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孤独的志保

第二十七章孤独的志保

“风。为什么。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不是好等自由后我们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的吗?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先走。你回答我,回答我啊!!!哥哥!!你回答我啊”!

这是。。明雅。。吗?明。。你怎么。。。

“风。。我从没叫过你哥哥。现在我叫你,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啊。哥哥。你醒醒。醒醒啊!”

明。。。

“哥哥。等等我嘛。。”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哥哥。你不要我了吗?哥哥。你在哪里。我想你。你快回来好不好。。”

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但是我始终看不清那个孩子的样子。只是能听出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我才不要叫你哥哥。不要!”这是一个甜甜的声音。是玲。

“哥哥。你回答我啊。”明的声音。

“哥哥你不要我了吗?”稚嫩的声音。

“我才不要叫你哥哥!”玲的声音。

三个声音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盘旋。渐渐的模糊起来。。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柔的声音。

“冰。。。冰!”

“啊!!!”我猛然睁开眼。坐起了身子。

“喝呼。。喝呼。。”我大口的喘息着。是梦吗?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我抬起头。静流担心的脸庞出现在我眼前。

“冰。。。你做噩梦了吗?我看你睡着的时候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静流担心的问道。

“啊。。算是个噩梦吧。”我从新躺下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静流替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温柔的道。“好了。没事了。”

“嗯。玲呢?”

“回去了。”

“回去了?”

“嗯。你睡了一下午了。晚饭时间都已经过去了。”

“呵呵。我有睡那么久吗?”我笑笑。“可能是太累了吧。现在几点了?”

“十点半。你要出去吗?”

“不。只是去吃饭。你吃过了吗?”

“还没。一起去吗?”

“嗯。吃饭回来我想在休息一下。这两运动量蛮大的。昨晚又没睡。”

“嗯。好的。我去换衣服。你先洗洗脸清醒一下吧。”着静流离开了我的房间。自从她从组织拿到这身女仆装后,凡是工作时间她都会穿着的。

“等一下。静流姐姐。”我突然叫住了她。

“嗯?还有事吗?”

“玲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躺在我身边了?”我从床上抓起了一根紫色的长发问道。

“呵呵。我还想问呢。昨还闹着别扭。今她竟然像乖宝宝一样趴在你的边上看了你整整三个时。”静流甜甜的笑着。

“额。。我认她做了妹妹。”

“嘻嘻。那我要恭喜你了哦。”静流坏坏的笑着。“不过你的妹妹在你睡着的时候偷吻你了哦。”

“哈啊?”我惊讶道。

“呵呵。放心吧。你的初吻还在。她吻在了你的脸颊上。不过你睡的可真死啊。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樱”

“呵呵。可能真的太累了吧。”我无奈地笑笑。

“话回来。如果我夺走你的初吻,雪莉会不会恨我一辈子呢?”静流一副思考宝宝的样子道。

“喂喂。。。”我眯着半月眼看着静流。

“嘻嘻。你先醒醒盹儿哦。我一会儿就回来。”俏皮的一笑,静流走出了房间。

静流走后,我起身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恢复了一些精神。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等静流换好衣服回来,我就和她一起去了食堂。

“对了。静流姐姐。你今下午有看到志保吗?”酒足饭饱后。我问向静流。

“嗯?没有呢。今在房间里也没有听到对面有人回来的动静。”静流端着果汁滋滋的吸着。

“嗯。。。到底去了哪里了。”我托着下巴思考着。

“不会还没回来吧?”静流问道。“毕竟以她7岁的年龄想学会中学的知识可能很困难的。难道被留堂了?”

“那也不会这么晚吧。”我揉了揉额头。“我去找找她。静流姐姐你弄一些吃的,再准备一壶咖啡回房间等我。没准一会儿要用到。”着。我离开了座位。向着计算机室跑去。

走进计算机室的地下长廊。这里还有不少的灯光。原来还有不少的人都在上课。我走向长廊的中段志保所在的那个教室,那里依旧亮着灯。走到门前向里看去。果然。志保一个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电子笔不停地写着什么。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志保是那样的孤独,无助。

“志保。你没事吧?”我走进了教室,来到了她的身边试探性的问道。

“嗯?是冰啊。。”志保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而后继续低头写着。虽然是电子笔。但是我能看出来她写的是“姐姐。”的字样。

“志保。。你还好吧?”

“冰。。。姐姐走了。”志保淡淡的道。

“嗯。我知道。。”

“姐姐。。她走了。。”志保的情绪有些激动。

“嗯。我知道。。”我向她靠近。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姐姐走了。。姐姐走了啊!!!呜哇啊啊啊啊!”感受到我手的温度。志保回身扑进了我的怀里。撕心裂肺的哭着。哭的很伤心。。很让我心疼。。

“乖。。没事了。。没事了。。”我安抚着她的背。希望以此能给她一些安慰。可是志保根本没有停下过哭泣。

慢慢的。我穿在里面的紧身衣被志保的泪水浸湿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到。这个一直冷冰冰的女孩,她的内心是如茨孤独无助。同时。这也坚定了我要守护她的决心。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终于。志保哭累了。不过她依旧趴在我的怀里抽泣着。而我只能一直安抚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冰。”

“嗯?”

