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两年后

第三十二章两年后

“呐呐,冰,看看我这幅画画的好不好。”静流充满活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静流姐姐啊。这都两年了。为什么你还在画这张画啊?”我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冰酒淡淡的道。

时光飞逝。转眼间两年的时光就过去了。在这两年间我的实力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果然,童年是锻炼的黄金时段啊。在这两年里。没有gin的束缚,我可以自由的发挥,gin给我安排的监督人员是藤原,果然,他是gin的眼线,不过他的任务就是监督我每的训练并将每的训练目标告诉我后就离开,等训练结束后再回来评价最后发信息给gin报告。所以每次在训练目标达成后我都有大把的时间按照自己的训练标准训练自己。比如狙击。gin给我三年的任务是打到600码。而我自己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能够打到800码以上了。但是我依旧做着600码的训练,为了就是迷惑藤原将错误的信息报告给gin。

同时有朗姆这个良好的陪练,我的格斗实力也是成倍的增长着。还记的两年前那次质的蜕变吗?在之后的两年里我一直不停地模拟训练,格斗训练,模拟训练,格斗训练,要不是因为我的年龄太,许多招式尚未成熟,朗姆可能每次给我陪练后都要进医院了。

在这里要提一下的是。原本我跟玲他们的训练都是有六项。格斗。匕首,手枪,微冲,冷兵器投掷,自选武器。但是自从一年前,我们开始有了主修和辅修项目。我选择了主修手枪和格斗。辅修了冷兵器投掷和匕首。而玲的选择让我有些惊奇,她竟然选择了主修自选武器和格斗。辅修了冷兵器投掷和匕首。手枪和微冲她竟然都没有选。最可怕的是这个丫头竟然挑选了一把巨大的战镰,就仿佛是死神一般的镰刀,难道她想做一个近战型格斗的杀手吗?

太一和玛丽因为注定要成为外围成员,所以他们只有一主一辅的修习课程,太一主修了手枪辅修了格斗。玛丽则是主修了格斗,辅修了微冲。不过也就是因为是外围成员,他们也分别有着自己的其它课程。玛丽选择了医疗专业。而太一则是对黑客技术情有独钟。他们两个这样的选择让我有些吃惊,全都是我最需要的专业啊,看来以后的手下非他们莫属了。有时候我都在想他们两个是不是知道我需要这两门专业才特地选择的。

之后来静流。十八岁的静流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女孩儿了。不过她的神经依旧大条。而且这两年来她除了为我准备训练后的点心以及帮我去拿重要的物品外都很少回去自己的房间,基本都是在我这里睡的,这也让住在对面的志保没少吃干醋,只是她不愿意提起罢了。毕竟我和静流的年龄差距摆在那里。不过大女孩儿毕竟是大女孩儿,大概半年前开始,静流开始有意识的避开我换衣服了。不过那也只限于偶尔。一般神经大条的她还是会很不注意的当着我的面脱下外衣,再穿上另一件衣服。当然,她不注意,自然要注意的是我了。每次她换衣服时我都要主动回避。不过偶尔我也会调戏调戏她,比如在她换衣服的时候我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然后看着她红着脸跑开。

而志保的情况就比较简单了。因为除了每晚上我们自由的活动时间外,只有周四周五两的文化课学习我们才能碰面。偶尔我也会在晚上去敲敲她的房门,陪她聊一整晚的,不论是学习方面还是别的什么。然后我们在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起去上课。虽然这两年我从未向志保表白过,但是我们的感情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深。喜欢,也许我们都在默默的承认着。

“当然啦,因为我觉得只有这幅画上你的样子最帅嘛~”静流蹲在我的身边对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而她手中的画依旧是那张送给志保的画,只是她又按照自己脑海里的样子从新画过罢了。“你看你看。冰,这次我把你的项链加了上去。嘻嘻,是不是更帅了?”

