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车祸与胸针

第五章车祸与胸针

当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将镜头拉向事件的主人公。以下将是以毛利薰为第一视角。

在我们吃完晚饭后。我带着兰一起向爸爸工作的地方走去。夜路,周边总是灯火辉煌。兰一会儿这里瞧瞧,一会儿那边看看的。尽管在晚上爸爸妈妈也曾带我们出来玩过。但是像这次只有我们兄妹两个人出来的情况。对兰来还是第一次。

“哇哦,哥哥你看。这个兰花的胸针好漂亮哦。”兰站在路边一个的饰品店旁看着里面的胸针。

“呵呵。兰还是这么喜欢兰花啊?”我笑笑。

“当然啦。因为我的名字就是兰嘛~”兰对我呲着白牙嘻嘻的笑着。

“的也是。那么一会儿我们去爸爸那里。让爸爸掏钱买给你好了。”我微笑着摸摸兰的头。“快走吧。我们去爸爸那里。”

“嗯~”兰乖乖地跟在了我的后面。可是她那淡紫色的大眼睛总是不停地向四周看去。仿佛对周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看着她那兴奋的样子。我也从心里觉得开心。

转过街角。我们走进了一个漆黑的巷子。周围很安静。只能听见蝉鸣和犬吠声。可能因为年久失修。在巷的中央的路灯坏掉了。一闪一闪的。看上去有一分阴森的感觉。

“哥哥。。。我怕。”兰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衣服。我回头看着她那害怕的样子,然后摸摸她的头笑道。“笨蛋,有什么可怕的。只是黑夜而已嘛。”

“可是,我就是怕嘛。”看着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就感觉好笑。

“好啦。兰乖。跟着我走哦。”着。我拉起兰的手往巷里走去。

“哥哥。。。”

“嗯?”

“你背我好不好。。。”

“。。。。。。”我站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一脸委屈与期待的兰。那可爱的样子让我无力反驳她的任何一句话。

“来,上来吧。”我背对着她蹲下了身体。

“嗯。哥哥最好了~”着兰跳上了我的背。

“不过兰你要抓好饭盒哦。要是打翻了爸爸可就没饭吃了。”

“嗯嗯。我知道了~”兰很享受地趴在了我的肩膀。

微微一笑。我再次向前走去。走到了巷的中央。也就是最黑暗的地方。我开口问道。

“兰。还会怕吗?”

“不哦。完全不怕。”

“嗯?兰好勇敢啊。”

“嘻嘻。因为趴在哥哥的背上好安全,兰不会怕的。”着。兰紧了紧手臂。

“呵呵。嗯。放心吧兰,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不过。。。能不能把手放开点。我快喘不过气了。”

“不要。兰要紧紧地抓住哥哥~”

“呵呵。是是~公主~”我笑着回答。

很快的。我们便走出了那片黑暗。再次回到了繁华的街道。可是兰并不愿意从我的背上下来。于是我就继续背着她走着。一直走到了警局的门口。

“哇啊。哥哥哥哥。你看你看。又是兰花的胸针哦。呐呐,还有薰衣草的呢~”路边。兰又看到了一家饰品店。兴奋地从我背上跳了下来。

看着蹦蹦跳跳的兰。我也只能笑笑。跟了上去。

“兰。先去给爸爸送晚饭吧。一会儿下来再看。要不然爸爸会饿肚子的。”

“诶?嗯。。”兰有些不舍地看着两个胸针。但是还是乖乖地被我牵着手向前走去。

到了警局。门口的保安叔叔也没有拦住我们。因为他们都认识我跟兰。于是我们很顺利的就向老爸所在的办公室走去。

还没有敲门。便听到门里面老爸的抱怨声。“啊。真是的。好想吃薰做的中国料理啊。。”

额。。。我眯着半月眼,在门的这边喊道。“真是的。老爸。你想吃就直啊。我会送来给你的啊。”话后我便和兰推门而入。

显然老爸看见我和兰的到来有些吃惊。“咦?薰?还有兰?你们怎么来了?”

