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玲珑塔

“昱哥这英雄这么强势吗?搞得我也想练几把玩玩了,哈哈。”

王昊开玩笑着到。

“杰斯这英雄两套技能,远近程都有,EQ的增幅大炮还特别痛,确实大家可以玩下,争取我们五路杰斯都可以拿出手。”

“啊,我辅助也要练吗?”

若夏一脸懵逼,懵懵的问到。

“那当然,你也可以杰斯单手辅助嘛。”

“噫,我为什么要也?”

张昱他们聊的同时操作和沟通也没停下来。

等人把对方中路拿掉之后,并没有冒进,见龙刷新了,便指挥去拿龙,顺便把对面蓝buff野区清干净。

宏宇战队等人知道张昱他们在打龙,但也是不敢争夺,琴女和赵信都还没回线上,上路的兵线也不好,只能看着龙被打掉。

龙打掉之后,传奇战队都回家补装备,毕竟两座塔钱和一条龙钱,还有野区兵线等等加起来大家都积攒了一波不俗的经济了。

接下来若夏顶起400的珍视明药水,每个人都带了1个真眼出门,对面中路一丢,加上经济劣势又大,对面上半边野区视野顿时全部丢失,里面野区也被一扫而空。视野一丢,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是简单的野区野怪没了,也意味着中路支援到上下线的距离也变长了,因为视野一黑,野区这条近路不敢走了,只能走高地附近支援,无形中就把距离拉长了。

接着张昱等人又利用野区视野优势连续快速转线把上路二塔给点成残血,宏宇众人紧赶慢赶的总算把塔前的兵线清光,没有直接让女警把塔给推掉。

“不行,不能够这样让对面牵着鼻子走了,得找个机会强开一波,是输是赢就看了。”酒歌在团队语音中道。

“行,等下他们兵线到了,女警过来拆塔,我就闪现大强开”辅助到。

话音未落,又是一发银色的电能球从野区射出,径直射到琴女的脸上,还有三分之二血的琴女顿时直接融化掉。附近的维鲁斯也被蹭到,顿时也只剩半血。

二十分钟不到就有魔宗利刃,残暴,穿甲弓的杰斯的增幅大炮的伤害就是如此恐怖。

宏宇战队众人顿时又陷入了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算了,先放了上二塔吧”过了好一会儿,酒歌才出声道。

传奇战队的语音就比较轻松愉快了,一群人都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这一炮。

王昊贱笑着道:“昱哥,你这炮打得又痛又准啊,你看琴女都受不了了。”

“耗子,你丫是真他么骚,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吗?稍微遮盖一下你那猥琐的嘴脸好吗?”张昱笑骂到。

兵线来了,女警两下把上路残血二塔点掉。

“昱哥,我们是继续上高地还是,先撤一下,要不还是先撤一下吧。”辅助若夏问到。

“先撤吧,我们先把外塔全推了再,反正现在还早,上高地也不急,第一次训练赛,稳点好,开个好头。”

听到张昱如此,众人便集合转线去中路,把中路兵线带到塔下。

“这次咱们别拖,兵线一过来,琴女你就闪现强开对面,咱们不能这样被对面磨到慢性死亡,只能破釜沉舟拼一把了”见传奇战队的人带着兵线过来了,酒歌给自己的队员到。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波,咱们输也要输得硬气,不能怂在塔下被别人磨死。”

“对,咱们宏宇的人即使是输,也得啃他们几块肉。”

“对!”“对!”“对!”

“加油!”

宏宇战队五人一起齐声喊到。

张昱等人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按照既定的战术安排继续准备去推中路。

很快兵线来到中路二塔前,女警也依旧像推之前的塔一样,站在远程兵后面开始点塔。

“好!就是现在,琴女上。”酒歌赶忙到。

话音未落,琴女闪现到女警脸上,按出R技能狂舞终乐章。不可抵抗的音符使得女警被晕眩在原地,可惜这种令人心醉的乐章带来的确是死亡。

见女警被晕眩在原地,霎时间宏宇战队众人一拥而上,无数技能丢了上去,女警瞬间融化在原地。

“追追追,他们女警被秒了,可以打。”

“打皇子打皇子,他被我大招链住了”

“杀杀杀,干死他们。”

宏宇战队语音中嘈杂而充满杀气,似乎想要把这一把前期的憋屈全部发泄出去,期待许久的翻盘机会终于出现了。

但把握优势那么久的传奇战队怎么可能就这样把优势拱手送回去呢?

