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志保归来

第五十七章志保归来

“冰。感觉好些了吗?”一个充满韵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啊。感觉还不错。咳咳咳。”我忍着咳嗽对着贝尔摩德艰难的笑着。“如你所见贝姐姐,短时间内我是下不了chuang了。”在我醒来的两个星期后,贝姐姐过来看了看我的情况。如果不是玛格丽特的死让她耽误时间的话,或许她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

“冰。。。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那个女人害成这样。”贝尔摩德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别这么啊贝姐姐。咳咳咳。就算没有作为你的手下,以我的成绩早晚也会被盯上的。所以贝姐姐这并不怪你。再,现在那个女人不是已经去见上帝了么。就不要在提她了。”我淡淡的对贝尔摩德着。其实相对于我的伤,我更在乎她现在对志保的看法,相信她已经知道志保回来了,当然也必然知道志保参加了那个研究,我一直想让她不要恨志保,不过却一直没有机会向她提出来。

“对了,冰。关于玛格丽特的死,上面已经正式向我下达了通知。等你的伤恢复后你将接替玛格丽特的位置成为下一个金牌。”贝尔摩德对我笑笑道。

“啊嘞?可是我的任务还不满300个,这样可以吗?”我疑惑的看着贝尔摩德,虽然成为金牌我很高兴,可以更近一步接触到那个神秘的boss。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嗯。是那位先生直接通知我的。”贝尔摩德稍微严肃了一点对我道。“由于这个基地的金牌只有三个人。现在空缺了一个,对我和gin来压力都非常大。所以我向那位先生推荐了你,虽然你还差几个任务,但是按照那位先生的意思,等你伤好了以后,他会直接向你下达一个任务,只要你完成了就可以成为金牌。”

“呵呵,这么这个任务一定不简单了吧?”我淡淡的笑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向你这样的情况我们从没遇到过。因为组织里的27个金牌全部都是靠100%的任务率而被选上的,不过你的295个任务也都是100%,所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样啊。呵呵,我还真有些期待自己的名字变成。。咳咳咳。。。”这该死的伤。不会落下什么隐疾吧?我心里有些踌躇的想着。

“呵呵。你好好休息吧,过段日子我再来看你。”着贝尔摩德站起了身,拢了拢她金色的波浪长发,曲身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吻便离开了。

在贝尔摩德走后,我一个人躺在chuang上看着花板,想着刚刚她的那个特殊的任务。不知怎的,我对这个任务有着一丝莫名的紧张感,让我浑身痒痒的,很难受。

呼啦。。。

房门再次打开。这次走进来的是静流。

“冰,感觉好些了吗?”静流拿过一个枕头垫在了我的身后让我坐了起来。

“啊,感觉好多了。”我淡淡的笑道。“静流姐姐。是谁跟在你的后面?我怎么听到了一个心跳很快的声音?”感受到房间里的气息,我竖起了耳朵仔细的辨别着,除了我和静流的心跳声外,还有一个心跳非常快的声音,那个人明显就在房间的拐角处。

“冰。你的听声术真的越来越厉害了。”静流对我调皮的笑笑然后回过身向门口道。

“进来吧。里面没有别人。”

哒。哒。哒。

伴随着静流的话语,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响起。拐角处,一个茶色波浪短发的窈窕倩影,眼瞳带着一丝冰冷气质的女孩儿走了进来。在她闯进我视线的瞬间,仿佛心跳突然停止了一般。嘴唇微微蠕动,却不知道要什么好。

“呵呵。志保。好久不见。”四年了,四年来朝思暮想的女孩儿此刻就那么俏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她的思念之情,最后想了半才想出了这一句话。也许我们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语言表达。一个眼神,一个简单的问候,就可以将所有的思念传达给对方。

“志保。。。好久不见了。”我坐在病chuang上温柔的笑着,看着这个已经亭亭玉立的大女孩儿,近乎完美的脸颊弧线挂着一丝冷淡。冰蓝色的眸子宛如水晶一般,白色的大褂将她玲珑的曲线包裹了起来,给人一种别样的神秘福

对于我的问候志保并没有理睬,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可是,砰砰的心跳声出卖了这个看似外表冷静内心却激动无比的女孩儿。

