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另一幅画

第四十二章另一幅画

砰!

砰!

砰!

志保双手握着玛格纳姆一枪一枪的开着。虽然是短款迷你型,但是毕竟是玛格纳姆,后坐力相当大的。所以此刻我正从背后轻轻拥着志保,同时双手扶着她端平的胳膊,借助自己的身躯来减缓她所受到的后坐力冲击。看着脸蛋红扑颇志保。我心里这个美呀。明目张胆的吃豆腐还不用被骂。嘻嘻。

“呼。。”志保轻轻吐一出口气,离开了我的怀抱。转过头来眯着半月眼甩给我一句。“色.狼。”

“喂喂。。。”我嘴角抽搐的看着志保。“我又怎么了。”

“没什么。。色.狼。我的成绩怎么样?”志保将头瞥向一边一副女饶样子。

“还不错啊。”我看了看10码外的靶子微微笑道。“五枪打了37环。算是及格了。

“哼。那就是不怎么样嘛。”志保眯着半月眼看着我。

“嘛。。不能这么啦。”我耸了耸肩道。“初学者第一节课能有个不错端枪姿势就很好了。”

“是吗?那你的第一节课是什么呢?也是端枪?”志保玩味的看着我。

“额。。我是专业的。所以要求高一点。”我讪讪笑道。

“哦?来听听。”

“额。。。你一定要听?”

“嗯。”

“真的要听?”

“。。。。。。”

“确定要听?”

“冰。。。”志保眯着半月眼看着我。

“好吧。我第一节课的项目是一百发子弹连射。”我吐了口气。无奈道。

“成绩呢?”

“871环。”我向志保摊了牌。

“。。。怪物。”志保眯着半月眼看我。“难怪你不愿意告诉我。怕我受刺激吗?”

“额。。嗯。。”我脸红道。

“无所谓。。反正这也只是我的选修课罢了。要那么好的成绩也没用。再这么近的距离。。等等。你当时打的多少码?”志保反应了过来向我问道。

“那个。。。”我扭捏道。

“安心。50码内我还受得了。”

“呵呵。被你猜中了。就是50码。”我嘴角微微抽搐的看着志保。

“。。。。”

“你没事吧志保?”

“冰。。。”

“嗯?”

“你确定你真的只有9岁吗?”志保看怪物般的看着我。

“不好意思志保。我确实是9岁。”我无奈道。

“怪物。”

“。。。。。。”

两个时后。

“呐。志保。上午的训练结束了,一起去吃饭吧。”我放下了手里的成绩单。对着一旁还在练习的志保道。通过刚刚的一些话。志保什么都不愿让我在后面撑着她。这个要强的女孩,对于她我的话我哪敢不听。但是从她痛苦的表情可以看出。她被马格纳姆的后坐力震的不轻。

“呼。。。”志保蹙眉的深呼吸了一口气。而后擦了擦头上的香汗道。“怪物。。我的成绩如何?”

“。。。你自己看吧。。”我无奈的将成绩单递给她。

“一百发子弹。只有376环吗?。”志保对自己的成绩有些不满。

“当然啦。。谁让你一下子把距离拉到50码。”我眯着半月眼看着她。“还不要我为你撑着后坐力。你的肩膀会受不聊。”着。我走到她身后轻轻揉捏着她的双肩,为她的肩膀的肌肉做些放松,否则过一会儿会抽筋的。

捏着志保微微发热的肩膀。我无奈的看着她。“第一次就对自己要求那么严格可是很吃亏的。毕竟你不是男孩子。肌肉发育程度不一样的。所谓欲速则不达,所以,下次训练时候还是从近一些的距离开始吧。”

“可是。你第一次为什么能打出那样的成绩?”志保很不解。

“真是的。志保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比呢?”我疑惑道。

“我只是想知道,身为杀手的你,到底要吃多大的苦才能有现在的身手,要冒多大的险才能完成一次又一次的任务。”着志保的眼神又暗淡了下来。

“你还在担心我吗?”我微微笑道。

“谁会担心你。。”志保不在理我。而我则是我微微一笑从后面轻轻的拥住了志保。

“傻瓜。”

“诶?”

“不管怎么你也应该相信我的实力吧?”

