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致残打击

“PE战队,加油!”

“PE战队,加油!”

PE战队粉丝的加油声很洪亮,毕竟是具有现在国内最多粉丝的ME战队血统的队伍,并且上赛季战绩很不错,所以PE战队的粉丝还是很多的。

“LG加油!”

“LG加油!”

台下也有几声微弱的给LG战队加油的粉丝。

但据张昱了解,这还是侯昊见上场一个加油的粉丝都没有,显得很凄惨,所以去买了几个声音比较宏亮的“粉丝”。

当然其中或许也有那么一两个被这些买来的“粉丝”所带动的真粉丝的声音吧。

当然这些都是戴着降噪耳机的两队战队队员都是听不清楚的,十个人专心致志游戏胜负之郑

刚一上线,双方就各有一条线都打得特别凶。

LG这边就是路上的杰斯,利用手长的优势一个劲的消耗着扎磕状态,时不时技能夹杂着平a就往扎克脸上怼。

“没事,这还能承受住,我有被动和回血宝珠,不怕你消耗。”

阿鲁卡心中暗暗想到。

“等我们打野来,看我不弄死你。”

而PE战队则是下路的女警加锤石的下路组合,抢到二级就开始往前压,一定要把轮子妈加莫甘娜压到经验区后面才罢休。

不过王昊他也很放松,等级起来就好了,何况女警你总不能一直控着兵线不推过来吧。

“现在你等级高,英雄强,我怂还不行嘛。”

双方各有一路凶,各有一路怂,中路则相对和平,很对称,很富有数学的美福

但渐渐的阿鲁卡就感觉有些不对了,随着等级的提升,自己的扎克越打越难打。

对面杰斯的QE增幅大炮的命中率太高了,好好的非指向性技能怎么感觉被他完成了制导炮呢?

其实要的话,扎克一般吃一两发增幅大炮还算坚持得住,但这要是吃个三四炮的话谁来都顶不住啊。

而对面下路呢,等级越高清兵线的能力越强,虽然也只能被动挨打,可也没自己这么惨啊。

毕竟是轮子妈,虽然平a距离比女警短,但还是一个长手射手,而且技能的距离也是很长的,所以打起来相对于上路的短手打长手,还是轻松许多。

阿鲁卡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

但紧接着让阿鲁卡更绝望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只蜘蛛从塔后的三角草丛绕了出来。

兵线此时也刚好来到塔下,看来这是LG策划已久的一波越塔。

阿鲁卡有心想喊自家打野帮忙,却看到自己打野早已经刷完野去下路反蹲了。

嗯,下路是爹。

“我还有被动,对面应该是不敢越吧。”

阿鲁卡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

然而蜘蛛的行动很快打破了阿鲁卡心中最后一丝侥幸。

见扎磕血量已经被杰斯消耗得特别残了,锅仔干脆也不用E技能蛛网束缚先控制了。

直接一套技能输出上去配合杰斯锤形态的QE打出扎磕被动。

然后变身蜘蛛飞落下离塔,一套操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愧是LG传统的越塔套路,非常的炉火纯青。

杰斯则守在扎克四块被动果冻的旁边,静静地等待着散开的果冻聚合。

“砰。”

一炮下去,四块果冻一下子全部炸开。

“龟儿子的,这个场面格老子的见过,训练赛的时候,这个b就是这么锤老子的皮皮怪的。”

场下观赛的pdd在内心心里一阵恶心反胃。

“我跟你们,全明星打训练赛的时候,pdd这b就是这样被锤了好多次,贼结巴惨。”

旁边的笑笑还在贱嗖嗖的跟其他队友宣扬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孙亚尤,你这狗贼给老子闭嘴,再不闭嘴劳资给你毛全拔了。”

pdd握着自己砂锅大的拳头怒吼道。

……………………

视角传回召唤师峡谷。

正在泉水等复活的阿鲁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开计分板,看了看两饶补刀差。

43刀比17刀

自己塔下这时候还有一波红色方的兵被塔给吃掉。

“啊,我的经济,啊,我的经验。”

心如刀割,万箭穿心。

三分钟后,扎克再次被锤死在塔下,这次扎克没有被动来表演一炮四个p……,,哦,不对是一炮四个果冻的场面了。

“阿鲁卡,你坚持住啊,对面下路塔很快就要被我们点掉了,你再顶三分钟就行了。”

西卡知道这次自己的bp得背大锅,只得在团队语音中安慰道。

“嗯。”

阿鲁卡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但心里还着实是十分没底。

“我倒是想顶住啊,可是是真的难顶啊,三分钟?三分钟你知道够杰斯打死我几次了吗?”

阿鲁卡在心中暗想到,可现在如此情况,再别的也没用,只能按原计划进行了。

游戏时间来到十三分钟。

“耗子,你们放塔,他们中单过去了。”

张昱在中路提醒到。

看到皎月跑到下路去了,张昱也不准备跟过去。

下路对面强势,犯得着跑下去跟对面纠缠,老老实实推中路兵线,消耗中路塔的血量多好。

既然你们想要下路塔,那就把它给你咯。

只要把你们上路塔和扎克也献祭出来就好了。

经过一番艰难的纠缠,在呼叫了中路皎月支援的情况下,PE战队终于将轮子妈和莫甘娜给逼退,拿下LG的下路一塔。

与此同时,PE战队的上路也传来噩耗,扎克又一次被蜘蛛和杰斯越塔,杀掉扎克后,两人又一起把PE上路一塔推掉。

一塔换一人头一塔,PE大亏,同时中路的防御塔也被发条点去一截血量。

一切终结后,泉水的阿鲁卡欲哭无泪。

阿鲁卡看了看自己的战绩,又看了看自己的补刀。

“我要在公屏打出一个惨字。”

十五分钟,双方继续换掉上下路边塔,开始集合到中路。

很快的,集结到中路的PE战队众人了解了一个发育爆炸的杰斯的恐怖。

“砰。”

一记增幅大炮击中PE下路双人组,锤石和女警两人都只剩下半血。

“卧槽,这什么鬼啊,打我跟打纸一样。”

西卡发出一声惊呼。

阿鲁卡沉默不话。

“要不你看看对面杰斯的装备?”

中单JOJO提醒到。

西卡定睛一看,不由得再次发出一声国骂。

“卧槽!”

这才二十分钟不到,对面杰斯怎么就快三件装了?

“我的锅,不该放出杰斯了。”

虽然有些怨气,西卡知道这个时候肯定不能把锅给甩到阿鲁卡身上了,再甩锅的话,估计阿鲁卡真要心态爆炸挂机了。

看看阿鲁卡那满脸苍白的脸色就可以想象到,他现在心灵是经历了怎样残酷的打击。

更何况都是兄弟,实在是不忍心摧残他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弱心灵了。

“但是接下来的比赛该怎么打呢?”

作为指挥的西卡也不禁迷茫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