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早恋?吃豆腐?

第四十章早恋?吃豆腐?

经过杀气一冲,三个饶精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本来带来的勃朗宁和空包弹想为他们做些反应训练的。看来是用不上了。将三把枪和子弹交给了太一。让他送到了三楼的手枪训练场。而玲则是将战镰放回了武器训练场。

之后我们在电梯里集合后就离开了。走到了我房门口玛丽要脱下风衣还给我。不过我示意就送给她好了。反正我也穿了。玛丽穿着倒是挺合适。这里不得不一下。玛丽的身高居然也没怎么长。还是一米三几的样子,和玲差不多。倒是太一。已经超过我半头了。这让我又重新燃起了要长高的誓言。

不过这一送,到送出事来了。玲非要我送她一样东西当做礼物。我想了想。记得静流画了不少我的画吧?拿出一张给玲好了。于是将他们三个请到房里。让静流拿了张素描给了玲。不过在给玲的同时,我发现玛丽和太一的眼中也有了不少希冀的光芒。于是再次麻烦静流拿了两张出来。反正静流画了很多也不在乎这两张。之后我又从腰间拔出了sas匕首送给了玲。当然。为了不厚此薄彼,我将装在裤兜里的领带给了太一。结果在这之后,这件事成了一种习惯。每年他们生日的时候,我都要送他们一个礼物。而礼物不变。只是随着年龄和身高的变化而变罢了。见他们三个一脸兴奋之色的离开。相信他们已经把刚刚被杀气冲到的事情忘记了。

看了看时钟,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不知道志保睡了没樱告诉静流先睡后,我就离开了房间。轻轻的敲了敲志保的房门。

咚咚咚。

没反应。。

咚咚咚。

还是没反应。大概是已经睡了吧。我刚要转身离开。只见志保房间的大门刷地打开了。

“你还真晚呢。杀手大人。”穿着睡衣的志保打了个呵欠眯着半月眼看着我。

“啊。抱歉志保,我也没想到给她们做训练会弄到这么晚。”

“训练?”志保不解的看着我。

“嗯。关于他们过段时间的考核。”我走进房间,将刚刚的事情大概和志保了一下。

“就这些吗?”志保一脸狡黠的笑容。

“对啊。”

“那刚刚在门口玲吵着要礼物的事呢?”

“啊嘞?你都听到了?那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因为我在换衣服。”

“换。。衣服。”我变成了豆豆眼看着志保。志保也没有话,直接向我伸出了手。

“嗯?是让我牵你的手吗?”我也将手伸了出去。嘻嘻的笑着。

“哼。算了。”志保有些不高心缩回了手。转身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背对着我道。“快点过来补习吧。杀手大人。”

“喂喂。。这就生气了啊志保。”

“叫我雪莉。”志保冷冷的对我道。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嘻嘻。好啦。不生气了。逗你呢。”着我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水晶瓶放在的桌子上。

“这是。。。”

“玫瑰香水,和我的薰衣草香水是一个品牌的。”我坐到她的身边恬淡的着。“我记得你过你很喜欢玫瑰的味道。所以我特意弄来了这个给你。”这是刚刚从那个盒子里拿出来的。至于两年前的那瓶。早就被我丢掉了。虽然没有用到。但是谁知到它过没过期。

“这些香水。你是从哪里弄到的?”志保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额。。这个。。。是我任务时候从那个富商那里顺手拿来的。”我微微心虚。

“哦?那之前你的薰衣草香水呢?”志保一脸不信的看着我。

“那个。。。”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冰。。。”志保眯着半月眼盯着我。

“额。好吧。香水是贝尔摩德送我的。”

“诶?”

“抱歉啊志保。。。我知道你不喜欢贝尔摩德,所以我才一直不。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拿去丢掉就是了。请你千万别生气。”我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向她解释着。然后伸手去拿那个瓶子。不过刚刚碰到水晶瓶,一个柔软的手就将我的手按住了。

“志保。。你。。”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不喜欢贝尔摩德的,但是毕竟现在是你在送我东西。我当然要收下咯。”话后。志保把玩着深红色的瓶子温柔的笑了。

女神啊。。感谢你又让我看到了志保温柔的笑脸。我心中不停的赞美着。

“冰。。。”志保又恢复了半月眼。

“嗯?怎么?”

“你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嘶。。。。哪樱”

“。。。。。。”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志保,已经快三点了。你不困吗?”我做着手里的习题。一边看着志保。从半个时前,志保的呵欠就没停过。

“嗯。还好。你快点写吧。写完我给你讲下一章。”志保揉了揉眼睛道。

“其实。志保你真的不用这样的。我很有信心通过考试的。”我无奈的对志保道。

“嗯。我知道。可是。。。”志保的眼神有些暗淡。

“傻瓜。。”我放下了笔。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你就那么不信任我吗?”

“你才是傻瓜。”志保将头瞥向一边,出奇的,她没有缩回手。任由我牵着。

“志保。”

“嗯?”

