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又是四年

第五十五章又是四年

“呐呐,静流姐姐。”

“嗯?”

“再有两志保就该回来了吧?”我那带有磁性的声音略带着些许兴奋的道。

“呵呵,我你啊。这个星期你已经是第132次这句话了。”静流无奈地对我笑道。正如静流所,四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四年来我在玛格丽特的手下做任务可以是险象环生。按照贝姐姐的话来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打破了所有在玛格丽特手下在她手底下活命的时间。没错。四年来我接着一个比一个艰难的任务,除了自己接到任务外,还有好几次都跟着玛格丽特一起做任务。在那个时候我必须打起一万分的精神,这并不是为了防止敌人对我的攻击,而是要心我身后飞来的子弹。不过我还算幸运,跟着那个恶心的女人出了数十次任务,都没有给她对我下手的机会,而我自己单独出的任务的难度几乎比她自己出的任务还难,有很多次不是在敌人如雨点般的子弹中穿梭,就是在大型重机枪下游走。手雷c4等大面积的爆炸物也见过不少。好在贝姐姐每次都能及时的发现我的位置,又有静流这个专业的医护人员为我治疗我才活了下来,记得最严重的那一次受伤几乎穿透了我的内脏,让我在病chuang上躺了整整三个月。

死神不止一次的与我擦肩而过。但是凭借着上一世杀手的经验以及这一世优秀的体质,我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直到现在。年满十七岁的我已经是个俊逸的少年。一米澳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从未改变过的剑帝莱维形象在我成长之后正式的展现在了别人面前,虽然发色是黑色,但是风采绝对不输给原版。紫色的瞳孔透着精光,不自觉间眉宇间会透露出一丝杀气,多年的杀手生活并没有让我拥有太过刺人眼球的肌肉,但是身体在一伸一展间,紧绷的皮肤下却隐藏着爆炸般的力量。但也就因为是杀手,所以我的身上布满了伤疤,毕竟是一个人出所有的任务,多少也不能免于一切伤害。最大的一条伤疤是贯穿了我的整个后背,像是一条游龙一般地趴在我的背上,那是在一次爆破任务时留下的,那个时候可是有一架直升机追着我打,克林机枪的子弹仿佛雨点般的向我追来,幸亏我的狙击技巧够硬,抓住了机会直接击毙了驾驶员。不过那高速旋转的机翼在飞机失控掉到地上爆炸后,金属尾翼被炸飞了过来。划过了我的后背。让我在chuang上趴了整整一个月。这还是凭借着组织里先进的医疗技术以及万幸地没有山我的脊柱,否则以后能不能下chuang都是一个问题。不过好在自己的脸上倒是一点伤都没樱否则要是破了相聊话志保不要我了我可该怎么办?

“是吗?我不觉得啊。嘻嘻。”我嘻嘻的笑着看着静流。如今的静流已经不会再是原来那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儿了。二十六岁的她真的像是一个姐姐那样一直照顾着我的生活。其实我真的应该谢谢她,要不是她精湛的手术以及完美的医疗手法,可能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呵呵,你啊。”静流姐姐温柔的敲了敲我的头。“一提到志保要回来你就上蹿下跳的。”

“嘻嘻。我开心嘛。”我嘻嘻的笑着。一别四年,我和志保没有过一点联系。并不是我不愿意联系她,而是志保在美国的学业实在是太忙了。就连我安排在她身边的玛丽和太一都很少能见到她。我曾经申请去美国那边做过两个任务,但是都没有在美国的基地见到志保,而我得知志保回来的消息是大约一年前从美国回来的玛丽带回来的消息。那次玛丽回来时为了参加一个医学发展的会议。而后马上又飞去了美国。那也是我唯一一次知道志保的消息。

“呵呵,确实呢,按照玛丽提供的信息,大概后志保就应该能回来了吧。”静流一边着一边为我剥了一个橘子递到我的手里。

“嗯嗯。”我拿起橘子掰了一瓣放进自己的嘴里。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咚咚咚。

就在我兴奋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四年来敲我门的只有三个人。玛格丽特传递信息的手下,贝姐姐,还有玲。

我去开了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仿若莲花,气质非凡的紫发女孩儿。呵呵。当然是玲了。同样十七岁的玲已经褪去了稚嫩的外表,洁白如玉的皮肤配上了精致的脸蛋,紫色的刘海散落于额间,眉宇间噙着一丝冷淡的气质。配上紫色的瞳孔,玲的五官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修长的身材以及一身黑白相间的萝莉群,让这个还有些青涩的女孩看上去神秘而优雅,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晚上好,冰~”继时候甜甜的声音后,现在玲的声音可以用来形容。与志保那轻柔的不同,玲的声音更有着一份属于她自己的冷淡的甜美。

“呵呵。晚上好,玲。今没有任务吗?”我揉了揉玲紫色的流海问道。玲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所以我摸她的头并不显得突兀。

“嗯。没有任务,所以过来玩玩。”玲挽着我的胳膊走进了房间。这个亲密的动作我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对于玲而言。她胸前的发育可没有静流那样的成熟,但是却有着最属于她的完美比例。

