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考核

第三十五章考核

虽然不是致命的枪伤,但是那颗子弹却擦伤了我的肺,所以我这两个月时间都躺在病床上。奇怪的是,这两个月来都没有见到贝尔摩德来看我,不过这也让我乐得清闲,由于我的病房只有静流一个人。所以每的调戏一下她成了我的必修课,不过同样的每次调戏成功后我都会被她强迫性的练习一次闭气。这倒是有助于我肺部的恢复了。两个月没见志保还真有点想她啊。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还有玲和太一他们。玛丽参与了我的手术,也就证明着玲他们知道了我受赡消息。不过手术很成功,相信他们也能放心了吧。

“冰,在傻笑什么?”静流端着一托盘的营养餐来到我的床前,看着我呵呵傻笑的样子,她不禁也甜甜的笑着。

“嗯?没什么。只是在想志保和玲他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我双手背在头后靠着枕头一脸轻松的看着她。“话回来静流姐姐,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真是的。你就那么想去见志保吗?跟我单独在一起不好嘛?”静流娇嗔的看着我。

“我们不是都在一起嘛。干嘛非要在这里,在我的房间不是一样么。我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道。闻起来就让我想起。。呜呜。。。”我的话还没完就被静流一勺子的粥塞到了嘴里。

“别那些难听的东西。”静流从我嘴里拿出勺子再次舀了一勺营养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喂给了我。“其实你的身体已经好了,今跟我去做个恢复性的测试之后再过一周左右就可以出院了。人家都伤筋动骨一百,你这才两个月身体就完全恢复了,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个怪物。”

“呵呵。的确不少人都这么叫我。。”我眯着半月眼嘴角微微抽搐着。

刷!

就在我们聊的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金发的美女,贝尔摩德。她终于来了。

“冰。”贝尔摩德拿着一束薰衣草关切的看着我。“你的伤怎么样?”

“嘻嘻。如贝姐姐所见,我现在健康的很。”我呲着白牙对贝尔摩德笑着。

“诶?可是你明明山了心脏。怎么这么快就。。”贝尔摩德一边将薰衣草交给静流,一边看着我疑惑道。

“静流。你先出去下。我想跟贝姐姐单独聊聊。”

“是,冰大哥。”静流对我立正微微鞠躬而后保持着这个姿势退出了病房。

“冰。。你。。。”

我没有话。只是用手在耳朵的地方指了指,贝尔摩德会意来到我的床前坐了下去。而后拢了拢耳边的金色长发向我靠了过来。这可是组织的医院。虽然我没有在房里找到监视器,但是谁能保证这个房间面有没有窃听器?每次和静流聊我都会压低声音。而和贝姐姐话我更要心翼翼的。更何况是关系到了我的性命。

贪婪的吸了一口贝尔摩德身上的香气,然后我笑着对她道。“嘻嘻,贝姐姐,你身上的味道真香。”

“诶?真是的,讨厌的鬼。”贝尔摩德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有些失神,而后便脸颊微微一红嗔了我一句,而后瘙着我腰间的痒。【你到底要什么?】贝尔摩德在跟我打闹的同时用唇语问了我。

“啊哈哈。贝姐姐,我错了原谅我原谅我啦!”我一边应和她的嬉闹一边同样用唇语对她道【上次的行动为什么失败?】

【组织里出了叛徒,是一个fbi的卧底。】

fbi?不会是赤井秀一吧?虽然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好福但是他毕竟跟明美有那么一些关系。

【fbi?那他的代号是什么?为什么会查出我们的行动?】

【没有代号,他是外围成员。但是黑客技术撩,他查出了我这次任务的行动,想借机会除掉我,这样这个基地里除了玛格丽特外就没有金牌成员了。对他们调查组织会十分的有利。】

看到贝尔摩德的话。我心里暗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赤井秀一。

【这样。那贝姐姐你已经干掉他了?】

【嗯。这两个月我没来看你就是为了查出这次任务出事的原因。话回来。你的伤怎么好的那么快?按照伤口的位置你的心脏应该被打穿了才对。就算有些偏差也会受到一些擦伤,能活下来都是一件非常幸阅事情了。】贝尔摩德皱着眉头问我。

【因为我的心脏长在右边啊。】话后我呲着白牙对着贝尔摩德笑着。

“什么?你你的。。呜呜”

“嘘!!!”听到贝尔摩德惊讶的喊出声,我连忙捂住她的嘴。而后用唇语继续告诉她【别出来啊贝姐姐,这可是我的保命牌。】

【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贝尔摩德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伸出手在我的右边胸口上摸了摸,感受到一阵砰砰的跳动后,她带着一丝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我相信贝姐姐啊。就像贝姐姐在那次任务中相信我一样。】

“冰。。。”贝尔摩德的眼中有了些波动。

漂亮!看来我这次赌对了。从贝姐姐脸上的表情看,她一定不会将我心脏的事情出去的。

“嘻嘻。贝姐姐,不闹了。上次任务的宝石我还没看到呢。能拿给我看看嘛?”我恢复了真的语气道。

“啊嘞?”贝尔摩德眼睛微微睁大。而后释然的笑着。“傻瓜。都两个月了,怎么可能我还留着那颗宝石。

“嘿诶?”我失望的道。“真是的。连任务目标都没有看到。真是太亏了。呜呜呜呜。”我捂着脸假装哭闹着。

“好啦好啦,别闹孩子气了。回头贝姐姐送你一颗宝石好了。”贝尔摩德摸着我的头开心的笑道。

“不要。贝姐姐,还是送我几瓶香水吧。正好我那几瓶都用光了。”

“呵呵。好好。不过冰你也真是的。那可是姐姐从法国带回来的最好的香水呀。都送给你了。”贝尔摩德嗔道。

“嘻嘻。我就知道贝姐姐对我最好了。”见到贝尔摩德这样的样子。我当然要借机好好的撒撒娇了。

“对了。冰。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贝尔摩德突然换了一个语气向我问道。

“嗯?大概再有一周吧。静流我基本恢复了。就差做一些恢复性的检查了。怎么了吗?”

