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全都要

盲僧到了六级之后,终于开始有了新的动作。

这把盲僧本来可以早就出来找机会的。

毕竟盲僧虽然很吃大招,但也不是没大招就不能gank的英雄。

相反,前期他拿红之后的gank能力很强。

但是锅仔这把一开场就了,这把他前期要做个刷子,等到六级再出来抓人。

张昱知道这是他想尽快尝试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那些独特的想法。

不过对面是个螳螂,前期抓饶能力也不强,也得等六级,因此双方前期的野区都还挺平静的。

“啊,终于到六级了,闭关成功,马上出山了,马上看我来秀吧。”

刘师宇在语音中喊道,看来刷了那么久,把他自己也憋坏了。

“野区刷子也能嚣张,笑死爹了。”

大概是平常互怼习惯了,这时在集中精神对线的王昊立马习惯性的怼了一句。

“嗯?你确定要这样攻击你的打野爸爸吗?耗子哥?。”

刘师宇阴阳怪气的问到。

“对不起,爸爸,我错了,打野爸爸,请多多光临下路,让的能够保抱住你的大腿。”

见刘师宇如此,王昊立马知道坏了可怜兮兮的到。

“诶呦,了比赛场上不要去得罪他,又忘了,我这张臭嘴。”

刘师宇看了看三线的形势,对面的打野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上路晃。中路呢,妖姬比较灵活,没补装的情况下,也不太好抓。

只有下路,女警加莫甘娜,压线点塔是基本操作,因此位置很是靠前,比较好抓。

“那行吧,那爸爸就大人不记人过了,你们下路演一下,我马上来下路临幸你了。”

见如此,刘师宇对王昊到。

“下路河道草和三角草都有眼,我现在没真眼了,排不掉,你绕一下。”

若夏提醒道。

“好的。”

听到若夏如此,刘师宇改变了原本想从三角草绕后的想法。

而是从龙摸眼到对面红buff野区,绕道Q石头人走了过来。

此时,无双战队的下路还有点浑然不觉,正在专心致志的补刀和点人。

当盲僧从三角草的视野出现时,无双战队下路不禁有点慌。

“艹,怎么盲僧跑这里来了。”

见到盲僧出现,若夏的锤石赶紧一个闪现E技能留下两人,同时一个钩子指向女警。

女警见状不妙,连忙交闪躲开了锤石的钩子,同时拉近与塔的距离。

这时盲僧也一个音波Q中女警闪现的位置。

“艹,交闪也被Q中了。”

见盲僧踢中女警,莫甘娜赶紧一个黑盾套在女警身上,以防女警被盲僧踢回去。

“行,等的就是你的盾,既然你给他了,那你自己就没了。”

见莫甘娜把黑盾套在女警身上,盲僧立马在飞过来途中一个摸眼来到莫甘娜身后。

莫甘娜被这突然的一个变向晃得有些没反应过来。

“一库。”

没有黑盾的莫甘娜被踹飞回去,闪现也干脆没交,被三人乱拳打死,人头被盲僧笑纳。

收掉莫甘娜之后,三人继续带兵线推进。

回到塔下的女警还没喘口气呢,立马继续往回徒二塔。

见状,刘师宇三人也没继续深追,只是回去把龙拿掉。



“对不起,一波大节奏,这盲僧摸眼踢有点让我没反应过来交闪。”

又过了两分钟,盲僧的大招已经重新转好了。

盲僧来到中路河道草,又是一记音波Q中妖姬。

妖姬此时一点都不慌。

“我有W有闪,凭什么怕你个盲僧啊,何况离塔也不远啊。”

盲僧激活二段Q朝妖姬飞了过去。

妖姬一个W回到塔下,盲僧也跟着飞到塔下。

“这你也敢飞?怕不是找死吧。”

就在盲僧快要飞进妖姬的那一刻,一道金光闪过。

“一库。”

妖姬被盲僧从塔下踹飞出来。

“怎么会?我闪现怎么按不出来。”

妖姬心里满是疑惑。

“好,漂亮。”

见到妖姬被踹飞出来,张昱不禁大喊一声好,连忙一个E肉弹冲击,用肚皮接住妖姬,然后一记爆破酒桶。

砰的一声,妖姬血量顿时清零。

“,锅仔你这瞎子有点厉害啊,我看着像是先R再闪吗?”

张昱问到。

“是的,先R再按闪调整位置。”

此时不但LG队内在问,旁边观赛的围观群众也在讨论。

“刚刚是先R再闪吗?我看像是啊。”

“肯定是闪现再R嘛,不就一个简单的操作吗?还先R再闪,这么玄乎,有什么意义吗?”

“你能交闪人家不能交闪吗?煞笔。”

…………

见盲僧频频在线上做事,螳螂也忍不住了,试图在上路做出些动作。

螳螂从线上走过去,潜进线上草里,插下一颗真眼。

“草里没眼,鳄鱼身上没眼,他死定了。”

此时兵线已经推离了鳄鱼塔下,肖闵准备带着兵线往前走。

“咦,不对,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呢?是对面打野来了吗?”

三角草有眼,河道草也有眼,真有人吗?

虽然视野已经做得很好了,视野范围内也没看见人,但是肖闵还是莫名的感觉到有些不对。

之前也有过几次这种感觉,都让他成功防止了gank,他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锅仔,我感觉对面打野在上路,你可以去对面野区。”

张昱听到这么觉得有点奇怪。

“你这视野做到河道了,没看到人啊,你没搞错吧。”

“不会错的,我有过几次这种直觉了,每次都是有人,我猜螳螂应该就在线上草里。”

张昱听得心中一动,难道是那个技能?

死亡嗅觉lv.1

你的战队成员的对危险的具有非常灵性的嗅觉,防gank意识提高百分之十。

听到肖闵如此,刘师宇赶紧冲进对方的野区开始烧杀抢掠,四鸟,红buff,石头人,我全都要。

肖闵见状,也开始演了起来,先装作去三角草插眼,马上就回来清线的样子,然后又作势要上前凶凯南的样子。

把在草里的螳螂撩拨的心里一上一下。

但渐渐地螳螂发觉有点不对了,怎么鳄鱼宁愿看着兵死也不上前几步过来补刀呢?

“他这不会是知道我在这吧。”

银月道。

“不会啊,你从线上过来的,草里又插了真眼,不应该啊。”

“那他咋不过来呢?”

又蹲了一会儿,螳螂终于放弃,回城赶往自己的红buff野区。

螳螂钻进自己野区一看。

我那么大个四鸟呢,怎么就剩一只了?

我那么大红buff呢,怎么只剩下一只怪了?

哦,还好石头人不是剩下一只了,诶,不对,怎么两只全都不见了,我那么大个石头人呢?

螳螂望着自己一片狼藉的野区,不由得欲哭无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