“额。确实是好看了。不过黑色的羽翼项链在黑色的紧身衣下是不是看的不太清楚?将项链的地方涂白吧,就像是月光洒在项链上一样。这样看上去效果会不会好一点?”我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冰酒,那冰凉的感觉瞬间沁入了我的身心。

“嗯。不错的建议呢。我。。我这就去改。”静流有些担心的看着我。“呐。冰,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太多了。。”

“没关系。静流姐姐,再让我喝一点吧。反正明是你的课。多睡一下也没关系吧?”我淡淡的微笑着。但是我的笑容中却露出了一丝忧伤。

“冰,不要再喝了。。。”静流抢过我手中的杯子。担忧的看着我。“人死不能复生,而且他的死并不是你的责任啊。为什么你要惩罚自己?”

“呵呵。有些事情我不清楚。就算是我对他的祭奠吧。”我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花板。眼中有不出的惆怅。

“傻瓜。”静流心疼的看着我。而后背对着我跪坐在霖毯上。“冰,可以了。”

“呵呵。果然。静流姐姐你是最懂我的人。”看着静流的动作。我微微一笑,离开了沙发从背面将静流拥进了怀里。两年来都是这样,每次我的心情不好时我都会从后面轻轻的拥住她,她身上的茉莉清香,是我最好的调节剂。

“当然咯。因为我是你的静流姐姐呀。”静流反过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对我温柔的笑着。“不过,冰,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要一直自责盗一叔叔的死?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我闭着眼睛,将双臂再次紧了紧。“他是我的授业恩师。而他的死我竟然毫不知情,我总觉得我欠他太多了。”着。我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即使没有泪水。静流也知道。此时的我是有多难过。

“好了,冰。没事了,没事了。。。”

大约三个月以前。我的生活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无非就是训练,训练。训练。只有到周末我才会觉得有一些乐趣。一个是静流教导我的音乐和绘画课,让我觉得我并不只是一个只会训练的机器。而周六盗一叔叔的魔术课。让我明白了人类与梦想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

两年来。我不仅在盗一叔叔那里学会了变声和易容。还学会了不少的魔术。比如空手变出玫瑰花。让手中的纸牌变成想要的花色及数字。开锁术,逃脱术等等。而且不仅是盗一。连最开始对我很不屑的快斗都和我有了不的交情,每次盗一叔叔叫我们魔术的时候快斗都会和我比试一番。看谁学的快,谁变的好。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魔术事故。带走了这份属于我的快乐。盗一叔叔由于一场火灾逃脱的意外而永远的留在了表演台上。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快斗,也没有去过盗一叔叔的那个别墅。取而代之的则是贝尔摩德亲自的教学。而且没有变声术。没有魔术。只有普通的易容而已。

根据前世的记忆。我知道盗一会死在正式剧情的八年前。但是我没有料到,他会死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一直认为盗一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盗一叔叔是怪盗基德一世。死于自己最爱的魔术。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曾经想过调查一下关于盗一的死。但是我只是个普通成员。而且还处于训练期,根本没有办法去调查。这也是我每到周六时都会变得十分颓废的原因。

“好了冰。都过去了。不要在想了。”静流还在安慰我。如果不是因为有她,有志保。有玲他们陪在我身边。我想我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感情的木偶了。

“好了。我没事了静流姐姐。”我笑着离开了她的玉背。

“呵呵。没事就好。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准备一些点心给你。”着静流站起了身,向着外面走去。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咚咚咚。

静流刚刚走到门口便有一阵敲门声响起。打开门。一个身穿黑衣服的成年男子站在我们的面前。

“大哥uth大姐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那个男子恭敬地将手里的信封递给了静流,而后保持着鞠躬的样子退了出去。

静流关上房门将信封递给了我,然后蹲在我身边等着我给她的指令。

我拆开信封,里面是一行简短的信息。【v&,oxo,dy,k.e/1.30】

“静流姐姐,明的课取消。帮我准备一套新的衣服。今晚上我要用到。

“冰。。。”静流担心的看着我。

“放心,没事的。”我对静流笑道。将信从新装回信封,然后交给静流并吩咐道。“帮我烧掉它,身份卡给你,去武器库提一把狙击步枪出来,我先去睡一会儿。晚上十点左右叫醒我。”

