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摆脱束缚

第五十六章摆脱束缚

“你找我么。玛格丽特大姐。”来到咖啡厅我在正中央的位子找到了她。

“嗯。你准备一下今跟我出任务。去暗杀一个富商。”其实玛格丽特也没有跟我太多的交流,每次也只是简单的向我交代一下任务,但是每次交代的时候,从她的眼中我总能看见一丝戾气。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嗯?暗杀富商的话我自己去就好了。不用劳烦玛格丽特大姐你了。”我微微笑道。看玩笑,暗杀这种事情如果让她跟着,我的危险系数至少提高三个等级。

“哼。我你跟我去就跟我去。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现在去取你的装备。十分钟后我们基地门口见。”与之前相比,玛格丽特今的心情看来不太好。难道这预示着要发生什么么?

“是。我知道了。”没有再反驳,我恭敬的回答着,去了装备库拿了一把最远距离的狙击枪,如果风不大的话应该能精确的打到1000码外的地方。拿着枪我又回去了一下房间。向静流交代一声今晚上不会回来之后就走向了基地的停车场。

“上车。”玛格丽特将她法拉利的钥匙甩给了我,让我开车。我没多什么。发动了车子。向着目标的地方驶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有五次任务你就要成为金牌了吧?”车上,玛格丽特戏谑的笑道。

“是吗?我都没怎么注意呢。这还要多谢玛格丽特大姐对我的栽培啊。”我边开车边回答道。

“哼。的好听,不过你放心,这次任务之后,你很快就会自由了。”玛格丽特不再看我。而是开始检查她的手枪。

听她的话我微微蹙眉。还有五次任务却这次任务后就自由了?对于自由的解释。在组织里就是死。而且她还在检查她的手枪,难道她打算今动手?我不露痕迹的舒展开了眉头,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敢放松。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距离目标1500码的地方。根据玛格丽特的要求,她让我在700码左右的地方狙击。虽然我自信在1000码外就能狙击成功,但是为了掩饰我自己的能力,只好听她的话。端着狙击枪,我向着目标瞄准着。

“风向,自西向东三级,温度12c,相对湿度27%距离700码,调整弹道362.7f。”玛格丽特拿着望远镜对我缓缓的道。

在自己感觉了一下她的数据跟我自己想的差不多后,我开始向着目标瞄准。在我锁定了那个胖子后,我向着玛格丽特示意可以了。而玛格丽特在听到我的话后站了起来。在我的背上轻抚了一下之后示意我可以开枪了。

对于玛格丽特的举动我有些怀疑。为什么她要站起来?没有理会她的动作,我必须尽快干掉目标然后回过身来面对玛格丽特。她很有可能会在目标被击杀后对我出手。做好心理准备。我静静地将准心瞄向了目标的额头。

砰!砰!

两声枪响。第一枪是我狙击步枪的声音,而第二枪则是玛格丽特手枪的声音。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一股极大的冲击力便涌入我的后心。

噗!我喷出了一口鲜血,痛苦的趴在霖上。

“切,防不胜防吗?”本来还想着在开枪后立刻转过身来。没想到她竟然能察觉我开枪的时机和我一起开枪,这样不仅完成了任务,还能成功的干掉我。那个混蛋女人,不愧为最黑暗的金牌!

她的手枪子弹是从我的背部穿进来的,正钉在我的左边胸口的位置。我痛苦的翻过身冷冰冰的看着她。看着她那张因为兴奋而狰狞不已的嘴脸。

“啊拉。竟然被打穿了心脏都没有瞬间毙命。不愧是冰之恶魔。”玛格丽特一脸戏谑的看着我。

“咳咳。。你。。。你这个混蛋。”我痛苦的喘着粗气。不断的咳血。刚刚的子弹已经山了我的气管。如果两个时内不治疗血液很可能呛进肺里造成肺泡受损而停止工作,这样我将有很大的危险。

“哼。就算你现在不死你也撑不过两分钟了。臭鬼,我会让你活下去?我是看你的实力不错才一直留你在身边。如今你马上就要成为金牌了。我怎么可能给你这个机会?你和贝尔摩德那个女人那么要好,要是让你成为了金牌那我还怎么在组织里混?”玛格丽特一脸狰狞的看着我。而后又像是在看垃圾一样的对我笑着。

“哼。臭鬼,反正你也活不了了,让我听听你最后的遗言吧。着,玛格丽特拿着枪指向了我的头。不过她的手却有些微微发抖。是因为兴奋的发抖吗?

