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薰衣草的记忆

第十九章薰衣草的记忆

一路来到食堂。找到一个没饶地方。我们开始了自己的晚餐。

“呐。静流姐姐。今中午你都跟雪莉什么了?”刚刚坐上餐桌我就直奔主题的问道。

“嗯?嗯。火亲先仔细跟她写扫火自洗。”静流嘴里嚼着一大块牛排对我呜噜呜噜的着。

“哈啊?静流姐姐你先咽下去嘛。”

“额。呼。。”静流喝了一口水顺了顺嘴里的食物。看来今一的工作让她饿坏了。

“我是。今我只是跟她介绍了一下我自己。”

“诶?那不就是什么都没解释吗?”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当然没有解释啊。本来就没得可解释嘛。”静流向看笨蛋的一样看着我。“你想让我怎么跟她解释?我不是你的什么人。只是被你救出来而已?在中国有句成语叫做掩耳盗铃你知道吗?”

“额。。。”这妮子。还跟我成语。不知道那里是我前世的出生地吗。

“不用那么紧张啦。冰。相信我,不用解释什么的。你去解释反而会越来越乱的。”

“真的吗?”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她。

“真的啦。相信我吧。”着静流对着我俏皮的一眨眼。

“额。。好吧。”

吃过晚饭。回到了我的房间。静流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环境郑而且。在她换衣服的时候她再次华丽丽的无视掉了我的存在。这个女孩到底神经有多大条。。。

看着她投入到工作里。而我又没事做。于是想洗个澡让自己舒服一下。毕竟今的训练强度有点高。虽然对于前世的我这点训练量来不算什么。但是毕竟我现在只是一个7岁的孩子。高强的训练量还是有些撑不住的。

脱下衣服。舒服的躺进浴池。温热的水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从脖子上的黑翼项链中将那枚薰衣草的胸针取了出来。对准灯光。我静静地看着它。在灯光的照耀下它显得十分耀眼。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原来的点点滴滴。一点都记不得。唯一知道的就是这枚薰衣草胸针对我很重要。但是却又不能给我恢复记忆带来一点的帮助。无奈地笑笑。我将胸针再次收回到项链里。(忘记项链功能的同学请参考第一章。)

享受着这片刻的舒适。

大约一个半时后。静流敲了敲门。示意她要进来。

我从浴缸旁拉了一条宽大的浴巾盖在了身上。当然。人还是泡在水里的。

“冰。我给你拿来了浴袍和新的内.裤。给你放在这里咯。”

“啊。我知道了。谢谢你静流姐姐。啊嘞?你又换回了这套衣服?”看着静流穿着晚上和我一起吃饭的衣服进来。我有些好奇。她不是在工作吗?

“嗯。因为工作做完帘然要换身衣服了~”

“诶!?这么大的房间你竟然这么快就布置完了?”我惊讶的看着她。

“嗯~毕竟工作一整了嘛。刚刚你回来时就剩收尾工作了。嘻嘻。快点换衣服出来看看吧。”话后。静流走出了浴室。

待她走后。我抓起了毛巾狠狠地拧了拧。然后擦干身体,穿好静流送来的衣服就走了出去。

刚刚回来时还没有那么大的感觉。现在从浴室出来后,重新看过。仿佛整个房间都升华了一般。淡紫色的墙面让人看着十分轻松。墙上零散地有着几朵深紫色的薰衣草更是显得惬意无比。深紫色的窗帘。深紫色的玻璃桌子。更是为大厅点染了高贵的气息。淡紫色和木红色的真皮沙发让人舒适的一坐上去就不想站起来。卧室的床单是淡紫色底带着深紫色的边线。看上去很干净。白色的书桌和白色的书架在紫色的墙壁映衬下显得十分的典雅。

“哇哦。。静流姐姐。你真的太厉害了。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房间。”我瞪大眼睛看着我的房间,不停地夸赞着静流的设计。

“嘻嘻。那是当然,对了。正好我手上有尺子。让我量一下你的身高和肩宽。”着静流拿着皮尺向我走来。

简单的测量后。我叮嘱静流稍微要比尺寸大一点的。毕竟我还在长身体。而后静流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毕竟劳累了一了。

躺在床上。让自己的身体尽量放松。今一的训练量有些超过现在身体的负荷了。胳膊和腿都很酸。躺下去后真的一动都不想动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咚咚咚。。

刚刚躺下没多久。一阵敲门声便想起。忍着酸痛的感觉。我起身去开了门。站在我门前的是一个我从没有见过的黑衣男子。

“你是么。”那个黑衣男子冷冷地问道。

“你没看见门旁的牌子么。”由于起身时的酸痛。此时我的心情不是很好。也同样冷冷的对他道。

“。。。呵呵。只是有些不敢相信你的年龄。”那个黑衣男子有些哂笑。“我是贝尔摩德大姐的手下。她让我把这个东西拿给你。”着,那个男容给了我一个不大的箱子。我想一定是贝姐姐答应给我的香水。

“啊。这样的话箱子我就收下了。替我谢谢贝尔姐。”我对那个男子面无表情的道。

“那么。请您好好休息。我告辞了。”着。这个男人向我微微行礼,然后离开了我的房门。可能是听到了我对贝尔摩德的称呼。他对我的态度一瞬间就改变了。整个组织里敢叫贝尔摩德为贝尔姐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了吧。你问为什么不是叫贝姐姐?毕竟是组织里面,贝尔姐听上去更正式一点,只有单独和她在一起时我才会称她贝姐姐。

我关上门向屋里走去,将箱子放在羚脑桌上并打开了它。里面摆着三瓶香水,一瓶薰衣草的,一瓶茉莉的,还有一瓶是玫瑰的。嘿诶~贝姐姐想的还真周道。竟然给我准备了三种不同的香水。

