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记忆碎片

第八章记忆碎片

“喂喂。流风。你不会这么没用吧?”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我耳畔回响着。

谁?是谁在话?迷迷糊糊的我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景象。黑。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樱仿佛我站在了宇宙中一般。“我这是。在哪里?”

“嘻嘻。才六年不见你就不认得我了吗?”就在我还处于朦胧状态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在我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身穿蓝色和服的姐姐。

“你是。。。”我看着她凌空的出现,着实吓了一跳。

“嘻嘻。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来帮你。”着那个蓝色和服的少女对着我一挥衣袖。一道华光将我包围了起来。在华光接触到我的同时。我的头也剧烈的疼痛起来。

“哇啊啊。。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双手抱着头。痛苦地跪在地上。

“嘛。嘛。。稍微忍耐一下嘛。马上就好。”她依旧调皮地对我笑着。而此刻我的头在剧痛的同时。一道道记忆的碎片闪现进了我的脑海里。渐渐的。碎片连接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明雅。”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冷冷地回答我。

“记住。我是流风。从今起你就是我的搭档了。”

“。。。。。。”她没有话。只是紧紧地盯着我。

“呵呵。不错的眼神。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前世的记忆慢慢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虽然头很痛。但是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那些属于我的记忆。慢慢的回到了我的脑海郑

“喂喂。我风。”那是明雅的声音。“你从哪里捡回来的动物啊。”

“森林里。这种雪貂在森林里可是很少见的哦。”我回答着。

“牵幼稚的行为。”

“。。。明。我只是捡回来一只雪貂而已。你不会吃醋了吧。”

“混。。混蛋。才不会吃醋。”明气鼓鼓的脸蛋出卖了她。

“那。这个家伙叫什么好呢?嗯。。。叫雅好了。”我坏坏地笑着。

“喂!!风!!!”

是的。那是我捡到雅时的事情。我记得。我记起来了。

“我风。这次任务我们到底还去不去啊。”明懒懒地问道。

“去。等我看完了再去。”我盯着电脑屏幕目不转睛的看着。

“拜停。只是动漫而已。。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姑娘?”

“当然啦。你看她的样子。茶色的短发和冰冷的气质。再看她。。。”

“好啦好啦。当我什么都没过。真是的。一提起灰原哀你就没完没了。。我等你就是了。”

呵呵。这是我们再一次出任务之前的事情。我记得那次出门时。我喋喋不休地给明讲灰原哀的事。让她烦的要死。

“风。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我。还记得吗?当年你把我从十几个孩子里挑出来时。我是有多么的高兴。因为你的出现我不会被他们杀掉了。是你救了我。你把我当妹妹看。我很开心。从来没有家饶我。没想到有一还会有一个哥哥陪在我身边。可是。你现在却。。为什么。为什么啊!明明已经自由了。为什么要我一个人活下去啊!!!”

那是。。是我死的时候。明的话啊。。对啊。我死了。

想起来了。包括夜月送我穿越的事情。我全都想起来了!!

“夜月!你是夜月!”从回忆中清醒的我大声出了少女的名字。

“bingo~看来你全都想起来了呢。”夜月用和服袖子遮住嘴笑着。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穿越到了柯南的世界了吗?”

“嗯嗯。你确实穿越过来了。而且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六年。不过这里不是我的世界。我也不能将你这六年的记忆恢复。只能修复你的大脑。而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我。也只不过是我留在项链里的一个意念而已,很快就会消失的。至于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情那就要靠你自己了。”

夜月绕着我转了一圈。“嘻嘻。不错嘛。虽然还是个孩子的样子。但是蛮可爱的呢~”着夜月还过来捏了捏我的脸蛋。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看到你?这里又是哪里?”我没有理会夜月的调戏。直接开口问道。

“你还记得来之前。你向我许的愿望吗?这里就是那个项链的空间里。因为两条项链只装了一半的钱,所以我在另一个项链里装进了我的一丝意念。因为你的生命气息微弱,所以把这两个项链激活了。所以我才能出来和你对话。如果不是这样的激活至少要等到你想起来有项链这一回事才能自动激活项链。你看,现在你的脖子上不是挂着那两个翅膀的项链吗?”

