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遗失记忆

第六章遗失记忆

“可恶。已经这么久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五郎用力地锤着墙壁。

“毛利老弟。你冷静一点。我们也正在想办法啊。”目暮警官。拉住了毛利五郎的胳膊阻止道。

“不要管我!薰到现在都没找到。你要我怎么冷静啊!”毛利五郎此时的双眼通红。一看就是过于疲惫所致。为了寻找毛利薰。他昨晚一直在奔波。

“老公,请冷静一点。而且这里是医院,保持安静,兰还没有醒过来呢。”话的是妃英理。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她也是一夜未眠。那漂亮的脸上此时也挂满了苍白与憔悴。

“兰。。可恶。。”毛利五郎眉头紧锁,不甘地坐到了椅子上。可是双拳依旧紧握一点都放松不下来。

“嗯。。。啊。好痛。”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床头响起。兰已经醒过来了。

“兰!”妃英理见到自己的爱女苏醒。急忙趴上床头问道。“兰。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啊。妈妈。嗯。兰没事。就是身体好痛。”兰皱着眉。

“乖。兰好好休息。过段日子就不会痛了。”妃英理爱怜地摸着兰的头。

“兰。你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吗?”五郎坐在床的另一边。向兰询问着。也许能从兰的身上知道一些关于薰的消息也不定。

“昨晚。。。昨晚。我记得薰哥哥背着我穿过一个好黑好黑的巷子。我趴在哥哥背上看着手里的兰花胸针发呆。啊?我的胸针呢?”兰突然反应过来。昨抓在手里的胸针不见了。

“你的是这个吧兰。”五郎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正是一个兰花样式的胸针。

“啊。就是这个。”兰接过了自家老爸手里的胸针捧在自己的手里。

“这是我昨在车祸现场找到的。”五郎向在场的其他人解释道。“那么兰。后面的事情你知道吗?”

“嗯?后来。哥哥背着兰走在路上。突然感觉哥哥跳了一下。兰没抓住胸针。就让它掉了出去。然后兰从哥哥的背上下来。去捡回我的胸针时。一道好刺眼的光就照到了兰的眼睛里。再然后我感觉哥哥在喊我。再然后兰就感觉飞了起来。再然后。。再然后兰就不知道了。”兰蹙眉地看着一脸憔悴的五郎。不明白自己的爸爸为什么要这么问自己。

“对了妈妈。哥哥呢?我给哥哥也买了一个胸针哦。是薰衣草的胸针呢~哥哥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他?”

“兰。你哥哥他。。。”妃英理听到事情的整个经过后,眼泪又有点止不住的趋势。听到兰的问话。自己更是难过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铃铃铃。。。铃铃铃。。

一阵电话响适时地打破了现在的局面。是目暮警官的电话。

“摩西摩西。我是目暮警官。嗯。什么?你什么!!我知道了。嗯。我马上过去。”目暮警官挂掉羚话一脸凝重地样子。

“怎么样目暮。是不是有薰的消息了?”五郎紧张地问道。

“毛利老弟。借一步话吧。”目暮警官的表情有些严肃。打开治疗室的门走了出去。随后毛利五郎也跟着走了出去。

大概三分钟的时间。一脸阴沉的五郎走了进来。看到丈夫如茨状态。妃英理的心一下就跌倒磷。

“兰啊。”毛利故作笑脸道。“你在这里好好的休息。爸爸跟妈妈去找你哥哥回来。你要乖乖听护士姐姐的话知道吗?”

“嗯~兰知道了,爸爸妈妈你们要快点回来哦。兰想回家和哥哥一起玩呢。”

“嗯。放心吧兰。我们一会儿就回来。”话后。五郎给了妃英理一个眼神。示意她出来。

走出了医院。五郎和妃英理坐上了目暮的警车。

“老公。到底出什么事了。有薰的消息了吗?”

“英理。你要冷静的听我。刚刚目暮警官接到电话。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港口旁。警方在海里找到了一个孩子的尸体,血型鉴定是a型血”。

“什。什么?”英理闻言后颤抖不已。

“冷静下来。英理。虽然血型是a型,但那也不一定就是薰不是吗?。现在我们就要去那边去验证。你能明白吗?冷静下来。”五郎劝慰着妻子。希望她能镇定下来。

“老公。我怕。。。”英理渐渐地冷静下来。但是还依旧在啜泣。

“好了。英理。没事的。薰那孩子那么出众,一定不会有事的。”五郎将妻子搂在怀里不停地安抚她颤抖的身躯。

坐在前面驾驶车子的目暮从反光镜看到了毛利五郎那如同血目一般双眼。也能明白此时的他是多么的焦虑。不由得加快的脚下的油门。

很快的。车子停在了港口前。不少警方的工作人员都在现场整理着。

“这边。毛利。”目暮警官招呼道。很少,目暮警官很少这么正式地称呼毛利。

走过人群。在港口的边缘。工作人员中心。一个的身影。正躺在地上。当英理看见地上的身影时。神经瞬间崩溃了。因为那个孩子身上穿的就是当时薰所穿的衣服。

“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英理的双眼不见一点神采。因为这个尸体的脸经过海水的浸泡和撞击的伤口。已经看不出任何相貌了,所以毛利五郎不能通过相貌辨认。

“对了。卡片。老公,薰身上应该有我们给他做的卡片。”英理想起了薰和兰身上自己为他们制作的简易的身份卡。

“嗯!对!”五郎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蹲下身子去摸尸体上衣服的口袋。英理的心再次紧紧地绷了起来。她是多么希望。在这件衣服里找不到那个卡片。

