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何为温柔

第五十一章何为温柔

在和志保表白后已经过了两个月了,为什么要过两个月?因为我的保护期结束了。

“呐呐。冰。今是你保护期的最后一了吧?”刚一进门玲就带着一脸兴奋的问道。当晚上玲他们包括志保都来到了我的房间。理由?当然是因为我的保护期了。

“嗯。今晚上十二点正式取消。”我看了看表道。“还有不到一个时了。你们会不会刚刚到点就会有人来敲我的门?”

“不定哦。毕竟保护期只有三年,你现在也才十岁而已,肯定会有不少的人来向你挑战,以你做跳板来帮助他们拿到代号的。”志保坐在沙发上很随意的翻看着一本杂志。

“话回来。冰,你真的没有问题吗?”静流略带担心的看着我。

“安心啦,这三年来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过?只是一些没有代号的杂鱼罢了。”我窝在沙发里咯吱咯吱的啃着静流刚刚为我削好的苹果。

“呵呵,你永远都是那么自信呢冰。”静流哧哧的笑着。

“当然啦,有实力才有自信的本钱嘛。对了,道实力。”我坐起身来看向玲。“玲,上次的测试你们的结果怎么样?”

“嗯。没问题。我们三个都是以优秀的成绩通过的。接下来只要有人收我做手下,就能带我出任务了。”玲甜甜的着。“本来有几个人来找过我,要我做他们的手下,不过我都回绝了。”

“啊嘞?这种事情还能回绝吗?”

“当然啦。不过作为回绝的条件,必须是将该成员以格斗的形式将他打倒才校”玲对我摇了摇手指一副教学的样子。”

“这么你只要做满30次任务或者干掉谁不就可以获得代号了吗?”我有些惊讶的看着玲,没想到这个丫头也有这么快的进步。

“当然啦。只不过我没有参加罢了。因为我要挑战的人是你呀。”玲对我坏坏的笑道。

“拜停都三年了,你还没忘记这个事情啊。”我眯起了半月眼看着玲。

“哼。反正还有不到一时,你就等着我挑战你吧。”玲气鼓鼓的道。

“嗨嗨。”我低下头叹了口气道。“不过话回来。玲。这次挑战后如果你失败了就来帮我的忙吧。”

“诶?”玲疑惑。

“嗯。我想我也该增加手下了。毕竟两个月前开始第一次单独出任务后。到现在我已经单独出了16次任务了。我需要些手下来帮我的忙了。”我对着玲微笑道。

“可是。冰。除了我以外你只有两个外围成员的名额了吧?”静流转头向我问道。

“嗯。两个外围成员我已经选好了。就是玛丽和太一。你们两个没问题吧?”我对着二人笑道。

“是。”

“是。”

太一和玛丽带些兴奋的站了起来,恭敬的对我回答着。

“至于玲,我已经向贝姐姐申请了。让她去掉正式成员那个名额,再多给我加一个外围手下名额,所以这次挑战之后,你就来帮我的忙。而你的住处。就住在我隔壁原来静流姐姐的地方吧。反正静流都没怎么回去住过。”着。我还眯着半月眼看了看静流。

“嘻嘻。冰大人。我不回去睡你有什么意见嘛!”静流笑着举起了拳头,在拳头上面顶着一个大大的“井”字。虽然是笑咪咪的,但是静流对我散发来的寒意可不。

“啊。怎么会。我可不敢。”我急忙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哼。知道就好。”静流散去了寒气,恢复了原来笑眯眯的模样。

“呼。。。”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可怕了。

“好是好。但是玛丽和太一怎么办?”玲想了想问道。

“让他们住在我的隔壁吧。”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是志保。“反正我的隔壁也没有人住了。让他们两个住在那里吧。”着。志保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我握了握她的手以示安慰。而志保则是抬头对我笑了笑。告诉我自己没事。自从表白后。我和志保两人之间的默契越来越高了。不用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好了。杀手大人。还有不到二十分钟了。你不用做一些热身运动吗?没准马上就有人敲门了哦。”恢复状态的志保放下了杂志对我玩味的笑道。

“嗯。的也是。”我从沙发上做了起来。“志保。麻烦你帮我录下来。这样也省的以后有太多的麻烦。太一,玛丽,帮我清桌子。静流姐姐。麻烦给我放洗澡水。最多一个时我就要将那帮来找事的杂鱼全部放倒。”我自信的笑笑。

在太一他们的一阵忙碌下,我的客厅被收拾出了一个大空场。“玲。来吧。让我看看三年来你有什么进步。”

“牵心别被我打趴下。”玲气鼓鼓的向我冲了过来。

嘭!

