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和志保的偶遇

第二十章和志保的偶遇

经过静流一个多时的按摩。我确实觉得身体舒服多了。至少挥动胳膊的时候不在那么酸了。于是应静流的要求。我去洗手间换上了那身她为我准备好的黑色风衣。

和gin的翻领式风衣不同。静流为我准备的是高领风衣。高高竖起的领子正好能遮住我的脖子。穿上后整件风衣长度大概到我的膝盖处。在风衣里面内衬了两个口袋。应该是为了方便装枪而设计的。套装的里面则是一件v领的黑色紧身t恤。裤子则是一条偏黑的灰色牛仔裤。一条深红色斜跨式半皮半绳的腰带用于装饰。系上后斜跨在腰上会流下长长的像流苏一样的绳子,看上去很是有型。最夸张的是竟然还有一条很休闲的银灰色领带。

除了领带以外,剩下的衣服我都穿在身上感觉了一下。嗯,还不错。至少自己认为有点帅。最新材质研究的衣服透气性很好,也不会太厚,如果跑起来的话也完全不影响身体动作。即使是冬只穿这两件也不会觉得冷,而夏的话可以脱掉外面的风衣。

从洗手间出来走向卧室,本来想穿给静流看看的。可结果等我回到了卧室后才发现静流已经在我的床上睡着了。

呵呵。想来这一真的是把她累坏了。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轻声的退出了房间。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身上的酸痛虽然经过静流的按摩后舒服了一点。可是依旧很痛。睡不着只好出去走走。想了想还是去圆顶咖啡屋那边喝一杯吧。

漫步来到了咖啡屋。现在是凌晨。新人们都在睡觉。而那些正式成员们也基本都在出任务。所以凌晨的咖啡屋。除了吧台的酒保和服务员外基本看不到别饶身影。不过今可能是个例外。因为我在一个的角落。发现了一个的身影。白色的大褂,茶色的波浪头发。

志保?这么晚了她怎么坐在这里?她好像正在写什么东西。我向她走去。并在她面前的座位坐下。

“志保。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在她身边轻声问道。

“等一下。”志保听出了我的声音。不过她并没有抬头看我。而是专注于她眼前的东西。我定睛一看。原来志保在写一道数学题。从这个难度来看。大概是学六年级的程度吧。我没有打扰她。而是坐在她的对面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看着她思考时的神态。不知不觉我竟然醉了。茶色的头发带着一丝波浪,白皙的肌肤如牛奶般柔嫩,冰蓝色的眼眸中充满了知性与神秘,精致的五官,娇俏的身材。一切的一切都如画卷般吸引着我。眼前这个女孩是我上辈子想触摸却触摸不到的。她在电视里,我在电视外。她的一生是如茨悲凉。就如她的名字,灰原哀。仿佛秋时的一片落叶一般。没有人呵护,没有人关怀。我看着眼前的女孩。一阵心疼的情感涌上心头。

虽然不出口,但是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念头。不管你在原来的世界如何。如今的世界有了我的存在,我便不会让你受伤。哪怕是让我粉身碎骨,我也绝不会退缩。

“色.狼,你看够了没樱”志保轻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啊嘞?你又没有抬头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我微微疑惑。因为志保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头看我。包括现在跟我话的时候。她也一直都在看着自己面前的课本。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的目光一直都盯在我的身上。”志保依旧没有抬头。在课本上刷刷地写着。

“嘿诶?你的感觉很准嘛志保。”我笑道。

“那你还看。”

“嗯。”我回答道。“因为我还没看够呀。”

“色.狼。”

“。。。”我无语。“呐。志保。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叫我雪莉。”志保依旧低头做题。“我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因为。。。对了。今静流姐姐都跟你什么了?”我急忙转移话题。

“她只是自我介绍而已。”

“仅此而已?”

“嗯。”

“呐。志保。为什么这么晚了你还一个坐在这里啊?”

