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血腥测试

第七章血腥测试

我在这个医院已经住了两个多月了。现在身体上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很遗憾,这两个多月来。我依旧不知道自己是谁。

是的,我失去了记忆。静流姐姐我失去记忆的原因是因为头部的重创导致的。而且恢复记忆的几率也的可怜。

到静流。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医师兼护理。尽管她只有16岁。但是她优秀的医护能力让我十分地钦佩。这两个月我几乎是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日常生活也都是由她来照鼓。我也问过她。这里是哪里?是谁带我来医院的?但她也只是这里是组织里的医疗部门。带我来的是gin。别的她她也不知道。组织的纪律非常严格。许多事情她都无权知道。

对于组织,gin这些字眼。我感到些许的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半个月前。那个被叫做gin的男人来过一次。他见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对视。整整对视了一个时。虽然他的眼神冰冷的可以把我冻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那刺骨的目光。我却可以勉强地反抗。不过当他回过头不再看我的时候,我已经快要站不住了。最后他甩给我一句“不错的眼神”之后便离开了医疗室。

即使是这样的相遇,我也依旧想不起来他是谁。坐在窗户旁,看着外面的花园。又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薰衣草胸针。努力地回想着自己的一牵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让自己的头越来越痛。

“7号。又在想自己的事了吗?”话的人是静流。

“啊。静流姐姐啊。嗯。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我是谁。”

“呵呵。没关系。在这个组织里没有姓名。只有代号。既然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那都不重要。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我这里养好伤。通过组织的测试。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来。”

“嗯,我知道了。不过静流姐姐。这个组织很可怕吗?为什么动不动你就要跟我要努力活下来之类的话?”我看着静流的笑脸疑惑道。

“呵呵。”静流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因为只有活下来。生命才有意义啊。”

7号。是组织里给我的临时代号。至于有关于我的一切记录,都是白纸。由于我的失忆,组织从新给我做了一个身份的验证。作为我以后出入的凭借。而我身上唯一一件可保留下来的东西,是一个薰衣草的胸针。静流当我被推进医疗室的时候。这个胸针被我紧紧地握在手里。是她给我打了麻醉剂之后才从我的手上拿下来的。

“呵呵。的也是。”我笑笑。“呐,静流姐姐。再过不久我就要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不会啊。”静流道。看着我眯起了半月眼。她扑哧一声笑开了。“傻瓜。如果我想着你能来的话,那就只有你受伤了我们才能见面啊。”着她还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两个多月。但是我已经从心里把她当做是我的姐姐了。

时间很快。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除了记忆以外,我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今就是我离开医院的日子了。

“呐。静流姐姐。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我会再来看你的~”我呲着白牙对着静流笑笑。

“呵呵。那简单哦。你知道多受几次伤就可以经常来看我了。”静流笑的很甜。

“额。。。你当我没好了。”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她。

“扑哧。哈哈哈。你真是可爱啊7号。好了。一会儿就该有人来接你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静流蹲下身子与我平视。

“7号,虽然只跟你在一起了三个月。但是我也要提醒你。在这个组织里一定要心。姐姐可不希望你真的出事。”静流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快去吧。希望下次见面时你已经有了新的代号。”而后静流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走了。在她转身的一霎。我清晰地看见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静流姐姐。。。”我蹙眉地看着她离去。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从口袋里掏出那枚薰衣草的胸针注视着,直到我身后的门打开。

“你就是7号吧?”一个成熟的充满韵味的女声在我身后响起。我回过头一看。一个长发美女正站在我的面前。金色的波浪长发随风舞动。黑色的紧身连衣短裙将她那完美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光洁如玉的肌肤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优雅带着些慵懒的五官仿佛有魔力一般的吸引着我。

“好漂亮。”我看的有些入神。心里想的不经意就从嘴里了出来。“啊。抱歉。那个。我是7号。大姐姐你是来接我的吗?”