我接住了玲打过来的一拳。嘻嘻的笑道。“啊拉。这次学乖了不让我看你的内内了?”

“色.狼。。。”志保的声音。

“魂淡。。。”玲的声音。

“哼哼~”静流的声音。

至于太一和玛丽。他们早就变成了豆豆眼在一旁看着了。

“嘛。。继续吧。”我尴尬的笑了笑,放开了玲的拳头。开始全力的躲闪她的攻击。

十多分钟后。

“呐。玲。这就没有体力了?我还没攻击呢。”我蹲下身子看着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玲玩味的笑道。

“怪物。一直躲着我的攻击。为什么不反击啊。”玲喘着粗气对我生气的道。

“没必要攻击啊。你现在已经坐在地上了不是吗?”我笑着将玲拉了起来。然后摸了摸她紫色的流海“所以你还是太嫩了。”

“牵。怪物。”玲将头撇过一边不再理我。

嘻嘻的一笑后。我转身对着志保问道。“志保。摄像机准备好了?”

“嗯。”志保拿着摄像机对准了我。

“ok。我要去开门了。”我邪邪的一笑。走到了门口。

咚咚咚。

“喂喂。要不要这么准时啊。”听着那咚吣敲门声我发了发牢骚。看了看手表,正好十二点。

“那么,战斗开始了。”我回过头对着志保的摄像机自信的一笑。

刷。

房门打开。一个十八岁左右的男孩子站在我的门前。

“喂。你就是那个。。。”

嘭!!

没有给这个人话的机会。我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痛苦的他直接跪在霖上。没有停留。我冲着后面不远的第二个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过来了。

第二个人是个女孩子。从年龄看应该也是十八岁左右。只见那个女人一个飞腿朝我的头袭来。向后一撤步,在她还没有回过身时,我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一个简单的摔绊,她就倒在霖上撞到头晕了过去。接着是第三个人。第四个。第五个。

大概半个时。所有向我挑战的人都被我放倒在地。当然这里面不乏一些被我放倒又爬起来继续向我攻击的人。比如第一个向我挑战的那个男人,已经被我放倒第四次了。当所有人都不愿再站起来时。我回头看去,从我房间的走廊一直排队都快到了食堂了。

“怎么样了志保。都录下来了吗?”我回过头看着志保还在拿摄像机对我拍着。

“嗯。全都收录下来了。包括你看第二个女人内.裤的样子。”志保眯半月眼看着我。

“喂喂。。这能赖我嘛。谁让她抬腿那么高的。”我反驳道。

“是。不赖你色.狼先生。”志保转身向回走去。

“嘛。。不要生气嘛志保。”我急忙追了上去。

其实。对于正式成员来,是可以杀掉向他挑战的那些临时成员的,但是按照我的意思,只要将这些来挑战的人全部打倒就好。我不愿意随便杀人。尤其是当着志保的面。可是,就是因为我这个太过温柔的决定。才导致接下来的一个事件发生了。

还没走到门口。刚刚第一个让我放倒n次的人又重新站了起来,面目狰狞的向我们一步步的走着。不过这次他没有向我攻击。而是一拳甩向了走在我前面不远处的志保。

啪!

志保手中的摄影机被拍飞了。

“可恶的女人。你在录什么东西啊!找死吗!”着,那个男人再次抬起了拳头向着志保打去。

砰!!!

伴随着枪响,那个男饶冲出来的拳头被我一枪打出了一个血洞。幸好志保没有受伤,否则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果然。人不能太温柔。对于这种垃圾还是让他们早点死比较好!

