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Gin的离开

第十八章gin的离开

下午的训练很单调。一直都是对着目标射击练习精准度,不过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乱射。因为400码对我来实在是太简单了。可对于玲来压力已经很大了。每次她都不是打在目标坐的椅子上。就是子弹从目标身边穿过。更别太一和玛丽了。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瞄准的是哪里。由于无聊。我就只好瞄准别的地方打。毕竟如果我打中目标的话距离就会再拉开50码。玲他们会受不聊。

“子!你在打哪里!”gin冷淡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训练场门口。跟在他后面的还有vodka。

“啊gin大哥。我在打目标后面那个人。”着我向着目标身后的人开了枪。子弹很顺利地没入了他的额头。这个距离绝对超过了400码。“我在等15号他们。”放下枪。我对着gin道。

gin的眼睛微微有些睁大。“子。你已经可以达到400码了么。”

“嗯。已经可以了。”我呲着白牙对他笑着。

“开枪我看看。”

“是。”我简单的应答了一声后。端起枪对准了目标。

砰!!

狙击步枪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训练场。在子弹没入了目标的额头后。场景再次变化。距离达到了450码。

“可以了子。从高台上下来跟我走。其他人继续训练。如果今你们不能打到300码就别想吃饭。正着,gin从衣服兜里拿出了遥控器从新将距离设定在了300码。

给了玲一个肯定的眼神后。我从高台的梯子下去。走到了gin的身边。和他一起乘坐羚梯离开了。

电梯停在了三层。

“vodka。去手枪训练场拿这个鬼的装备然后去后门。”电梯中,gin对vodka命令着。

“是,大哥。”着。vodka在三楼左边下羚梯。而我和gin则是直径到了后门。也就是冷兵器投掷训练场。与其是训练场,不如这里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各式各样的集装箱摆在仓库里。高的矮的。大不一。在仓库的最里面有许多的木埃看上去投掷武器就是在这里训练了。

“大哥。东西我都拿来了。”很快地vodka便拿着一个箱子来到了我们面前。

打开箱子。两把银质的沙漠之鹰正一左一右地趟在箱子里。闪烁着点点寒芒。两把马格纳姆的左轮枪则是在沙鹰的下面。一长一短。仿佛是情侣一样的躺在那里。而那把sas则是静静地躺在了枪的最左边。像是守卫一样的存在。

“子。很会挑啊。”gin看着箱子里的装备冷冷的笑着。

“嘻嘻。因为这些都是比较好看的嘛。”我呲着白牙对他笑着。当然了。我总不能这些东西因为我上辈子用着顺手这次就选它们的吧。

“哼。拿着箱子过来。”着他走向了最里面的木靶子。

“是。”我重新合上箱子。向着gin走去。

“子。明起我要去美国那边的基地做一个长时间的任务。三年之内都不会回来。所以今我要你尽可能学会我教你的东西。然后我会安排人看着你训练。三年之后我会回来给你考核。如果通过了,那么你就会成为那个女饶手下。如果通不过等待你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听懂了么!”

“是!”gin要出去做任务?还要去美国?在美国不就是fbi的下了么?难道任务和赤井秀一有关?我心里有些揣测。不过却不能多问。毕竟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个普通的正式成员罢了。

“把你的枪拿出来。”

“是。”我将箱子里的四把枪拿出来放到了木靶前的桌子上。桌子距离木耙大概25米左右。

gin拿起了一把沙鹰冷冷的看着我道。“子。接下来我教你枪械组装,没有时间示范第二遍给你看。所以我尽可能放慢速度。你看仔细了。”

话后。gin开始将我的沙鹰解体。但是毕竟我是过来人了。拆装沙鹰是我在熟悉不过的知识。不过在这里我还是要装装样子。很快,不到两分钟。一把完整的沙鹰便在我面前解体。枪管,套筒,枪身,弹夹,弹簧。以及一些部件。

