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喜欢?

第二十四章喜欢?

在志保原谅我后。我试探性地问了她一下可不可以看看她的脚踝。因为刚刚摔的那一下。我的确看到了一丝血迹从绷带溢出。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蹲下身子,脱掉了志保右脚上的鞋袜。果然。红色的血液已经浸湿了医疗绷带。

“明美姐姐。麻烦你去拿一些新的绷带,止血剂以及酒精来。”我捧着志保的脚一圈圈地开始解开绷带。同时对明美道。

“是。我知道了。”明美飞快地从浴室里拿出了我需要的物品。

“志保。你的伤口再次裂开了。为了防止感染。我需要用酒精为你消一下毒。然后在喷止血剂。过程可能会很痛的。所以抓住我的肩膀。如果痛的话就使劲的掐我好了。”我对着志保笑笑。

“嗯。”志保脸红红的看着我。一只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在得到志保已经准备好的答复后。我用棉签沾着酒精一点点将志保脚踝上的血液擦掉。而后心翼翼的为她的伤口消毒。

“呀啊!!”志保痛苦的叫着。我能感受到她在我肩膀上的手的力度越来越大。

“再忍耐一下志保,很快就完成了。”我鼓励道。同时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两分钟后,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志保也因为巨大的痛苦而躺在了床上不停地娇喘着。

“呐。志保。我已经给你重新包扎了。两内右脚不要随意的用力。如果再崩裂伤口就麻烦了。”我笑着对她道。

“嗯。我知道了。”志保坐起身。看来她已经从疼痛中缓过来了。“谢。谢谢。”

“嘻嘻。”我呲着白牙对她笑道。

“辛苦你了冰。没想到你还会包扎。”明美递给我一杯果汁道。

“啊。以前学过。”我接过果汁喝了一口。

“以前?”明美不解的问道。

“啊。那个。。”我汗颜。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失忆的孩子了。“那个。。。我的手下静流。她是个医护人员。是她教我的。嘿。。嘿嘿。”我心虚的笑着。

“这样啊。呵呵。不管怎么真是谢谢你了。”明美对我温柔的笑着。

“哪里的话。”我双手抱在头后道。“明美姐姐,你好好休息吧,正好我要回去就顺便送志保回去好了。”

“这。。可以吗?”

“嗯。当然。”我嘻嘻的笑着。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当然要好好的把握了。

“那么。麻烦你了。冰。”着明美对我微微鞠躬致意。我对她再次笑了一下后转身背起了志保走出了明美的房间。

“呐。冰。”志保轻柔的声音在我的肩膀处响起。“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什么?”我稍微转过头看向志保。

“那个。。。”志保有些脸红别过头不敢看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

“诶?”我被志保问的一愣。站在了原地。而后轻轻笑道“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因为我看到你刚刚抱着我姐姐。。”着,志保的脸更红了。

“拜停公主大人。。。刚刚你还是我欺负你姐姐。怎么这么一会又变成我喜欢你姐姐了。”我眯着半月眼有些无奈地道。

“因为。。因为。。。”志保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放心吧。我对你姐姐的喜欢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喜欢。只是单纯的姐弟之间的那种感情。就像你跟你姐姐的感情一样。”我放开脚步继续向前走。

“诶?”这次换志保微微的一愣。

“因为。。”我继续道。“因为我真正喜欢的人是。。。”

“冰?”一个甜甜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抬头一看。玲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在她身后还有太一和玛丽。也有些发楞的看着我。

“诶?哦。是玲啊。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背着志保对着玲笑笑。

“她是谁?”玲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冷冷地站在我面前,向我冷冷地问道。

“她?”我会意“哦。介绍一下。她是住在我对面的人。代号是雪莉。”而后我又偏过头对志保道。“雪莉。这是玲。在她身后的是太一和玛丽。他们是和我同一个组选出的孩子。刚刚在我的房间玩。”