“呵呵。真是个会话的鬼。没错。本来今应该是gin来接你。但是他临时有事情。所以让我来了。自我介绍一下。我的代号是uth。翻译过来是贝尔摩德。你可以叫我贝姐姐或者贝尔姐哦。”着。贝尔摩德对我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我知道了。贝姐姐。以后请多多指教。”我呲着白牙对她笑道。

“呵呵,真是个让人喜欢的鬼。这个给你。”贝尔摩德变魔术般丢给了我一颗药丸。

“是。毒药哦。吃下去吧。”贝尔摩德的脸突然变得有些恐怖起来。不过她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把药丸吃了下去。

“嗯?我都了是毒药你怎么还吃下去了。”

“嘿嘿。既然贝姐姐都了是毒药了。那怎么可能真的是毒药呢。而且。就算是毒药。是贝姐姐给我的我也会吃下去。”

“诶?为什么呢?”

“嘿嘿。因为死在美人怀里也是一种幸福呀。”

“诶?呵呵。哈哈哈。你这个鬼,真的好有趣呀。”贝尔摩德笑开了花。“那是一种快速的安眠药,没有副作用。当你睡着后我会带你进入组织的。作为你话这么甜的奖励。。”着。贝尔摩德蹲下了身子拉我到她的面前。然后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继续道。“鬼,我对你很感兴趣哦。如果你能从测验中活下来。我会考虑从gin那里把你要过来的。现在。好好的睡一觉吧。”

听着贝尔摩德的话。我的眼皮也开始慢慢的下坠。不到一分钟。我就倒在了贝尔摩德怀里。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当我醒来时。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郑这是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在屋子里只有一盏很的灯。还是红色的。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除了我以外,在这个房间里还有不少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

其实这个测试应该是在我进来组织的第一就做的。只不过我因为意外而受到了重伤。所以才延迟到现在。

看着屋内沉闷的环境。还有那几个哭哭啼啼的孩子。我在内心思考。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测试?

“喂,鬼们,听着。”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屋顶的喇叭中传出来。

“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从这个房间出来,钥匙就在那个你们房间唯一的灯里,打破灯拿着钥匙开门你们就能出来了。”

嗯?我有些疑惑。这算是什么测试?很简单的样子啊。不过,那个声音后面的话让我瞬间浑身颤抖起来。

“但是,你们记住。一个房间里只能出来一个人。如果第一个人出来后第二个人跟着出来。那么第一个孩子将会被我们杀掉。如果你们想活命。就杀掉你身边的人。一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吧。在你们的屋子里有一个桌子。上面只有一把匕首。现在测试开始,我们不会给你们提供任何食物。如果你们不尽快出来,那么就等着饿死在里面吧。哈哈哈哈哈哈。”

阴沉的笑声让我的汗毛全都竖立起来。杀掉这里的人?这个组织。难道是杀饶组织吗?怪不得他们穿的都是黑色。

房间里出奇的安静。没有一个人动。所有的孩子都缩在墙边。从我的视线看过去。这个屋子里至少有十个人。

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孩子们也从安静的状态变得有些躁动。很久很久。一个孩子开始哭了起来。不仅哭,他还开始向桌子走去。走到桌子旁,他拿起了匕首,对着旁边的人喊道。

“你。你快去把钥匙拿出来开门然后走出去。”

“不要。我不要。”被他用匕首指着的孩哭着喊道。

“快点。再不去的话我。。我会杀了你的。”孩颤抖的用刀指着他

那个被指的孩怕的颤抖起来。我静静的看着着一牵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突然。那个孩子大叫了起来。将那个拿刀的孩子推倒。可是就在他想扑上去的时候。那个拿到匕首的孩子却将匕首狠狠地刺向了他。

噗。。

利刃贯穿肉体的声音刺入了我的耳朵。孩子倒在霖上一动不动。他就倒在了我的身边。这个声音。这个场景。。。我好像很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

一瞬间。房间里仿佛炸开了锅。所有的孩子都向疯了一样的在房间里乱跑着。我也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可刚刚站起身就被一个乱跑孩撞倒了。由于我就在桌子旁,他这么一撞我立刻失去了平衡。后脑撞在了桌角上。剧烈的疼痛让我痛苦不已。倒在地上的我摸了摸后脑。滚烫的血液正在留着。而我的意识也随着冲撞的疼痛渐渐的变得模糊。

这个测试。。。我算是失败了吗。。。

ps:春节啦,风祝大家春节快乐~马年吉祥,作为对各位看官的回报,风今破例会连爆3章,祝大家阅读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