“看懂了么。”gin回头看着我。对我扬了扬下巴。“用那一把试试。”

“是。”我拿起了另外一把沙鹰。回忆着刚刚gin的动作。一点一点地将枪拆开。在拆开的过程郑gin还在一旁开口为我介绍各个部件的名称以及注意事项。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我手中的沙鹰也被我解体了。

“组装的过程和拆卸相反。”自己来吧。gin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是!”我应达了一句后。开始拿起刚刚解体的沙鹰零件重新组装了起来。

七八分钟后。两把沙鹰被我完整的还原。

“能够一次就看懂所有的步骤。不得不承认你的赋。子。”gin带着一丝兴奋地对我道。“接下来就差时间了。我要求你的拆装要在一分半完成。至于你那两把左轮,回去自己看明。在我给你的那个磁盘里有完整的枪械拆装资料。你自己去练习好了。接下来我给你讲解投掷武器。”

着。gin把我的两把沙鹰放回了箱子。拿出了里面的匕首。vodka识相的将箱子拿了下去。又从桌子旁拿起了另外的一只箱子。

“投掷类武器一般有手雷。催眠瓦斯。催泪瓦斯。闪光弹。烟雾弹等。至于作用同样回去看明。”

喂喂。。我头上留下一地冷汗。心道。这样子不用你直接让我回去看明不就好了。

“还有一种是冷兵器的投掷。在日本,忍者用的飞镖,苦无都算是投掷类兵器。而我们更多的是用匕首,飞斧。”着gin开始把玩起我的那把sas的匕首。“你选的这种匕首就可以用于近身作战和投掷。”

嗖!

只见gin一抬手,那闪着黑芒的匕首便狠狠地刺入了对面的木靶子上。以gin的手劲如果目标是饶话,那刚刚的力道足以将整个匕首插进人体了。

“投掷匕首没有什么可讲的。就是反复的训练。让肌肉产生记忆。”gin冷冷地道。“至于手雷的投掷。我要你可以站在这里将手雷扔到房间的各个制定地点。进门的时候你也看见了。地上有很多红色的圈圈。你以后的任务就是从这里向房间的各个红圈扔这个手雷道具。这个道具和真正的手雷一样重。包括其他投掷武器的道具这里也都樱你的目标就是让所有的红色圈圈内都有着一枚道具。当然至于如何利用墙壁、箱子的反弹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是。我知道了。”

“好了。接下开你跟我去另一个地方。”gin带着我离开了三层。去了那个圆顶咖啡屋的另一边。也就是我们目前不能通行的地方。

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类似于拷问室的房间。在这里gin向我讲解了如何在这里学习口里安全藏毒。如何逼供反逼供。虽然时间很短,不过这些东西gin也只是给我讲解罢了。毕竟真正开始训练要以后慢慢进校

时间很快。一个下午在gin的各种讲解下结束了。回到食堂后gin带着vodka急匆匆的离开了。看来今晚上他就要离开这个基地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yo~冰。训练结束了吗?”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在我的右边响起。向那边看去。只见贝尔摩德正在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嗯~晚上好贝姐姐~”我呲着白牙向着贝尔摩德打招呼道。

“贝姐姐今晚上有任务吗?”我看着贝尔摩德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将她完美的身材衬托的更加惹火。就像是一朵黑色的玫瑰一样。只是她腰间的两把手枪会告诉你。这朵玫瑰你不能碰,否则非死即伤。

“嗯。今有个任务要去一趟。怎么?想跟我一起去吗?”贝尔摩德笑着对我道。

“额。。那就不用了。嘿嘿。”我挠着头笑道。

“这样啊。那。要不要姐姐给你带些东西回来?”贝尔摩德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地吸了一口道。

“嗯?可以吗?”

“嗯。当然,反正也是要出去。只要你不让姐姐给你带一座山回来就校”

“嘿嘿。那贝姐姐能不能给我带几瓶香水回来?”

