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空城计?

“欢迎来到召唤师峡谷。”

随着一声系统音效,比赛正式开始了。

由于双方都没有什么强势的一级团英雄,双方都没有打一级团的打算,只是扼守各个野区入口。

双方前期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碰撞。

唯一可能比较激进的就是DFS的中单信sir了,一直想利用螳螂的高爆发来杀张昱的豹女。

但是张昱知道豹女没到六级之前的孱弱对抗能力,也知道这个版本的螳螂前期爆发有多恐怖,因此只是在后面利用自己手长补刀,有事没事丢个标枪,试探一下螳螂的走位习惯,双方平静的补刀升级。

第一个人头最终在下路爆发。

3分40秒,锅仔由上半红区刷到下半野区,打了双buff的皇子来到下路线上。

末日先手嘲讽住维鲁斯,皇子直接闪现平A维鲁斯,想利用红buff减速留住对面ad,但被维鲁斯直接闪现躲掉。

然而这也只是最后的挣扎,于事无补。

交了闪现躲红buff平A的又有哪个技能能躲过皇子的EQ呢?

于是皇子一记EQ挑起维鲁斯,女警和稻草人跟上输出,最后维鲁斯虽然成功跑回塔下,但还是被末日的一个E技能收掉。

AD双招全无。

“没事没事,只是死一次而已,我马上帮你抓回来。”

DFS的打野狗头如此安慰道。

“卧槽,这也能被标中的吗?”

狗头连忙把视角调到中路,只见半血的螳螂被压在塔下。

“怎么回事?要来帮忙吗?信sir。”

“没事,刚刚被豹女抓这兵线的空隙Q了一标,有点痛,不过我身上还有药品,没什么大事。”

中单螳螂回答道。

“你多去帮帮上路,中路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信sir最后道。

“他当时最后的一句话是中路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我印象很深,后来他就……。”

后来有记者采访云吞时,云吞这样回忆到。

时间悄然过去,狗头趁皇子在下路时去抓了一波上路。

但是被肖闵意识到了,只能逼杰斯远离塔下,丢了几个兵,磨了几下塔。

六分钟,中路螳螂A掉一个近战兵率先来到六级,仗着中路有兵线在前面,在塔下进化技能。

“这是在诱惑我吗?难不成狗头在反蹲?。”

张昱有些疑惑但也来不及细想,只是在心里算了算对面血量。

“我能秒他。”

豹女A掉身前一个兵,也升到六级,秒升大招,突然暴起。

先一个标枪从死掉兵的缝隙中标中螳螂,然后立刻变身美洲狮,W扑上去,QE一顿撕咬。

“LGmander击杀了DFS信sir。”

螳螂被豹女单杀于塔下。

“这螳螂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在别人眼皮底下进化技能?失误也太大了吧。”

旭有些疑惑的问到。

泽方也只能给他一个牵强的答案。

“可能是算错了经验,没想到豹女能到六级吧,也可能是觉得塔下豹女不敢过来,嗯,还有一种可能是在玩空城计,可惜对面豹女不是老奸巨猾的司马懿,而是年轻气盛demander啊。”

不过总而言之,豹女还是单杀了前期无比强势的螳螂。

然而豹女的节奏还没断,见自己状态还良好,连忙往下路赶去。

此时锅仔的皇子已经来到了下路三角草,准备搞一波下路。

当维鲁斯看到皇子和豹女从石头人草丛里冒出来的瞬间是有点绝望的。

“土豆,你能卖我就卖我吧,我走不了了。”

虽然自己走不了了,但是维鲁斯还是尽力往塔下走,为队友争取时间。

然而皇子就简单地走到塔后,一记EQ巨龙撞击挑飞维鲁斯,豹女跟闪W扑死维鲁斯收下人头。

残血的露露闪现开来,还是被豹女远程一Q收掉。

“双杀。”

doublekill的音效出现,豹女拿下双杀。

当豹女再出门时,已经是女神之泪+法术大棒+草鞋+布甲(出门装)的装备了。

当解看到豹女七分钟这种装备出门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豹女装备太好了吧,无人能挡了都。”

旭到。

“这还是由于中路螳螂被单杀引起的,要是中路不被单杀,也就不会有下路那波四包二了。”

泽方还在不依不挠的鞭尸着中单螳螂,你不知道你们输了我要请吃饭吗,泽方为自己的钱包暗暗心痛。

时间悄然过去,中路的巨大优势已经逐渐连锁反应到其余两路以及野区的对决上了,LG的经济差也也开始越来越拉大。

虽然狗头配合兰博越了波杰斯的塔,将杰斯杀掉。

但杰斯却在这波越塔中,用自己的近战Q躲过了兰博的大招伤害,最后闪现锤回兰博,将兰博在塔下换掉。

这一波的二人越塔虽然杀掉了杰斯,却不上赚,甚至得亏了不少,因为LG战队其他四人直接趁狗头在上路将龙拿掉。

拿到龙后,LG五人开始抱团推中路塔。

DFS战队也五人集中起来,准备趁机打一波团战,彻底挽回劣势。

然而站在塔下的DFS五个人就跟立在塔下的靶子一样,被杰斯的增幅大炮和豹女标枪无限消耗。

杰斯的增幅大炮伤害高,但比起这个版本的豹女的Q伤害来就是个弟弟了。

标枪投掷,撞击目标造成(+0.65法术强度加成)点魔法伤害(伤害随飞行距离增加,最多造成250%伤害。)

也就是在有一定装备情况下,只要距离稍远点,一标千血根本不是梦。

杰斯和豹女的伤害高还就罢了,但在精准射击的30%准确度加成下,他们的炮和标枪还准的惊人。

在DFS阵容里只有一个狗头称得上是前排,没过一分钟,螳螂和维鲁斯就被豹女和杰斯poke成残血,只得回家,中路一塔DFS也只能放掉。

“呀,这中塔只能放了啊,双C都残血了啊,这感觉DFS拿对面的poke阵容没办法啊。”旭到。

“是的,这时候DFS的阵容致命缺陷开始显露出来了,他们虽然有控制技能,但他们没有远距离的强控制技能啊。”

“唯一一个长距离控制技能是兰博的大招,但却只能减速,放下来人家就跑了,唯一一个团队的强控制技能却是维鲁斯的大招,面对对面的长手poke,得闪现才能控制到人,但问题是你是ADC啊,你闪现上控人了,谁来打伤害啊。”

泽方到。

“看看DFS能不能在对方推塔的时候抓住机会开团吧,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解正在如火如荼的分析着中一塔被推,但推掉中一塔的LG众人却没有放弃,开始准备推中二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