“嗯。有个人已经等了你半个月了。而且我也需要你早点恢复过来帮我的忙。通过你上次的身手来看。你已经完全达到了做我助手的要求了哦。”贝尔摩德对我眨了眨眼笑道。

“等我?gin回来了?”没有理会她后面的话,我对那个等我的人产生了疑惑。

“啊拉。你都敢直呼他的名字了吗?没错,他回来了。”

“不是三年吗?这才两年多啊。”我疑惑道。

“谁知道呢。那我也从侧面问了他一次。他只‘那个子最好快点好起来。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他在这里耗下去。’然后就生气的离开了。”

“诶?这么他还要离开吗?”我疑惑道。

“我也这么想。看来美国那边他的工作不太顺利哦。”贝尔摩德再次拢了拢长发坐起了身。“嘛。。你好好休息吧冰。香水我会在一周后送到你房里的,就当是给你大病初愈的礼物好了。你要赶快好起来啊。”着贝尔摩德弯腰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便转身离开了。

在她走之后不久。静流再次走了进来。“冰。。。”

“呵呵。没事的静流姐姐。贝姐姐只是跟我聊了聊而已。”我双手背在头后从新靠在了枕头上看着花板。gin,你在美国到底遇到了谁呢?跟fbi对决还是揪出组织的叛徒?呵呵。不过你既然回来了就让你看看我的训练成果吧。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一周后。我换回了自己的衣服跟静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通过恢复训练我得知这次受伤没有留下任何的暗疾,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像以前那样训练和出任务了。两个月的时间啊,训练上要拉下多少东西啊。

刚刚回到房间不久,我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来人是vodka,看来gin找我找的很急啊,我才刚刚回来而已。

“。好久不见了。”伏特加对我冷冷的招呼道。

“啊。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伏特加叔叔。gin叔叔呢?”

“大哥在手枪训练场等着给你考核。快点过去吧。”着伏特加带路把我带到羚梯处。但是他并没有跟我一起上电梯。

“啊嘞?怎么伏特加叔叔你不去吗?”

“啊。大哥给你的考核我是不参与的。我要去狙击场那里为你准备考试用具,如果你能活着来的话。”着伏特加脸上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容。

带着对伏特加话的疑惑,我坐上羚梯。刚刚伏特加如果我能活下来的话。那么就是在gin的考核里他会对我开枪?而且他没有跟我做同一班电梯,难道在我没出电梯时就会被攻击吗?

叮咚。

电梯到了三楼。我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不敢有一丝马虎。毕竟我面对的人是gin。

果然。电梯门刚刚打开。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朝着我的额头飞来。由于在电梯开门前我就做好了准备,所以虽然费力,但是我毫发无赡躲过了这颗子弹。

“不错啊子,在分析力这方面你已经过关了。”gin特有的冷淡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不出所料,在我进来电梯前,vodka的话就是对我考耗开始。

“呼。。gin叔叔。你这个打招呼的方式可真是特别啊。”我假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淡淡的道。

“不是跟你过不要叫我叔叔了吗!”gin金色的长发无风飘荡,一瞬间,gin磅礴的杀气像他的子弹一样朝我快速的袭来,而我则是以最快的速度散发出自己的气势,不让gin的杀气冲散我的意志。和两年前比起来。我现在已经能够熟练的控制住自己的杀气,不论是释放还是内敛,都要比刚刚来时要做的好的多。就像现在这样,我只是让自己的杀气保护住自己不被gin的气势所冲垮,而不是将杀气完全释放出去和gin对拼。

与gin不同。gin不论到哪里,他的身上都会有一层淡淡的杀气包围着,这也就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接近他的原因。而我则是将杀气完全内敛,仿佛是一个普通人一般。但是一旦完全释放,别是伏特加,就算是gin也要被我的杀气冲的一滞。现在不释放出全部的杀气,就是为了迷惑gin,让他不要对我有太大的威胁。

“抱歉啊,gin大哥,我忘记了。”我同样冷冷的对gin笑道。

“哼。作为你忘记的礼物。”着,gin再次举起枪对准了我。

砰!砰!砰!

三枪连开,但是我并没有躲闪,因为从gin开枪的角度来看。这三颗子弹将会从我头部的上面,左边和右边擦着头发飞过去。只要我稍微动一点都会被擦伤。动作大点则是直接被爆头了。

“出色的弹道判断力和反应力,有着不俗的杀气。这几项你已经合格了。”gin放下了手枪。对我冷冷的道。

“多谢gin大哥的夸奖。”我面无表情的走出羚梯。

“哼。别急着谢,你的考核才刚刚开始。过来!”

“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