“那你为什么上次会住院?”志保一副赌气的样子。

“所以上次是个意外嘛。”我讪讪笑道。这个丫头怎么还在为那次事而担心呢。

“看来我要在你面前展现一下实力你才会安心了。志保,那你看好哦。”我将志保轻轻推开,自己来到了靶位前,从桌子上拿起遥控器。将靶位距离调到了150码。

“志保。我问你,当你所要射击的目标超过你枪的有效射程时候你要怎么办?”我举起长款的玛格纳姆对着靶子的中心开了一枪。

砰!

子弹打在了7环的位置。

志保没有话而是双手环在胸前静静的看我表演。

“如果要是对于别人来。可能换一把足够射程的枪就好。但是对于我来。。。”我一个侧身。从新瞄准靶子。当然在距离上做了一些偏差。

砰!

这次子弹穿过了红心的位置。

“对我来只要调整角度就够了。只要子弹有足够的动力。我就能射杀最大范围的敌人。当然。可能要瞄准一两次吧。”我吹了吹枪口一脸自信的笑道。

“嘿诶?那你要怎么打到那么远的敌人呢?”志保一脸玩味的看着我。

我再次按动了遥控器。一个人形靶位被送了出去。停在了最远处的距离。200码!

“玛格纳姆的威力和后坐力都太大。控制起来比较费力。所以我更喜欢用沙鹰。威力不比玛格纳姆差,而且有效射程正好是200码,再加上我自己改装过以后,就算控制弹道也不会太难。”着,我挽了一个枪花,抬起了枪舍弃了瞄准,在手臂抬起的过程中甩出了子弹。看着子弹顺利的没入了200码外的人形靶位的额头后我满意的笑了笑。

“嘛。。这样你就可以相信我了吧?”我一脸笑笑的看着志保。而志保则是打了一个呵欠,然后眯着半月眼象征性的鼓了鼓掌。

“喂喂。。。”我嘴角抽搐的看着志保。

“神枪手大人。我们可以吃饭了吗?”

“额。是。我这就去开门。”着。我盯着豆豆眼。一路跑刷开羚梯的大门。虽然志保一副很无聊的样子。但是从她的眼神中,我看见那份担忧已经变成了安心。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在与志保的嬉闹中,我们结束了上午的训练。下午本来应该是微冲。但是自从有了主辅修课后。我就放弃了这项课程。所以按照时间安排。这个下午的时间都是我自己来支配的。正好昨没有好好的休息。告别了志保后我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补上一觉。

“冰。听你已经把志保拿下了?”

噗。。。我一口水还没喝下去全都喷了出来。“拜停静流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我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眯着半月眼看着她。

“嘻嘻。人家关心你嘛。”静流俏皮的对我眨了眨眼。“对了。昨我瞄了瞄志保的样子画了一张画。你要不要看看?”

“啊嘞?你什么时候画的?”我疑惑道。

“就是昨晚啊。你又不在家,没人陪我。人家无聊嘛。快看看画得怎么样?”着静流从画板中抽了一张已经画好的画给我。画上的志保和我一样,也是靠着静流想象出来的成年的样子,犹如使一般,左手包裹住右手放在胸前螓首微低默默的祈祷着。如婚纱般的曳地长裙显得楚楚动人。

“啊拉。画的不错哦,不过。”我微微蹙眉道。“为什么会感觉画的眉宇间有一丝忧伤?”

“诶?”静流诧异。仔细端模了一下。“是哦。当时画的时候没觉得,你这么一确实有点。”

“呵呵。交给我吧。”我微微一笑道。从静流手里拿过铅笔,在画上刷刷点点的修改着。两年来静流可没少让我在绘画上下功夫。因为只有素描一个项目,所以两年的学习让我的水平突飞猛进。当然。音乐也没落下,钢琴已经达到了专业一级,而提琴则差一点,但是也算是达到了专业水平。口琴没太大变化。因为口琴我只吹那一个曲子。

“ok完成。”我将画重新交到静流手里。

“诶?”静流看着画微微一惊。洁白的翅膀收拢在志保的背后。而背景则是一轮明月。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的圣洁,美丽。

“牵。明明是按照我画你的时候照搬的嘛。”静流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嘻嘻。可是那是志保的创意呀。而且我画的是白色翅膀。你不觉得加上翅膀后娜一抹淡淡的忧伤变成了祈祷时的圣洁了吗?”

“嗯。的也是。。。呵呵。使吗?”静流看着画甜甜的笑道。“不过我可不认为志保会喜欢这对翅膀哦。”

“嗯?为什么?”我不解。

“笨蛋。你的翅膀是黑色的。是恶魔。使怎么会和恶魔在一起呢?”

