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新月,羽翼

第三十一章新月,羽翼

一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傍晚时分,那个带我出组织的人再次回到这里接我回去。当然是在吃了安眠药的情况后。

而在那之后,周日的学习更是轻松惬意。因为是静流教导我的两门艺术课,所以不像前五那样有规定的去做什么。只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就可以学,而且还是可以一边享受静流给我泡的奶茶一边学习。最主要的是静流还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套ol的装束给我上课。这日子别提有多滋润了。在钢琴和提琴的学习后我还追加了口琴的学习。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口琴带着方便。虽然有那个羽翼项链对我来带什么都方便吧。但是我总不能突然从项链里拽出一架钢琴吧。至于美术绘画课我只选择了素描,因为本身我对绘画方面就不大感兴趣,学个素描就是为了打发时间罢了。

“呐,静流姐姐。好了没啊。”我眯着半月眼看向静流。

“再稍微忍耐一下,冰,马上就好。”静流拿着铅笔对我眯着眼比来比去。是要教我素描。可结果却让我摆poss站在这里当模特。我汗颜。。

“快点啦。手都酸了。”我无良的喊着。为了摆poss,静流让我特地把银质的沙鹰拿了出来,而且还是双持。已经站了十多分钟了。虽然端着ap我都可以站几个时一动不动。但是毕竟是摆个poss。很无聊。我很不解为什么非要画我持枪的样子。而按照静流的法是她曾经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象,想来想去发现我拿着枪的姿势应该是最帅的。所以就让我摆出了这样一个造型。

“嗨~嗨~。画好啦。来看看。”静流兴奋地将画递给我。我抓过来一看,眉头一挑问道。“啊嘞?静流姐姐。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没有这么高啊?”现在的我虽然身体比例很好。但毕竟是个7岁的孩子。身高也只有一米一、二左右的样子。但是静流画上的我从比例看上去绝对有一米澳身高。画上的我双手持枪交叉于前胸。两把银质的手枪正好抵在肩膀处。看上去十分的冷酷。

“嘻嘻。这是姐姐我按照你现在的模样想象出来你以后的样子。是不是很帅?”静流甜甜的笑着。

“嗯。确实很好看呢。”这张画上的我明显比现在的我要看上去成熟不少。不得不静流的绘画功底确实撩。我看着静流的笑容自己也感到很开心。“不过总觉得少点什么。”我眉毛一挑。

“啊嘞?少点什么?”静流拿过画自己看了看。“我不觉得少什么呀?鼻子眼睛都在的。”静流一副真的样子看着我。

“喂喂。。。怎么可能少这些东西。”我眯着半月眼笑道。“我是,是不是少了一些背景?”

“嗯。。。”静流拖着下巴想了想。“确实。素白当作背景确实觉得少零什么。那你想要什么当作背景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看静流姐姐你想怎么画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这个时间,会是谁找我呢?静流起身去开门。

“你好静流姐姐。”一个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啊。志保。你好。”静流同样的向志保打着招呼。因为这一周的熟络。静流已经开始喊雪莉为志保,而志保也开始向我一样叫静流为静流姐姐。当然,这只限于私下。

“啊嘞?志保。欢迎来我这里做客~”我开心道。当然开心啦。志保很难得来我这边的。一般不是我叫她来,就是她有事情找我。而这次。果然,还是有事情找我。。。

“嗯。冰。我来是想问你几个关于那文化课的问题。”

“诶?才也有不会的题吗?”我微笑道。

“我不像你。是个怪物。”

“。。。。。。”

“扑哧。”静流在我们身后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不禁笑出声来。见我回头眯着半月眼看了看她,她笑呵呵的离开了房间,美其名曰为我们准备饮料和点心。

“呐。冰。”志保见静流走后回过头问我。

“嗯?怎么?”

“你在让静流姐姐给你玩制.服.诱.惑吗?”

“哈啊?”

“o.l、女.仆、护.士.装,就差兔.女.郎和旗.袍了吧?”志保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呵。。。呵呵。其实还差猫.女和学.生.制.服。”我嘴角抽搐的看着志保。

“你!!哼。。”志保撇过头不再看我。

“开玩笑啦。是静流姐姐她自己要穿成那样的。我可没强迫她哦。不信等她回来你自己问她。

“色.狼。。”

“喂喂。不要这么嘛。志保。”我讪讪的笑道。

“变态。”

“。。。那个。志保。你不是还有问题要问我吗?”我无奈地转移了话题。

“嗯。不过我想还是算了。我可不想让你这个色狼教我问题。”着志保还用两手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

“呜呜呜呜。。。我冤枉啊。”我泪流满面的道。

“嗯?你们在聊什么那么热闹?”静流端着一托盘的点心和饮料回到我的房间。

“我们在聊静流姐姐你的衣服。”志保双手背在背后淡淡的道。

“哦。这个呀。”静流抓了抓自己的领带道。“既然是上课嘛。自然是一副老师的样子咯。”我眼泪汪汪的看着静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真是太懂我了,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窘态。

“是吗?”志保眯着半月眼回过头看了看我。而我则是鸡吃米般的飞快地点着头。

“呵。算了。正经事吧。”志保看着我的样子微微一笑。

呼。。。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总算是逃过一劫。来到我的卧室。我给志保了她几个不会的问题后就和她还有静流三个人一起坐在客厅聊。

“对了。志保。一直没问你,除了那两你在上文化课外。其余的时间你都在上什么呢?”没有枪械和格斗课程的志保,我很疑问她在上别的什么课?

