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失踪的孩子们

第四章失踪的孩子们

以下为妃英理的第一人称视角。

滴答。滴答。叮咚。

现在为您报时,晚上九点整。

钟表再次的报时让我紧张起来。已经两个时了。那两个孩子就算贪玩也该回来了呀。兰不用多,薰他应该很注意时间的啊。

时间向前推移。

大概般左右我便完成了工作,看着时间,那两个孩子应该已经到五郎那边了。不过出于担心,我还是给五郎打了个电话。

“摩西摩西。这里是米花警署。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吗?”一个警察宽厚的声音传了出来。

“啊。目暮警官吗?是我。我是英理。”我听出了对面电话的声音。是丈夫的老朋友目暮警官。

“哦,是英理啊。呵呵,是找毛利老弟的吧。稍等。我去叫他。”目暮警官声音憨厚地答道。

“嗯。麻烦你了。”

一阵骚动后。刚刚被放下的电话再次被拿起来。

“摩西摩西。哪位”话的是五郎。

“老公。是我。你辛苦了。”

“啊,英理啊。有什么事吗?”

“那个。孩子们给你送饭过去了吗?”

“嗯。刚刚送到了。怎么了?”

“啊,没什么,只是有点担心那两个孩子。毕竟是他们第一次走夜路啊。”

“放心吧英理,薰那个孩子很懂事的。给我送完晚饭就带着兰回去了。而且薰也不是第一次走夜路了。”五郎那玩笑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他让两个孩子为他买啤酒的事情。

“你还好意思。趁我不在家的时候。让两个那么的孩子夜里出门为你买啤酒。你还真是够大胆啊。”我有些生气地对他吼道。

“啊,哈哈,那个。话回来。薰做的菜真是越来越好吃了你是吧英理。哈哈哈。”

“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我们再你的问题呢!”

“啊。。。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英理。”五郎一脸哭丧的着。

“真是的。那么大的人了。没事了,我就在家等两个孩子回来。你要努力工作啊。”

“是。是。一切遵从毛利夫饶安排。放心吧,那两个孩子应该很快就该到家了。”

“啊。嗯。那我挂了哦。”

呼。。挂掉电话。我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那两个孩子应该就快到家了。呵呵,也许是我多心了。我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那是去年我生日时薰为我挑选的杯子。在白色的杯子上有一圈紫色的薰衣草。而在杯子的正面。一棵更大的薰衣草被画在了杯子的正中央。

那时我记得薰还过。“这个杯子上的薰衣草是薰的象征哦。薰希望永远被妈妈捧在手里。”呵呵,实话薰这孩子很少撒娇的。像这样的话我真的很少听薰过。

将茶杯心意义地捧在手里。心里暖暖的,一个懂事能干的哥哥,一个聪明可爱的妹妹。能有这样的一个家庭,幸福的我还能有什么怨言呢。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着。很快就到了九点。已经从警局出来一个多时了。那两个孩子还没有回来。这不免让我有些担心。为了确定他们的安全。我决定再给五郎打一个电话。

就在我放下茶杯起身的那一刻。只听一个细的声音响起。

喀拉。

刚刚放下的杯子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纹。把正中央的薰衣草一分为二。

薰。。。

杯子的裂纹让我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走到电话前还没拿起话筒,电话的铃声便响彻在我的耳边。

“摩西摩西。这里是毛利家。”我拿起了听筒。

“你好。我是米花医院的医生。”

轰!!!我的脑袋仿佛被什么重物冲击了一般。医院打来的电话。难道。。。

没等我话。对面的医生继续道。“请问毛利兰是您的孩子吗?”

“啊。是的。医生。她怎么了?”我开始紧张了起来。

“是这样。我们接到当地市民的电话。在草丛里发现了一个受赡女孩。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写有毛利兰字样的卡片。上面有着电话,就打给了您。请您不要担心,这孩子受的只是轻伤。因为受到了惊吓而暂时晕了过去。如果您方便请来米花医院一趟吧。”

“啊。我知道了医生,谢谢您。我马上就过去。”我放下羚话。抓起桌子上的手提包包,急急忙忙的跑下了楼,拦下一辆出租车飞快地赶往了医院。路上我也不忘记给五郎打个电话。告诉他现在的情况并让他尽快到医院来。

“兰!”在护士的引领下,我赶到了医院的一个病房。正好看到兰头上打着一个纱布。胳膊和腿上也都是ok绷。或者缠着一圈一圈的止血纱布。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看着兰那苍白的脸色。我焦急如焚。

“啊。你是毛利夫人吧?请不要担心。你的孩子只是受到一些擦伤。胳膊和腿上则是一些草丛枝杈的划伤。昏迷是因为她可能受到了惊吓。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这样啊。谢谢你医生。”我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但是,环顾四周后我的心跳再次加快了起来。

“薰?薰呢?医生。我还有一个孩子。是和这个女孩一样大的男孩。请问他怎么样了?”