“是。我知道了。”静流微微蹙眉正色道。

我回去卧室躺在床上,想着刚刚信的内容。【uth和,于周日夜一点半前往d区y地点暗杀e。】

在三个月前盗一叔叔遇难后,贝尔摩德开始教我易容术。之后她总会接一些简单的暗杀任务带着我一起去完成。算是给我的实习吧。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去大阪的樱花岛去暗杀一个名字由e开头的人。不过我的任务就是跟着她一起去而已。想想,这已经是这个月贝姐姐第六次带我出任务了。看来她的手下确实没有什么得力的人,否则也不会这么早就带上我出任务。

闭上双眼,我放松了身体。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进入梦乡。

晚上十点。静流准时的叫醒了我。

“冰。时间到了。”静流轻轻地推了推我的肩膀。

“嗯。我起来了。”睁开朦胧的眼睛。下午喝酒造成的眩晕感已经完全消失。洗了洗脸后,我穿上静流新准备的风衣。

“领带按照你的习惯已经放在你裤子的兜里了。”我的领带一般只有在装上监视器时才会用到,静流也知道我除了要佩戴监视器外平常是不会带领带的。因为她知道我不喜欢自己的脖子有束缚福

“嗯。我知道了。啊嘞?衣服又有些了啊。”我拉了拉衣服蹙眉道。

“嘻嘻。因为冰你的身体长得很快啊。我记得两年前你才一米一几。现在已经快一米四了吧?”

“呵呵。的也是。再有不久就要追上静流姐姐你了吧?”我笑着看着静流。其实静流并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

“嗯。是呀。而且你现在的身高正好哦。”静流坏坏地笑着。我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好的气息。果然。我还没来的及躲避,就被静流一把揽入怀里。而我的头正好扎进了她的胸口处。

“呜呜呜。。。。”我死命的挣扎着。但是没有一点作用。两年来都是如此。因此我的闭气时间也得到了良好的锻炼。从最开始的不到一分钟到现在的三分多钟都不会感到憋得慌。

大概两分钟后,静流放开了手臂。我则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静流姐姐。。你想谋杀我直好了。”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她。

“讨厌。人家只是想你临走前给你一点动力嘛。”着静流还挺了挺胸前的丰满。惹的我一阵脸红。

“嘻嘻。好啦,冰。不闹了。”静流恢复了原来担忧的样子。蹲下了身子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吻。“不管怎么,一定要心。”

“啊。放心好了,又不是第一次了。明早上我就能回来了。”我对她嘻嘻的笑着。

背起了静流拿回的狙击步枪,我走出了房门。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另一个让我牵挂的人。

“啊拉,晚上好志保,又去图书馆借书了吗?”我呲着白牙对志保笑笑。同样是九岁的志保,已经一米四多了。都女孩子在成长期时会比男孩子快。难道是真的吗?看着已经微微高出我一点的志保我有些郁闷。要快点长高才校这样抬头看着志保太没有面子了。

“叫我雪莉。”志保淡淡的道。“刚刚从图书馆拿了一些化学方面的书籍。今晚打算通宵看看的。”着志保还举起了手中的一摞厚厚的书籍。

“我啊。通宵对身体很不好的。”我眯着半月眼对她道。

“没关系。我的艺术课取消了,之后将是更多的专业课学习。所以明休息能睡久一点。话回来。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志保看着我穿戴整齐不禁问道。

“如你所见咯。”我对转过身向志保展示了背在身后的包包。

“狙击步枪?你今又要出任务吗?”志保的眼神变得紧张起来。

“是啊。只是简单的任务而已。明早上就回来。”我呲着白牙笑道。

志保沉默了。额头前的流海挡住的她娇嫩的面庞,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没有话,我知道她在为我担心。同时也知道她在害怕,怕我像她姐姐那样一去不复返,怕留下她一个人。

“放心吧。志保。”我走向她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只是普通的任务罢了,我一定会回来的。”

“心。”没有太多的言语。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一句心就已经表达了她全部的心意。

“嗯。”我拍了拍她的双肩,转身离开了她的视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