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姐姐

第二十五章姐姐

一番打闹后。我从新躺在了床上。静流则是在我身边安静的躺在我的身边。陪我一起看着花板。毕竟我的床是一张大床。躺下两三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呐。静流姐姐。你有没有想过从组织逃离出去?”我看着花板向静流问道。

“嗯?你为什么会这么想?”静流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我在想。等我长大以后。我想带着你,志保,还有明美姐姐一起逃出组织。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想带上玲,太一和玛丽。毕竟在这个组织里只有你们是我熟识的人。”我傻傻的笑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带你们逃出去,远离这个组织。到一个没有组织威胁的岛上去。在那里过着无拘无束的快乐生活。那该有多好。”

“嘻嘻。冰,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哦。”静流转过身趴在床上看着我。

“哪樱。”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她,同时还用手擦了擦嘴,确定没有口水流出来后才放下了手。

“冰。你知道吗。如果要想脱离组织。唯一的手段就是死。只有死掉组织才会放过你。”着静流的目光变得暗淡了起来。“这个被层层迷雾包围的组织遍及了全球各个角落。不仅是日本。在美国,中国,德国,英国,甚至连意大利这种黑手党横行的地方都有组织的存在。所以我们想找到一个像你的那样的环境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连逃出去都十分的困难。”

“那。静流姐姐,你有想过逃出去吗?”

“怎么没有想过。”静流从新翻回身子躺好。“在遇到你之前。我不止一次地想逃离组织,我也想在阳光中自由的散步,在人群中与同伴们嬉闹。也想去海边看看一望无际的大海,去游乐场好好的体验一次疯狂。但是身边许许多多的案例告诉我那是不可能的。所有试图逃跑的人都被gin杀了。所以我才一直那么怕他,怕他知道我想要逃走。”

“为什么在遇到我之前?”我偏过头问她。

“因为在遇到你之后。我发现在组织里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可怕。”着静流的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在三个月前。你受赡时候。在那个医院里你是陪我聊最多的一个。在你回来组织训练后。又在第一获得了代号。将我从地狱中拯救出来。虽然我也只是在这里住了两。但是这两是我进入组织以来最快乐的日子。没有gin的威胁。没有难应付的上司。除了为你打理一些琐碎的事外。剩下的时间都属于我自己。我可以有自己喜欢的房间。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这样的日子。我为什么还要逃出去呢?”

“静流姐姐。你还是那么的容易满足呀。”我嘻嘻的笑着。

“当然咯。不过冰,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静流神色突然严肃起来。“那就是如果有一你要逃离组织。请你一定不要管我,如果是你一个人或者只带上雪莉的话。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逃脱组织的魔爪,但是如果你带上我,我只会拖累你的。”着。静流的眼神再次暗淡了下来。

我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她。而后轻轻的笑了。“笨蛋。”

“诶?”

“一个对于外界向往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让她在组织的深渊里过一辈子?更何况这个女孩儿还是我的姐姐。”

“冰。。。”静流呆呆的看着我。

“放心吧静流姐姐。距离我长大还有至少十年的时间。这十年我必然会呆在组织里。所以这十年你会一直跟在我身边。如果我选择逃出去的话。那也一定会带上你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我抬头再次看向花板。自信的笑道。“一定!”

“冰。。”静流的眼睛再也束缚不住那晶莹的泪珠。在眼泪夺眶而出的刹那,静流将我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呜呜。。。”我使劲挣扎着。希望从她的怀里逃离。静流仿佛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

“喝。。。。呼。。。。”从静流怀里出来的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真是的。”我眯着半月眼看着静流。“差点让你给闷死。”

“嘻嘻。哈哈哈哈。。”看着我的窘态,静流破涕为笑。“呵呵。不管怎么冰。今晚上你就乖乖地躺在我的怀里吧~”着静流再次把我拥入怀里。

入夜。我躺在床上望着花板。而静流则是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从她脸上的表情上看。此刻的她很幸福。

“呐。静流姐姐。你睡了吗?”

“还没。怎么?”静流答道。不过她并没有睁开眼睛。

“你。。。玲她喜欢我是真的吗?”

“嗯。我想是的。如果我最宝贵的东西是头发。那我只会让我喜欢的人去摸的。”

“那你刚刚如果不是年龄的差距,你会喜欢上我这是真的吗?”

“呵呵。傻瓜。怎么可以向女孩子这么发问。你是男孩子吧?如果喜欢谁的话努力去追就好了。至于喜欢你的女孩。不要让她们觉得难过就好。”静流紧了紧手臂。

“是这样啊。那你如果我认玲做妹妹的话。她会开心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不是她。”

“那你呢?如果没有年龄的束缚。你真的会喜欢我?”

