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无形之刃 最为致命

见还在游戏载入界面,张昱昱起身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刚好已经兵线出来了,因为张昱不在,自然也没打一级团。

劫长剑三红出门,跟着兵线来到线上,鱼人也站在中路线上等着兵线过来。

打劫这种近战,鱼人也没带常规的药瓶加血药的药人流,而是带的多兰戒加血药。

一级鱼人和一级劫自然都没什么进攻的心思,各自安稳补刀,希望能压到对面等级找机会。

然而双方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自然不会漏出这种破绽。

虽然劫利用被动清兵的优势快速升到二级,但鱼人马上徒后面去了,丝毫不给等级压制消耗血量的机会,等到吃到经验上来再重新补刀。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很谨慎的留着自己的重要技能。只是在对方补刀的时候互相摸一摸对方,扔扔技能,耗一耗对方的血线。

但是劫毕竟有一个远程的Q技能,并且在精准射击的技能加成下,即使路贲威操控的鱼人走位非常好,仍然还是吃到了几发手里剑。

因此在这种消耗下,劫的血量和补刀还是稍微占点优势。

但这种优势也是无关大局的,毕竟鱼人选出来总是经常要前期抗压的,路贲威也不是第一次了。

中间鱼人硬拼着几只兵的经济和经验的丢失,补充了一下状态和装备。

双方线上都稳稳的,不想给对面丝毫机会,导致场面一度十分平静,就好像不是刺客的对决,一点也不火热激情,互相秒杀的快福

中路鱼人毕竟是亏了几只兵的经验,因慈级要慢点到达六级。

劫率先先到六级,这时兵线还卡在中间,鱼人也不敢出去清,毕竟自己才五级,只能把兵线放到塔下来补塔下刀。

要是出塔去清兵的话,被劫抓住等级大招优势,很容易会被消耗残,甚至会被打出单杀,毕竟现在鱼人本身也只有半血左右的状态了。

“昱哥,准备过来一下,我猜他们打野准备抓下路,我们可以蹲他们。”

张昱听到刘师宇如此,赶紧把卡在中路的兵线清了出去,往后退了一点,拉到鱼人视野外面,然后往下河道走去。

见劫在中路消失,鱼人赶紧往上下路报了个miss的信号。

“糟了,没带眼做线上眼。”

路贲威有些急,赶紧用古灵精怪清线。

刘师宇此时在河道草丛等着,等着对面打野皇子过来。

果然没过一会儿,一个萌萌哒的皇子就从三角草走了出来,准备绕后gank下路一波。

等到皇子走近,蜘蛛先手一个蛛网出手控住皇子,下路锤石紧接着接上控制。

瞬间下路两人加打野中路四人一套技能灌在皇子身上,皇子瞬间被秒,人头落在劫身上,劫这英雄的被动无论是补刀还是k头都挺好用的。

“锤石玩得不错啊。”

刘师宇给下路点了两个赞。

“不是发了信号了劫不见了吗?没视野也敢去抓人,废物吧。”

路贲威感觉有点气,打字骂到。毕竟自己对线的人突然莫名多了一个人头,自己本身还是劣势线,确实是挺不爽的。

皇子也没回复,可能是自己没带眼被蹲了知道自己问题有很大吧。

杀了对面打野皇子之后,对面下路赶紧跑回二塔,生怕会被四人越塔。

见对面下路跑了,张昱他们也没继续强追。

“锅仔,你和下路推下路塔,我先回中路了。”

张昱见中路兵线已经回推到自己塔下了,赶紧往中路线上走去。

“对面线上的鱼人清完线已经不见了,昱哥,你心点,他可能要阴你。”

刘师宇提醒道。

“嗯嗯,我会心的。”

“鱼人是回去了,还是在找地方阴我呢?算了,那边有点危险,还是绕着点走。”

张昱心里也有些疑惑,毕竟前期钱也不足,总会有视野的空缺。

张昱不敢直接走中路河道草,而是绕了一圈准备从自己野区回。

然而走到三狼处时,一条鲨鱼从阴影处飞出,命中了张昱的劫。

“糟了,吃了鱼。”

张昱看了自己还算健康的状态和自己装备栏上的抗魔斗篷。

“还行,应该还是能操作。”

“大招得留住,他还有E,万一被他用E躲了,到时候大招得空还得吃E技能伤害。”

这是电脑屏幕另一边的路贲威也大声叫了起来。

“艹,你这逼总算被我阴到了吧,哼哼,再心还不是喝了爸爸的洗脚水。”

大鲨鱼腾空而起,咬去劫的一截血条,鱼人一个Q技能淘气打击冲了过来,开着W技能海石三叉戟开始与劫开始对A,劫也释放E技能,刮了鱼人一段血量。

双方血量都下降得飞快,很快就到了血量的临界点。

张昱感觉自己进入到了一种玄妙的状态,周围的时间好像变慢了一些,鱼饶动作好像也慢了起来,但自己好像没什么影响。

“这难道就是子弹时间吗?”

这种状态下的张昱内心澄澈,毫无波动,只是带有那么一点疑惑。

劫也操作了起来。

劫朝鱼人身后释放出影分身,手里剑发出。

“来得好,就等你这一招了。”

鱼人一个古灵精怪跳了起来,躲过两段手里剑的伤害。

然后一个E闪坐向了劫影分身的位置。

“嗯?空了?怎么会,他怎么会没换过来。”

“你动作好慢啊,好了,终于轮到我了。”

“为了这个时候,我一直没用大招,没用大招躲你的大,没用大招躲你的Q,就为寥你用这个E,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张昱心中暗道。

劫一直没用的大招挂在了鱼人身上,E加平a,见鱼人冲了过来,闪现拉开,Q技能手里剑两段命中,大招爆开,鱼人死。

“无形之刃,最为致命。”

张昱恍惚中好像听到了这么一个阴沉的声音。

恍惚之中张昱感觉自己脑子之中多了一些东西。

“”

“”

正在下路推塔的众人不禁发出一阵666。

“昱哥,你这劫玩得也太花了吧。”

“哈哈,意思啦。”

张昱也是好不谦虚的笑纳这些赞美。

路贲威这时候脑袋也有些懵。

“我是被反杀了吗?他留着大招就是为了反杀我吗?”

一直等到鱼人复活,路贲威才终于从懵逼中反应过来了出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