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 被怀疑了?

“朕问你一事,你可要老老实实回答,可明白?”雪夜大帝看着战战兢兢跪在他面前的御膳房总管以及一干御膳房御厨们,神『色』严肃的道。

今的雪夜大帝面『色』红润,意气风发,虽然眉宇之间略有疲态,但眼神中的锋芒锐利却十分夺目。

昨夜,雪夜大帝找回了自己失去已久的青春,如今能不容光焕发吗?

御膳房总管还以为雪夜大帝是来秋后算账,是对昨晚食神宴不满意了,忐忑不安的点着头:“奴才遵旨。”

“食神宴的那些法棍是出自谁之手?”雪夜大帝正『色』询问。

御膳房总管闻言一怔,随后分别指了指身后的四个御厨,道:“回陛下,是陈一,钱二,张三,李四他们四个。”

听到点名,四个御厨都诚惶诚恐的跪到了雪夜大帝面前。

看到这四人,雪夜大帝眼睛骤亮,眯着眼看着他们,道:“四位爱卿不必慌张,朕,对昨夜的法棍很是满意。所以,朕希望你们重现昨食神宴所制作的法棍,朕想再品尝一番。”

闻言,这四个御厨原本还惊慌不已,此刻回味过来却是万分兴奋,敢情好不是责罚,而是要重赏的节奏吗?

其他御厨们见状,也一个个羡慕到不行,眼红红的看着四个同行可能是要混出头了,暗恨他们怎么没这么好的运气。

四个做法棍的御厨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紧接着便遵照着雪夜大帝的吩咐开始现场制作法棍。

雪夜大帝看他们制作的时候,还不忘提醒道:“一定要做得像你们昨那样,任何……细节都不能有失,明白吗?”

“是,陛下!”

雪夜大帝眼『露』精光、目光灼灼的看着四个御厨的法棍制作过程,越看越是皱眉。

怎么感觉……这么普通呢……

最后法棍烤制完成后,雪夜大帝看着面前的成品,眨了眨眼,皱眉道:“就这样?”

四御厨面面相觑,皆是有些愣愣的。

不就这样吗?

“没……没有什么改良?加了其他什么?”雪夜大帝挑了挑眉,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

四御厨茫然jpg。

雪夜大帝摩挲了下自己的胡子,随后指着四人中的其中一个御厨,道:“李四,把这一根吃了。”

“额,是。”被指名的李四连忙应道,把自己做的那根法棍迅速吃完。

盯……

雪夜大帝的视线突然聚焦在了李四御厨的某个部位,李四:“……”

陛下,你在看什么……

“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额,味道不错,口感烤的还可以。”

“就这样?”

李四点点头。

雪夜大帝抚额,又对四人问道:“昨真的是只有你们四个在做法棍,不,应该,只有你们四个接触过法棍?”

闻言,四人肯定的点点头,李四道:“除了检测的时候,总管公公和一些公公为了防止隐患,试吃了几根以外,就没有别的接触过法棍了。”

雪夜大帝紧皱着眉头,看了眼御膳房总管,摇摇头。

那些法棍,对一个阉人能有什么作用?

能检测的出来才怪喽!

雪夜大帝最初不能确定,但现在非常肯定一件事。

那就是食神宴的食物肯定是遭外人动了手脚,而非宫内之人所为。

怎么动的手脚暂且不论。

只是,雪夜大帝不知道,这动手脚之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如果是真的怀有恶意,那大可以不必做到这么低的程度,下致死量的剧毒都可以啊。

可为什么,仅仅只是做到这种程度?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用的什么『药』。

这『药』有别于其他的那种『药』,『药』效虽短,但对人没有伤害,且只对暮性』有效,而阉人吃了居然毫无感觉,没有因此暴毙而死。

这可就奇了怪了。

“你们都下去吧。”雪夜大帝深呼一口气,挥挥手,让心绪不安的众人退出了大殿。

众御厨退出大殿,其中一名面相平平的御厨在回到御膳房以后不久,又出了御膳房,走到后院一处墙角,竟然拨开了一块墙砖。

原来这块墙砖是特意被动过手脚的。

这个御厨在能透过洞看到墙对面景『色』的洞孔中,在暗槽里塞入了一张纸条,随后又把墙砖塞回去,才不动神『色』的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墙砖被从另一侧打开,放在其中的纸条也不翼而飞。

很快,这张纸条就落在了雪清河手郑

看到纸条上写的内容:“大帝有疑,召御厨见。”

看完后,雪清河明眸微闪,脸『色』凝重的将纸条烧毁,开始沉思,“难道雪夜他发现御膳房中有我武魂殿的人?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昨夜为了寻找古乐,而错过那场诡异“盛况”的千仞雪,自然是不知雪夜大帝真正起疑的对象是什么。

也不知千仞雪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若是昨夜她没有去寻找古乐,而是参与进去的话,指不定她的身份已经被雪夜大帝所怀疑。

但她没有参与,却也让不停想探寻真相的雪夜大帝,渐渐查出了某些隐藏极深的,有关于武魂殿的阴暗秘密……

……

“欢迎下次光临寒舍,再见宁叔叔,古老爷子。”古乐笑眯眯的为两人送校

宁风致和骨斗罗皆是面『色』有些勉强的笑着,对古乐招了招手,这对爷俩面『色』回过脸来,表情皆有些沉重。

两人内心所想之事,在外不敢交流,一直等回到斗城的暂住处,两人才终于像是憋不住那口闷气一样,长舒了口气。

“宗主,老古,你们这是怎么了?”剑尘心看着两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疑『惑』道,“可是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相视苦笑,随后宁风致将自己在古乐家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剑尘心。

闻言,剑尘心脸『色』连连变换,而后凝重道:“宗主,这会不会有些危言耸听?虽然这很有可能,但毕竟没有证据。”

“是的,没有证据,但却是可信『性』极高的臆测。”宁风致摇摇头,道,“这些年武魂殿越做越大,我们确实有忧虑武魂殿图谋不轨。但是却没想到这武魂殿图谋甚大,而且很可能早就开始了计划。不论是不是有证据,我们宗门总要有防范。”

剑尘心肃然点首,“宗主所言极是,只是宗主,我宗该如何保护自己?”

闻言,这也是宁风致不禁捶了捶自己紧皱的眉心,剑尘心所问也是让他最头大的一点。

七宝琉璃宗全是辅助魂师,防御手段不缺,但反攻不行,所谓久守必有失,防御永远不是最好的防范手段,他们要的是进攻能力。

这样宗门才不至于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危机的时候,感到无能为力。

古榕一直在沉『吟』着,见宁风致愁容满面的模样,他不禁犹豫的道:“宗主,你觉得古乐的会是真的吗?”

“额,你的是……”

“对,我的是指,最后他的那句话。”古榕面『色』古怪,道,“他我们七宝琉璃宗以后会有他人帮助。可以后的事,谁又的准呢?”

宁风致紧皱着眉,想了半响,才徐徐『露』出无奈的笑容,“或许吧。”

他目『露』精光,又恢复了往日自信从容的淡笑:“不过,坐以待毙不是我们七宝琉璃宗的风格。虽然这次没有让那孩子加入我们宗门,却也不是毫无收获。他的是不是真的,我们试试便知道了。

剑叔,古叔,武魂殿既然图谋两大帝国,染指斗罗大陆,那必然对我七宝琉璃宗会有所顾及,没准咱们宗门内会有暗线,麻烦两位叔叔帮忙找他出来。

之后……无论如何,我宗确实该广招贤士,而且,不要广招还要严招,避免有暗子『插』入我宗。”

“是,宗主。”两位封号斗罗认真答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