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明美的请求

第二十三章明美的请求

晚餐就在我们这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而是跟着我去了我的房间。那是我今早上和玲的约定。

咚咚咚。

我敲了敲自己房间的门。因为今离开之前。我把我的身份卡留给了静流。让她帮我收拾房间,而我只带着电梯卡出门。

很快。房门打开了。可是开门的静流差点让我把舌头吃下去。

别担心。这次静流是穿着衣服开门的。可是。此时的她却换上了一身女仆的装束看上去十分的诱人。

“静流姐姐。你。。。”我吃惊的有些不出话。

而静流在看到我身后带着三个人后。则是收起了满脸的笑容。只露出了一丝尊敬的微笑对我温柔的道。“冰大哥。欢迎回来。”

我会意。对她点点头后。带着身后的三个人走进了房间。

“冰。你的房间真漂亮。。哇哦还有钢琴。还有薰衣草~”玲的眼中闪出了星星。不停的在我身边着。

“简直像皇家的套房一样。”太一也看的有些入迷。玛丽则是在一旁应和着。

“啊,都是静流帮我设计的。”看了看房间的一切,我自己也是很满意。在钢琴旁的一个桌子上。一束薰衣草插在那里。显然是贝姐姐派人送来的。这样。即使不用使用薰衣草香水。整个房间也会充斥着薰衣草淡淡的香味了。

“呐呐。冰。我可不可以搬过来和你住呀。你的房间真的是太漂亮了。”玲的眼睛呈星星状看着我。

“额。我是无所谓啦。反正还有一间客房。但是你没问题吗?”我头上滴下一滴冷汗。

“恩恩。”玲兴致勃勃的道。

“那个。玲。恐怕不行哦。因为我们每晚都要点名的。你忘记了吗?”玛丽有些担心的对玲道。

“诶?是哦。我都忘记了。”玲有些不开心地皱着眉。

“呵呵。没事啦。等你们以后拥有了自己的代号后就会有这样的房间了。同时我也随时欢迎你们来这里玩。”我笑笑。“静流。给大家准备些果汁吧。”我转过头对着我身后的静流笑道。

“是。冰大哥。”静流对我微微鞠躬。退了出了房间。在我的房间里只有饮水机。但是榨汁机,微波炉,冰箱什么的在静流的房间还是有的。

很快。静流便端着一盘子的饮料和一盘子点心走了进来。

玲他们一边吃着甜点,一边欣赏着我的房间。而我则是趁着他们看房间的时候走到静流的身边轻声问她。

“静流姐姐。怎么突然这身打扮了?吓死我了。”

“嘻嘻。你不是希望我穿女仆装吗?所以我就穿咯。”静流俏皮的对我眨着眼。

“嘿嘿。静流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那一声冰大哥叫的让我太有面子了。”我呲着白牙嘻嘻的笑着。

“当然咯。你以为我的训练都是白做的吗?而且你本来就是我的上司嘛。”

“嘿嘿。静流姐姐最棒了。那你以后穿这身好了。”我坏坏地笑着。

“可以呀。只要你的女朋友不介意,我穿着泳装也无所谓哦。”静流也对我坏坏地笑着。

“额。。嘿嘿。。。不用了。”我无奈地笑道。每次她用志保威胁我就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樱唉。。要我也是前后两世活了二十多年的人了。不怕地不怕。就怕志保。她笑我就心跳。她哭我就心疼。她不高兴我就心烦。她生病了我就心急。可以她的一举一动都牵着我动着我的心。在十几年后,玲曾经有这么一句话评价我。

“在这个世界上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不是冰。而是雪莉。因为只要雪莉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冰就会发了疯一般的向那个让雪莉受赡人报复。对于冰来。雪莉就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触之必死。”当然。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咚咚咚。

就在我和静流聊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我突然想起来今明美也要来找我。竟然忘记了。

果然。静流去开了门,而站在门口的就是明美。

“请问,冰大哥在吗?”明美虽然见过静流。但是他们之间依旧很客气的。

“嗯,他在的。请进。”静流向旁边靠了靠将明美让了进来。

当明美进来后看见了满屋子的人。她也是微微一愣。转而向我问道。“抱歉。我不知道冰你今有其他客人。那我稍微晚一点在过来吧。”着,明美向我微微致意后打算离开。而我则是叫住了她。

“啊。明美姐姐。对不起哦。今太忙一直没有时间过去。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换个地方话吧。”

“这样好吗?”明美有些担心的道。

“没事的。静流。招呼好他们。我一会儿就回来。”我转头对静流道。

“是。冰大哥。请您慢走。”静流也会意的点零头向我鞠躬致意。

“冰大哥。如果不嫌弃,到我的房间来吧。”

“哪里的话,明美姐姐你太客气了。我们走吧。”我将双手背在头后。跟着明美走出了房间。

明美的房间在静流房间的对面。就像我和志保的房间一样。明美的房间和静流的房间格局是一样的。走了进去。淡黄色的主题让人看上去暖暖的。

“对了。明美姐姐,志保去哪里了?”