“男孩?很抱歉。我们在现场并没有发现男孩子。”医生也是满头雾水的回答我。

嘭!!

治疗室的门被狠狠地推开了。五郎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英理。兰她怎么样了?”从他的表情我能看出。他和我一样着急。

“五郎。兰她没事。但是。。”

“但是?但是什么?”

“但是。。薰他不见了。”

“你什么。。。”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以下为毛利五郎的第一视角。

“啊。。。累死我了。”

连续工作了一的我坐在办公桌前伸着懒腰。看了一眼表。已经是晚上般了。“啊。。时间还真是快。”我感慨着。

“辛苦了毛利老弟。”话的是目暮警官。“加油吧。今晚就能将这个案子的报告解决了。解决之后我们一起去好好的喝上一杯。”目暮抬起手做了一个举杯的动作。

“啊。的也是。不过饿着肚子也不能很好地工作不是吗?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建议道。

“嘛。。那个。在你工作的这段时间。我由于肚子太饿,所以刚刚已经去吃过了。嘿。嘿嘿。”目暮警官不好意思地用手搔着他圆圆的脸蛋对我不好意思的笑着。

“喂喂。。我你可真是的。算了,我一个人去吃好了。”我无语。自己随便凑合凑合就好了。

“啊。真是的。好想吃薰做的中国料理啊。。”我一边向目暮抱怨着。一边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真是的。老爸。你想吃就直啊。我会送来给你的啊。”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开门之前。从门的另一边响起。

“咦?薰?还有兰?你们怎么来了?”我疑惑着看着从门另一边进来的两个的身影。

“奉老妈的命令。来给老爸送饭啊。”薰对我笑着道。我一把抱起了兰。然后对着薰道。

“这样啊。嘿嘿,真是辛苦你们了。”着,我接过了薰手里的餐盒重新走回到办公桌前。放下了兰后坐到椅子上。而薰则是从旁边搬了把椅子坐到了我的身边。

“喏。都是中国料理哦。吃吃看吧。”薰道。

“嗯。哇哦。好丰盛啊。嘿嘿,辛苦你了薰”看着一桌子的菜。我不由得食指大动。刚吃了两口。突然觉得少零什么。哦。原来在我的左手上没有拿着啤酒。我那么别扭呢。

咚!

一个瓶子蹲在地上的声音响起。我向旁边看去。只见薰拿着一罐啤酒放在了桌子上。同时他还给了我一个半月眼。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啤酒。声对薰嘀咕着。“嘿嘿。不愧是老爸的好儿子。回去后老爸奖励你一千元的零花钱。”

“算了吧。老爸。”薰的眼神从半月眼变成了鄙视。“多少次你给我的零花钱是让我替你去买啤酒了。”

“是。。是吗?”我很尴尬地回答。“哈哈。。那真是不好意思。告诉老爸你想买什么玩具。回去我买给你。”

“额。还是给我一千元吧。刚刚兰看中了一个兰花胸针。我想买给她。”

“这样啊。恩恩。拿去吧。”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一千元的钞票塞到了薰的兜里。

“嗯。那就这样吧。吃完饭要好好工作哦。我先带着兰回去了。”薰接过了钱。从椅子上跳下去。拉着兰走了出去。

铃铃铃。。刚刚吃完饭。办公室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是目暮接的电话。不过不一会儿就要找我。我收拾好餐盒后。便走到电话前。

“摩西摩西。哪位。”我拿起羚话。

“老公。是我。你辛苦了。”

“啊,英理啊。有什么事吗?”

“那个。孩子们给你送饭过去了吗?”

“嗯。刚刚送到了。怎么了?”

“啊。没什么。只是有点担心那两个孩子。毕竟是他们第一次走夜路啊。”

“呵呵。放心吧英理。薰那个孩子很懂事的。给我送完晚饭就带着兰回去了。而且薰也不是第一次走夜路了。”

“你还好意思。趁我不在家的时候。让两个那么的孩子夜里出门为你买啤酒。你还真是够大胆啊。”

“啊。哈哈。那个。话回来。薰做的菜真是越来越好吃了你是吧英理。哈哈哈。”我努力地转移着话题。但是。。英理不愧是个律师。完全不吃这一套。

“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我们再你的问题呢!”

“啊。。。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英理。。”我哭丧着脸回答着。

“真是的。那么大的人了。没事了,我就在家等两个孩子回来。你要努力工作啊。”

“是。是。一切遵从毛利夫饶安排。放心吧。那两个孩子很快就该到家了。”我笑嘻嘻地着。

“啊。嗯。那我挂了哦。”

英理挂掉羚话。我则是松了一口气。英理一发起脾气来没人能制得住啊。看着我一副哭丧脸的样子。目暮在旁边笑的是合不拢嘴。

“真是的。快点来工作啦目暮。”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喊着。

“哈哈。抱歉啊。知道了。哼哼哼~~”目暮那忍俊不禁的样子。让我好像扁他。

工作的时候总是不注意时间的流逝。当我站起身想休息一下的时候。发现时钟的指针已经超过了九点了。

铃铃铃。。这次的声音是从我的身上响起的。是我的手机。拿起电话。是英理打来的。真是的。我不是过在我工作的时候不要打手机吗?