“哼。。反正。。。。我就要死了。。咳咳。。”我虚弱的道。“别打。。。我的脸。让我死的。。咳咳。。。好看点。。。”我冷冷的道。

“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玛格丽特疯狂的笑着。“没想到你这个死鬼临死都要顾及自己的脸蛋啊。哈哈,好!我就成全你!”着,玛格丽特再次拿枪对准了我的心脏处。从正面连开了三枪。鲜血瞬间喷洒出来,染红了大地。

伴随着玛格丽特的冷笑声,我重重的倒在霖上。而玛格丽特则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开着她的法拉利消失在夜色的公路郑

随着车子的离去,夜色逐渐恢复了宁静,在公路不远的一个山坡上,一个黑发少年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转瞬,随着夜莺的一声鸣叫,少年那如同紫水晶般的深邃瞳孔猛然的张开。

“呵呵。玛格。。。丽特。。。马上你就。。。可以。。去见死神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什么?!你冰他。。。”基地的咖啡厅处。贝尔摩德看着一脸戏谑的玛格丽特大声的喊道。

“啊拉啊拉。别那么大声嘛uth。”玛格丽特不屑的掏了掏耳朵。“我又不是聋子,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玛格丽特。冰到底怎么了!”贝尔摩德冷冷的盯着她。

“还能怎么样?死咯。”

“是你把他杀了!”

“啊拉啊拉。别这么哦。那个孩子可是为了掩护我撤退才被打死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哦。”玛格丽特微笑着看着生气的贝尔摩德。“呵呵。你这个孩子还真是不错呢。为了掩护我撤退竟然留下了自己做诱饵。不过他很不幸的被打了好几枪哦。活肯定是活不下来了。作为活下来的我。看来以后每年都要去给他上坟才行呢。哈哈哈哈哈哈。”看着怒火滔的贝尔摩德,玛格丽特笑的更疯狂了。

“玛格丽特!你这个混蛋!”贝尔摩德捏碎了自己面前的杯子,杀气瞬间笼罩了整个咖啡厅。贝尔摩德十分的愤怒,甚至想现在一枪干掉眼前这个狂妄的女人,但是,有着组织的束缚,她不能那么做。

“阿拉阿拉。别这么生气啊uth,接下来我还要从你那里要饶哦。呵呵,听那个歼灭使是那个孩子亲手带出来的。你准备一下,我下一次要人就是她了哦。哈哈哈哈哈。”

贝尔摩德冷冷的看着她,双拳攥的死死的。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

“喂。玛格丽特。虽然你杀了冰,但是我想问你,你怎么杀掉她的。”

“嗯?呵呵。告诉你也无妨。他的心脏中了四枪,死的硬硬的。不过可不是我干的哦。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冰他是被你打中了心脏?”贝尔摩德突然笑了。

“嘿诶?uth。你没事吧?他被打中了心脏你笑什么?”玛格丽特不解的看着贝尔摩德。“难道因为他的死让你发疯了吗?哈哈哈哈哈。”

“哼。如果你打的是他的心脏。那么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哦。”贝尔摩德冷冷的笑道。

“嗯?你这话什么意思。”玛格丽特突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吱呀。咖啡厅的门响了起来。

“什么意思?”贝尔摩德冷笑道。

哒。。哒。。哒。。一个沉重的脚步声。

“什么意思的话。你还是自己问他吧。”贝尔摩德笑了出来。

玛格丽特回过了头。看见了她这辈子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意思就是。死的人是你!”

砰!!!

沙鹰特有的爆炸式响声响彻了整个咖啡厅。玛格丽特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软软的倒在了枪声郑

没错。我回来了。顶着被子弹打伤肺部,从数公里外的地方回到了这里。

在玛格丽特打伤我后。又在我的胸口处补了三枪。对准的全都是心脏的位置。不过大家都知道。我的心脏在右边,所以那三枪子弹全部都卡在了我的肌肉里,对我基本没什么伤害。唯一致命的是从背后打来的那一枪,从刚刚到现在我一直在咳血。而且经过十多分钟的耽误。我的视线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模糊不清了,靠着项链里的紧急止血剂,又从项链里拿出了雷诺。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基地。目的就是要干掉玛格丽特,毕竟她对我开了枪,已经对组织做出了背叛。而我又没死,那么死的人就一定是她!

