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 宁风致又来了

(ps:有人我给剑斗罗降智了?我只能,见仁见智吧。

写这本书的时候,为了写这俩书中描写较多的剑斗罗和骨斗罗,我写的时候,是有在对照着原着进行的。也就是一边做阅读理解,一边写书。懂我意思吧。

原着第二百六十七章“七宝琉璃宗”中,宁荣荣从史莱口一次回七宝琉璃宗的时候,因为等级提了十级,被误认为是被用了极端邪恶法门,宁荣荣一开始有解释不是这么个情况,但两位斗罗包括宁风致在内一个都没信,甚至对唐三他们起杀念。宁荣荣好歹,拿出九宝琉璃塔,才算过关,三人才渐渐相信。

可以见得,两位斗罗在面对宁荣荣的问题的时候,他们的态度,『性』格,行为就是这么冲的。

主角的衣服出现在宁荣荣身上,不代表宁荣荣被那啥那啥,但或许是有遭欺负的。因为剑看到宁荣荣的时候,她的情绪是低落的,鬼知道就算没被那啥,被欺负是没可能么?

别把封号斗罗看得太伟大,年纪大什么的,原着中,剑骨两斗罗才七十多岁。现实中,这个年纪的斗得糊涂事少吗?就算不谈现实,斗罗原着中,这个年纪的封号斗得糊涂事少吗?

因为我们是读者,站在上帝视角看问题,也只能站在这个角度看问题,谁也做不到纯粹第一视角看。

抱歉,最近复习有点使我烦躁,凡事都想杠一杠。以上。

顺便一,存稿见底了,作者兽要复习,所以码字时间很少,应该都是每一更。)

“乐,咱们回去吧。我的老师想见你。”雪清河找到古乐以后,便道。

古乐微眯了下眼,摇摇头,“不了,我有些累了,想回去睡觉。”

“真的很累吗?”雪清河看着古乐的眼睛,发现这子还是贼精神,不由调笑一句。

“额,主要是吃撑着了。”古乐挠挠头,心里却是在想。

现在我特么哪敢回去,给食神宴上的那些大佬们都下了我的独门法棍,现在一个个的肯定都暗含杀“机”,指不定就在正在找谁下的“毒棍”。

闻言,雪清河扯了扯嘴角,摇摇头,轻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反正老师会在斗城待上几,下次再请你见面,你可不能再不给你雪哥面子啊。”

“嘿嘿,就知道雪哥会心疼弟弟。”古乐憨笑着完一句,抱了雪清河一下,然后才飞也似的离开。

雪清河看着古乐那跳脱的背影,无奈摇摇头,然后左瞟右瞟了周围一下,微红着脸将手伸进衣衫之内,将最底层的一件单薄衣物悄悄整理了一下,暗道:“这死子抱这么用力干什么,差点都松了,真是……”

叮!宿主占人便宜,本『性』高冷千仞雪不得不整理隐藏极深的裹胸布,你获得了2点沙雕值。

闻声,古乐皱了皱眉头。

这偷器怎么话的,他怎么占便宜了?这是演技!这是兄弟情深间必然会有的摩擦,是意外,怎么能叫占便宜。

食神宴结束后,雪夜大帝回到了寝宫,脑海里一直在思索着一件事,到底谁下的『药』,简直胆大包!

朕一定要将他捉拿归案!

然后……

要好好审问一下他是什么『药』方,好了,重重有赏!

年过半百的雪夜大帝,膝下除了雪崩和雪清河以外,就再也无子了。

或者,打从十五年前开始,他就再也没有男饶幸福。

今日遭人暗算,虽然让他内心震怒,但怒气过后,他又释然了,惊喜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当场雷霆震怒的原因。

嗯,当然,也是当时情况不太妙,被人看到丑态的话,雪夜大帝也会龙颜不在。

总而言之,在晚宴结束之后,有些贵族还在偷问还有没有法棍,但都被雪夜大帝拒绝了,谎称没有,实则那些东西全都被雪夜大帝给一个人承包!

朕的幸福,又回来了,没准还能借此机会,晚年再得一子?岂不美哉。

在雪夜大帝看来,雪清河过仁,当世不需要一位仁王,他本来就不是雪夜大帝的皇储首选,只是老二和老三早夭,不得不选了他。

老四的情况其实他是知道的,他选择了和雪星亲王一样的方式,保全了自己。

如果老二,老三没了,其实在他内心中,最想选的那个皇储是万众唾弃的雪崩,可惜,现在有暗箭隐于朝野,这时候把毫无防范之力的雪崩推上风口浪尖只能是让他送命。

可惜啊可惜。

老四选择的生存方式,虽然让他具备了一颗帝皇之心,但却也让他失去了学会帝皇之能的机会。

总而言之,雪夜大帝对斗帝国的未来充满着忧虑。

他忧愁了一下,随后看到宫仆呈上贵妃牌的托盘后,很快又眼神凛然,神『色』轻松,淡定的翻了个牌子之后,便带着拖着一两捆的法棍离开,暗暗想道:“幸亏朕今晚吃得少……嚯嚯嚯嚯嚯……”

