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炮的威力

砰的一声。

又一发增强大炮打到劫的脸上,劫又只有半血了。

酒歌不禁大声叫苦到:“卧槽,这杰斯打炮真特么准,还真他妈疼。”

“队长,你坚持下,我马上过来帮你抓一波,实在不行两个人把线推过去,让你先回去一波,补补状态。”见中路如此难受,赵信刚从家里出来就赶紧往中路赶。

毕竟中路以前往往都是战队的大腿,今却一副中路要崩盘的架势,等于战队最大的carry点一副要哑火的样子,而且下路也是大劣势,就上路好点,但也就是五五开,并没有压制住兰博。而且鳄鱼的后期能力也不强,想靠鳄鱼来带节奏翻盘也是不可能。

如今这种情况下,只能相信中路大腿的逆风carry能力了。

这时候,杰斯已经把兵线推到劫的塔下了,正在塔前用平a消耗着劫的血量。

“好机会,对面杰斯走位很靠前,队长你演一演,我马上到。”赵信赶紧到。

劫见赵信已经就要过来了,怕自己动作改变太大吓跑杰斯,反而更怂了,装作害怕被耗血的样子往后又退了几十码,想让对方以为自己无依无靠害怕被单杀的样子。

赵信这时候也偷偷摸摸的绕到河道来了,见杰斯压线很前,赶紧往中路线上绕。但是刚准备进到中路左侧草丛的时候,一杆旗子从而降插到地上,接着就被一杆长枪挑飞在空中,一个身着金甲的大汉从草丛中跳了出来,原来是皇子早就在这反蹲。。

杰斯见状也远程一发增强版的银色等离子炮也炸开在赵信的身上,然后转换成近战形态锤了上来。

赵信心里暗道一声糟了,赶忙交出自己的闪现,可是毕竟只是赵信,机动性还是不够,很快就被杰斯交闪追上,一锤子敲死,杰斯又拿到一个人头。

这一下子宏宇整个团队语音中都没人话了,游戏的背景音中夹杂着几声沉重的呼吸声,大家都只是机械的操作着自己的英雄。

宏宇战队所有人知道这局怕是算完了,毕竟现在劣势太大了。何况对方前中期还如此强势,在现在这个版本基本是拖不下去的。

张昱拿了赵信人头,又吃了一波兵,把兵线推到对面塔下,然后赶紧回家,又补出了一个女神之泪,毕竟对中单的杰斯来,保证蓝量充足进行poke是有必要的。

杰斯出门来到线上,找了个机会又是神准的一发增幅大炮射到劫的脸上,劫的血量又一次下了下去,只能远远地站在兵线后面等兵线推过来,在精准射击这个赋的加成下,杰斯QE大炮的准确率高的有些吓人。

而且目前劫这种状态,杰斯这种装备,不要杰斯的技能了,就连平a都吃不起了。

现在倒是已经到六级了,甚至都不止六级,可一到线上就残血那也没办法打啊。

张昱见对方劫缩着不出来倒也没继续压,毕竟皇子现在不在附近,对面赵信也没出现,自己也没闪现,压得太深容易被抓,见自己家的f4刷新了,于是去刷了波f4补充自己的经济,同时还做了一个去下路游走的假动作。

劫见杰斯推了线就离开线上往下路河道走,赶紧提醒下路道:“下路,你们心点,对面杰斯不见了,可能去下路了。”然后赶紧用EQ技能把兵线清过去,以防杰斯去下路游走。

维鲁斯听到这么赶紧放弃脸上的一波兵线往后走,只是缩在塔前远远的用q远程来勉强补刀。

张昱清完F4,又去对方野区做了一个视野,兵线刚好也被劫推了过来,劫为了清兵线也不能用的影子远程清线,只能走到兵附近来用平a加eq技能清兵,见劫走位如此靠近兵,张昱卡着墙角视野又是一炮打出去,等离子炮打在兵身上爆开溅射到了劫的身上,之前已经吃了一炮的劫彻底残血。

这就是没有线权的悲哀,不但吃兵难受,还很容易被耗血,人家随便游走带节奏你只能看着。

没办法,残血的劫只能趁现在兵线刚推过去的短暂时间回家,根本不能赖线,也不能游走,更不要大招杀杰斯了,反而这波回去虽然是兵线推过去的情况回家,但杰斯的清线速度还是特别快的,所以肯定又要亏兵。

而且这次是刚到线上没多久就回家,身上的钱买把长剑都不够,只能带个真眼和血药就出门,基本等于回家根本没补充装备。

张昱见对面劫回家也没什么阻拦的想法,线上10分钟不到已经被自己压了20多刀了,自己手上还有两个人头,这基本上代表着劫没什么作用了,再去干扰劫意义也不大了,这个时候还不如快速执行自己的战术好一些。