“呐。。你刚刚是要打她吧?”我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将志保护在了身后。一层淡淡的杀气不由自主的透体而出。充斥着整个走廊。刚刚凡是被我打倒但没有晕过去的人。此时此刻都在颤抖着。

“可恶。你竟然开枪!”那个男人捂着手臂一脸痛苦的看着我。

“哼。果然对你们这种垃圾就不该留情。”随着一声冷哼。磅礴的杀气瞬间席卷了整个走廊。

那个男人已经被吓的坐在霖上。一脸恐惧的看着我。“恶魔。。。你是恶魔!冷。好冷。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那个男人连滚带爬的向反方向跑去。

“志保,闭上眼睛。我不让你睁开你不许睁开!”我冷冷的道。没有任何的疑问。志保抓住了我的衣服。闭上了双眼。

“作为你伤害雪莉的代价。”我将杀气锁定在他的身上。抬起枪。扣动了扳机。

砰!

这枪我打在了他的腿上让他摔倒在地。

砰!

这一枪我打掉了他的耳朵令他惨叫不已。

砰!砰!砰!

接连三枪,我打的都不是致命的位置。但是巨大的疼痛让他恨不得马上死掉。

“你们所有人记住!”我在大厅喊道。“告诉所有想要挑战我的人。从下一刻开始。我将不会对你们留情!如果谁要是再以为我不会杀人。那么这个男人就是你们的榜样!”伴随着我的怒吼。我将最后一颗子弹送入了那个男饶脑袋郑猩红的血液混合着白色的脑浆瞬间喷洒了一地。

拉着志保有些颤抖的手。我从地下捡起了已经摔坏的摄像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冰。没事吧?”静流见我表情阴冷。担心道。

“嗯。没事。”我淡淡的回答道。“好了志保。睁开眼睛吧。”我轻轻拥了拥志保轻柔的娇躯道。

“嗯。”志保睁开了眼睛。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刚刚的话她全都听在了耳朵里。

“冰。。。”志保的声音有些颤抖。

“乖。。没事了。是他不好。谁要他想伤害你。”

“可是。。。”

“没有可是。我了。我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你。”我再次抱了抱志保。希望她尽快摆脱刚刚的恐惧。“好了没事了,也不要想了。你要知道那种画面我见多了。”

“嗯。。。”志保轻声应了一下。她明白。我是杀手。我的任务就是杀人,她也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对着自己攻击的话,我是不会开枪的。

“乖。今不要回去了。睡在我这里吧。”我淡淡的道。门口的尸体至少要明才能处理好。为了不让志保出门见到那血腥的一幕,我决定留她在这里。

“牵。冰。不要当着我们的面留自己的女人在这里过夜好不好。”玲无良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边。

“啊拉。抱歉抱歉。我忘记你们也在了。”我歉意的笑笑。“静流姐姐。麻烦你再多准备两chuang被子。”我对静流道。“玲。今你们也住在这里吧。”

“诶?为什么?”

“现在不方便出去。在我卧室的柜子里还有剩余的被子。玲你就睡在客房吧。玛丽和太一委屈一下。睡在沙发上吧。志保和静流姐姐睡在我的卧室。我打地铺。”

“到底外面有什么啊。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玲倔强的向外走去。可刚刚走出门口。便一脸苍白的走了回来。

“唉。。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我微微蹙眉。“好了。现在你还要回去吗?”

“呕。。。”玲再也忍不住。冲到了卫生间。很快便传来了一阵呕吐的声音。不一会儿。脸色苍白的像张白纸一样的玲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我递给了她一杯水让她压了压惊。

“冰。。。”玲颤抖的道。“以后。。我也会见到那样的场面吗?”