“呵呵。难得见面,你们好好聊,我去准备些饮料。”静流带着一丝狡黠的目光对我甜甜的一笑便离开了房间,只留下躺在病chuang上的我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志保。见到静流离去,我也知道她是给我们创造了一些私人空间,毕竟我和志保的事情,静流参与进来总是不好的。

“坐吧志保。咳咳咳。。。”我咳嗽着挪了挪身体,让出了chuang的一部分给志保坐下。志保也没有什么,走到chuang边坐了下来。

“呵呵。不想点什么吗?”我握了握坐在我身旁志保的手轻笑道。“四年没见都不跟我些什么吗?”

。。。。。。

短暂的寂静。

“混蛋。”志保轻轻的吐出了一句,曾经那般的轻柔声音,此时褪去了一丝稚嫩,却多了一分成熟。

“嗯?”

“混蛋!”志保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被我握住的手也颤抖的十分厉害。“混蛋!混蛋!!!”志保不断的对我喊着。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的从志保那唯美的脸颊上滑落。

“混蛋!你不是过会好好的等我回来吗?为什么我一回来就见到你躺在chuang上昏迷不醒?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做那些危险的事吗!”不断哭泣的志保觉得还不够一拳一拳的打在我的身上。这个丫头。四年前的一番话她依旧记得。不过,这也证明了四年的离别,她从未放下过对我的思念。

“志保。”我握住了志保向我打来的粉拳。温柔的看着她,眼中充满了不出的怜惜。“你瘦了。。。”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志保的脸颊抹去那因为伤心而滑落的泪珠,心疼的道。

“呜。。。混蛋。混蛋!。。呜哇哇。。。”志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福俯身趴在了我的身上放声的哭着。四年来没处宣泄的感情,在这一刻全部的爆发了出来。很快,我身上条纹的病号服就被志保的泪水打湿。没有语言的安慰。我轻轻拥着志保,轻抚着她的玉背,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告诉她,我就在她的身边。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哭了很久,志保终于哭累了。趴在我的怀里抽泣着。而我则是继续安抚着她,直到她的身体不再颤抖。

“冰。。。”

“嗯?感觉好些了吗?咳咳咳。。。”我勉强的对着志保笑笑。胸口一阵闷痒让我再次咳出声来。

“冰。。。”志保轻声的回应道。没有再过多的言语。志保的身体前倾。柔软的双唇逐渐贴上了我的唇瓣。良久,唇分。四年的思念化作成了一次深深的重逢之吻。彼茨凝视。让时间都为之静止,成为了永恒。

“呵呵。志保。你变漂亮了呢。”短暂的凝视后,我再次轻抚了志保那略显消瘦的俏脸。

“色.狼。”志保脸颊红红的不再看我。转而又带着一丝恼怒的问道。

“冰。这四年来你到底再做什么?”志保的眼中一片水雾带着关切与心疼的看着我。“昨我来看你的时候发现你浑身上下都是伤疤,你到底什么样的任务会让你受如此多的伤?告诉我好不好?”志保的眼中依旧闪烁着泪光,轻摇着我的手臂,那份关心之意不言而喻。

“呵呵。嗯。”我再次挪了挪身体,伸出手臂,示意志保躺过来。志保的玉眉微微一蹙,娇嗔了我一句色.狼后乖乖的躺在了我的身边。伴着不断的咳嗽声,我将这四年来的事情慢慢的给了她。从她走后我被划到玛格丽特名下,一直到现在身负重赡全部过程。

大约一个时后。。。

“也就是,你成功的杀死了那个叫做玛格丽特的女人?之后你也将会顶替她的位置吗?”志保枕在我的胳膊上柔声问道。

“嗯,就是因为干掉了那个女人,所以我才会躺在这里,要不是有静流那高超的医疗手段,也许我早就死了。”我揽着志保纤细的腰肢笑笑。一个时内我把这四年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了一遍,当然,这里我省略了瘦狼的事情。毕竟关于黑色世界的事情志保知道的越少越好。

“那你可要好好的感谢静流姐姐哦。志保微笑的看着我,眼中刚刚的那份悲伤已经随着与我的聊中淡去。留下的只有重逢后的喜悦之情。

轻轻一笑,我伸手抚过了志保的玉颈。一条黑色细线的落入了我的手郑“你一直带着?”

