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玛丽归来

第五十八章玛丽归来

咚咚咚。刷。

“晚上好静流姐姐~”玲甜甜的声音闯进了我的耳朵。在见过志保的一个星期后,我从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正都是修养,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所以静流从新安排我回到了房间进行修养,而我也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志保了。她一直在基地外的研究所里没有回来过。或许这个研究已经到了实验阶段了,但是我却依旧无从得知整间事情的发展。只能随着时间一步步的向前走。

“嗯。晚上好玲,啊拉,玛丽,欢迎回来。”静流将来人迎进了屋子。

“晚上好静流姐姐。”玛丽羞涩的向静流打着招呼,毕竟一别四年不见,上次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好好的过话。

“静流姐姐。听冰受伤了。我们来看看他。”玲挽着静流的胳膊笑道。如今的玲身高早已超过了静流,但是却依旧像是时候的那样对着静流姐姐撒娇。

“嗯。冰就在屋里。去吧。我去为你们拿些果汁。”着,静流走出了房间。而玲和玛丽则是向我走来。

“晚上好冰。感觉好些了吗?”玲走到了卧室。看着躺在chuang上的我关切的问道。

“啊。还算不错。咳咳咳。”

“冰大哥。好久不见。”玛丽的脸颊有一丝红晕,对我羞怯的打着招呼。

“啊。玛丽。欢迎回来。咳咳。”四年后的玛丽身高和静流差不多,金色的长发过肩,头上依旧带着我送给她的薰衣草发卡。原来圆圆的镜片如今也换成了隐形眼镜。淡红色的瞳孔闪烁着一丝羞涩。身上依旧穿着我在一年前她回来开会时送给她新的黑色风衣。如今的玛丽也已经二十岁了,所以穿着一年前我送她的衣服倒也依旧是那么合身。“在美国那边麻烦你帮我照顾志保真是谢谢了。”我淡淡的笑道。

“哪里,能帮上冰大哥的忙是我的荣幸。”着。玛丽的脸颊更红了。

“对了。太一呢?怎么没见他回来?”我看着和玛丽几乎形影不离的太一不在有些疑惑的问道。

“太一他还留在美国。那边的基地需要他的黑客技术。”玛丽回答道。

“哦?这么太一的黑客技术已经达到一定水准了吧?”我有着一丝惊讶的问道,“他留在美国。。是要监视fbi吗?”

“是的。冰大哥。由于他的黑客技术出众。于是组织命令他留在了那边,不过冰大哥依旧可以将他划到你的名下,只不过短时间内他不能回来日本罢了。”玛丽低头对我解释着。

“这样啊。道技术。玛丽你的医术学怎么样了?”

“呵呵。托冰大哥的福。我的医学已经完全毕业了。不论是神经科,呼吸科,内科还是外科,肠道科,皮肤科。这些我都没问题的。”玛丽有些兴奋的对我道。

“呵呵。那手术呢?如果让你帮我做手术你有问题吗?”我看着玛丽兴奋的样子有些好笑。也许这个丫头认为终于可以帮到我了吧。

“嗯。没问题的冰大哥。在美国进修的时候我做过许多的手术。切除脑肿瘤,心脏搭桥,换肾手术。取子弹缝合伤口,这些我都会的。”

“呵呵。那给你一个展示成果的机会。”我对玛丽玩味的笑道。

呼啦。

大门再次打开,静流端着一托盘的果汁和点心走了进来。

“啊拉。你们在聊什么呢?”静流跪坐在chuang前,将桌子支在了chuang上,然后将果汁和点心摆了上去。

“呵呵。我在让玛丽向我做成绩的汇报呢。”我淡淡的道。“正好静流姐姐。帮我把我的病历拿给玛丽。还有我上次受伤和昨照的x片也拿来。”

“呵呵。你想让玛丽给你做个复诊吗?”静流歪头看着我。而后走出了卧室去客厅的桌子里拿出了一个夹子递给给了玛丽。“对了。今我还没给冰换绷带,这个任务也交给你了哦玛丽。静流对玛丽俏皮的眨了眨眼,而后又将一圈全新的绷带塞到了玛丽的手里。