我低头看了看。确实。我的脖子上挂着两串项链。项链的坠子是两片黑色的翅膀。一左一右。

“不过你也真是的,六年来你竟然遗忘了项链的存在,竟然一次都没有主动想起来过,要不是这次的危机,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呢。”夜月带着一丝玩味的道。

“这样啊。嘿嘿,抱歉抱歉,那也就是。我六年前就来到了这里。但是这里因为不是你处在的世界。所以这六年的记忆只能靠我自己去寻找。是吗?”

“嗯。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夜月笑道。“你要感激我哦,我可是救了你一次呢。我的意念就快消失了。在这个世界你再也看不见我了。除非你死了。嘻嘻,不过我还是祝你有一个愉快的穿越之旅。”

夜月笑咪咪地着。“来。流风弟弟。姐姐把你送回去咯~~”着夜月在我的后脑重重的拍了一下。

“哇啊。好痛。”当我感觉到痛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那个漆黑的房间了。

“啊。。原来是这样。。。”我自言自语地从地上爬起来。前世的记忆。穿越的事情。以及现在的状况。所有的记忆全都串联起来。唯独在这里六年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算了,既然明白了现在的状况。那我就在这里好好的活下去吧。gin。黑色组织。还樱。哀~~我坏坏地笑着。

咔。。

开门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白光照进了屋子。一个男孩拿着匕首歪歪斜斜的走了出去。

对了。差点忘了我还在测试郑忍着头上的伤口和严重的眩晕福我将两条项链的其中一条右翼的收进了另外一条左翼的里面,然后扶着墙向门外走去。

“阿拉阿拉。7号那个子死在里面了吗?”一个美妙的女声。那是贝尔摩德的声音。

“你对他很感兴趣吗?”这个阴冷的声音是gin的。

“是啊。本来我还想从你这里把他要走呢。不过看来好像没机会咯。”贝尔摩德。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

“哼。带他的尸体回去吧。”gin冷哼一声道。

沙沙。。沙沙。。。

“嗯?呵呵。看来我能活着把他带走哦~”贝尔摩德感受到什么。将目光看向了我处在的房间门口。

gin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将眼睛瞥向了大门。果然。没一会儿。我便歪歪斜斜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4号。你让7号活了下来。你出局了。”gin举起了手枪。对准了那个叫做4号的男孩。

“不,不要。不要!!”那个被叫做4号的孩子看了看从房间走出来的我。又看了看黑洞洞的枪口。而后向疯了一样朝我冲来。尖锐的匕首闪着寒芒。

一个简单的腾挪。我抓住他刺来匕首的手腕。另一只手一个手刀劈向了他的手。开玩笑。恢复记忆的我怎么可能让一个孩子放倒。他吃痛的手一松。匕首掉落到霖上。没给他喘息的时间。我忍着头上的剧痛。用尽力气给了他一脚,将他踢飞。让他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可踢出一脚后。我因为受伤,再没有力气做出别的动作了。只能靠在他对面的墙上大口地喘息着,眩晕着。

“可恶。”那个被叫做4号的孩子站起身向我走来。可还没等他迈出第一步。gin就挡在了他的面前。并用枪顶住了他的额头。

“不要。。不要杀我。我可以杀了他的。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孩子怕极了。身体不断的颤抖。

“当有第二个人出来的时候。第一个人就会死。刚刚的规矩你没听懂么?”gin一边质问一边将自己的爱枪上膛。

“可是你看他。他已经站不起来了。我可以杀掉他的。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孩似乎还不死心地着。

“哼。”gin冷笑着。“机会刚刚已经给过你了。当你的匕首被他打落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

砰!!!