“专业课的学习。”志保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学的课程结束后我就开始有了专业课的训练。”

“嘿诶?呐呐。都是什么内容呀?”我好奇的问道。

“医学,化学,还有生物学。”

“那也才三嘛。周六日呢?”

“音乐,美术和舞蹈。”志保双手交叉于前胸靠在沙发上对我笑道。

“舞。。蹈。。。”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大股怨气。“你的舞伴是谁?”

“我的老师啊。”

“男的女的。”

“女的。怎么了?”

“这样啊。那没事了。”听到是女老师后。我那股怨气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扑哧。哈哈哈哈。”坐在旁边的静流再也忍不住,完全不顾及淑女形象夸张的笑着。

“对。。对不起。哈哈哈哈。”看着她无良的笑着。我不禁变成了半月眼。一脸鄙视的看着她。

“嘻嘻。。呵呵呵~”静流使劲的忍耐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话回来志保。为什么你一个研究人员还要学舞蹈呢?”我转移话题道。

“嗯。因为周日是我选修的日子。选修的项目有格斗。枪械。易容。声乐。舞蹈。枪械和格斗我不喜欢。虽然我喜欢音乐,但是我不喜欢唱歌。易容的话。。。我也不喜欢。所以才选了舞蹈。”

“这样啊。”我想了想。格斗枪械不,易容的话应该是贝姐姐教导她。呵呵。她必然不愿意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对了志保。我这里有张画。是静流姐姐刚刚画的,但是没有背景。你来参谋一下看看添加什么背景好。”我突然想到刚刚的画,或许志保能给一个好的建议呢。

“画?”志保疑惑。

“嗯。就是这张。”我从画板上取下来那张画递给了志保。

“这是。。。”志保看着画上的人物有些发愣。

“按照静流姐姐的法。这是十年后的我。”我双手背在头后呲着白牙对志保笑道。“嘻嘻,是不是很帅?”

“如果你长大后真的能长成这个样子,我就承认。”志保脸颊红红不好意思的道。

“诶?”很意外啊。志保竟然没有冷言相对,而且还承认。那也就是她对我有好感了?

“别这么看着我,色.狼。”志保眯着半月眼看着我。“我只是在承认静流姐姐画的很好。”

“呜呜呜。。”我泪流满面。

“嘻嘻。好啦志保,你也学了很久的绘画了,来下这张画加什么背景好。”静流替我解围着。

“静流姐姐,这张画真的是你看着那个色.狼画的吗?”志保淡淡的问着。

“呜呜呜呜呜。。”我再次泪流满面。

“嗯。确实是照着冰想象的。”静流的头上也流下了一滴冷汗。

“这样啊。。。”志保单手托着下巴做思考状。良久后淡淡的吐出了一个词。“翅膀。”

“诶?”我和静流同时吃惊。

“嗯。就是翅膀。黑色的翅膀。”志保温柔的着。“为他的背后加上黑色的羽翼,站在满月之下。这是我想到的背景。”

“满月。。翅膀。。”静流同样作思考状。而后恍然大悟道。“没错!就是这样,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修改!”着静流拿着画跑回了画室。而我则是和志保继续坐在客厅聊着。

“志保,为什么要加上翅膀,还是黑色的?”

“我不知道,在看到那张画之后我就想如果那张画上的人真的是你的话,那么加上翅膀之后才会更完美。”

“呵呵。你所的翅膀。是这个样子吗?”我将脖子上的项链拉出衣服,举在了志保的眼前。黑色的羽翼在灯光下闪耀着自由的光芒。

“这是。。”志保有些吃惊的看着我手中的项链。

“嘻嘻。这是我一直贴身带着的重要项链哦。其实它。。。”

“冰!志保!快来看我画的怎么样?”静流急匆匆的冲出了画室。将从新改过的画展示给我们。

月光下,黑色的翅膀优雅的舒展着。虽然整张画只有黑白两种色彩。但是通过静流的勾画,这单调的色彩仿佛有了魔力一般。不过月亮并不是满月。而是一轮新月。但是就是这一轮新月让整个人物看上去更加的有魅力。

“了不起啊静流姐姐。”我惊叹道。“没想到刚刚那副普通的画竟然在加了背景后有着这么大的改变。”

“确实如此。”志保也专注的欣赏着画上的人物。“加上翅膀后,不但增添了神秘的色彩。还让这幅画像是有了魔力一般。”

“嘻嘻。刚刚志保要加上满月。但是我想如果是新月的话应该更适合冰。”

“为什么?”我疑惑道。

“因为满月下,黑色的翅膀会太过于耀眼。过于耀眼的它就仿佛被月光染上了白色一样。那样的话。。。”静流的话还没完就被另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

“那样的话,冰就不再是冰了,果然,黑夜中一轮新月才是这幅画最好的背景。”志保温柔的笑着。她笑的很美。很迷人。

经过了一翻探讨后,静流将画送给了志保,因为从志保看这幅画的眼神她知道志保很希望得到这幅画。而我自然也不会什么。于是志保很开心的将画拿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我则是继续和静流学习着素描。

“呐。静流姐姐。”我拿着铅笔不停的涂写着问道。“你会跳舞吗?”

“会啊。怎么了?”静流微微愣了一下。而后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嘻嘻。冰。放心吧。姐姐一定把你培养成一个任何舞步都会的舞王~”

“。。。。。。”

就这样,一周的时间仿佛沙漏中的沙子一般流逝了。当然。当我们将沙漏翻过来时,新的一周也即将开始。

ps:风回归咯,一个月不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我呢?话不多,三章奉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