“走,锅仔,我们去下路。”张昱招呼道。

“耗子,若夏你们快点推线,我们马上过来。”

杰斯和皇子一起走到下路河道草丛,这时候对面下路双人组已经又缩在塔前,等兵线推过来。

张昱见对面两人站在塔下,于是调整了一下角度,又是一发刁钻的EQ增幅大炮发射出去,打中对面下路两人,维鲁斯和琴女本来在线上就被女警点的状态不算太好,挨了这一炮,两人顿时双双残血。

“我去,这也太准了吧,这么多兵也能打到我们两个?诈和吧。”宏宇的不知名龙套ad惊呼道。

“应该是吧,不过这也太痛了,我们俩都残血了,守不了了,得回家,下路塔还是放了吧。”宏宇的不知名龙套辅助道。

两人这么残的血量自然没法守,劫也刚从家里出来,虽然全速准备往下路赶,但毕竟还差了十万八千里,赵信虽然在附近,但一个人也不敢守啊,连附近野区都不敢多待,只能继续回去刷f4。“

见对方下路走了,张昱他们也没打算去追,只是一心一意的的把下路一塔推了,塔本来就被女警点的只剩一半血量了,自然也就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被四个茹爆炸,传奇战队又是一波经济入账。

“我去中路收线,你们去把龙拿了,然后耗子你们换线去上路推上路塔”张昱指挥道。

这时中路兵线也刚好被劫推了过来,快到塔下了,张昱一个变身,成为锤形态,一个大锤q上去把兵线全部给清光。

这时候龙死去的嘶吼声也传了过来,龙被下路和打野已经打掉,传奇战队这边每个人都拿了190金币,打野还多拿了25经济,双方经济优势继续拉大。

这就是有线权的优势,游走完一波回来,对方下路塔掉了,龙也掉了,但自己却连兵都没掉,一点损失都没樱

一波攻势过后,传奇战队的节奏却未停息,紧接着,女警和锤石回家补好装备,转向上路准备继续推上路一塔,而兰博则换线去下路继续发育。

虽然宏宇战队也做出战术应对,把下路的两个人维鲁斯和琴女安排到上路来防守,想尽量减慢女警的推塔速度。

但是女警前期拿了人头,又吃了许多团队经济,经济优势实在太大,点茹塔都很痛。

占据线权的中单杰斯还一副随时要支援的样子,在这种压力下,即使维鲁斯和琴女尽力清线防守,但不过几分钟,上路一塔就还是爆掉了。

上下两路外塔被拆,外围一塔只剩下个中路的一血塔,还是被点到半血的塔,在传奇战队眼里,这就是一碗放在眼前等吃的肉啊。

张昱指挥到:“来,大家都快来中路抱团,把中塔给拿了。”

见传奇战队五个人都集合到中路来了,宏宇战队也自然懂得什么意思,虽然兵线不好,但是该守还是得守啊,中路一塔实在是太重要了,关系着整个野区的视野掌控。五个人也赶紧跟着集合到中路,维鲁斯甚至连上路的兵线都没清完就赶了过来。

见对面五个人都在中路塔附近站着,张昱哪能放过这种poke的好机会,找了个角度,又是一发QE增强大炮发射出去,也不知道是塔附近地方狭,人数又多,难以走位的原因,还是精准射击这个技能的原因,或者是两者都有,大炮命中了对方琴女和赵信。

要知道杰斯这时候已经把魔宗利刃给出了出来,身上还有一把残暴之力加十字镐加长剑,攻击力高得惊人。

杰斯这种装备,中了这一炮,赵信还好点,虽然也没什么经济,但本身体质要强点,但琴女可就没那么好受了,这个版本辅助本来就没经济,琴女本身也是个脆皮,血量本身也不满,这一炮直接把琴女打成丝血,赶紧回点血才好点。

“卧槽,太疼了,一炮差点把我打死,队长,我得回家了,赵信状态也不好,这塔守不了了,要不还是放了吧”宏宇的辅助道。

毕竟是队里一直的大腿,酒歌在队里作为队长还是挺有权威的。

“只能这样了,守二塔吧,一塔放了。”酒歌如此道。“我的锅,没限制住杰斯,让他发育这么好。”

毕竟一个队伍也打了很久了,也不可能这是埋怨自己的队长兼大腿。

“没,我们下路自己打的不好,被压制了。”

“我也有问题,被反蹲到了好几次。”

“没事的,队长对面阵容太counter了,劫打杰斯本来就不好打”

宏宇战队众人一齐安慰道。

见队友如此,酒歌还是振奋到:“我们坚持坚持,会找到机会的,大家加油。”

话虽如此,但是还是没办法,只能退回中路二塔,把中路一塔给让掉。

经济优势还是一步步的在扩大,宏宇战队所期待的机会还是没有出现。

宏宇战队众人都在心里暗自疑惑:“传奇战队到底会不会给这个机会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