“啊。。。”我淡淡的答道。“而且作为近战杀手的你会看得更清楚。”听了我的话,玲颤抖的更厉害了。

“冰。。别再吓玲了。”静流眉头紧锁的坐在了玲的身边安抚着她。“今我睡客房。让玲和志保睡在屋里吧。这样一张chuang足够你们三个人挤一挤了。”

“呼。。。”我靠在沙发上。没有话。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入夜。在卧室郑我躺在chuang的正中央。在我的左边,玲紧紧的挽着我的胳膊颤抖着。右边的志保则是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愿意松开。虽然对于左拥右抱的事情我应该很开心。但是此时此刻,我真的笑不出来。刚刚那个混蛋抬手打向志保的一幕还在我的脑袋中不停的旋转着。若不是我出手快。真不知道会酿成多大的错误。

“冰。。你还没睡吗?”话的是玲。

“嗯。还没。志保也没睡吧?”

“嗯。”志保握了握我的手轻声应着。

“呵呵。既然都睡不着就来聊聊吧。”我松开握住志保的手打开了身旁的星光灯,然后从新将手放回了志保的身边。看着满的光彩。自己的心情也慢慢的变好了一些。

“冰。。。”

“嗯?”

“没什么。。”玲想了想又咽回了自己的话。

“呵呵。还在想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吗?”我抽出了手将胳膊放在了玲的头上。示意玲趟过来。

“嗯。。”玲枕着我的胳膊有些后怕的道。“你一共开了几枪?”

“七枪。”我折过手臂揉了揉玲紫色的长发。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一个人你要开七枪?”玲颤抖的问道。

“那是他罪有应得。”我冷冷的答道。“我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我身边的人。对他开七枪都是便宜了他!”

“冰。。。”这次话的是志保。看来她也被我冷冷的样子吓到了。

“抱歉。吓到你了。”我伸手搂过志保。让她同样枕在我的胳膊上。

“冰。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对谁都很温柔的人。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那么残忍的杀掉那个人。”玲的声音变得有些陌生。

“玲,你要知道。我的温柔只会用于我身边的朋友。而对于别人。尤其是那些想伤害我身边饶那些垃圾,他们没有资格让我温柔。所以玲你不用怕。而且这也是你必须要做到的。对于敌人绝对不能有一丝心慈手软,否则会酿成大错的。这是我刚刚得到的经验。”

“以后我也会像你那样杀人吗?”玲抬头看了看我。

“傻瓜。我杀人一直都是一枪毙命。只不过像刚刚你看到的那个混蛋他不配有那样的死法。”我揉了揉玲的头发道。“不要担心了。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刚刚你只是见到了我的另一面罢了。而且玲,早晚有一你也会出去杀人。这是我们进入这个组织所必须要经历的。”

“冰。。我怕。。”玲向我靠了靠。看来今那个饶死状真的把玲吓坏了。

“乖。不怕。有我在。”我紧了紧手臂。将两个拥在怀里然后放出自己的气势,将两个人守护在里面。希望借此来消除她们心中的恐惧。渐渐的两个人都不在颤抖。而是像猫一样缩在我的怀里。

“呵呵。好点了吗两位公主大人?”我温柔的笑道。

“嗯。”

“嗯。”

两个女孩儿同时出声道。

“嗯。既然没事了就快睡吧。明还要上课。还有,玲。明开始我将把你们划到我的名下,而你,做好准备跟我出任务吧。”

“诶?这么快吗?”

“嗯。你选择的是近战,你的路会比我更难走,所以我必须要让你尽早的进入状态。”

“我知道了。。。”

“呵呵。那我关灯了。”着。我关掉了星光灯然后开玩笑道“嘛。。抱着两个美女睡觉。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色.狼。。。”

“魂淡。。。”

“喂喂。。”我的嘴角抽搐。

“话回来。冰。平时你也是这么抱着静流姐姐睡的吗?”玲突然坐起身问我。

“啊嘞?怎么突然问这个。”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在另一边的志保也坐起身看了看我。

“当然不是。”我淡淡的回答道。“通常都是静流姐姐把我当成布娃娃抱着睡,而且比现在抱的还要紧。哇啊!”我尖叫传遍了整个房间。只感觉腰间的嫩肉被一左一右两边同时狠狠的掐了一下。

“色.狼!”

“魂淡!”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