将箱子丢在一旁,而后将玫瑰的香水贴近胸口的项链收了进去。我记得志保很喜欢玫瑰,有机会将这瓶香水送给她好了。至于茉莉的。给静流吧。不知道她喜不喜欢茉莉的味道。

拿起了那瓶紫色的薰衣草香水。我打开了瓶盖嗅了嗅。很温暖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

伴随着这温暖的气息。我的脑海里仿佛出现了一些画面。

“。。。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更喜欢兰花的香味。哥哥身上的味道。。。好温暖~”

唔!这是。。

我捂着头。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半跪在地上。这是。我的记忆?是我六年前的记忆?哥哥?我有弟弟或者妹妹?虽然听不清那个孩子的声音。但是我从这简短的记忆中获得了不少的信息。是的。薰衣草肯定和我在这里生活六年的事情有关。而且我还可能有个弟弟或者妹妹。而他很喜欢兰花的香味。没错,就是这样。

虽然我还想在想起一些事情。但是剧烈的头痛让我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咚咚咚。

就在我刚刚缓过神来的时候。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而这次在门口站着的是手拿一件号黑色风衣套装的静流。

“啊嘞?静流姐姐。你不是回去休息了吗?”我有些皱眉地看着她。刚刚的头痛以及身体的酸痛让我很难受。

“嗯。不过给你定制的衣服已经送来了。我就想赶快拿给你。”

“嗯?这么快?”

“是呀。组织里有不少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虽然都是些新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组织都会准备一些,所以向你这样身高的衣服还是有的。”静流笑着把衣服递给了我。我伸手去接。却因为突然胳膊一酸而没有抓住。整套衣服掉在霖上。

“冰!你怎么了?”静流看我一脸痛苦的表情。急忙蹲下身子询问我的状况。

“啊。没事静流姐姐。今训练了一身体有些吃不消,在加上一洗澡让身体的酸痛感彻底爆发了出来。估计得持续了一两吧。”我勉强的笑着。希望她不要担心。

“这样啊。那你不早。”静流突然眯起了半月眼对我道。

“哈啊?诶?啊嘞?喂!静流姐姐。干嘛又抱我。”看着静流的动作我有些不解。但是由于身体的疼痛我已经不想再动了。

“把衣服.脱了。”静流把我扔到了卧室的床上。面无表情的道。

“哈啊?静流姐姐你要做什么?”我在床上向后蹭了蹭。一副警惕的看着她。

“嗯?你不是身体在酸痛吗?我帮你按摩缓解一下呀。”静流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我。“不然你以为我要做什么?非礼你吗?就算是我想非礼你。你年纪这么行吗?”

打击!!!沉重的打击!!!

“静流姐姐。。。”我满脑袋的黑线的看着她。

“嘻嘻,哈哈哈哈。好啦好啦,我错了我错了啦。快点趴好。”静流止不住地笑着。我眯着半月眼翻过身子趴在了床上。不过我并没有脱下睡衣。静流也没有多什么。两只细腻柔软的手直接按在了我的背上。

“嗯?静流姐姐。你不会连按摩也学过吧?”我感受着静流按摩的手法和力度不禁回头问道。

“嘻嘻。当然学过啦。姐姐我除了没有学习过枪械与格斗外。可是学过很多东西的哦。烹饪,发型设计,房间设计,按摩,绘画,音乐,还有好多呢。尤其是对家政管理和医疗方面的学习。那些是我主修的东西。”

“诶?怪不得。嘻嘻,静流姐姐,我看你应该再向组织里定一套女仆装。你穿上一定很赞的~”我趴在床上笑嘻嘻的着。如果静流穿上一身女仆装的话,样子一定很诱.人。

“嗯?你什么~冰~”着。静流突然坏坏地一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哇啊啊!静流姐姐我错了。你轻点轻点啊。”我呲牙咧嘴地叫着,而静流则是开心地笑着。

“冰。刚刚开始我就想问你了。为什么你的房间里会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静流一边揉着我的胳膊一边问道。

“啊嘞?静流姐姐你的鼻子还真灵。”着,我从浴衣兜里摸出了一个紫色的瓶子。

“这是?”

“薰衣草的香水。刚刚贝姐姐派人给我送来的。”

“诶?贝姐姐?贝。。贝尔摩德!?”静流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嗯。怎么?干嘛那么吃惊?”

“没。没什么。我只是想不到你竟然能和贝尔摩德走的那么近。”静流慢慢地放缓了声音。

“嗯。贝姐姐的意思是把我从gin身边要走。所以她对我很好。至于理由我也不知道。”我如实的回答。“等我从gin这里转到贝姐姐手下后。静流姐姐你也就算是真正的从gin的手里解脱了。”我笑嘻嘻的看着静流。

“冰。。你。。”静流看着我有些发楞。而后温柔的对我道。“傻瓜。如果能够维持住现在这个样子。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嘻嘻。看在静流姐姐你这么容易满足的份上。我再送你一个礼物好了。”着。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那瓶茉莉香的香水递给了她。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茉莉。我这里正好有一瓶。送给你咯~”

“诶?”静流看着笑嘻嘻的我不知道什么好。“呵呵。嗯。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冰~我很喜欢。”静流笑着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用手在脸颊上蹭了蹭。“嗯。不错。这次没有弄的我满脸油。”

“那个。。冰~能不能不提这个了。”静流头上挂起了一滴汗水随着我虚心地笑着。

“不过。”

“嗯?不过?不过什么。”静流变成了半月眼看着我。

“不过你好像吃完饭后忘记刷牙了吧?”

。。。。。。

“冰!!你要死了!!!”着静流狠狠地在我的胳膊上捏了一下。

“呜哇啊啊啊啊啊。静流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