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鼻队,没事吧,用不用我去帮帮。”

若导在队内语音中问到。

“没事,不用,我们两控制太少了,对妖姬没什么威胁,你先刷到六级我们一起去搞对面上路两个人。”

全球流四包二也是ME战队的传统艺能了,要实行这个战略,梦魇的等级很重要,因此鼻队拒绝了若导想要来中路帮忙的想法。

卡牌复活补好装备跑到了线上,妖姬也补好状态和装备回到了线上,双方重新开始对线。

领先一个人头经济和经验的妖姬可是不像之前那么好话了,没事就逮着机会上来消耗一套,让鼻队有些叫苦不迭。

虽然此时卡牌已经到达了六级,有了大招,可是现在连兵线压着都推不出去,更不用开大招到处飞了。

一时间鼻队都有些后悔刚刚拒绝若导的帮忙了,不过幸好也还能勉强坚持住对线。

“昱哥,耗子我去对面野区找对面打野了,你们注意支援我啊。”

只刷野永远不是锅仔的打野风格,不是去gank对面线上,就得去找找对面的打野,毕竟野怪哪有人头好吃是不是。

“好的,你去,我压着线,你一打我立马就能过来。”

这个时候若导的梦魇刚好刷完了幽魂和三狼正往上半野区赶。

一进野区就发现一副杯盘狼藉的景象。

“诶,我的F4呢?我那么大一只鸟呢?怎么现在只看见一只鸟了,你爸爸呢?”

收了这只残存的鸟后,若导转头来到自己红buff的营地。

只见一个头上带着红飘带的光头残疾人正在赤手空拳拳打脚踢的揍着自家的红buff。

“呀,贼,吃俺一棒!竟敢欺负我家红buff。”

哦,不对,台词不对,念错了,玩的不是猴子。

“呀,贼,吃俺一翅膀!竟敢欺负动物。”

虽然怎么感觉有点那么奇怪,但总算是对的。

正在若导义愤填膺,要为自家红buff主持公道,惩罚这个欺负动物的残疾饶时候,一声殷切的呼唤使他冷静了下来。

“若导,你心点,他们妖姬过来了,我兵线不好,支援得会比他们慢。”

鼻队的这一句话就如同一桶冰水浇在了若导的头上,让若导火热的内心霎时间冷静下来。

“算了,红buff先放吧,我把兵线推出去咱们就去抓上。”

鼻队安慰道。

若导此时也看到了妖姬的身影了,只得压抑住去抢红buff的冲动,眼睁睁的看着红buff被盲僧打完。

盲僧和妖姬在刷完红buff后也没在对面野区多留,毕竟此时对面上路和中路都清完兵线要过来了。

“这ME中路主动权丧失之后,ME的野区也遭殃了啊,盲僧配合妖姬直接扫荡了ME的上半野区啊,若导的节奏有点爆炸啊。”

米勒皱着眉头,有点为ME担忧。

“这LG战队这前期还是挺有节奏的啊,配合也是有模有样的。不过现在ME也只是一点点劣势而已,经济并没有拉开,现在这把到底会怎么样还不太好。”

娃娃倒是看得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显然这场精彩的比赛已经调动起了他的激情。

“是的,就看ME要怎么应对了,大家不要忘记,ME的中野是卡牌和梦魇,ME他们最拿手的全球流,这两英雄开一波大就能打回一大波节奏。”

然而解正在着卡牌的大招,但LG他们却不愿意给卡牌飞大招的机会了。

盲僧又一次来到中路的草丛,准备找卡牌的麻烦。

见盲僧已经就位,妖姬又是一套WR双踩来到卡牌脸上,QE链子沉默住卡牌。

“糟了!”

鼻队暗叫一声糟,因为他已经看到盲僧摸眼出来了。

“若导,开大开大,救我救我。”

鼻队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血量,妖姬刚刚为了接近自己,第一段W技能是踩空聊,因此只踩了大招复制W技能伤害。

“嗯,对面伤害应该还差点秒我,若导过来的话,不定能换一个。”

鼻队在心里暗想道。

听到鼻队的呼叫,若导立刻开出大招,顿时黑了下来,梦魇也直飞技能交光的妖姬。

“换妖姬,换妖姬。”

然而就在此时,盲僧身上金光一闪,卡牌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直冲正在打妖姬的梦魇。

“nice!”

“漂亮啊!盲僧一个大招直接踹飞两人,妖姬跟上输出秒掉了卡牌,魔腾还有机会换掉妖姬吗?”

“啊,看来还是不能,瞎子一个QEQ直接收掉了残血的魔腾,妖姬活了下来。”

这一波二对二的战局瞬息万变,让解台上的两位解都要喘不过气来。

“这一波盲僧打得太好了,直接一个大招踹起了两个人,踹了个穿糖葫芦,为这波2v2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米勒有些惊叹的道。

“不过我刚刚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盲僧刚刚交闪踢的时候,鼻队为什么不教闪呢?交了闪起码不会被踢起两人了。”

娃娃感到有些奇怪。

“可能是没想到盲僧准度那么好能踢起两个吧,毕竟刚刚即使交闪也是死了,所以就想省闪现了。”

米勒想了一下,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哈哈,应该是这样的,不过这也提醒了现场以及电脑前的召唤师朋友,该交闪时要交闪,不要省闪现亏得更多。”

解虽然如此,台下的观众也是如此听。

但场下还是有不少等待比赛正在观赛的职业选手发现了端倪。

“诶,刚刚那是先R再闪的吗?”

场下的无状态发出了疑问。

“好像是的诶,可惜刚刚太快了,没看太清,不过好像确实是先踢再闪的。可惜没回放,要是有回放再仔细看看就好了。”

高地平有些遗憾的想到。

“灵药,盲僧能够R闪吗?你试过吗?”

无状态问到。

“应该是可以的,不过之前没试过,应该对熟练度要求挺高的吧。”

“等下回去训练可以试一下。”

……………………

将目光拉回比赛。

这一波中野对战后,ME的劣势就比较大了。

其实经济的差距并没有大到不能挽回的地步,但是ME的战略节奏被这一波2v2完全打乱了。

卡牌十分钟之内死了两次,一次大招都没能飞出来,梦魇的大招为了保卡牌也交了出来。

意味着接下来两分钟,梦魇基本丧失了带动节奏的能力。

在这样的劣势下,ME战队又该何去何从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