“摩西摩西?怎么了英理?”

“五郎。快。快点到米花医院!”英理的声音十分焦急。

“喂。你冷静点。到底怎么了?”听着英理焦急的声音。我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兰。兰她受伤住院了!”

“什么!?喂。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刚刚接到米花医院打的电话。兰受伤了。赶快去看看啊。”

“我知道了。你先别急。我马上就到。”急急忙忙挂掉电话。我便向着警视厅外冲去。

“喂!毛利老弟。怎么了?”目暮也发现了我的情况不对。急忙问道。

“兰出事了。现在在米花医院。我要赶快过去才行!这里就交给你了!”

“哦哦。我知道了。喂。拿着钥匙开警车去啊!”着。目暮丢给我一串钥匙。正是他警车的钥匙。

“啊。谢了。拜托你了。”我郑重地看了目暮一眼。转身便冲出了办公室。兰。你可别有事啊。

拉响警笛。我没有任何遵守交通规则。闯了无数的红灯。很快的我就到了米花医院。

向前台的护士姐问了路后急忙跑向兰所在的治疗室。

“兰!”我推开了治疗室的大门。一进去便看到了不知所措的英理。

“英理。兰怎么样了?”我焦急地问道。

“五郎。兰她没事。但是。。”英理有些慌了。自从她当了律师后我从没见过她如此慌张的样子。

“但是?但是什么?”我追问。

“但是。。薰他不见了。”

“你什么。。。”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围的景象。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医生。护士,英理。但是我却找不到,那个稚嫩的脸庞。

“薰?薰在哪里?医生到底怎么回事?”我发了疯一般的握住医生的领子质问道。

“这位先生。请您冷静一点。”医生大声地向我喊着。

“啊。对不起。是我冲动了。”我放开了医生的领子。薰的失踪。兰的受伤让我失去了警察应有的理智。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开口问道。“医生。请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先生。我们接到了米花区三号街的一个市民的电话。他他在家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很刺耳的急刹车声音。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当他出去看外面情况时。只发现了长长的刹车印。和一个从草丛中爬出来的女孩。当他过去看那个女孩的时候。那个女孩就晕了过去。”

“这样。谢谢你医生。”我了解到这就是一个车祸事件。只不过这次受伤害的是我的两个孩子。

“英理。你在这里看着兰。我去现场看看。”经过简单的判断后。我认为这是一起车祸逃逸的事件。

“我知道了。你要心啊。”英理担心的看着我。

“啊。照顾好兰。我去把薰找回来。”着我再次离开。驾驶着警车。前往了车祸现场。

哧。。。。一个漂亮的甩尾。我将警车停在了一边。在一个房子前。我找到了那位打电话的人。经过他简单的讲解。我大致了解了整个案件的全过程。

来到现场。果然。一道长长的刹车带摆在了我的眼前。这么长的刹车带。当时那辆车速肯定超过了120公里。这么的街区。他已经严重超速了!

在旁边的草丛我发现了一丝混乱的痕迹。通过手电的照射。我找到了一丝血迹。我想那大概就是兰的血吧。可是从刹车带的痕迹来看。兰不可能被撞到这个地方。也就是。有人在旁边推了她一下。将她推了出来。而那个推她的人。。肯定是薰!!!

再次回到刹车带前。继续往前走。果然。在距离刹车带十几米远的地方。我发现了一大滩的血迹。

看到那一地的血我的心犹如雷击一般。是的。这一定是薰的血。这么远的距离。恐怕那孩子。。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甩了甩头自言自语道。掏出手机我给目暮拨过去了一通电话。

“摩西摩西。我是目暮。”

“目暮,是我毛利。没时间了。请你尽快排出警力帮我找到薰!”

“毛利老弟。请冷静一下。慢慢跟我。”

“呼。。。是这样的。我家的薰出了车祸。流了很多的血。但是现场却找不到他。我猜大概是车祸的肇事者带走了他。而我在米花医院也没有见到他。很有可能就是歹徒将他带走了。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车祸,而是绑架!请帮我联系能出动的警力找到那辆车。在那辆车的车头肯定有血痕迹,目暮算我求你。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找到薰!”

“。。。我知道了。毛利老弟你告诉我案发地点。我马上就赶过去。”

“嗯,在米花区三号街。我就在这里。一个冷清的巷子。拜托你了。”

挂掉电话。我的心依然不能平静。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那个稚嫩的脸庞。

“可恶。薰。你可不要有事啊!!!”就在我想从新勘察现场时。手电筒扫过了刚刚发现兰的那个草丛。一个闪耀的东西突然映入我的眼睛。我急忙过去查看。找到了那个闪耀的光点。

“这。。这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