“啊。妹妹她今刚刚参加了学六年级文化课的考试。再加上脚上的伤现在正在房间休息。”

“这样啊。那。明美姐姐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吗?”我开门见山的道。

“嗯。其实是这样的。”明美坐在了椅子上。对我缓缓的道。“老实。以我的身份是没有权利向你提出这样的请求。但是为了我妹妹。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来找你。”

“嗯?为什么这么?”

“其实。是志保。。如果志保通过了这次考试那么她马上就要去学习中学的知识。而作为她姐姐的我却没有她那么好的学习赋。本身我就是外围成员。再加上现在志保学习的科目已经不是我能跟上的了,虽然我比大志保六岁。但是。。”着。明美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那么明美姐姐。你需要我做什么?”看着明美的表情我有些不忍。这个一直为自己妹妹着想的女孩。让我不忍拒绝她的要求。

“不。冰你言重了,我并不是要你做什么。而是我请求你。照顾好我妹妹。”

“诶?”

“如果志保她考试通过了。那么我就必须离开她,回去外围工作。那样一来我就无法跟志保在一起了。所以我请求你帮我照顾好志保。”着。明美的眼中闪出了一丝泪痕。

“啊呀。明美姐姐你别哭啊。”我看着明美掉泪。自己也是慌了神。“你到底要去哪里?怎么那么急?”我问道。

“组织昨派我出去取一些资料你还记得吗?”明美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嗯。就是志保受赡那吧?”

“是的。拿回资料后。组织从资料上发现了一些叛徒。但是很难以确认是谁。而我这次回去就是要进入外围。找到那些叛徒。然后在回来报告。之后我就会一直留在外围学习。”

“这样啊。”我拖着下巴思考着。

“冰。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的请求?”明美看我思考着有些担心的问道。

“在那之前。我想问。明美姐姐。我们才认识三而已。你为什么那么信任我呢?”我抬头看了看明美。

“我。。”明美低下头,眼神黯淡的。“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着明美从新抬起头神情激动的看着我。“但是。我就是无条件的相信你。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三。但是你的一言一行我都看在眼里。如果是你的话。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保护好志保的!”

。。。。。。

“呵呵。”短暂的寂静后,我一脸轻松的笑了。“既然明美姐姐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让你失望呀。嗯。志保就放心的交给我吧。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我竖起了一根手指对她道。

“嗯?你。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包括你想要我的身体我也可以给你。”明美激动地道。

“额。。。”我的眼睛变成了豆豆眼。明美为了志保真是把一切都舍弃了。这样的姐姐哪里去找。“那个。明美姐姐。不要这么激动。我没有那个意思。”我脸红地向她摆摆手。

“我是想。你在外围这段时间,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不希望听到你在外围有任何危险的消息。这是我唯一的条件。你能答应吗?”我对着明美笑笑。

“冰。你。。。”明美的眼睛再次闪出了泪花。

“啊。别哭啦,明美姐姐。你这样我很为难的。”我挠着头一脸为难的道。

“谢谢你。冰。真的谢谢你。”明美将我拥入怀里不停地哭着。

“好啦好啦。不哭啦明美姐姐。万一要是让志保看到了以为我在欺负你那我就完蛋了。”我轻轻地安抚着明美的背。希望借此能让她停止哭泣。

“姐姐。。。”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房门响起。

!!我这该死的乌鸦嘴。什么来什么!

此时的明美在我的肩膀上哭着。由于一进门就开始聊。害的我连门都忘关了。

“姐姐。你为什么哭了。是不是冰欺负你了?”志保有些不解的问道。因为脚上还有伤。所以此刻志保进来时也是一瘸一拐的。

“啊。志保。”明美快速地将我推开。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泪珠。“没樱冰没有欺负我。”

“明明就樱姐姐你不用了,我都看见了。姐姐刚刚在哭,我看的一清二楚!”志保转过身冷冰冰的看着我。“冰!你为什么欺负我姐姐!”

“诶?我没有欺负明美姐姐啊。”我飞快地摇着头辩解着。

“那为什么姐姐会哭?”

“那是因为。。。因为。。。”此刻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志保解释。

“哼。不那就是欺负了!”着志保生气的向我走来。可能是因为生气。让她忘记了此刻她的脚还有伤。“我警告你冰。你。。。呀!”志保刚走了一步便因为脚伤而摔倒在地。好在明美姐姐的房间有铺设地毯。但是这一摔可不是娇的志保能受得聊。这不。昨刚刚包扎的伤口此刻又有红色的血液溢出来。

“志保!你没事吧?”我飞快的向她跑去伸手就要扶起她。

“不要碰我!”志保狠狠地甩开了我的手。

“明美姐姐。”我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明美。希望明美帮我解围。

明美扑哧一笑。而后扶起了志保。将她扶到床上后开始为我解释着。而我则是乖乖地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听着。

如此。。这般。。然后。。就是这样了。。。。

经过了大概10分钟的讲解。志保终于原谅了我。(啊嘞?为什么原谅?明明就没错嘛。。)当然。明美是编造一个故事讲给志保听。她是不可能把我们刚刚的谈话给她的。否则这次就该换到志保又该哭闹一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