“没事。就是想叫你。”我嘻嘻的笑着。

“笨蛋。叫我雪莉。”

“呵呵。志保。睡吧,时间已经很晚了。”

“诶?不是了要给你补习吗?”

“嗯。我会坐在这里继续写,你去睡吧。明一早我会叫你的。”

“可是。。”

“别什么可是了。乖乖听话。现在你可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了哦。要听话才校”

“谁。谁是你的女朋友。”志保突然红着脸嗔道。

“啊拉。可是今你不是在玲她的面前承认了吗?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你可赖不掉的哦。”我坏坏的笑着。

“那。那是为了气玲才那样的。”志保的脸通红。

“诶?你也是为了气她?”

“谁让她挽着你的胳膊。”志保一副受了气的女饶样子。

“阿拉阿拉,她是我的妹妹啊。挽着我很正常的。为什么志保你会吃醋呢?”我狡黠的道。

“谁会吃她的醋。”

“嗯?那为什么你会那么?”我将问题问了一个圈又绕了回来。

“那是因为。。哼。”志保被我问的没办法只好红着脸不看我。

“呵呵。不承认没关系。早晚你会承认的。”我开心的笑道。

“色.狼。别碰我。”志保缩回了手一副鄙视的看着我。

“嘻嘻。由不得你拉。”我站起身双手绕过了志保的双膝和腰将她抱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志保下意识的双手环过了我的脖子。

“嘻嘻抱你睡觉呀。”我坏坏的笑着。

“讨厌。色.狼快放我下来。”志保脸颊此时都红透了。不停的捶打着我。

将志保抱到床上后。替她掖了掖被子。“傻瓜。早点睡吧。我会坐在那里写那些题的。明早上你在看好了。”话后我起了身向这桌子走去。本来想在她的脸颊上在亲那么一下的。不过。我怕她把我踹出房门,所以没有那么做。

“冰。。。”志保在被窝里轻柔的道。

“嗯?怎么?”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志保躺在床上把玩着那个透亮的水晶瓶。眼中充满了温柔。

“呵呵。嗯。”转过身,我无奈的想着。“傻瓜。你错过了最好的礼物呢。。。”

漫长的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一早志保醒来后。发现我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刚刚想要叫醒我。却发现我手边的试卷工工整整的放在一边。已经全都做完了。当然啦。中学的题目而已。在志保睡下之后我可以拿出应有的速度做题了。不到一个时一沓子试卷就全搞定了。而我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好久了。

“姐姐。”志保对着我自言自语道。“如果现在和冰在一起。那我算不算早.恋呢?姐姐你会替我开心吗?”志保真的道。当然。这些东西我都没有听到。

“哈~~~~~啊。”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坐起了身。“啊。早安志保。”

“啊拉,早安。冰,昨晚辛苦了。”

“嗯?什么辛苦了?”我还没有完全醒来。

“当然是做这些题啊。这些题如果是我做的话可能做到现在都做不完呢。”

“额。呵呵。意思啦。”我嘻嘻的笑道。

“不过,冰。。为什么每张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你都没有写?而且。日本语和日本史的最后几个大题你都没做?”

“额。。因为我觉得我做的那些内容已经可以过关了。所以就没有写那些麻烦的东西啊。”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

“你可真懒啊。”志保眯着半月眼看着我。“不过确实。除去没写的几个题目。别的题目基本都没有错误的。冰。。难道你真的是怪物吗?”志保一脸怀疑的看着我。

“额。。怪物不怪物的还不都让你了。先不这个了。一会儿你还有课吧?时间不早了赶快去吃饭吧。”话后我也没经志保的允许。拉着她就往外走。

“啊。等一下。”

“怎么?”

“我还没有洗漱。也没有换衣服。。”确实。昨志保就穿着睡衣给我补习的。现在依旧穿着一身红色的睡衣站在我面前。

“额。。这我到没发现。”我变成了豆豆眼尴尬的看着志保。“那我也先回房间洗漱一下好了。一会儿一起去吃饭?”我试探性的问道。

“不用了。一会儿我是枪械课。应该和你在一个地方。”

“纳尼!?志保你怎么突然有了枪械课?”我惊讶的看着她。

“因为舞蹈课已经结课了啊。这次的选修我选了枪械,本来想选声乐的,但是听声乐老师是一个很丑的欧巴桑。所以我还是决定选了枪械。而选修的日子也从周日变成了周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和你一个教练吧?”

“可是。。。我在两年前就已经没有教练了。”我呆呆的看着志保。

“啊嘞?难道。指导我枪械的人是你?”

“不知道诶。如果真的是我的话。。。”我一副真宝宝的样子想了想。“那我是不是可以明目张胆的吃你的豆腐了?”

咚!

志保抬手狠狠地在我的头上砸了一下。然后一脸鄙视的看着我,狠狠的吐了一句。

“色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