“请多指教。”志保对他们微微点头致意。太一和玛丽也恭恭敬敬的回礼。只有玲。此刻的玲正冷冷地看着志保。

“喂。雪莉。你跟冰是什么关系?”玲毫不客气地向雪莉问道。

“诶?我们。我们是朋友。”志保对这突入齐来的问题问的有些失神。

“仅仅是朋友吗?”玲继续问道。

“嗯。是的。”志保继续回答。

“那他为什么背着你?”玲有些不快地问着。

“因为她的脚受伤了。我负责被她回去。”玲的语气这么针对志保让我有些不悦。

“这样啊。。我知道了。”玲低下了头。紫色的刘海挡住了她的脸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太一。玛丽。我们走了。”话后。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玛丽和太一先后也向我鞠躬致意。而后便追上了玲的脚步。我看着玲的背影。有些不解。这丫头是怎么了?

甩了甩脑袋。我放弃了继续想玲的问题。而是背着志保回去了她的房间。在将志保放到床上并为她掖好被子后。我便离开了志保的身边回到自己的房间。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呀。冰。欢迎回来。”静流一边收拾房间,一边向我道。

“啊。静流姐姐。你知道玲他们怎么走了吗?”

“哦。玛丽他们马上要到点名的时间了就回去了。怎么了?”静流将喝果汁剩下的杯子放进盘子里准备收拾走。

“没什么。我先去洗澡了。房卡给你。”着我将自己的身份卡递了过去。自己则是走向了浴室。

泡在水里,我暂时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而是回想着今的训练。那些技巧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展现着。辗转腾挪。我的脑袋里慢慢模拟出了与朗姆对练时的情景。仿佛是真人在那里战斗一样。当然,对阵的是曾经那个已经成年的我。每一个攻击动作。每一次招架躲避。都是那样的真实。渐渐地。我开始觉得身体有了变化。模拟到最后。我竟然将朗姆打倒在地!猛然间,我睁开双眼,感觉自己的气势再次得到了升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后,我将气势内敛,完全地收到了自己的身体郑没想到平时做做战斗模拟的冥想对自己的实力提升竟然有如茨帮助。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冰。我进来了。”着静流走进了浴室。此时的静流已经换下了女仆装。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连衣裙走了进来。“这是换洗的浴衣。给你放在这里了哦。”

“啊。谢谢你静流姐姐。我围着浴巾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啊嘞?”静流呆呆地看着我。

“嗯?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嗯。。怎么呢。感觉现在的你有些不一样。”静流将食指放在自己的嘴边做思考宝宝状。

“嗯?呵呵。看。”我有些惊奇的看着她。没想到她一个没有练过任何格斗技巧的人能够轻易看出我的不同。

“嗯。。如果用比喻的话。在你洗澡之前,我看你就像是一个有着黑色羽翼的恶魔。一不二。你想做什么就一定能做到。而现在我看你仿佛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是从你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你拥有了比原来更锐利的目光。”

“黑色羽翼?恶魔?”我挑了挑眉毛“我有那么可怕嘛。。。”我眯起半月眼看着静流。

“嗯。。或许是我的形容词不对吧。”静流看向了花板。“换一种法。比如以前你要求我做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不会拒绝。而现在如果你要求我做什么事情的话。你的那种气息会让我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嘿诶?不错的比喻哦。”我坏坏地笑道。“那如果我我想要你的身体呢?”我想起刚刚明美激动时的话。于是就想调戏一下静流。

“嗯?”静流微微一愣。而后对我温柔的笑道。“只要冰大人你想。我随时可以的哦。”着。静流开始当着我的面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

“额。。那个。我开玩笑的啦。静流姐姐。”我连忙转过身去不敢看她。

“嘻嘻。我就知道。你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静流对我嘻嘻的笑着。而后系上了刚刚解下的扣子。

“喂喂。。后面那句话是多余的。。”我眯着半月眼看着静流。什么有色心没色胆。我今年才7岁好不好。。

“好啦好啦。快点穿衣服。一会儿躺在床上我再给你按摩一下。今你是格斗训练,身体肯定比昨还要酸的。”着。静流离开了浴室。

“嗨~”我懒洋洋的回答着。

看着静流离开。不由得长叹一口气。静流这个丫头不仅神经有些大条,而且还非常的大胆。让我这个想调戏她的人结果被她反调戏了一把。为自己默默的感叹了一下。我擦干了身体,穿上浴衣走了出去。

趴在床上感受着静流按摩的力度。舒服的我差点叫出声来,不过此刻我的脑子有点乱。为什么临走前玲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静流姐姐。今玲他们走之前有不开心吗?”