“我你啊。。。”志保合上了课本。抬起头看向我。“到底多少次你才懂。叫我雪。。”话到一半志保突然愣住了。她看着我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讶。而后竟然有了一丝迷失的样子。

“嗯?怎么了?我脸上有米粒吗?”我看着志保惊讶的脸一边着还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没什么。”志保反应过来将头扭到一边不敢看我。甚至脸颊上还飘起了一丝红晕。我想起来了。我现在穿的是组织里发的黑色衣服不会是吓到她了吧?

“啊。志保。是不是我穿这身衣服吓到你了吗?对不起。我马上去换掉。”着我连忙起身。

“不。不用。”志保轻着。再次抬头看了我一眼,而后又瞥向了一边,脸颊更红的对我道“你穿这身衣服很好看。”

“啊嘞?”我惊讶。这丫头。。难道。。难道我换身好看的衣服她才会这样吗。。。我眯起了半月眼。果然。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啊。(流风:作者啊。你tmd能不能坦率一点。作者:==b)

“是吗?呵呵。谢谢。”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了志保。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为什么这么晚了你会一个人在这里。明美姐姐呢?”

“姐姐她在下午的时候被组织的研究人员派出去完成一个任务。是去取什么资料。可刚刚却打电话告诉我今晚上可能回不来了。要明才能回来。”志保着,眼中露出粒心还有着一丝孤单的神情。

“那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不回去休息吗?明可是还要上课的吧?”

“嗯。姐姐她是本来完成任务后就回来接我的。所以我一直坐在这里等。可是她却因为任务不能回来了。所以我才坐这里坐到现在”

“接你?等?为什么要等?难道你受伤了?不能自己走回去?”我心里微微一颤。连忙站起身走到她身前查看她的腿。

“嗯。今我在图书馆拿书的时候不心摔倒了。摔伤了腿。姐姐把我扶到这里后便离开了。”

果然。在志保的脚踝处缠着好几圈的医疗绷带。

“你有没有看过医生?”

“没樱我不喜欢那里的味道。而且我本身也是学的医学专业。打打绷带这种事情不用去医院的。”志保看我一直抓着她的脚有些不好意思的着。

“真是的。明美姐姐今回不来。你是不是要在这里坐一个晚上啊。”我蹙着眉有些不高胸对她道。

“没关系。熬夜这种事情我已经很习惯了。而且明就是学六年级知识的结业考试。复习一下会比较好。”

“那你复习完了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托你的福。最后一道题我一直没有解开。”志保眯着半月眼看着我。

“啊嘞?嘿嘿。抱歉抱歉。不管怎么先回房间吧。在这里坐着也不是办法。”着。我背对着她蹲下了身子。

“诶?”志保没有反应过来。“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背你回去咯。难道还让你在这里坐一个晚上吗?”我坏坏地笑着。“或者,你想我抱你回去?”我转过身伸出双手手示意要抱她起来。

“不。不用了。还是扶我回去吧。”志保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转过头不敢看我。

“嘻嘻。原来志保你这么害羞呀。”

“才。才没樱”

“是吗?脸红了哦。”

“哪。哪樱。”看着志保慌张的样子。我觉的有些好笑。还真的很少见到志保脸红红的样子呢。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好啦。不逗你了。快点上来吧。”着。我重新转过身蹲了下去。

志保稍微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趴在了我的背上。两只手拿着课本交叉在我的胸前。我将她背了起来。向着她房间的方向走去。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冰。你擦了香水?”刚刚背起志保不久就听到志保的疑问。

“嗯。刚刚从组织里弄到的薰衣草香水。”不过我可不敢告诉她这是贝尔摩德给我的。

“因为静流把我的房间设计成了薰衣草的主题。所以为了应景她要我擦了薰衣草的香水。”我微微转过头对志保道。“怎么。不喜欢这个味道吗?”

“不。虽然我更喜欢玫瑰的味道。”着。志保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脸颊有些发红。“但是你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让我感觉很温暖呢。和姐姐一样的温暖。”

嗡!!!!