“我怕。。。”

“乖。。。有我在。”

“爸爸妈妈不在,姐姐走了。组织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怕。。。”着。志保抓住我衣服的手攥得更紧了。

“乖。不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冰。。”

“乖。。不哭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低头,轻轻的一吻。吻在了她茶色的流海上。

“冰。。。”志保脸红的推开了我。

“呵呵。这样会不会好一点?”我对她嘻嘻的笑道。而志保则是红着脸不理我。

看着她红红的脸蛋。我真的很想伸手掐一下。不过理智告诉我。这样会被志保打死的。

“阿拉阿拉。我的衣服。都给你当手绢擦眼泪和鼻涕了。”我拉着自己的衣服一副苦相地笑道。

“哪。哪有鼻涕。”志保看着我里面湿透衣服嗔道。

“怎么没樱你再仔细看看。”着我将胸口浸湿的地方贴向了志保皎洁的脸庞。而后趁着志保不注意。一把将她的身体搂到怀里。

“冰。。你。。”志保在我的怀里挣扎着。但是仅仅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便不再反抗。乖乖的靠在了我的胸膛上。

“嗯?怎么这么乖?”我嘻嘻的笑道。

“因为我没力气反抗了。”志保脸红红的道。的也是,今一志保都没有吃饭。再加上刚刚一场惊动地的哭泣。这时候还有力气就怪了。

“好啦。明美姐姐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会保护你的。”我将她从怀里拉出来。双手扶住她的肩膀。对她自信的笑道。

“那,姐姐回来以后呢?”志保定睛的看着我。

“回来以后啊。。。”我故意拉长了语调。“回来以后。那我就保护你们两个人呀。”我呲着白牙对志保嘻嘻的笑着。

“诶?哼,谁要你保护。”志保有些木讷。之后就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看着志保的神态。我知道她已经恢复了。果然。女孩子一旦哭累了,之后还是很好哄的。

“志保,你还没吃饭吧?”

“叫我雪莉。”志保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哦。走吧。我背你去吃饭。”

“我自己能走。”

“你能走为什么还要拄着医用拐杖?”我指了指一旁的拐杖问道。

“因为。。。”志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好啦志保。现在都凌晨了。应该没有什么人走动了。我背你没有人会看见的。”我笑嘻嘻地转过身蹲在了志保的身边。

“叫我雪莉。”志保眯着半月眼,抓起医用拐杖在我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知道啦。志保。”

“。。。。。。”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回到我的房间。静流将准备好的食物端了上来,同时还有两杯香浓的咖啡。不过一杯是给志保的,另一杯是她自己的。而我则是喝冰水。

“冰。。”

“嗯?”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咖啡?”用过晚餐的志保叉起了一块蛋糕送到了嘴里,而后向我问道。

“额。。。这个。。”我有些心虚。“我是看你喝过,所以。。”

“是吗?”志保又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可是这几我一次咖啡都没喝过啊。”

“额。。那就是听明美姐姐的。”我汗颜。

“。。。。”(半月眼盯。。。)

“啊。。那个。静流姐姐拿一杯果汁给我吧。”我转移着话题。

“冰。。。”(半月眼接着盯。)

“呜呜呜呜。。志保。你放过我吧。我是猜的。”我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志保道。

“算了。原谅你了。”志保轻松一笑道。

“呜呜呜。。。谢。。谢谢。。”我泪流满面的着。

“对了冰。今学习的怎么样?”静流无奈的看着我笑笑,为我转移了话题。

“嗯。今参加了一个测试。”道这里,志保的眼神看向了我。嘻嘻一笑,我继续道。

“学六年级的毕业考试。如果通过的话我就能去中学部了。”道这里我明显看到志保端咖啡的手轻轻的晃了一下。

“嘿诶?冰你能通过这个考试吗?”静流好奇的问道。

“嘛。。应该可以吧。学的东西我觉得都蛮简单的。”我双手背在头后笑道。

“也就是。如果你要是通过考试。你就能和我在一起上课了吗?”志保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光彩。

“嗯。我想是的。嘻嘻。这样我就可以陪在你身边咯~”我开心的笑道。

“呕。。。”静流俏皮地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惹得我用半月眼盯了她半。

“谁要你陪。”志保故作镇定的喝着咖啡。但是明显她的手有着一丝的颤抖。“是是,公主大人。时间不早了,的扶您回房休息。”我笑着走向了志保。背对着她蹲了下去。

志保脸颊微微一红。而后双手穿过了我的颈间,让我背了起来。走出自己的房门。直径进了志保的房间。

将志保放到她的床上后。替她掖了掖被子就打算离开了。可是刚刚转过身,志保拉住了我的衣服。

“冰。。”

“嗯?怎么了?”

“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吧。我一个人有些怕。。”志保将视线瞥向一边不敢直视我。的也是。明美走了以后只剩志保一个人。晚上害怕也是应该的。

我心疼的看着她。外表冰冷的志保。总是将自己脆弱的一面隐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我很庆幸自己在她年幼的时候就遇到她。否则真的不知道她会怎样走完她的童年。

也许是我这只蝴蝶已经掀起了足够大的风浪了吧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会对志保做些什么。谁也不清楚。而在之后的日子。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只希望自己的出现不要改变太多的剧情。否则许多事就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我再次转过身。坐在了志保的身边,志保侧过身蜷缩在我的身边。听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睡觉都会这样蜷缩着身体以求温暖。

我伸手揉了揉志保的头发,宠溺的看着她。慢慢的,志保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是的。她睡着了。但是我不敢离开。因为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我的衣服。我从项链中拿出了藤原给我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静流告诉她今晚我不回去了。而静流则是八卦地给我回了一条“孩子不许早恋!晚安。”让我嘴角抽搐了半。

ps:久违的更新啊,抱歉各位,三月份将会是风最忙的一个月了,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了这里,一直都没有更新就是因为风在憋这个万字,时间有点赶,文章不够好还请各位看官见谅,同时这里风也要再次和大家声抱歉,这次三连发将会是三月的最后一更,在三月底,风将会有个重要的考试,接下来的日子风将要全力地复习。等到考试结束,风会从新回来为大家码字的,还请各位看官耐心等待一些日子。至此,风拜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