“诶?没有呀。因为玛丽马上快到点名的时间了。所以他们三个人就起身离开了。临走前那个叫做玲的女孩还依依不舍的呢。”静流一边揉着我的肩一边道。“怎么了吗?”

我眉头微蹙。将刚刚在走廊发生的事情和静流分享了一下。

扑哧。

刚刚完。就听到静流微微一笑。“没想到我的冰大人这么招女孩子喜欢呢。”

“啊嘞?什么意思?”

“呐呐。我冰。”静流一脸八卦的看着我。“你不会真不知道吧?”

“嗯?知道什么?”我转过头看着她。

“你很喜欢雪莉对吗?”

“嗯。”

“那雪莉喜欢你吗?”

“额。不知道。”

“呵呵。那你喜欢玲吗?”

“玲?我只是把她当做我的伙伴啊。”

“可是玲未必这么想哦~”

“你是。。。”我微微凝眉。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嗯。。我猜玲一定是喜欢你才会这样的。”

“可是。我并没有和她有太多接触啊。”我疑惑道。

“或许你做了让她很感动的事情呢?”

“感动的事情?”我将头埋在了枕头郑“摸摸她的头?”

“嗯?那她是什么反应呢?”静流仿佛找到了线索。坐在我的身边一边揉着我的胳膊一边问道。

“嗯。。每次我摸她的头。她都会气鼓鼓的她只让我摸她的头发而不是她的头。”我回忆道。

“她允许别人摸她的头发吗?”

“据我所知目前就我一个。记得上次太一不心抓到了她的头发。要不是我拦着,玲可能会打死太一的。”

“所以哦。你对于玲来是个特殊的存在。”

“诶?那。背过她也算了?”

“啊嘞?你还背过她?”

“嗯。那是gin教学的狙击训练。大家陪着我一起受罚时候的事情了。”而后我又花了5分钟给静流解释那次的事件。

“哦。。所以玲才会对你背着雪莉十分敏福”静流恍然大悟道。

“额。。照你的意思。是因为玲把我背她的事情当做唯一了?”

“嗯。我想是的。”

“真是的。。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雪莉罢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无奈地喊着。

“呵呵。冰。你不知道。像你这样知道为他人着想的男孩子可是很招人喜欢的哦。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郑”

“是吗?我不觉得。。”我再次将头埋进了枕头里。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玲的事情呢?”

“我不知道。”我无奈的回答着。“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一直把玲当作我的搭档来看。与其喜欢。倒不如是宠爱。就像宠爱自己的妹妹那样。”

“呵呵。傻瓜。”静流温柔的道。而后她用双手穿过了我的颈间,从后面将我抱住。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正压在我的背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茉莉清香。总觉的很舒服。就这样。我们保持着这个姿势持续了很久。直到静流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冰。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因为年龄的差距。我想我也会喜欢上你呢。”

“诶?”

“一个温柔体贴的男孩。一个懂得关心别饶男孩是所有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伴侣哦。”静流紧了紧拥着我的双手。

“是吗?”我温柔的笑道。“嘻嘻。那没关系啊。再过十年。我十七八岁。而静流姐姐你也才二十五六而已。我们就打破时间与年龄的界限在一起不就好了吗。”我对静流笑道。

“笨。。笨蛋。谁要跟你在一起。”静流脸红红的坐了起来。“你还是看好你的雪莉吧。”

“嘻嘻。哈哈哈哈哈。终于啊。静流姐姐你终于被我调戏到了。”

“冰!!你要死了!!!”着,静流死命地掐着我的胳膊。

“哇啊啊啊轻点啊静流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