“呵呵。玲,不得不你是个才呢。这四年来你的身上可是一条疤痕都没有啊。再看看你哥哥我。浑身上下全是伤。”我苦笑道。

“嘻嘻。因为任务等级不同嘛。贝尔摩德很照顾我的。那些任务难度基本不大,而且大部分都是潜入任务。所以我身上没有伤。”玲像猫一样蹭了蹭我。

“呵呵。玲,你还是那么爱撒娇呢。时候可不见你这个样子哦。”静流笑着看了看玲道。

“嘻嘻,因为四年来都很少跟冰见面嘛。”玲吐了吐舌头,在敌人面前毫不留情的歼灭使,在我们的面前只是一个爱撒娇的姑娘罢了。

“嗯。起来也是。自从四年前你被调去贝尔摩德的手下后,你好像一直都在学习如何潜入吧?”我被玲拉着坐在了沙发上。

“是啊。已经做了将近一百多次的潜入任务了。尤其是几个月前的那次,贝尔摩德竟然带着我去美国做了一次任务。那次遇到了不少fbi呢。好在我反应快,要不然非交代在那里不可。”玲有些后怕的道。

“啊。我记得从那次回来,贝姐姐好像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你们那次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玲摇了摇头道。“那次我跟她的任务不同,她负责帮我吸引fbi,我则是潜入了fbi的基地炸毁了他们的电子通信设备。所以我也不清楚。”

“这样啊。”我微微蹙眉。其实。按理来已经十七岁的我应该接近正式的剧情了。但是在前段日子我试着回想那些剧情时。我发现了一个让我十分尴尬的事情,那就是经过十年的时间。除了一些关键人物的长相及性格外,我竟然不记得一点剧情了。是因为十年的杀手生活洗脑了我的记忆吗?我不知道。我记忆最深的一个剧情就是明美姐姐被gin杀掉的那一段。剩下的地方虽然多少有些记忆,但是都是零散的碎片了。如果不走到那一步我估计是很难想起来了。不过我倒是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自从我来到组织干掉了那个一直欺负志保的原后,我就已经扇动了翅膀引起了蝴蝶效应。对于未来的事情我变得开始无法把握了,所以之后的事情只要我心一点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对了玲,你已经做过了上百次任务,为什么还不去领取你的代号?”我疑问道。按照玲的实力,她早就该拥有自己的代号了。

“因为不想嘛。我就想着有一你能拜托玛格丽特的束缚,成为金牌后把我在要回来做你的手下嘛。”玲嘻嘻的笑着。

“呵呵。傻丫头。好。我一定把你要回来。”

“道代号。冰,你距离300个任务还差多少就完成了?”玲眨了眨眼睛突然问了过来。

“这次任务完成聊话应该是第295个了。也就是不出一个月就能获得金牌啦。”我摸着玲的头笑道。

“不过冰,你也要多多心。如果那个玛格丽特真的想干掉你。那么她也就剩下五次机会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坐在对面的静流一脸担心的提醒我道。

“啊。没事的。大风大浪我都过来了。这几次只要在多多心一点就好。对了。静流姐姐。上次受伤之后,和我血型匹配的血袋是不是用完了?”

“嗯。上次用完了最后一个血袋。连组织里的血库里都没有了。”静流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份报告表皱着眉的道。“不过今晚上我就给你定制,一定在今晚上到货,你就放心吧。”

“啊。麻烦你了。不过起来真是没面子。我竟然会为没有血袋而发愁。”我抓了抓脑袋一脸烦躁的道。

“那也没办法啊。毕竟玛格丽特那个女人对你实在是太狠了。”静流从后面抓住我挠头的手握在了自己手里一脸心疼道。

“唉。如果不出意外,那个女人应该又该给我派任务了吧。”我的身体向后仰了仰,抬头看向了静流一脸无奈道。

咚咚咚。

我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我这该死的乌鸦嘴,什么来什么。这个时间贝姐姐是不会来找我的。那么来人一定是玛格丽特的手下给我送任务了。打开房门。果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站在我的面前。

“大哥。玛格丽特大姐让你去咖啡厅见她。”

“啊。我知道了。”我冷冷的回答。没有多余的话。那个男人直接离开了我的房门。轻哼了一声。我关门回到了房间。

“冰。。又有任务吗?”静流看着我皱着眉头,一脸关心的问着。

“啊。玛格丽特亲自找我。大概是让我陪她做任务吧。”

“冰。。。”这个声音是玲了。

“没事的。又不是第一次了。放心。我明就会回来的。”我嘻嘻的笑着。而静流则是走到了我的面前双手环过了我的腰靠在了我的怀里。“冰。一切心。”这是每次和玛格丽特一起出任务前,静流必会做的一个动作。的时候她只是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如今我的身高已经超过她很多了。她也由吻额头变成了拥抱。

“嗯。那我去了。玲,如果没事的话陪陪静流吧。”话后。我离开了房间,向着咖啡厅走去。

ps:文章中最近开始出现了一些**。风会一边发一边修改的。为大家带来的不便还请各位谅解,在此风拜谢,同时求打赏求点击求推荐。风四月依旧在冲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