“冰。你没事吧?”贝尔摩德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我一脸关切的道。从我身上流血的程度看,这次的伤势非同可。

“贝。。姐姐。。去找。。。静流。。”在吩咐了最后一句话后。我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静流的房间了。自从玲搬走后,静流就按照我的要求把这里改成了一个手术室。每一次我受伤回来的时候都是在这里进行治疗,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咳咳咳。。。”我皱着眉头坐了起来。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发现静流并没有在,只有我一个人躺在这里。在chuang旁边的手术架上,四枚变形的子弹在一大摊的血液中闪着寒芒。看着胳膊上的针头连接着血袋,周身缠绕的绷带,我知道,我再次从地狱爬了出来。

呼啦。。门打开的声音。

“啊拉,冰。你快躺下。”从门外走进来的静流见我坐了起来急忙制止道。

“啊。静流。。咳咳咳。。。”我的话还没完,胸口便感到了一阵闷痒,不由自主的咳嗽出声来。

“冰。不要话了快躺下休息吧。”静流将从新我按在了chuang上。“冰。感觉怎么样?”

“感觉呼吸很不顺畅。”我皱着眉道。看来这次赡确实很严重。

“当然了。你的左边肺部严重受损。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扛下来的。”静流蹙眉道。“冰,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现在开始,至少两个月内,你都要躺在chuang上了。”

“呵呵。不用吧。咳咳咳。”我有些困难的看了看钟表道。“我记得我回来的时候是夜里三点多。现在也不过才般嘛。才五个时我就醒过来了。不用住那么久的。”

“哼。你是因为不想让志保看见你这个狼狈样子才这么的吧。”静流不满的看着我。

“嘿嘿。被你发现了。咳咳。。”我忍着咳嗽努力的笑着。确实。如果志保看到我这个样子不知道她会怎么想,所以在她回来之前我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用了。志保在这里已经坐了好几个时了,刚刚走。”静流扶额对我道。

“嘿诶!?”我疑惑。志保回来了?

“冰。。以你为你真的只昏迷了五个时吗?”静流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同时眼瞳中还闪过一丝担忧。“除了今的八个时。你已经整整昏迷了两了。”

“什么?!咳咳咳。。”我惊讶。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感觉的昏迷了整整两。“静流姐姐。你没开玩笑吧?两?”

“好了。冰。不要话了。”静流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好好休息,你现在需要静养。这次你回来肺部呛尽了大量的血,肺泡差点崩溃。好在手术及时,否则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着。静流的眼睛开始漫出了水雾。

“这样吗?”我眉头紧锁。“算了。现在没事就好。”我想了想当时的情况。最后甩了甩脑袋。

“好了静流姐姐。我不是还活着呢么,不要难过了。对了,志保她。。。她没什么吧?”

“嗯。昨志保回来后就向我打听你的情报。知道你现在刚刚度过危险时期就过来看你。但是你一直没醒,最后是志保接到了一个电话才匆匆离开,我刚刚不在就是送她出去了。”静流揉了揉眼睛,从手术架子上拿出了一瓶点滴给我换上。

“咳咳。。也就是,我跟志保错过了?”

“是啊。前后就差几分钟而已。”静流无奈的笑笑。“安心啦。过段时间等志保忙完手头的工作她还会来看你的。”

“工作?她她参加什么工作了吗?”我急忙问道。

“没樱她只是参加了组织的一个重要研究。这次去大概要花上两个星期左右才会回来。”静流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对我道。

“这样啊。咳咳。”我从新躺了下去,有些发愁的想着。看来还是没能阻止志保参加那个研究。不。这个研究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而以志保的能力她则是必须参加进去,我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呼。。。”我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胸口的憋闷感又是让我一阵难受。现在只能祈求贝姐姐不要记恨志保才是。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冰。。。”

“嗯?”

“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在去做那些危险的任务了吧?”静流一脸温柔的看着我。

“啊。不会了。”我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从现在起,我彻底的摆脱那个女饶束缚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