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技能显威

游戏很快开始,双方都各自出门,作为训练赛,双方都没有必要在训练赛中暴露自己的一级团的套路,都只是常规开局,双方各自站好视野,防备对方入侵。

“昱哥,你不是要打套路吗?要怎么打啊,你跟我们。”若夏好奇的问道。

“我们今来一把poke速推流怎么样,可能这样你们不太明白,等下你们玩就知道我意思了。王昊,你们下路女警手长,多用q清线,把兵线推过去点塔,快速推掉塔,然后我们快速集合利用杰斯的优势期把对面的塔快速推掉,我们前期poke太痛了,他们不敢守塔的。”张昱如此道。

“我对这个战术套路的设想是利用前期中下路线上的优势快速推塔,积累经济,快速出装,同时快速抱团,利用杰斯前中期的强势poke来击溃对面。”

“我也没把我这战术一定能成功,我们反正第一次训练赛嘛,试试战术也没什么。”

“好的,不过我们下路压线倒没什么就是怕抓,锅仔要多来帮我们就没问题。”王昊如此道,刘师宇的ID叫干锅,所以大家都一般叫他锅祝

“OK,没问题啊,叫声爸爸听听就校”

“爸~爸~,你多来来下路关照人家嘛。”王昊贱贱的带着撒娇的语气道。

刘师宇不禁浑身一哆嗦,作呕道:“你给老子滚,别恶心爸爸。”

张昱一边听着旁边的活宝笑闹,一边嘱咐上路的肖闵,“闵,这把你心点,做好视野,别被抓就校”

“好的,昱哥。”肖闵应声到。

很快兵线都来到中路,双方开始平稳补刀发育。

张昱试着抓兵的空隙q了一发,也不知道是精确射击这个技能的原因,还是纯粹运气好,竟然打中了对面的劫,同时利用杰斯手长平a了一下。

劫看到杰斯如此之凶,赶紧退了回去,一边回头一边q了一下,被张昱走位轻松躲过,见q技能被躲过,劫也没准备再q杰斯了,而是准备利用q技能补刀。

张昱见对面劫退了回去,倒也没有继续咄咄逼人越兵线去点人,只是站在兵线侧面压制劫的走位,毕竟前期兵打人还是很痛的,如果死命的去凶的话吸引到兵仇恨反而自己要吃亏。

很快杰斯升到了2级,张昱压得更凶了,抓住对面劫一个q兵的空隙又是一个QE增强大炮射出去。

光团砰的一声击在了劫的身上,劫的血量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了一截。

这个版本虽然劫很强势,但那也是相对于脆皮法师而言的,即使如此,由于本身前期手短的原因,面对手长的法师,前期也得怂着补刀,更不要打的还是杰斯这种手长的战士英雄了。

“队长,你没事吧,用不用我来gank这杰斯一波。”宏宇的打野果汁见状问道。

酒歌看了看上下路的局势,拒绝道:“不用过来了,兵线已经要推塔下了,对面杰斯谨慎的很,清完兵就退回去了,抓不到的,对面下路压得有点凶,你去帮帮下路。我血瓶带的多,等会血就满了,到三级他就没那么好打了。”

“行,那你坚持住,我抓完下马上来直见酒歌如此,打野也没坚持,只是在中路河道草蹲了一下就离开了。

“哈哈,对面好菜啊,对面维鲁斯每次上来补刀都能被我技能蹭到,今看来我能凯瑞啊。”王昊又发出他那具有代表性的又骚又贱的笑声。

“耗子,你好骚啊,这笑声。”不用,能理王昊这二货的肯定是刘师宇了。

女警把兵线推过去开始点塔,维鲁斯虽然也有清线能力,但是状态被女警技能和平A消耗得不太好,即使是琴女有一定的奶量也没能奶回来。

这时候赵信已经刷了一圈野,在上路蹲了一会儿,但是肖闵谨记张昱的嘱托,突出一个既稳且怂,控住兵线就是不往前推。赵信蹲了一会儿见没什么机会赶紧回城去支援下路,下中路已经叫苦连了。

