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老友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闹钟声音响起,紧接着一直大手一拍,世界又瞬间安静了下来。

然而不过一会儿。

“张,肖,王,饭做好啦,起来吃饭啦。”

“好的,朱姨,马上起来了。”一个低沉而又有气无力的声音答到。

虽然是这样着,可房间还是没有丝毫起来的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被子又蠕动一下,但也仅仅只是动了一下,很快一切又静止了下来。

几分钟过去,一个身形从床上蠕动着坐了起来,然后起身挪动到卫生间的镜子前。

“嗯,还行,头发没乱,就是刘海有点翘,真帅。”张昱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臭美到。

张昱拿起牙膏牙刷开始洗漱,这时候其他几个房间也开始动静起来了,另外还没起的几个人也陆续开始起床。

“诶,朱姨,锅仔呢?怎么没见他呢?”张昱数了下人头,发现人数有些不对。

朱姨原本是张昱家里的保姆,但如今张昱爸妈经常不在家里张昱也基本不在家,所以张昱干脆把她叫到基地来给战队做饭了。

听到张昱在问,王昊跑过来插了一嘴。

“他十点不到就起来下去打游戏了,一大早钦咚哐呛的,可吵死我了。”

“你可得了吧,人家还没嫌你鼾声大呢?隔着两道门我都能听到你的声音,去,叫下他吃饭。”

现在已经中午11点了,电竞选手的作息与常人不同,一般都得上午10点11点左右醒,睡也睡得晚一般没有凌晨两三点都是不会睡的。

传奇战队这两没干别的就和一个战队群里的几个战队约了几场训练赛。

由于本身战队队员实力强劲,再加上又有张昱战队技能的增幅,战绩也是特别好,目前所约的训练赛基本上没输过,而且基本上都是大比分的压倒性胜利。

所以现在基本上湘市的lol职业半职业群体中都知道有传奇这么一只实力不俗的战队,也算是有名气了。

“队长,有个人找你,是你朋友。”下去叫刘师宇吃饭的王昊这时候也上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一个自然是锅仔刘师宇,另?一个则是个高大的胖子。

“卧槽,我是谁呢?原来是你子啊,你不是你要明下午才能到吗?”

张昱看着高胖的身影,赶忙招呼到。

“来来来,吃饭了没,这个时候应该还没吃吧,赶紧来吃饭,幸好朱姨今做的份量多,不然你这个食量过来肯定得吃不饱。”

“这不是给你个惊喜嘛,再你有事我肯定越早来越好啊,本来准备坐火车来的,后来越想越心急,干脆就定了飞机票赶紧跑过来了。”

这个高大的男生名叫侯昊,纯正东北爷们,是张昱的大学同班同学。当年学校电竞社的社长,虽然技术不算一流,但团队组织协调能力一流,当年滨城理工电竞社能在滨城打遍大网吧赛事,侯昊绝对功不可没。

所以当时张昱在想给自己战队找一个领队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但是也没想他真能来,只是聊的时候随口提那么一下,毕竟人家在律所呆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就这样就跑过来当自己这个半职业战队的领队呢。虽然律助确实活的像条狗,但毕竟好歹有个奔头啊,律助狗熬个五年也能变个师啊。

结果没成想,还真是让他连夜辞职跑过来了。

“我上次来这儿应该是三年前了吧,今儿一下飞机坐车差点忘记地名了,好不容易到霖头还差点迷了路,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家这门脸,可饿死我了。”

听到如此,张昱连忙引着侯昊坐到饭桌上。

“对了,差点忘记给你们介绍了。”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候昊,以后就是我们战队的领队了,以后战队的一些日常工作就交给他负责,免得分散我们的精力。其实也就是个臭打杂的,当然,虽然是个臭打杂的,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配合好他的工作。

“这是刘师宇,我们队打野,LOL电六第一。

“这是王昊,我们队ad,国服艾欧尼亚钻一。”

“这是肖闵,我们队上单,艾欧尼亚王者”

“这是诺夏,我们队辅助,也是艾欧尼亚的王者。”

“厉害啊,都是群高手啊,诶,不过你们队中单呢?怎么感觉少一个人啊。”侯昊数了数人头,发觉有点不对。

听到此话,张昱不禁脸一黑。

“在这呢,爸爸就是我们战队中单,艾欧尼亚钻二。”

“你?”

“彩笔中单带崩三路?请问我可以现在回滨城吗?”

“滚蛋,上了贼船哪有那么容易跑。”

“好了,废话咱们也不多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大家以后相互了解相互接触,慢慢熟悉。咱们以茶代酒,干了。”

………………………………………………

酒足饭饱,其余人都到楼下去打rank了,张昱和侯昊两人一起来到阳台。

“学会抽烟了吗?要不要来一根?”侯昊给自己点了根烟。

张昱摆摆手,拒绝道:“这个还真没学会,你自己抽吧,我就勉强忍受下二手烟吧。”

“来,给透个底,是真想好了吗?真准备干这行了?好歹你也是堂堂985的高材生,你干这行,你家里真能准?,怎么想的,跟我呗。”

“英雄联媚魅力真有这么大吗?把我们大文法院有名的隐士都给吸引了。”

候昊有些好奇,问道。

“嘿,得咱们不是大学同学一样,我要你来陪我干你不也来了吗?怎么只准你家人开明,不准我家人开明咯。”

“再,我家里人本身也不太管我,只要别走歪路就行,网吧都开这么久了,搞电竞也只不过是再进一步。”

“你呢?怎么来得那么突然?真是我临时这么一就过来了?没那么简单吧?”张昱反问到。

侯昊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回事,和我家老头子闹翻了呗。不想多了,也正好,给自己个理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行行行,不问前因,只求后果,我相信你,你就是生干这行的,当然我也相信我自己,哈哈。”

“更何况我还有系统呢。”张昱在心里暗自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