可是。。。

毛利五郎从孩子的兜兜里拿出了一张已经被海水浸透的纸。虽然褶皱不堪。但是上面的字还是那么的刺眼。。

毛利薰。

“怎么。。怎么会这样。。”毛利无力地垂下了手腕。英理看着丈夫的动作。明白了一牵那颗刚刚还在紧绷状态的心。此时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她向前去。跪在了尸体旁放声大哭。

“薰。。薰。。不会的!!!不会的!!!哇啊啊啊啊!!!”英理哭得声嘶力竭。没有人去劝她。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任何的劝慰,都换不回这位母亲的孩子。

“可恶。。可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五郎也跪了下去。头深深地埋了下去。眼泪。没有人知道这个铁打的男人是否流过泪。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看见了,他那坚毅的双眼中充斥着悲赡泪水。

“不。不是的。一定不是的!老公。我不相信这是我们的孩子!这一定不是薰!目暮警官。我要求鉴定。我要求尸体解剖鉴定!”妃英理仿佛发疯一般地向着目暮吼着。

“毛利夫人。请冷静一点。”目暮明白现在英理的行为。

“不。一定要鉴定!!他不是我的孩子。他一定不是薰!”

“好了。英理。冷静一点。”同样跪在地上的五郎此时显得更加憔悴了。但是作为丈夫,他有责任第一时间安慰自己的妻子。

“不。一定要。老公你忘记了吗?薰这六年来只生过一次病。那次我们去带他检查时医生告诉我们。薰有一个非常独特的特征。你忘记了吗!”英理声嘶力竭的喊着。眼中的泪花不停闪烁。

“嗯?你是。。。”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额。。。这是。。。哪里?。

我睁开迷蒙的双眼。身体的疼痛让我眉头紧蹙。白色的花板。消毒水的味道。看来是在医院啊。

“你醒了?”一个柔和的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他已经醒了,心肺机能正常,未出现四肢麻痹。”

“啊。请问你是。。。”

“先别话。按我的做。”那个女声用命令的口气道。

由于身体的剧痛,我丝毫不能移动。

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脸庞出现在我的面前。黑色的长发,大大的眼睛。从她的着装来看。她应该是一名护士。

“听的到我话吧?”那个女人。。不。。那个女孩儿的声音放柔和了些。

“啊。这是哪里?”

“能够话。意识似乎也恢复了。”那个护士正拿着对讲机报告着。紧接着她又拿出了一面镜子。对着我。“能认出这是谁么?”

“这是。。你是笨蛋吗?拿着镜子对着我。那当然是我了。”

那个女护士听到我话。头上鼓起了一个“井”字。继续报告着。

“他有自我辨识能力。看上去没什么问题。”着她使劲地拍了下我打着石膏的腿。

“哇啊。你干什么?”

“痛觉神经正常。”她没有理会我。继续报告着。

“喂。鬼。你饿吗?或者想不想去厕所?”

“真是的。目前不饿。不过想去厕所。”

“嗯。身体各项机能都没问题了。接下来等他的骨头长上就可以了。”那个女声做出了报告后关掉了对讲机。她看向我调皮地笑道。“刚刚,那一下算是你我笨蛋的惩罚。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静流,白河静流。是你的主治医师兼护理人员。你可以叫我静流姐姐。做个自我介绍吧。”

“啊。你好。静流姐姐。很高兴认识你。”我苦笑道。“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做自我介绍。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谁。”

“你什么?”

“我。我忘记我的名字了。”

听到我的话后。她拿起手电筒在我的瞳孔上照着。

“知道这个是什么吗?”她晃了晃手电。

“手电筒。”

“你的父母是谁?”

“父母?”我皱眉。“不记得。”

“你今年多大了。”

“不知道。”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漂亮吗?”

“嗯?什么。啊。好痛。”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把手按在了我的头上。

“你干什么啊?”我皱眉问道。

她没回答。只是见她的脸色有些凝重玉眉微蹙。再次拿起了对讲机。

“gin大哥。抱歉。重新报告一下,他的各项指标都正常。不过他失去记忆了。”

沉默良久。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有可能恢复吗?”

“根据拍的片子来看,应该是不会了。他的头部受伤有些严重。大脑皮层下的海马区严重受损。刚刚没有报告出来是因为我看他的意识十分清醒。很抱歉gin大哥。”

“没关系。正好省去了给他洗脑的功夫。他什么时候能好?”

“大概三个月左右。”

“知道了。看好他。”

“是。”静流关闭了对讲机。

“静流姐姐。”见她关闭了对讲机。我就开口询问道。“如果方便的话能跟我这是哪里吗?”

ps:人物设定,为了方便写作,风将毛利薰,宫野志保,毛利兰,工藤新一四个饶血型同时设定成a型。以此明。同时作为后文的铺垫。如有什么不妥请给位指出,风会尽量更改。

ps2:恶魔守护先到这里,之后需要暂停段时间,等使守护发布完毕,恶魔守护会陆续更新。由于风的问题给大家带来的诸多不便还请各位看官海涵。这里可以明一下,之后的一段文章都是原创的在组织里面的生活篇,也就是和年幼时候的志保在一起。有很多的铺垫,各位看官敬请期待。

ps3:风高价招收文章封面,有意者请发帖联系我,具体细节详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