被韦鲁斯大招链住聊皇子反身一记EQ把正在围殴他的三人挑飞起来,然后一记崩地裂围住三人。

兰博见状,立即洒下大招,一条火焰之径从而降,斜铺在中路的二塔前,宏宇战队五人全部被兰博大招覆盖到,特别是被皇子大招框住的三人,被围起来烤。

锤石也钩了上去,开出R技能幽冥监牢,一个厄运钟摆扫中两人,把两人扫到监牢的墙壁上。

张昱的增幅大炮,也向团战中心区域发射而去。

这一整套技能bo下来,为了杀女警交出闪现的琴女首先被融化在原。

不过即使有闪现也没有用,因为有闪现的韦鲁斯连闪现都没能按出来就同样融化在原地。

宏宇下路二人组首先被秒,同样被皇子崩地裂围住的赵信交出闪现,却被张昱跟过来的一记增强大炮炸死。

劫的大招早就在秒女警就用掉了,所以打皇子的时候并没有技能,只在侧面ob,所以并没有吃到太多兰博大招伤害,见势不妙赶紧逃走。

而鳄鱼作为前排没那么好运了,虽然仗着皮糙肉厚抗住了兰博大招伤害,但还是被杰斯锤形态q技能减速留下,被处理完后排的传奇众人集火干掉。

一波团战打完,算上女警被秒,宏宇战队四换二,这还是在女警走位出现失误,太过靠前被秒的情况打的。

“一波一波,一波一波,有机会吗?”锅子虽然自己屏幕是黑白的,但还是很激动的大喊道。

“兵线兵线,快去带兵线,兵没了。”

打赢了这么惊险的一波团站,大家都有些再看了奋,语音指挥什么的都有一些混乱。

“算了,算了,时间不够了,先拿二塔拿高地,大家稳定下情绪。”若夏看了下兵线位置,再看了下对面复活时间,如此道。

毕竟现在才21分钟,复活时间都不长,等到兵线过来,推完中路高地,对面的下路双人组已经复活了。

“走,大家都先回家补充下状态,补下装备,准备大龙。”张昱到。

等补充完装备,传奇战队五人便占住大龙以及紫色方上半野区,带着四百珍视明和真眼把视野和野怪清个精光。

宏宇战队看着黑漆漆的河道以及野区不由得一阵发憱,这种视野情况,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去呢,容易被阴,不去的话呢,又会丢大龙。

又没有什么远程的探照技能,这个时候只能遗憾自己的adc选的不是寒冰了。

“唉,大家一起去做视野吧,鳄鱼,你走前面。”酒歌指挥到。

于是五个人开始哆哆嗦嗦的往自己上半野区走。仿佛走在对面野区。

对于宏宇众人来,其实这时候也不论是谁的野区,无论是你的还是是我的,反正都不是我的了。

刚走到红buff拐角处,一根钩子从从草丛飞出,钩中队伍位置最前赌鳄鱼,接着一个夹子接住,皇子一个eq挑飞,一连串控制和伤害技能堆在鳄鱼身上,宏宇战队最肉的鳄鱼也瞬间被秒。

看到鳄鱼瞬间被秒,宏宇战队众人也没任何反打的冲动,赶紧四散而逃。

“框琴女框琴女,琴女刚刚闪现晕我,现在没闪。”王昊在团队语音中大声喊到。

听到耗子如此,皇子赶紧一个大招框住没有闪现的琴女,琴女徒劳的放出来几个技能以示反抗,但还是被瞬间秒掉。

“哼哼,叫你闪现搞你爹,死了吧。”耗子还是对之前被琴女闪现晕掉被秒耿耿于怀,一边打还一边骂,琴女死了之后还在尸体附近跳了一下舞。

上单和辅助被秒,宏宇战队最后大龙团的希望也消失。

“队长,要不我去抢龙搏一搏吧。”宏宇的打野赵信如此到。

“算了,还是让了吧,再过去也是死,没必要再给对面拿头了。”

“吼!”

大龙死去的音效传来,大龙buff被传奇战队拿到手里,每个人还附带三百块奖金。

“没希望了,要不还是投了吧。”团队语音中也不知道是谁了这样一句话。

“大家觉得怎么样。”酒歌沉声问到。

“.............”

团队语音中一阵沉寂。

酒歌见大家都没话,开口到:“行吧,还是投了吧,这把机会确实不大了。”

张昱五人正打完龙从家里出来,还没出高地,只见公屏出现几个黄色字体。

“敌方五人同意投降。”

砰,紫色方基地炸开。

victorydefeat胜利和失败的音效从双方的电脑各自出现。

酒歌起身伸了一下懒腰,毕竟打了一局游戏还是挺累的。

“可惜也没推对面一座塔,真憋屈。”也没听清楚是谁嘟囔了那么一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