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泪光

第二十九章泪光

在星野的教学下。我和志保开始了一的学习。不过我大多数时间都在补觉。只有在星野离开教室的时候我才会和志保上几句话。由于一开始来的时候星野让我吓得不轻。所以在我睡觉的时候她也没有管我。而是尽量的压低了声音给志保讲课。对于这样的效果我还是很满意的。同时这也让我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整。只有临近晚上,星野才将我拍了起来。

“大哥。”星野轻轻的推了推我的肩膀。

“嗯?什么?”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抱歉大哥。马上就是今的总结测试时间了。如果不能通过的话晚上是要加课的。您。。”

“啊。我知道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去拿试题吧。我做就是了。”我没有为难她。对她淡淡的道。

“是大哥。”着星野走出了教室。

“冰。”志保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怎么?”

“我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很怕你?”

“嘻嘻。为了给自己行方便,在来之前我吓了吓她。”我呲着白牙对志保笑着。

“那你的考试怎么办?”志保担心的问道。“今一你都在睡觉。考试能通过吗?”

“你在担心我吗?”我坏坏的笑道。

“笨蛋。。”志保将头瞥到一边。“谁会担心你。”

“切~志保你就是这样,一点都不坦率。”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她。

“叫我雪莉。”志保同样用半月眼回敬了我。

“是是。志保。”我轻笑着。“先不我。你怎么样?今的东西你都会吗?”

“嗯。感觉还是蛮简单的。考试应该能通过。”志保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作弊吧。我才不要。”

“牵。看我不是。谁用你帮我作弊啊。”我一副孩子的气度对志保道。(话回来。我本来就是孩子。)

“是吗?那这么我就不帮你了哦。”志保有些生气地将头瞥向另一边不在理我。

“嘻嘻。志保,你还是担心我嘛。”我很开心。至少志保她在想着我。

“叫我雪莉。”志保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

“呐呐。志保。我们来打赌吧。”我兴奋地看着她。

“打赌?”

“嗯嗯。就赌这次的测试成绩。”我对她笑道。“如果你赢了。我就答应帮你做一件事。如果我赢了。同样的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好。我跟你赌。”志保对我笑着道。看着志保的笑容。我不由的愣了愣神。又看到她笑了。真是太幸福了。

“色.狼。”志保看着我木讷的表情。淡淡的甩了我一句。

“额。”我变成了豆豆眼。“嘿嘿。抱歉抱歉。”

“好了。如果你赢聊话。你想要我做什么?”志保恢复了原来无视一切的表情问道。

“嗯。。如果我赢了。今晚你要去我的房间做客。可以吗?”

“诶?”志保微微一愣。随即微笑道。“可以啊。正好昨我没有好好看你的房间呢。那么如果我赢了呢?”

“那就看你想让我做什么咯。”

“嗯。。”志保托着下巴思考着。“那么。如果我赢了。以后静流姐姐不能再睡在你房间。”

“阿勒?”我再次变成了豆豆眼。静流睡在我房间她是怎么知道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志保眯着半月眼继续道。“自从静流姐姐来后。就没有回过自己的房间。肯定都是睡在你那里的。”

“志保。。。”

“干嘛?”

“你吃醋了?”

“谁。。谁会吃静流姐姐的醋。”志保脸颊红红地道。

“嘿诶?我可没是吃静流的醋呀。”

“你。。哼。。”志保无言以对。只好转过头不再理我。

“嘻嘻。好啦志保。我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就不让静流再睡在我房间。”

“叫我雪莉。”

“是是。知道啦志保。”

“。。。。。。”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在我们嬉闹一会儿后。星野便拿着测试用的磁盘回来了。两个人一人一张。考试时间为一个时。在将磁盘插进电脑后。我和志保开始忙碌了起来。侧身看了看,发现志保正非常认真的做着考题。我嘻嘻一笑。丫头。跟我打赌你不是必输么。现在在测试卷上的东西都是中学一年级最简单的数学。什么有理数。一元一次方程,数据统计之类的。对我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刷刷的点击着鼠标。在志保还在纠结第一道大型计算题的时候我已经交了卷子。之后我则是趴在桌子上看着志保那专注的神情。

“色.狼。你看够没樱”十分钟后,同样交了卷子的志保眯着半月眼看我。

“没樱一辈子都看不够呢。”我趴在桌子上对着志保嘻嘻的笑道。弄的志保的脸蛋红红的。

由于是普通的测试。答案都是交给电脑判断的。只有最后的四个计算题是由星野评判的。所以我们并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很快结果就出来了。我以一道选择题的微弱优势取得了胜利。没办法。要不是志保在最后一道选择题上犯了迷糊。我们两个就要全以满分的成绩交卷了。

不过这也让志保跟星野仿佛看怪物的看了我半。来也是。毕竟我上课一直在睡觉。结果考试还拿了满分。确实让她们有些惊讶。

“嘻嘻。志保。那么我就在房间等着你大驾光临了哦。”我嘻嘻地笑道。

“怪物。。。”志保眯着半月眼看了看我。

“。。。。。。”

之后我们先后走出了教室。去了食堂吃晚饭。当然。为了避人耳目我们是分开坐的。不过她是跟我隔了一个桌子坐在我的对面。这样子坐其实跟坐一起的差别不太大。只是距离稍微远了一点罢了。

晚饭后。在志保的眼神示意下。我们两个离开了食堂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志保她要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过来。而我则是先回到房间收拾一下。顺便告诉静流穿好衣服。万一志保一进门看见静流只穿着内衣在屋里走来走去,那我真是跳进海里都洗不清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冰~”静流甜腻腻的回答道。我向静流看去。好在她穿着衣服。不过是女仆装。