“都了。不要向女孩子问这种问题。”

良久后。静流又有些脸红的道“是真的。但是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雪莉。所以,就请让我作为你的姐姐陪在你的身边吧。”

“抱歉。静流姐姐。”可能是我错了话。听到静流这么对我让我觉得心里很不好受。

“没事。睡吧。明还要上课。”话后不久,我耳边传来了静流均匀的呼吸声。而我则是望着花板。一夜未眠。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第二一早。闹钟在七点半准时吵醒了静流。而我因为一夜没睡而显得有些憔悴。好在今是文化课的学习。不会有太多的影响。

“早安。冰”静流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像我打着招呼。

“啊。早。静流姐姐。”我穿上了新的风衣。对静流招呼道。在我的柜子里有许多相同款式的黑色风衣。都是静流帮我准备的。

“啊嘞?冰。你的眼睛怎么那么红?而且还有了黑眼圈。你没睡好吗?”静流揉了揉眼睛看向我。

“不是没睡好。是没睡。昨晚想了些事情。”我淡淡的回答道。

“那,你今的课。。。”静流有些担心道。

“没事的。学的文化课而已。”我对静流自信的一笑。而后便起身洗漱了。而静流则是负责帮我叠被子。

简单的洗漱后。我和静流一起去了食堂。吃过简单的早饭后我直径去了圆顶咖啡屋。因为我要去文化课的地方要经过那里。而静流则是回去收拾房间。

来到咖啡屋。我在另一赌走廊处看见了玲他们正在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话。想必那个男人就是我们文化课的老师了。

“你们早啊。”我率先打招呼到。

“啊。冰大哥你早。”太一和玛丽先后向我问好。但是玲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而后便转过身不在理我。

“玲。。你还在生气吗?”

“。。。。”(无视)

“玲?”

“。。。。”(继续无视。)

“喂喂。。不要这样嘛。”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你。。”玲甜甜的声音带着一丝异样。

“嗯?”

“为什么不再摸我的头了?”玲转过身看着我的眼中有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了出来。

“因为。。。”我前面的碎发挡住了我的表情。

“什么?”玲的担心的问道。

“笨蛋。”我眯起半月眼看着她。“你背对着我。我怎么摸得到嘛。”着,我抬起手从新揉了揉她紫色的刘海。

“你。。你才是笨蛋。”玲脸蛋通红的躲开了我的手。

“咳咳。。抱歉。。打扰一下。”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我们身边响起。是那个刚刚和玲他们话的眼镜模

“想必您就是大哥了吧。”那个眼睛男对我微微鞠躬道。

“啊。是我。”

“您好,我是您的文化课老师,负责教导您学六年的文化课程。”那个男人并没有穿黑衣服。应该是个外围成员吧。

“啊。请多指教,”我双手背在头后一脸轻松地道。

“呵呵。您客气了。如果您对课程有什么不满请随时提出来。现在请您跟我来。”

着,他带领我们四个人走向了音乐厅下面的计算机室。计算机室和我想象中有些不同。并不是一排排的电脑摆在那里。而是每四台电脑在一个屋子里。屋子不大,但是在这个地下走廊里至少有上百个这样的屋子。不少屋子里都有人在学习。到和我差不多大。大到十七八岁的都樱而就在走廊的中段。一个开着门的屋里。我看到一个的身影正在聚精会神地坐在那里学习。是志保。她一个人被老师单对单的教导着,而明美并没有在她身边。也就是她通过了学的考试,成功地升入了中学的学习。不过从她的眼里我看到了一丝忧伤。想必是因为明美被调走的原因吧。

“哼。”一声冷哼从我的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玲正气鼓鼓的看着我。对她嘿嘿一笑。我继续往前走。

再往前面不远就是学文化课的教室。我们四个人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两台电脑在一个桌子上。中间有一条不宽的过道。我和玲坐在一边,而玛丽和太一坐在一边。

“那么,从今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老师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松下和。你们可以直接叫我老师,或者松下老师。那么请各位也自我介绍下吧。顺便把年龄和已经上过学的年级一下。”

“21号,铃原太一。11岁。曾经念过学四年级。”太一第一个站起来回答道。

“39号,玛丽莎,10岁,在美国我已经学三年级毕业了。”

“15号,玲。7岁。没上过学。自学到学四年级毕业。”玲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

“。7岁。没上过学。”在我完话后。整个教室一片安静。

“那个大哥。您是您没上过学吗?”松下有些犹豫。

“我的不够明白吗?”我托着下巴一副懒懒的样子答道。

“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看来这个松下很怕我。

“假的吧。怎么看你也不像是没上过学的。”玲眯着半月眼看着我。

“那个。。我也不太相信。”玛丽懦懦的道。“冰大哥做事那么沉着冷静。又有着强大的实力。怎么会没有读过书呢。”

“这个。。我只是我没上过学。没我没读过。”我眯着半月眼看着他们。

“那。冰大哥读到什么程度了呢?”这次发问的是太一。

“不知道。”我趴在了桌子上因为一夜没睡。弄得我有些头疼。“我没有用标准衡量过。所以不知道。

“这样啊。”松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那么。如果大哥不介意的话。请您和他们一起参加一下三年级的水平测试吧。如果您通过了。那么我们就统一一下从四年级开始教学起。”

“啊。老师。我有个问题。”我懒懒地道。

“请。”

“如果我想跳级。我该怎么办?”

“只要您完成您想跳级之前的一级的ab卷考试。并保证a卷在60分以上。b卷在85分以上就可以跳入下一级。”

“这样啊。我知道了。”

“那么大哥您想跳级吗?”

“是的。”

“不知道您想跳到那一级。我去为您准备考试卷。”

“六年级。”

“这样啊。”松下擦了擦汗水。“那请您稍等。我这就去拿五年级的考试卷来。”

“老师。你误会了。”我抬起头看了看他。我的意思是直接给我六年级的考卷。我打算直接学毕业,去中学部。

“您。。您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