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我otto不高兴了

两个战队选择了一套与上把比赛相差无几的阵容。

“joker,你觉得LG战队把最后一选由狐狸变成发条有什么用意呢?”

米勒问道。

“我是有点没猜透,按道理来狐狸面对对面盲僧和冰女还要好一点,毕竟有位移,生存能力要强一点,换成发条我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joker面对这个唯一的阵容调整也有些捉摸不透。

“可能是因为选手个饶原因吧,发条也算是mander最拿手的几个英雄了,可能选出来更加自信一些。”

唯一的女解始皇大姐也开声到。

…………

“全军出击!”

兵来到线上,双方都各自和平开局,安心补刀。

张昱的发条一级学了e技能,冰女的手相对来比发条要短点,所以张昱操作着发条套上盾就开始点冰女。

发条的被动是能给自己的平a额外附加魔法伤害,因此发条的前期给自己加盾点人还是很疼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冰女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跟发条硬刚的时候,自然就离兵线更远一点。

既然这样的话,张昱也不继续得寸进尺了,毕竟越着兵线点人还是挺赡。

“mander这发条好凶啊,就这样直接上来点人了,看来上把输了很有脾气啊。”

米勒笑着道。

“音符,过来搞一下这逼发条,太嚣张了丫的。”

发条一级利用被动平a的优势压人还罢了,可是三级了还敢上来这样骚就太过分了。

稳健棍沉着脸道,作为一个要面子的人,被人这样压制是不可接受的。

盲僧刚打完蓝buff,正有来中路gank的意图,毕竟发条没位移,冰女三级也有的控制,抓起来至少打一个闪现。

张昱这时大概已经猜到盲僧要过来了,这也是他打得这么凶的目的。

利用自己来吸引对面打野的注意力,给上下两路减轻压力。

不过这样的风险也很大,一不心就把自己赔进去了,如果真赔进去自己的话,那就不是给队友减轻压力,反而是增加压力了。

“昱哥,我要不要过来反蹲一下啊,感觉你这位置不好啊。”

锅仔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用,你去找他们杰斯麻烦,他们杰斯兵线被卡住了。”

张昱心翼翼的注意着自己的周边情况以及走位,以避免对面中单有机会直接E到脸上W定住自己。

joker:”“这发条太装了吧,盲僧已经往中路来了啊这下估计不但要掉召唤师技能,可能连命也得不保了。”

“棍子,我来了,你先E闪W控住他,我来接Q咱们直接秒掉他。”

此时发条的血量在经过和冰女的几波换血之后,状态确实不满了,如果被盲僧和冰女一套技能打过去,加上冰女带的点燃,确实有可能会被直接秒掉。

“好,上。”

随着话音落下,冰女直接一个冰川之径位移到发条身边,然后直接一个闪现W定住发条。

这时盲僧也从草丛出来,直接一记音波飞向正被定住的发条。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张昱直接一个净化秒解掉冰女的定身,然后一个走位躲掉飞来的音波。

然后再一个给自己加个盾,在底下给自己铺一个W,飞快的跑回塔下。

“漂亮啊,这波mander的反应非常快,走位也非常六,直接化解了这波gank。”

“到底是年轻人,反应是真快,冰女的定身效果感觉刚出来就直接被秒解了,像我们这种老年人就没这反应了?”

“这个们字就不要加了,谁跟你这老年人们了,我可还能操作的。”

米勒和joker互相调笑了一番,毕竟一直正经的就太干了。

“有一一,这波有点亏嗷,我闪现交了只打出来个净化。”

电棍有点气,但现在一时间也无可奈何。

“算了,音符你先去刷吧,等咱们都六级了再来给他整套整活嗷。”

盲僧见状也没有多待,只得悻悻离开。

而此时IG.Y的上路却出事了,锅仔趁着盲僧在中路露头的机会,直接绕后gank。

虽然杰斯交闪拉开,但仍被跟闪杀掉,杰斯的人头由凯南一记平A拿掉。

“nice,锅仔,这波四鸟我给吃了啊。”

张昱在语音中到。

“好的,你吃吧,我去吃石头人,一时赶不过去。”

作为一个绝食型的打野,锅仔自然不把打野的尊严F4放在眼里,张昱一向是予取予求。

此时LG下路也传来捷报,几乎跟上局首杀一样的剧本。若夏的锤石又一次钩中琴女,男枪直接E上去跟上输出秒掉了琴女。

一分钟之内,LG战队分别在上下两路拿到人头,上野合作,射辅合作,上下两开花。

“漂亮,LG这几波的节奏非常好啊,直接打了一波高潮啊。”

米勒鼓掌叫好到。

“不过虽然如此,但LG还是得谨慎行事,上一把也几乎是这样,然后被IG.Y找了两波机会就翻回来了。”

虽然LG有点优势,但始皇姐姐仍旧还是稍微看好IG.Y后续的节奏一些。

这一波高潮后,场面又逐渐平静下来,时间又平静的过去几分钟,大家都岁月静好的和平相处着,唯一有点不高心可能就是IG.Yotto电棍选手了。

“啊啊啊,这逼真的好烦啊,真tm是太烦了。”

otto大声骂道,语音里全是屏蔽词汇。

发条一直有事没事利用手长的优势蹭一下自己,把他可蹭得有点烦了,原本满血的冰女现在被消耗得也只剩下半血了。

“别急,我马上到六了,咱们可以强行弄他一波,我把他踢回来你接大他逼死。”

叶音符在语音中安慰道。

盲僧刷完四鸟,来到中路草丛准备gank发条。

“准备上啊,我先踢,你再跟大招,别先动手,免得打草惊蛇。”

然而此时原本走位比较靠前的发条却往后面退了退。

因为这时候张昱似乎感受到了一种不祥的预兆,有过被gank经验的张昱自然知道这是三级的死亡嗅觉在提醒自己有致命威胁在等着他。

周边都做好了视野,唯一空缺的便是上河道草,由于眼的时间刚刚到,还没来得及去补。

“锅仔,对面盲僧在中路,你去下路gank,我把他拖在中路。”

张昱指挥道。

“要不然我来中路反蹲算了吧?”

“不用,他们控制太多了,我还没回去补装,我们打二打二不一定能拼过。”

听到张昱如此,锅仔也就打消了去中路的想法。

“这人怎么回事啊?一副要怂不四感觉,他再往前走一点啊,再往前一点我就直接闪现上去踢了。”

叶音符看着中路的发条,感觉他想要上前消耗冰女,但每次往前走一点点又退回,一副搔首弄啄样子,心里不禁吐槽到。

“难不成是发现我了?不会啊,我带着四百出门的啊,这一路上都没视野啊。”

“再等等,不定等下就有机会了。”

盲僧暗暗的给自己打了口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