果没法从对方手中讨要到这东西的话,那就用这个理由吓吓他。

七宝琉璃宗的公主,外人眼里的魔女,宁荣荣,暗暗打定好了坏主意,面上却带着甜美的笑容,像个纯洁的使一样,走到了古乐身边,伸出手道:“你好啊,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古乐瞥了她一眼,摇摇头,“不可以。”

宁荣荣笑容一僵,暗骂一句,么的。

叮!自以为美貌能百分百攻略任何异『性』的宁荣荣,现场吃瘪,你获得了19点沙雕值。

闻言,跟在宁荣荣身后的剑尘心都忍不住愕然,这子是不是眼睛坏掉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你都不心动?

看到不痛不痒的完一句后,又在猛啜『奶』茶的古乐,对自己美貌与出身充满无限自信的宁荣荣心想,“刚才肯定是这个人一时激动口误,看他现在急促吸水的样子,肯定是紧张了吧。嗯,肯定是的,没有人能不败在我七宝琉璃公主的石榴裙下!”

“我叫宁荣荣,很高兴认识你。”宁荣荣又重新笑着对古乐伸出玉手,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古乐:咻咻咻……

一口气将『奶』茶全部吸完以后,他才眨巴着眼睛,道:“哦,你好。”

宁荣荣:“……”

反应能不能不要这么平淡啊!混蛋!

“你……叫什么名字呢?”

“古乐。”古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宁荣荣暗暗咬牙切齿,神『色』已经有些不悦,但这么多人,还是要保持必要的矜持,“你好古乐,我想问一下,你刚才喝的是什么?”

“你想喝啊?喝完了,不好意思。”古乐像是早就看穿了她似的,『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卧!槽!

看到这幅笑容,宁荣荣这才知道人家是早就看穿了自己,索『性』也不再隐藏了,“啪”的一下直接两手撑在桌面上,紫眸直勾勾的瞪着古乐,低声道:“你是在耍我吗?你可知道,在陛下设宴上,你居然外带酒水,可是在看不起陛下的食神宴,这可是欺君之罪。”

闻言,古乐也不动怒,就这样笑眯眯的一直盯着和她的眼睛,两人此时的距离只有五公分不到。

见古乐笑而不语的模样,如同死猪不怕开水烫,宁荣荣恨的直咬牙,这人是真的胆子大吗?

宁荣荣不甘示弱,同样瞪回去。

这互视的时间不长还好,时间一长,周围人投来的眼神就渐渐古怪了,连带着一旁看着全过程的剑尘心都一头黑线,差点想捂脸。

姑『奶』『奶』,快醒醒!

渐渐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温热气息,宁荣荣也慢慢回神,自己这样做貌似不太好,干咳一声,俏脸微红的收回弯下的腰,抱着双手,又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轻哼一声,“你想好了没有?你这可是大罪,会掉脑袋的。”

宁荣荣煞有其事的瞪着眼睛,这个年纪的她做出“超凶”的表情,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可爱。

古乐不禁笑出声,摇摇头,“你要是跟我,‘哥哥,我也想喝『奶』茶,请给我一杯吧’,拿出一点基本的求人态度,我就勉为其难的请你喝一杯,别整那些没用的哈。”

闻言,宁荣荣未现动怒,剑尘心先听不惯了,他突然释放出一丝身上的威压,朝着古乐身上压了过去。

这威压虽然只有一丝,但对身处在古乐附近的人感受来看,这一丝就如海浪『潮』水一般汹涌,这些人无不『色』变,脸『色』苍白。

剑尘心的武魂乃走锋锐与破坏极致的七杀剑,有着难以言喻的意境,单凭用剑,可以称得上是当世斗罗大陆上的剑圣。

古乐感受到了心悸的感觉,但却并没有太受影响,反而对剑尘心投来诡异一笑。

老子这些年在海神岛被七圣柱追“杀”的经历是开玩笑的吗?

七个海斗罗的威压我都顶得住,何况只有你一个啊。

见古乐丝毫没有受到自己魂力威压影响,剑尘心目光一凛,强者的尊严顿时升起,又释放多了几分魂力威压出来。

这多放出来的魂力威压,中殿内其它才子弟这会儿可基本个个都体会到了个真切,全部冷汗尽出,更有甚者因为对这股压力极其熟悉,而颤颤道:“封号……斗罗!”

此言一出,中殿之中的人无不哗然,这个老头本来觉着就是个高手,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封号斗罗。

在联想起这老头之前所为,他定是七宝琉璃宗的人,而七宝琉璃宗有两大封号斗罗坐镇,其中一位最符合眼前人形象。

随身会带一把三尺长宝剑,一头整齐银发,此人定是剑斗罗尘心无疑!

古乐感受到了一丝压力,皱眉道:“前辈,你够了吧,现在可是食神宴。”

闻言,脸『色』微沉的剑尘心瞥了眼周围渐渐已有人支撑不住坐在地上,他沉『吟』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的威压收回,冷哼一声,道:“子,我希望你收回刚才的话,不然就算这里是食神宴,就算被老夫厚颜无耻,我也会将你打趴在这。”

古乐感觉肩上一松,松了松肩头,眯着眼道:“嗯……您就是剑斗罗尘心前辈吧。果然和宁叔叔的一样呢,家里有个无法无的公主,还有个过分溺爱的老爷子。”

“你!”听到这话,剑尘心顿时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古乐。

“你认识我爸爸?”宁荣荣才是更惊讶。

古乐点点头,“四年前,宁叔叔还邀请过我加入七宝琉璃宗。”

“既然是七宝琉璃宗的人,那就更不应该对大姐这种无理的话。”剑尘心低喝道。

古乐皱着眉回答:“我什么时候过我加入了?”

“你没有加入?”宁荣荣和剑尘心一阵哑然,当今居然还有人会主动拒绝七大宗伸出的橄榄枝。

“加了做什么?好被你们欺负吗?”古乐笑着耸了耸肩,看了眼剑尘心,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又道,“本以为剑斗罗前辈是个明事理的高人,不曾想,也只是个凡人罢了,无趣啊,无趣啊。”

着,古乐起身,背着手踱步离开。

赶紧走,甜点特么要上了。

众人有些愣愣的看着那潇洒的背影远去,一时间感觉这个少年愈发神秘了。

剑尘心被古乐这么一,哑然的张了张嘴,表情不大好看,毕竟被一个后辈批了怎么也不可能高兴,但他仔细回想一下刚才自己的所为,皱眉想道,“难道我真错了?”

见剑尘心这皱眉的模样,宁荣荣回想起刚才剑尘心释放威压时候的样子,稍有些害怕,握住了他的手,道:“剑爷爷,咱们不玩了,回去吧。”

剑斗罗这才回神,微笑着对宁荣荣点点头,然后又上台阶回上殿。

刚走到一半台阶,剑斗罗便见自家宗主走下来了,他和宁荣荣都不禁停在原地,随后好奇的对宁风致问道:“宗主,老古,你们这是要去哪?”

“去见个好孩子。”宁风致笑道,随后看了眼身边的徒弟雪清河,,“若不是清河刚才起,我怕我都忘记了他的存在。没想到啊,四年不见,那孩子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这个人要是不入我七宝琉璃宗,那真是我宗损失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