“这个。。。”还别。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我只是觉得志保配上白色的翅膀会很好看罢了,别的没想过那么多。

咚咚咚。

房门是时的响了起来,这个时间。应该是志保吧?

静流跑过去开门。而来人正好是志保。“呀。志保你来的正好。我们有样东西要给你看。”静流将志保拉进了屋子。

“嗯?又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了吗?”志保微笑道。

“嗯嗯。我刚刚画了一张你的素描。想让你看一下。”静流将画拿给了志保。

“这是。。”见到画后的志保稍微楞了一下

“嘻嘻。人是我画的。翅膀和月亮是冰加上去的。不过刚刚我们还在讨论翅膀的颜色是要白色好还是黑色好。正好你来了,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

“那还用吗?当然是黑色。”志保连想都不想就出了答案。

“啊嘞嘞?为什么呢?”静流一脸八卦的看着志保。

“那是因为。。因为。。。”志保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可爱的让我想上去咬一口。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来帮你把它涂成黑色。”着静流从志保手里从新拿回了画开始涂了起来。

看着静流一脸兴奋的忙碌着。我也是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对志保道。“对了。志保,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啊。嗯。。我是来向你要点东西。”

“嗯?什么?”

“子弹。”

“哈啊?”

“今你把枪给了我,但是没有给我子弹。”

“啊。抱歉抱歉。”我一脸抱歉的笑道。“我忘记了你没有权限去武器库提子弹了。那晚上你有空吗?”

“嗯。没什么事情。”

“那晚上来一下枪械训练场吧。我要给玲她们做反应力的训练。正好你也一起来看看吧。我现在身上也没有子弹。今晚上我去武器库提就是了。”

“这样啊。好吧。那我晚上再来找你好了。”

“呐呐。志保我画好了。你来看看。”静流兴奋的从画室冲了出来。果然。换成黑色的翅膀后。静流还用铅笔将洁白的连衣裙也上了一层淡淡的颜色。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神秘。

“嘻嘻。这样就好了吧?”静流对着志保眨了眨眼睛。

“诶?嗯。。。”志保脸颊又是一红。

“那。这张画也送你吧。”静流大方的将画塞给了志保。然后转过脸对我坏坏的笑道。“冰你没有意见对吧?”

“没樱我哪里敢。。”我眯着半月眼看着静流。

“嘻嘻。我就知道。所以呢。志保你就收下吧。正好拿回去凑成一对哦。”

“谢。。。谢谢。”看着志保和静流闹得这么欢。我很纳闷。为什么玲就不能向静流一样呢?如果玲和志保的关系再缓和一点那该有多好。今我让志保和玲他们一起训练的目的就是这个。

咚咚咚。

就在志保要离开时。我的房门再次响了起来。这个时间?除了志保还有人找我?我第一个反应是有任务来找我了。

打开门。一个黑色衣服的女人站在了我的门外。

“大哥uth大姐在等你。请您马上到咖啡厅找她。”自从贝姐姐带我出任务之后。凡是她的手下见了我后都开始叫我大哥。不知道是贝姐姐跟他们了什么。还是他们看出了我跟贝姐姐的关系不一般。总之这对我来是一个非常大的便利。

“有任务吗?”我淡淡的问道。

“抱歉大哥,这个我就不知道了uth大姐只让我通知您去找她。”这个女人对我很恭敬,比上午那个男的好多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我对她点点头道。

“是。那我就先退下了。”话毕,那个女人恭敬的退了下去。果然和那个又傻又笨的男人不一样。

“冰。。。”

“冰。。。”

两个充满担心的声音同时响起。“啊嘞?”我回头看向她们。只见一大一,两张同样挂有担心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呵呵。你们啊。。。放心好了。如果是任务的话贝姐姐就会发纸条给我了。向这种叫我过去,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了吧。毕竟现在我已经是她正式的手下了。”我对她们微笑道。

“。。。。。。”

“。。。。。。”两个人同时选择了沉默。眉目中也充斥着些许担心。

“哈哈。我你们两个真是的。”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们。没想到在这一方面两个人竟然能这样的同步。

“都了放心啦。来。给你们一个温暖的拥抱好了。”我坏坏的笑道。

“哼。去抱你的志保。”静流将头瞥向左边。

“等你超过我以后再。”志保将头瞥向右边。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这样也可以同步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