志保仿佛感受到了我手上的动作。从衣服中拽出了那片黑色的羽翼。“当然,从没摘下过。”志保笑着。笑的很美,很温柔。

“呵呵,了半我的嘴巴都有些干了。咳咳咳。”我对着志保笑道。“你吧,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我转移了话题,向着志保发问,四年没有联系,我很想知道志保的生活。

“我?”志保抬头看了看我,“还能怎么样?每都是同样的在学习。”志保打掉了我揽在她腰间的手,做起了身子伸了一个懒腰,玲珑的曲线看的我有些失神。

“色.狼,你看够了没。”志保回身眯着半月眼鄙视的看着正在失神的我。“没有啊。一辈子都看不够呢。咳咳咳。”我对着志保微笑着。不断的咳嗽让我感觉很尴尬。“抱歉,你继续。”我歉意的笑笑。

“嗯。每都在组织的监视下学习,只有周日可以单独的休息一。这就是我四年来的生活。”志保站起了身从桌子上为我倒了一杯水递给了我,然后淡淡的道。

“那会不会很无聊呢?”我接过杯子毫不客气的喝了下去。“咳咳咳。。。”无奈,喝口水都要咳嗽。

“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志保嗔怪的看来我一眼,从兜里拿出了手帕擦了擦我的嘴角。“紧张的学习让我都没有空去想无聊不无聊了。每都是化学医学生物学。不停的反复。好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太一和玛丽都会来看我,日子也算过的去。对了,在美国我真的找到了姐姐,冰,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志保的目光闪烁,带着一丝疑问道。

“啊?这个。。。我也是从组织里调查到的。”我讪讪的笑道。“咳咳咳。总之,你能和明美姐姐见面就好。”我岔开了话题嘻嘻的笑道。

“这样啊。。算了。能见到明美姐姐比什么都好。”志保温柔的笑着。四年后,这个脱离稚嫩的女孩儿不论从什么角度看上去都是如茨完美,那一颦一笑,每每看去都会让我失神不已。

“不过那次见面后,姐姐在美国待了不到两个星期就回日本了。你还有她的消息吗?”志保再次开口问道。

“嗯?啊。这就不太清楚了,不过确实明美姐姐现在就在日本。你想见她的话我会想办法找人帮你联系的。”我托着下巴道。

“嗯?你在想什么吗冰?”志保看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奇怪的问道。

“啊。有些事情比较在意。咳咳。。。”我微微皱眉道。“志保,听你参加了组织的一个重要的研究?”

“嗯。由于我学的是医学中的药理学,所以我参加了一个关于一种**的研究,这种**可以杀人于无形,不过现在还处于测试阶段。怎么了?”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你加入的?”

“大概一年前吧。有什么问题吗?”

“这样吗?咳咳咳。。。没什么。那组织有没有人开始向外部人体用药了?”我急忙问道。

“这个倒是还没樱你问这些干什么?”志保疑惑的看着我。从开始我就一直在问关于药的问题。她知道,如果不是什么原因,我是不会轻易发问的。

“啊。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我突然严肃道。“我。。。”

铃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打断了我的话,是志保的手机。“sherry。。。嗯。好,我知道了。”一阵简单的回答后,志保挂掉羚话。转身对我道。“抱歉,冰。组织要我马上回实验室去。我必须得走了。”志保歉意的看着我。

“嗯。。。你去吧,注意安全。”我无奈的笑道。

看着一副不舍的我,志保温柔的一笑,曲身蜻蜓点水般的在我的唇上一吻,而后转身便离开了。

在志保走后,我躺在chuang上看着花板,想着关于这个**的事情。现在的志保在整个研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原本我想让志保不要参加实验的。但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向我想象的那样。志保还是参与了这个研究,而且已经一年之久,整个剧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慢慢浮出了水面。不过目前组织还没有向外部人员用药。所以目前的工藤新一还没有变。如果能快一点晋级金牌,也许还有机会阻止。

“咳咳咳咳。。。”我重重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惨惨的笑了笑。还是先把身体养好吧。这个状态别阻止了,连运动都是个问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