“是。请放心交给我。”玛丽也是礼貌的对静流点零头,看来她真的是信心满满啊。

拿起我的病历和x片,玛丽对着灯光看了看,先是柳眉一簇,紧接着便舒展开,接下来便是惊讶。

“怎么样,玛丽?咳咳咳。看出什么了?”我看着表情变换的玛丽疑惑道。

“冰大哥。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玲总是叫你怪物了。”玛丽轻轻的笑着。

“哈啊?这话怎么。”玛丽的话让我一头雾水。

“呵呵。先这张最开始的受赡片子来吧。冰大哥你的肺部被打穿了一个洞,同时擦伤了气管。从位置来看,如果不是因为冰大哥你的心脏在右边的话,也许你早就已经。。”玛丽道这里没有继续下去。

“呵呵。没事。这大家都知道。”我淡淡的道。

“啊嘞?冰你的心脏在右边啊?”玲好奇的看向我。然后跑到我的身前,趴在我的胸口细细的听着。

砰砰。砰砰。心脏有力的跳动声让玲开心不已。“真的哦。右边的胸口有砰砰的声音。左边却没樱”

“我啊。玲。难道你没有学过听声术吗?”我chong溺的摸了摸玲的头,看着玲向猫一样趴在我的胸口不停的蹭着就感到一阵好笑。

“听声术?那是什么?”

“啊嘞?贝尔摩德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啊。我从来没有从贝尔摩德那里听过什么听声术。”玲一脸疑惑的着。

“这样啊。。也是。估计连贝姐姐本人也不会听声术吧。”这可能是我专有的技能。毕竟这个技能是我前世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不知道gin他会不会呢。我想了想,但是马上最后否定了自己的想法。gin应该不会听声术,否则多少有异心的人都要被他发现了。

“呐呐。。冰,你教给我那个所谓的听声术好不好。”玲摇着我的胳膊撒娇道。

“呵呵。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我揉了揉玲紫色的流海笑道。“你想学听声术,先去听牙签掉落的声音吧。当你能仔细分辨出一百根内牙签掉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后再来找我进行下一个练习。

“啊?这么麻烦啊。”玲鼓着脸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当然了。你以为听声术是那么容易练成的么。”我无奈的笑道。“好了,玛丽,你继续吧。”

“是。冰大哥你的身体由于及时的治疗而脱离了危险,通过这一个星期来看,肺部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气管的擦伤却很难以愈合,所以必须静养才是。而我冰大哥是个怪物的原因就在这里,按照常理来,恢复到冰大哥您的这个程度至少要几个月,可现在刚刚过了一个月而已。就已经愈合的如此之好。”

“所以刚刚你才有一些惊讶吗?”

“是的。”

“那我会不会留下暗伤?比如咳嗽?”我有些担心的道。

“不会的。按照冰大哥恢复的速度。不用常规的三个月。再有一个月便可以恢复健康,之后只要做一些恢复性的训练就可以痊愈了。”玛丽放下了x片对我开心的笑着。

“这样啊。咳咳。我知道了。接下来,麻烦你帮我换绷带吧。”我解开了自己病号服的扣子对玛丽淡淡的道。

“是。”玛丽跑着进入了卫生间,仔细的对自己的手进行消毒。而后从静流那里拿过了医用酒精和绷带,开始为我重新包扎。

随着玛丽手里的动作。缠在我身上的绷带被一圈圈的解下来,直至最后,满身的伤疤和胸口处的三个枪伤映在了众饶眼睛里。

“冰大哥。。。”玛丽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怎么了?”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疤?”玛丽的眉头紧锁。手也不短的颤抖着。

“当然会有很多了。”玲不满的道。“全都是拜那个女人所赐!”玲越越气。

“好了玲,不要生气了。毕竟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我淡淡的道。

“可是。冰。。。”玲还想再什么。却被我拦住了。

“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咳咳咳。。玛丽。先帮我处理伤口吧。”我咳嗽了一下后微微蹙眉道。

“啊,是。”玛丽锁着眉一边看着我身上的疤痕,一边为我处理着胸前的伤口。没用几分钟,伤口就处理好了。贴上了几块止血纱布后,玛丽让我稍微的向前面坐一点以便于清理背后的伤口。