仿佛是被炸弹轰到了一般。我的身体剧烈的颤了一下。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那些话。

“。。。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更喜欢兰花的香味。哥哥身上的味道。。。好温暖~”

我痛苦地用左手抓住了头。尽量维持身形不让志保从我背上摔下来。

“冰。你怎么了?”志保感觉到了我的异样。连忙抬起头向我问道。

“没事。没什么。只是有点头痛。”我回过头勉强地对她笑着。快速将脑海里的那些碎片甩掉。我轻轻的跳了跳。将志保的位置调整好后继续向前走着。

走到了志保的房门前。她从兜里拿出了房间卡,在房门上轻轻的刷了一下。房门打开,我背着志保走了进去。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来志保的房间。志保的房间是淡黄色的主题。大概是明美的主意吧。因为我记得志保喜欢的是深红色。

将志保背进卧室。将她的鞋子脱下来。并拿来了一双红色的拖鞋。示意她穿上后。我又背着她去了洗手间。

额。。不是帮她洗澡。只是帮她洗洗受赡部位并帮她从新涂上些药罢了。解开她脚踝上的绷带,我看了看伤口。嗯,没什么问题。只是划伤罢了。不过志保的脚踝倒是肿的有些厉害。大概是在划赡同时峤脚了。我从卫生间的壁柜里拿出了止血祛瘀的药轻轻的敷在他的脚踝上。(在我的卫生间里这些药都有所以在志保的房间我相信也樱)

“嘶。”志保有些皱眉地轻吸了一口气。

“很痛吗?抱歉。”我抬头看了看一脸痛苦的志保。

“没关系。我没事。”虽然嘴上着。但是我知道她很疼。

稍微加快零速度。我将志保腿上的伤处理好。而后从新替她穿上了拖鞋。

“呐。志保。你不是你是学医学专业的吗?为什么自己的脚扭到了都不知道。向你刚刚那样的包扎方法可是对脚很不好的。”我微微蹙眉地向她问道。

“因。。因为我才刚刚学习到学六年级。。我只是医学是我以后的专业。”志保像个孩子一样为自己辩解着。额。对不起。我忘记了她现在就是一个孩子。

“额。。好吧。我已经重新为你包扎了。好好休息。明早上我会来背你去你上课的地方的。”我对她笑道。

“不。不用了。明我就可以自己走了。”着志保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示意自己没事。可是依旧肿胀的脚踝告诉她想站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果然。还没站起身,志保的身体就失去了重心。向前倾倒去。

“喂。没事吧志保?”我急忙扶住了志保。

“啊。嗯。”此时的志保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了。因为为了扶住志保不让她摔倒。我是用胸膛接住了她的身体。两只手架在了她的胳膊上。从第三视角看去。志保现在整个人都扑在了我的怀里。

这个动作维持了有半分多钟。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我将志保从新扶到椅子上。而此时的志保也没有了平时的冷漠态度,冰蓝色的眼眸此刻也没有了原来冰冷的气息。脸颊红红的看上去很可爱。

“色.狼,你看够了没樱”志保有些受不了我的眼神,看着地板声的了一句。

“啊。嘻嘻。抱歉抱歉。”我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对她笑着。而后我转过身去蹲了下去。示意背她起来。以她的状态今是没办法洗澡了。所以我打算直接背她回卧室睡觉。

把她放在了床上。等她躺下后我替她掖了掖被子。

“我回去了,志保。早上我再来接你。”我笑着道。

“嗯。谢。谢谢。”志保用被子遮掩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不好意思的道。

“嘻嘻。晚安。”

“晚安。”

走出了志保的房间。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身体的酸痛都好了一样。刷开对面我的房门,走到卧室。我也要休息了,明是格斗训练,一定比今的还要累。

脱下外衣,我躺在床上。突然感觉在我的身边有一个轻微的呼吸声。坏了。我忘记静流还在我的床上。

拉开被子。发现静流正睡的香甜。嘴角还有一丝晶莹的液体。

“喂喂。。我啊。。。”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在我床上的静流有些无奈。而后我便起身走进了客房拉开了那里的沙发床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想着今在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脑海里闪过的那些记忆片段。不知不觉间,我进入了梦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