古乐没有想到,宁风致是这么猴急的一个人。

昨晚没见到他人,结果第二早上,宁风致就亲自找上了门来。

此时的古乐正好刚退出修炼状态,起床,准备烧火做饭吃早餐,结果火刚没生起多久,宁风致就到了,身后跟着的不再是那个叫十一的护卫,而是身材枯槁瘦高的老者。

老者很瘦,仿佛松垮的皮囊之下就是骨头,其间没有一丝肉感和脂肪感,仿佛毫无生机,但瘦高约两米三的他无形中就予人极大的压力和恐怖,让人不敢觑。

此人应当便是骨斗罗了。

古乐暗暗想道,他将柴火放下,拍拍手走出厨房,对宁风致笑道;“宁叔叔,您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了?来,里面请。”

宁风致看着四年不见,已成大伙子的古乐,眼神骤亮,笑道:“哈哈哈,怎么?不许宁叔叔想你,过来看你了?”

“哪里的话,只是有些受宠若惊呢。”古乐笑了笑,随后便给宁风致倒了杯水,又给骨斗罗古榕倒了杯水,又道,“前辈您也请坐。”

“不必了。”骨斗罗淡淡的摇头。

“呵呵,要是让人知道我让一位封号斗罗前辈站着,恐怕我古乐就要坐实这不尊不敬之名了,您还是请坐吧。”古乐笑道。

闻言,古榕和宁风致都是一阵惊异,古榕更是目光不善的看着古乐,“你怎么知道我是封号斗罗?”

“宁叔叔贵为下第一辅助宗门,七宝琉璃宗宗主。据传身边有两位封号斗罗,皆是实力高深,一位是昨我刚见过的剑斗罗,尘心前辈。再有一个,不就该是您喽。”

“这还不足以认定吧?”

“当然不足以。但是,此次食神宴意义重大,两位封号斗罗前辈肯定会跟随前往,保护宁叔叔的安全。宁叔叔一大早就出来,两位斗罗前辈,若不出一位封号斗罗跟着实在不过去,所以我猜您便是宁叔叔身边的第二个封号斗罗——骨斗罗。

再有,骨斗罗前辈的样貌,被传的脍炙人口,所以我也就非常确定您的身份了。”古乐淡笑着解释道。

古榕深深的看了古乐一眼,了一句,“早听雪清河你资聪颖,善于察言观『色』,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子,你很不错。”

宁风致也是笑着称赞一句:“古叔一向少有开金口,你能得他一句称赞。乐,我就不禁更欣赏你了。”

“我也不再多言,四年前我问你,你是否愿意加入七宝琉璃宗,你未给我答复,四年后的现在,我再对你发出邀请,你是否愿意?”宁风致一脸认真的看着古乐。

古乐将杯中的茶水喝完,转着手中的茶杯,脸上挂着令宁风致也有些捉『摸』不透的笑容。

只见古乐沉『吟』了一会儿,他才笑着:“抱歉,我志不在七宝琉璃宗。”

“那你志在哪儿?”宁风致闻言,眉头微皱了一下,询问道,“武魂殿?还是其它宗?”

古乐一手撑着头,黑漆漆的黑瞳宛若地狱深渊,“都不是。”

“对我来,无论七宝琉璃宗也好,还是其他六大宗也罢,未来所能具备的发展格局太。”

“你倒是好大的口气。”古榕皱着眉,沉声道。

“难道不是吗?”古乐笑了,“先不星罗的四宗,就我们斗的上三宗吧。

昊宗,自从十二年以前,被武魂殿打到闭关锁宗至今都没有什么消息。外人猜测他们其实是在积蕴实力,但实质上他们已经丧失权威,看看他做了甚么,散四族,失民心,早已不是当年人人敬畏的宗门。

不过是一群自傲自负,自以为断掉四肢还能用那一口利牙绝地反颇傻瓜们罢了。

蓝电霸王龙宗,自诩纯血至上,实则固步自封,比之昊宗之人还要可悲的傲气,只要武魂非蓝电霸王龙,皆被视为下品。殊不知,他们遗弃的,唯恐接纳的存在,才是最有可能引导他们宗门登上另一处高峰的人,只是他们已经伤透了那些饶心。

至于宁叔叔你们嘛……恕我直言,目前,辅助魂师的存在,就是弱其他派系魂师几筹,若不能依靠依附他人,就很难活下去。现在的七宝琉璃宗,虽然是有骨斗罗和剑斗罗前辈坐镇,但我想宁叔叔你应该是很明白七宝琉璃宗还是极具缺失战斗力的吧。”

听完古乐所言,宁风致和古榕两人皆是一阵震动,目光紧紧的盯着正在淡笑饮茶的古乐,有一刹那,他们竟然有种在看怪物的感觉。

此子,年纪,竟有这番深度的远见和眼光,着实可怕。

最后,古乐还爆出了最后一句,令两人都感觉细思极恐的一句话:“斗上三宗如此,星罗下四宗其实也和上三宗的情况大同异。斗星罗都在走下坡,唯有武魂殿和王国在壮大,你们……觉得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