“奉老妈的命令。来给老爸送饭啊。”我笑笑。递出了手里的餐海

“这样啊。嘿嘿真是辛苦你们了。”老爸一手抱起兰。一手拿着饭盒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去。放下了兰。老爸打开食盒看着里面丰盛的菜肴。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我拉了把椅子坐在老爸身边。看着他吃惊的模样。不由得露出了半月眼。老爸现在的样子就差那两撇胡子了。要不然一定和几年后的那个猥琐大叔一模一样。。。

老爸拿起筷子开始大吃起来。不过刚刚吃了两口。我就发现他的左手凌空抓了抓。微微一笑,我从口袋里拿出刚刚从家里偷偷带来的啤酒。放在了老爸的面前。

看着老爸那都快闪出泪花的眼睛。我不由得再次眯起了半月眼。

“嘿嘿。不愧是老爸的好儿子。回去后老爸奖励你一千元的零花钱。”老爸猥琐的对我笑着。

“算了吧。老爸。”我鄙视的看着他。“多少次你给我的零花钱不是让我替你去买啤酒了。”

“是。。是吗?”老爸的眼睛变成了豆豆眼。“哈哈。。那真是不好意思。告诉老爸你想买什么玩具。回去我买给你。”

“额。还是给我一千元吧。”想了想道。“刚刚兰看中了一个兰花胸针。我想买给她。”

老爸倒也痛快。直接塞给了我一张一千元的钞票。接过钱,和老爸打过招呼后我就准备带兰回去了。

回头看时。兰正骑在目暮警官的大肚子上玩的开心。

“兰。要回去了哦。”我打招呼到。

“嗯~我知道了~”兰从目暮警官的怀里下来。走到了我身边。我对着目暮警官微微鞠躬致意。而后就牵着兰走出了警视厅。

刚刚出了警视厅的大门。兰就快速地跑向刚刚的那个饰品店。看着刚刚的那两个精致的胸针。

跟着兰的步伐。我走进了那家饰品店。

“弟弟。带你妹妹来的吗?”和我话的是一个店员姐姐。

“嗯~姐姐你好~我妹妹很喜欢那个兰花胸针。麻烦姐姐帮我把取下来吧~”我呲着白牙对店员姐姐笑道。

“呵呵。好的。那个兰花的胸针是600元。弟弟你有带钱吗?”

“嗯。爸爸刚刚给过我了。是1000元的哦~”我把钱递给了那个姐姐。

“呵呵。好的弟弟。请稍等。”

看着那个姐姐转身回去拿胸针。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真是的。装孩子还真是累。虽然现在仅仅六岁。。。

可能是因为穿越的关系。也有可能是和家人在一起很久了。即使有着前世的记忆。那些记忆也越来越碎,越来越模糊。而自己的心也越来越像孩子。

“好了,弟弟。给你~”店员姐姐将一个崭新的胸针放在了我的手里。

“嗯~谢谢姐姐。”接过胸针。我就向着兰走去。因为店员给我拿的是新的。所以兰还依旧趴在柜台看着里面的那个胸针。

“兰。”我走上前。“这个给你。”我将手里的兰花胸针递给了兰。

“哥哥。这是。。”兰疑惑

“刚刚向老爸要的钱。买给你的哦。快拿着吧。”我微笑的看着兰

“嘿嘿~嗯。”兰兴奋地接过了兰花胸针。

“那。我们回去吧。”我摸着兰的头。

“呐。。哥哥。”

“嗯?”

“那个。。我也想要那个薰衣草的胸针。”兰有点不好意思的指着柜台里的另一个胸针。

“薰衣草?”我顺着兰的手看去。一个紫色的薰衣草胸针在柜台里闪耀着。而它的标价也是600元。

“抱歉哦兰。哥哥只从爸爸那里要了一千元。没有办法在买那个了哦。”我歉意地看着兰道。

“那。。哥哥。兰不要这个兰花的胸针了。兰要那个。”着兰跑向了后面正在找钱给我的店员姐姐。

“呐。大姐姐。麻烦你将这个兰花胸针换成薰衣草胸针可以吗?”

“诶?妹妹。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要换呢?”店员姐姐也是出于好奇。毕竟这个姑娘从刚刚就一直在看兰花的胸针啊。

“嗯。。因为我想把那个薰衣草的胸针送给哥哥。”

“诶?”我有些吃惊的看着兰。

“一直哥哥都很喜欢兰,有什么东西都是先想着兰。所以,这次兰也想送些什么东西给哥哥。”兰呲着白牙对店员笑着。

“呵呵。妹妹。你真乖。呐。姐姐这次收你们一千元将两个胸针都卖给你们好了。”店员也开心的笑着蹲下身摸了摸兰的头。

“诶?真的吗?谢谢你大姐姐~”兰看上去很开心。接过两个胸针就向我跑来。

“呐。哥哥。这个给你。”兰开心地将薰衣草的胸针递给我。

“兰。你。。呵呵。我知道了,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兰。”我宠溺地摸摸她的头。而后回过身向着店员致意后便拉着兰走出陵门。