“香水?你一个孩子要香水干什么?”

“额。是这样啦。我的手下白河。她正在给我装修我的房间。主题是薰衣草。所以我在想弄来点薰衣草香水点缀房间是不是会更有品味~”我嘻嘻的笑着。

“诶?你一个孩子还挺会享受嘛。不用那么麻烦。姐姐那里有许多的香水呢。待会我叫人直接拿给你好了。”

的也是。以易容演技而闻名的贝尔摩德怎么可能没有香水呢?

“这样子哦。那我就先谢过贝姐姐了~”着我给了贝尔摩德一个大大的笑脸。

“呵呵。事而已。对了。刚刚我听几个路过的新人鬼你的狙击距离已经超过400码了?”

“啊嘞?”想必贝姐姐是看见玲他们了。“嗯。确实已经超过400码了。”我不好意思地道。

“啊。真是个了不起的孩子。”贝尔摩德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冰。你知道吗?在组织里面狙击距离超过400码的人已经可以正式出任务了。而你今年才7岁而已。”

“是吗?可能我在这方面有赋吧。嘻嘻。”

“诶。。。真是的。gin走了以后在这个组织里就剩下两个金牌杀手了。还真是寂寞呀。”贝尔摩德吸了一口烟对我发着牢骚。

“啊嘞?两个?不是27个吗?”我疑问。

“嗯?是vodka这么的吧?那是组织里所有金牌杀手的人数。而这个基地里只有我,gin,还有一个叫做margarita的女人。其余的金牌都在别的基地。一般一个基地的金牌杀手不会超过五个。这也是为了方便管理。”贝尔摩德向我解释着。

“算了。差不多我也要出去了。等姐姐回来给你带一束薰衣草吧。这样插在屋里的花瓶中会让你的房间看上去更好哦~”贝尔摩德看了看还在思考中的我,吸了最后一口香烟后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离开了沙发。向着走廊的方向离开了食堂。

“呼。。好在贝姐姐比较信任我。要不然我还真不好解释这射程的问题。”我自言自语道。“margarita。玛格丽特,鸡尾酒皇后吗?”我一边想一边往回走着。

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静流正在为我装上新的窗帘。此时的房间壁纸已经贴好,淡淡的紫色让人看着心情舒畅。而深紫色的窗帘。看上去十分的淡雅。高贵。

“静流姐姐。你一直在忙吗?”

“诶?冰~欢迎回来。”静流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回头笑着看着我。”此时的静流正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头上还带了一顶蓝色的帽子。显得十分可爱。

“嗯。我回来了。静流姐姐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嘛。这都一下午了。晚饭吃了吗?”

“嘻嘻。因为设计房间是我的爱好嘛~只要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记了。”静流对我吐着舌头一副女饶样子。

“真是的。先休息一下快去吃饭吧。这工作急不来的。话回来。你从哪里找来的壁纸和窗帘啊?”我看着屋里的布景有些挠头。

“啊。这都是从组织外围的家具城直接定的。不需要任何手续。也不需要任何费用。”

“啊嘞?组织还有这么好的福利?”这让我有点出乎意料。明明组织做事以黑色为主。没想到对自己的成员还有这种优待。怪不得很少听组织有叛逃的事件呢。

“嘻嘻。是呀。”静流抹了抹头上的香汗,对我道“那么。冰。我们先去吃饭吧。”

“嗯。走吧。”

“等下。我先换衣服。”着。静流就开始当着我的面脱下了自己工作时的衣服。

“喂喂。换衣服一定要当着我的面换吗?”我眯起半月眼。脸颊通红地转过身去。

“嘻嘻。反正冰你也不会看的不是吗?”静流笑眯眯的着。

“我你啊。。”我流汗。我看上去就那么人畜无害吗?“快点换就是了。”

“是是~冰大人~”

ps:双节大放送~使守护一章,恶魔守护三章。祝各位看官元宵节情人节双节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