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连战

随着水晶爆炸的音效响起,经过22分钟的鏖战,菊花那么开战队的基地水晶爆炸开来,LG战队也取得了战队正式职业赛场上的首胜。

虽然面对的只是一个业余玩票战队,但对于LG战队来,还是有其重要意义的,毕竟是首战告捷,还是挺能激发战队士气的,并且就张昱来,又是一个任务完成了,又有自由技能点和成就点进账。

打开系统任务界面:

主线任务1:初战告捷

任务明:在战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中获胜。

任务奖励:自由技能点2点,成就点15点。

任务完成,又有两个自由技能点入账,不过虽然多了这两个技能点,但是城市争霸赛的比赛节奏还是挺紧凑的,第一轮比赛打完,第二轮对手出来就马上开打,张昱一时之间也没什么时间想怎么使用这两个技能点。

第二轮对手就比较熟悉了,也是一个网吧战队,叫战火网吧战队,之前还一起打过训练赛,算是知根知底的了。

战火战队属于那种网吧老板提供电脑和吃住,但是没有基本工资的战队,只能靠打比赛奖金来打收入,算是半职业半业余吧,毕竟目前在朝,真正成体系的电竞俱乐部也没多少,大多数都是这样的网吧战队。

战火战队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几条分线上都有国服钻石三往上的水平,核心便是他们下路ad星星,国服钻一,现在的钻一还是很值钱的,毕竟现在一个服务器也只有五十名王者,钻一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

星星擅长女警,vn和男枪,打法凶悍,特别是用男枪的时候,恨不得怼到人脸上来,上次训练赛差点就把王昊的vn给打崩了,幸好当时上中路的优势更大,不然就要翻水水。

“哈哈,耗子,又碰见他们了,你又得叫爸爸了,不叫我爸爸,就得叫他们爸爸了,怎么样,你选择叫谁?哈哈哈哈”。

锅仔见又是星星,贱嗖嗖的对王昊到,的同时还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

王昊听到锅仔如此嘲讽他,还是很不服,赶紧回怼到。

“哼哼,上次爸爸选的是vn,被对面男枪康特,才让尔等人有可乘之机,这次爸爸选女警,保证打得对面叫爸爸,儿子,你乖乖就等着爸爸carry你吧。”

与此同时,战火战队那边也不那么平静。

“我去,怎么碰到这群妖怪了啊,这可怎么顶得住啊。”

“什么jb运气啊,难道第二轮就要回家?”

毕竟双方都打过训练赛,而且LG战队在星城麓山区这一块的网吧战队中还是赫赫有名的,所以战火战队对LG战队的实力还是比较了解的。

见战队内部军心有些浮动,虽然本身不爱多言,作为战队核心兼队长的星星不得不出来句话,稳定下军心。

“没事,可以打的,有机会赢,帮我,对面下路实力不强。”

虽然话不多,但是还是流露出一丝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一霎那间顿时战火战队的士气就上来了。

时间悄然过去,第一轮比赛和第二轮比赛之间给人们休息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官方的人员就过来通知比赛要开始了。

很快游戏进入bp界面,如今的战队大多是草台班子,有教练的没几个,即使有教练的其职责也更多的是叫外卖,真正参与bp以及战术设计的教练凤毛麟角。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队员不信任,大多队员都认为你一个黄金白金选手教我钻石王者打游戏?您配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教练的本身质量也不够,能混混当下领队就算不错了。

当然话题也不过多展开,言归正传,由于双方对自己及对方队伍的实力都有一定的了解,战火最终选择了一套全球流四保一下路体系,想通过自己强势的双人路打开破口,赢得此场比赛。所以上路选择了肾,中路是露露,由于梦靥被扳了,所以打野则选择扎克以保证开团与肉度,下路则选择了老鼠加风女的组合。

而LG战队则是选出自己的看家体系,poke流体系,想通过前期强势阵容快速终结比赛。杰斯仍旧是这个体系的核心,所以一手抢到,不过这一场不是中路的张昱选择这个,而是上路的肖闵使用这个英雄,中路则是选择了酒桶这个英雄,打野则是刘师宇最近常用的皇子,下路则是选择了娜美和探险家伊泽瑞尔,突出一个混与自保,娜美的反开更是强劲无比。

“这把我们6级前稳住,等我们都有大招就好打,到时候我们一起越一波下路。”战火的上单枫叶虽然整体实力不太算强,但由于星星不爱多话的原因,所以战火一直以来的主call都是枫叶。

然而事情却往往不尽如人意,这把以往战火要崩线的中路没有出问题,甚至由于英雄选择的优势压到了酒桶一定的补刀。而被寄予厚望的下路却出现了问题。

也不知道是王昊和若夏爆种的原因,还是由于精确射击技能加成太强的原因,不到六分钟老鼠和风女都被消耗成残血,甚至老鼠在回程的时候被伊泽瑞尔一记秘术射击q死在塔下。

战火上单枫叶是战队年纪最大的队员,眼见下路有些崩线,赶紧安慰道。

“没事,稳住,等我六级我大下来帮你们下路,一波就回来了。”

虽是如此,但其实枫叶也是处于自身难保的边缘,杰斯对线肾,本身从英雄性质来就是counter。何况枫叶的对线能力本身也不强,肖闵怎么可能让肾如此轻松的到达六级呢。

并且杰斯本身也是肖闵的本命英雄,再加上教练技能精准射击lv.3百分之三十的非指定技能命中率加成,杰斯的QE二连的技能命中率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并且在技能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普通攻击,作为短手的肾也是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任人蹂躏。

“我去,LG这些人怎么回事啊,一个个打炮都这么准的吗,都是炮王吧。”

很快肾就被耗成残血,只能呆在塔下用q补刀,然而杰斯的塔下又哪有那么好呆呢,不QE二连的增幅大炮,就是平a也吃不住啊。

肖闵原本是想把对面耗残逼走,但是没想到对面上单还想在塔下苟着吃经验,于是杀心顿起。

“锅仔,你快点过来反蹲,我准备搞这个肾。”

“好的,我马上过来,你这状态可以操作两个的。”

锅仔见状连忙放下正在打的F4往上路跑。

而肖闵则抓住一个走位空隙直接一个QE二连大炮打在残血的肾上,紧接着变身闪现QAE一套秒掉塔下的肾,然后走出塔的攻击范围,虽然被塔打了两下,但还有半血左右的状态。

还没等到锅子过来,杰斯就抢先一步把对面肾给单杀了。

锅仔见状玩笑道。

“我去,老肖,悠着点啊,好歹让我喝口汤啊,我可是f4都没刷跑上来的。”

同样正往上线赶的对方打野可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只能黯黯然的道。

“没办法,杰斯状态这么好,我去了也只能送双杀。”

这下子,战火的上下路齐齐被爆线,虽然中路五五开,但是露露和酒桶团战所能起到的作用可是不可同日而语。

“该怎么打呢?”

战火五人众心中不都泛起同一个疑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