一路上兰一直在把玩那个兰花的胸针。看来她真的很喜欢那个东西。而我则是看了看薰衣草的胸针有些失神。不过还是把它紧紧地攥在手里。

转过街角。我们又要经过那条阴森的路。和来时一样。刚刚走到街角兰就对着我高高地举起了双手。这个动作我看了快两年了。宠溺的一笑后。我背对着兰蹲下了身体。

“来。上来吧。”我回过头对兰道。

“嘻嘻。哥哥最好了~”兰笑着跳上了我的背。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啊。兰。松开一点啦。我快喘不过气了。”

“不要。兰要紧紧地抓住哥哥~”兰呲着白牙对我笑着。

“呵呵。是是~公主~”同样的对白。几乎每一次背起兰我都要一次。但是。就是这千遍一律的对白。让我感觉仿佛是对上一世的补偿。在这一世我拥有了作为正常饶生活。有爸爸。有妈妈。有妹妹。有家。。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我背着兰走进了阴影。走着走着。感觉兰的身体有些下坠。我就站在原地轻轻地向上跳跳。以便于调整兰的位置。

“啊拉。哥哥。我的胸针掉了。”兰突然对我道。

“嗯?你刚刚不是还拿在手里吗?”我停下了脚步。偏过头看着背上的兰。

“嗯。刚刚哥哥一跳。我没有拿好就飞出去了。啊,在那里,我去捡回来。”着兰跳下了我的背。

“喂,兰,那是马路中间啊。快回来,我去捡就好。”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在马路中央一个东西在闪亮着。

可是兰已经跑了出去。好在这样的路一般都没有车经过。我也就放下心看着她跑跑跳跳的过去捡胸针。

本来我想要放心地看着她的。可不遂人愿,一道强烈的光线射入了我的眼睛。是汽车的灯光。

哧!!!!

一辆黑色的汽车以极快的速度从街角甩尾过来,笔直地冲向了刚刚捡起胸针的兰。

“兰!危险!!!”我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虽然汽车很快。但是车主也仿佛发现了我们。刺耳的刹车声灌入了我的耳朵。

好在这一脚刹车。让我比汽车提前赶到了兰的身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将兰推了出去。当兰被我推出马路时。汽车也已经贴上了我的身体。

砰!

巨大的冲击让我飞了出去。好在与汽车接触的一刹那。我本能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尽量用背去接触车子。双手也极快地速度保护住了头部。

可是。毕竟我的身体太稚嫩了。在摔到地上的一瞬间。强烈的摩擦力让我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头部也因为翻滚而受到了很多次碰撞。

躺在地上。我想动一下都不能。不用想。至少腿骨和手骨都断了。如果不是刚刚双手护住了头。现在我肯定早已经失去意识。甚至是当场死亡。感觉到头上有滚烫的液体流出来。我却一动不能动。这样虚弱的感觉。我只有在上一世才体验过。

“。。兰。。”意识几乎溃散的我使劲往刚刚兰摔进的草丛看去。从被压断的枝杈来看。兰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放下心后。我闭上了眼睛。现在对我来睁眼已经是一件非常费力气的事情了。

嘭。嘭!那是车门开关的声音。

“喂。大哥。怎么办?”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

“哼。该死的鬼。不管他,我们走。”一个阴冷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听的我浑身颤抖。那声音仿佛是死亡的宣牛寒冷刺骨。

“糟糕。大哥。目标的那个孩子因为刚刚的急刹车撞断了颈骨。已经没气了。”

“牵去看看刚刚被撞飞的那个孩子。如果还活着就用他代替。我们的任务不允许失败。”

“我知道了。大哥。”

哒哒哒。。。。一阵皮鞋的声音。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眼睛睁开了一丝隙缝。一个身穿黑色西服。带着黑色太阳镜的粗犷男人把我拎了起来。

不会吧?我心想道。在把视线转向另外一边。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金色长发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视线。

gin!!!

虽然知道我身旁的人是gin。但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情了。只能任他们摆布。

“大哥。这个子还活着。不过看起来断了不少的骨头。怎么办?”

“还活着就校”gin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把他的衣服扒下来和目标衣服兑换。然后把那个子的尸体丢到海里去。回去后把这个子交给白河。让她处理好了。”

“是。大哥。”着vodka拎着我走到了车子旁。保时捷365a。果然是gin的爱车。这是我睁开眼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vodka把我扔进了车里,也许是他太笨。把我扔进车里的时候。我的头撞到了另一边的车门。正好是刚刚撞到地的伤口部分。于是。剧烈的疼痛带走了我最后的一丝意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