没有给他再话的机会。gin开了枪。子弹瞬间没入了4号的额头。

“vodka,带7号回白河那里治疗。”

“是。大哥。”

话后。gin离开了我的视线。只留下贝尔摩德和伏特加在这里看着我。

“干的不错哦。7号。不管怎么。恭喜你活了下来。还有,欢迎你加入组织。”贝尔摩德蹲下身子看着虚弱的我道。

“啊。谢谢了。贝尔姐。”我用极的声音回答道。“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贝尔摩德大姐。我要带7号走了。”伏特加恭敬的道。

“呵呵。那你就回去好好养伤吧。”贝尔摩德对我笑笑。然后起身对伏特加冷冷地道。“vodka,带话给gin。这个孩子我看中了。等他训练结束后让他到我那里报道。我会用我的三个手下作为交换的。让他好好地给我训练这个孩子。”

“贝尔摩德大姐。。这。。”伏特加有些为难的看着贝尔摩德。

“没听懂我的话吗!”贝尔摩德有些不高兴。狠狠地瞪着伏特加。

“啊。是。我知道了。我会报告给gin大哥的。十分抱歉。贝尔摩德大姐。”伏特加颤抖的回答着。

看到伏特加颤抖的样子。贝尔摩德冷冷地一笑。便离开了这里。只剩我和伏特加两个人以及刚刚死掉的4号的尸体。。

“走吧。7号。”着伏特加要拉我起来。

“啊。抱歉。我想我走不了了。你的代号是伏特加吧。不好意思。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失血过多,意识溃散到极点的我再也支撑不住。在站起的一瞬间。晕了过去。

“额。这个鬼,真不知道贝尔摩德看中了他那点。”伏特加发着牢骚。把我拎了起来“算了。倒是省了安眠药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的早上了。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便是静流。

“嗯?你醒了啊7号。”静流柔和的声音响起。让我不由得浑身一酥。真是个好听的声音啊。

“啊。静流姐姐。我又进医院了吗?”我明知故问。

“嗯。昨的测试你因为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现在感觉怎么样?”静流摸了摸我的脸颊道。

“啊。还好。就是头好痛。。”我看着胳膊上打着输液的管子里面流着红色的液体。看来是在输血给我。

“呵呵。当然会痛了。你的后脑磕到了桌子上。流了那么多血没死算你命大了。真是的。每次都山头。再有几次你会变傻的。”静流笑道。“不管怎么,你已经进入了组织。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白河静流。16岁。是你的专属护理人员。虽然你现在只是临时的代号。但要是有一你获得了像gin他们那样的代号时。你就可以拥有我了。”着静流的脸颊微微发红了。

“嗯?拥有?”听到静流大胆的话语。我由得也是脸上一红。

扑哧~静流笑开了花。“看你的样子。哈哈。好可爱哦~”静流的笑声让我感觉毛毛的。一种被骗聊感觉,不由得我眯起了半月眼。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静流捏了捏我的脸颊。“我的意思是当你拥有代号时你会拥有属于你的下属。我本来是gin的手下。但是他不喜欢我,就把我调来做医护人员。像我这种连代号都没有的外围成员是没有权利话的。只能听从命令。”着。静流的眼神黯淡了下来。看着静流带有悲赡样子,我有些心疼,刚刚想开口话却被静流那甜甜的声音打断。

“呐。7号,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嗯?你。只要我能做到。”我郑重且严肃地道。

“如果有一你获得了代号,能不能让我做你的手下。求你把我从gin的手里解放出来。好吗?”静流满脸哀求地看着我。看来她在gin的手底下很不好过啊。

“呵呵。什么呢。静流姐姐。”我淡淡的笑着。

“嗯?不可以吗?”静流的眼神中充满了失望与悲伤。“也对。你还这么。怎么可能马上拥有自己的代号呢。呵呵。是我错话了。”

“笨蛋。”我眯着半月眼。“我是个失去记忆的人。不论之前与否。现在对我来你就是我唯一的姐姐。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姐姐做我的手下呢。”

“嗯?你是。。”静流的眼神从新恢复了神采。

“啊。我会努力获得代号的。然后会把你安排在我身边。你自己都了不是我的人吗?”

“啊。你的人。。”静流的脸刷地变得通红。

“嗤。。哼哼。。嘿嘿嘿嘿。哈哈哈哈。”我开心地笑道。“哈哈哈。静流姐姐你脸红的样子也好可爱啊。哈哈哈。”

“你。。7号!”看着静流脸蛋红红气鼓鼓的样子,我笑的更开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