“静流姐姐。一会志保回来这里玩。麻烦你准备些咖啡零食什么的吧。”我对静流着。

“啊拉啊拉,这么快就把女朋友带回家了呀。”静流八卦的笑着。

“喂喂。。。”我眯着半月眼看着静流。

“嘻嘻。开玩笑啦。我去准备些吃的。你好好休息哦。冰~大~人~”着。静流笑嘻嘻的跑出了房间。应该是回房间准备点心了吧。

坐在沙发上简单的休息一下。虽然睡了一了。但是依旧觉得精神不太好。可能是因为连续两熬夜的缘故,让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虚。从项链里拿出了一直陪伴我的薰衣草胸针。回想着昨的那个梦。

“哥哥。你不要我了吗?哥哥。你在哪里。我想你。你快回来好不好。。”

那个声音。一定是个女孩子。应该是我的妹妹。可是。。关于她的相貌我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头就会撕裂般的疼。拧着眉头,我揉了揉太阳穴。希望借此减轻疼痛。

“冰。你没事吧?”是静流端着一盘子的零食和饮料回来了。看见我正窝在沙发里皱着眉。她慌忙的问道。

“啊。没事。就是有些头痛。”我微微笑道。

“可是你的脸色不太好。是因为最近没睡好吗?”

“不。我只是刚刚在试着回忆原来的事情。可是每次快要想到时头就会好痛。”我皱着眉有些难过的道。

“冰。头痛就不要想了,相信我,总有一你会想起来的。”静流蹲下了身子对我温柔的道。

“嗯。”我微笑着看着她。静流见我稍微恢复了状态,于是便背对着我跪做在霖毯上把盘子里的点心放在了桌子上。

看着静流忙碌的身影。我不由得觉得有些欣慰。有这样一个可以照顾你生活又懂你的人在身边,我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我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了静流的背后,双手环过她的腋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拥了上去。

“诶?冰。。”静流对我突如其来的动作有些惊讶。

“别话。”我闭着眼睛淡淡的道。“静流姐姐。就让我这样稍微抱你一会儿吧。”

“嗯。。。”静流十分乖巧的点零头。没有话。只是用她皎洁的脸庞向我的脸蹭了蹭以示安慰。

贪婪的吮吸着静流身上茉莉的清香。我感觉头不再那么痛了。呵呵。有人陪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咚咚咚。

片刻的宁静后,我的房门被敲响了。应该是志保来了吧。我松开了静流。去开了门。

“嘻嘻。冰。晚上好~”开门后我看见的是玲甜甜的笑容。

“冰大哥,晚上好。”太一和玛丽也向我先后问好。

“啊嘞?你们怎么来了?”我意外的看着玲他们。

“牵。得你好像很不欢迎我们似的。”玲眯着半月眼看着我。

“怎么会。快进来吧。”我笑着将玲他们迎进了屋子。

“今不用点名吗?”

“嗯。今点名点的很早。所以没什么事我们就来玩玩。”玲笑道。

“可是。来玩的话。为什么还要带着学习用的磁盘?”我向玲的手里一瞥。看到了一张黑色的磁盘正攥在玲的手里。

“嘿嘿。太一他们想来问你一些问题。所以。”玲不好意思的笑着。

“牵。问问题就来问问题。有什么嘛。”我眯着半月眼看着玲。

玲瞬间变成了豆豆眼,脸红噗噗的看着我。

“那个。冰大哥。”玛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今上课老师讲课的速度太快了。我们没有跟上。所以希望冰大哥给我们补习一下。”

“啊。没问题。来我的卧室吧。那里有电脑。”我对着玛丽轻松的道。

“是。太谢谢冰大哥了。”太一也应和着。

“玲。一起来吧。”我招呼道。

“我。我不用了。回去自己看一下就好。”玲低着头不敢看我。

“好啦一起来吧。又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我拉着玲走进了卧室。

打开电脑。插入了玲的磁盘。因为他们学习的都同样是学四年级的东西。教学进度相同。所以我可以同时给他们三个人讲。

如此如此。。。这般那般。。。然后。。。。

咚咚咚。

正给她们讲到一半。我房间的门再次响了起来。想来这次一定是志保了。静流去开了门。果然。志保换下了白色的大褂。穿了一件深红色的短袖t恤走了进来。

“阿拉阿拉。今这里还真是热闹呢。”志保看着满屋子的人微笑道。

“啊。雪莉。抱歉。你先在客厅做一下吧。我马上就给他们讲完了。”我抱歉的看了看志保笑道。

“嗯。好的。”

“不用了。”玲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玲。。”我有些蹙眉的看着她。“不要这样。”

“哼。太一。玛丽。我们走。后面的东西我们自己弄懂。”着。玲从电脑上拔出了磁盘。太一和玛丽相互看着对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玲走到了志保的身边站定。紫色的刘海挡住了她的表情。

“你是叫雪莉吧。”玲甜甜的声音此刻显得有些冷淡。虽然两前两个人已经见过面了,但是玲依旧这么问了出来。

“嗯。你是玲吗?”志保回答道。“冰他常常提起你。”志保的脸上也没有表情。两个女孩就这样对立着。

“呐。好好对待冰。”玲有些忧衫。

“诶?”志保木讷。

“我你要好好对待冰!,如果让我知道了因为你而让冰受到了伤害。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的!”玲激动地对志保喊道。

“玲。。你。。。”看着这个情绪激动的女孩。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心里的情绪。玲没有停留,直径走出了大门。从她的脸上,我清楚地看到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她稚嫩的脸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