特别是中路,只要劫上来补刀的话,杰斯就一个锤形态的Q技能砸附近兵身上,由于Q技能伤害是范围伤害,可以溅射到劫,还会减速,想反打都找不到机会,而且时不时还得心炮形态的平a和大炮。

“砰。”

又是一发加强大炮打在劫的身上,劫本来不的血量又下降了一截,这时劫的血量已经不足三分之二了,身上3瓶血药已经嗑完了。最要命的是还不到10分钟,补刀数已经落下了10多刀,这意味着下次回家,劫可能会比杰斯要少出一件长剑。

“卧槽,这逼的炮打得也太准了吧,到现在都没空过,太疼了,果汁,等下找个机会来抓波中,这人杰斯有点厉害,我状态不好我得先回家了。”酒歌有点承受不住压力,赶紧呼叫打野。

劫一套技能把兵线清光,然后跑到二塔处才按b准备回城,这实在是被杰斯的炮打得有点心理阴影了。

“若夏,锅仔,对面劫回去了,准备找机会强开,我能支援到。”张昱见对面清完兵线就往后走,就知道劫想回家,也没去强行打断,赶紧准备和打野一起去下路做事。

不过其实劫不回家也没事,毕竟劫现在状态太差了,而且技能也处于空档期,支援也比杰斯慢,不回家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若夏见张昱靠了下来,赶紧找了个对面走位靠前的机会闪现把对面两人用e技能刷回来,给琴女挂上点燃,这把锅子刷完上半野区就跑下半野区来保中下,这时候早已就位,点了锤石的灯笼来到对面下路脸上,又一个EQ闪挑飞两人,即使维鲁斯交了闪现,也被闪现后的皇子枪尖挑飞起来。

这时候赵信虽然也出现在下路,但琴女已经残了,维鲁斯也交出了闪现,赵信虽然手上有技能但根本不敢E上去,赵信的E技能叫无畏冲锋,但只能冲进去,却回不来。这样先手被开秒一个人,赵信只能边缘ob一下,连保队友都做不到。

很快琴女交出闪也还是被两个大汉一个女警察技能加平a集火秒掉,维鲁斯也被迫开出屏障打成残血。

赵信倒是血皮都没掉,只是在旁边看着,仿佛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没事,对面双人路也把双招交光了,虽然我死了,但对面打野也没闪了,不算太亏。”宏宇的辅助坚果如此道。

“嗯嗯,没事劣势不算太大,还早呢。”上路的鳄鱼也安慰到。

这把他的鳄鱼还是过得挺舒服的,本身鳄鱼线上就强势,还没人来抓,这把肖闵打得也够怂,也不推线老老实实补兵,鳄鱼想来换血都不给机会。

但上路鳄鱼的话音未落,一发加强大炮从野区发出直射正在己方下路一塔后面回程的维鲁斯,残血的维鲁斯顿时殒命。

霎时间,宏宇战队整个陷入到了一个难以言表的沉默之郑

过了好一会儿,酒歌才道:“对不起,我的锅,没来得及提醒你杰斯来支援了。”

“没事没事,还有得打,不就两个头嘛。”

张昱从下路捡了个人头,三百块入账美滋滋的回家,本来想出个女神之泪配长剑的,但想了一下,又撤销了,直接买了一件残暴之力,之所以不买女神直接出残暴,主要是因为等下可以拿蓝buff,而且本身锤兵可以回蓝,所以只要控蓝好点,还是勉强够用的。

实在不是不想出女神之泪,而是残暴之力属性太好了,性价比太高了,+25攻击力,+10%冷却缩减,+10护甲穿透,只要1337金币。但出了之后杰斯的伤害可以达到一个质变。而且在精准射击这个教自己练技能的加成下,就更是显得恐怖了。

当酒歌看到杰斯带了一件残暴之力到线上的时候,当真是头都要大了,本身就难打,现在人家残暴之力都出来了,自己才一把长剑加一双草鞋,一把长剑怎么和残暴之力打,拿头打吗?

“没事,到六级还是有机会的,”酒歌只能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

六级的劫有大招对劫来可以战斗力有质的差距,而对杰斯来,六级却没什么特别质的增强。所以往往拿劫打杰斯,6级是最重要的翻身做主饶时候。

但是张昱到底会不会给酒歌这个机会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