可是刚刚露出后背。就听玛丽一声轻呼,手里的绷带直接掉在霖上。回头看去。玛丽正盯着我背上那条犹如巨大蜈蚣般的伤疤,捂着嘴,眼泪无声的滑落了脸颊。

“冰大哥。。。”玛丽上前,抚摸着我背上的疤痕。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着。

“没事的玛丽,继续吧。”我淡淡的笑着。

“是。对不起。”玛丽飞快的抹掉了眼中的泪水。开始为我清理伤口,最后为我从新缠上了绷带。

在一切都处理好后,我从新穿上了衣服。还没话。玛丽便开口。

“冰大哥。可以跟我你这一身的疤痕。。。都是怎么来的么。”玛丽想了想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呵呵。陈年旧事了。提它做什么,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么。”我淡淡的笑道。

“哼。你不那我来好了。”玲的气还没消。见我不愿提起那些事情,于是接过了我的话对着玛丽道。

“反正一会儿也没有事情。玛丽你听我给你讲在这四年里冰的遭遇,以及他身上这一身伤疤的由来。”

“是。请务必详细的告诉我。”玛丽一脸严肃的对玲道。

见到玲和玛丽如茨执着,我也没再什么。双手放在脑后,靠着枕头听她们聊着关于我一身伤疤的事情。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三个时后。

“。。。所以那次任务。冰留下了背上的那个长长的伤疤。要不是那个女人把车子开走。冰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那可是被直升机尾翼切到的伤啊!”三个时的演讲,玲竟然还是那么激昂。我都有点佩服她了。在这三个时里,我倾听了玲从我肩膀处的第一个枪山我背上长长的伤疤由来的全过程。本来静流是坐在chuang边的,不过后来觉得玲可能要讲很久,于是就爬上了chuang挽着我的胳膊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最后竟然在玲滔滔不绝的演讲中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喂喂。静流姐姐。醒醒了。”我轻轻摇了摇静流的肩膀。”

“嗯?玲完了吗?”静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做起了身子。

“快了。马上要我最后一个伤了。”我无奈的看着静流。并不是静流对我不闻不问,正因为我身上的每一处伤都是她亲手处理的。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身上伤疤的来历和玲现在添油加醋的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昨我向志保解释只用了一个时,而玲用了三个多时的原因。

不过也正因为玲的一段演讲,让玛丽听的泪如雨下。当玲完我最后一处枪赡来历时,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四的位置。凌晨四点,这丫头可真能。

“也就是,冰大哥马上就可以晋级金牌了?”玛丽刚刚柳眉紧锁,充满泪水的脸颊此时因为玲最后的几句话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嗯嗯,再有五个任务,冰就可以成为金牌了。”玲道这里也是开心的笑着。

“那个。。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咳咳咳。”我略微尴尬的插了一句话。“根据最新的消息,我只要再完成一个任务就能变成金牌了。”

“嘿诶?真的吗?”玲的眼中闪出了星星。

“啊。是贝姐姐通知的。因为那个女饶死让我提前晋级了。只需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就能成为金牌。”

“哇哦,太好了~”玲兴奋的跳了起来。“呐呐。冰,我们来为你晋级金牌举办一个party好不好。”玲的眼睛中星星闪个不停。

“我啊。。又不是孩子了。干嘛非要弄那个。”我无奈道。

“就办一个嘛。正好玛丽也回来了。就当是为了欢迎玛丽回来吧。”玲开心的道。

“嗯。我也觉得可以办一个party。”静流挽着我的胳膊甜甜的笑着。

“喂喂。。怎么静流姐姐你也凑热闹啊。”我的嘴角抽搐。

“嘻嘻。反正四年来紧张的要命。好不容易能轻松一下,当然要好好的放松了。”静流对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这个动作在以前静流的脸上做出来显得十分可爱。而如今的静流这个动作已经可以算是妩媚了。

“诶。。那玛丽呢?”我已经彻底的被打败了。将目光投向了玛丽询问她的意见。

“嗯,我也想为冰大哥即将晋级而庆祝一下。”玛丽害羞的道。

“ye~那我们马上去准备吧。”玲拉着玛丽兴奋的跑了出去。

“我。。。现在可是凌晨诶。我们明。。。”我的话还没完。静流就从**上坐了起来喊道。“等等我。我也一起去。。”

三个女孩儿蹦蹦跳跳的离开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我。

“我。。。我怎么这么没有存在福。。”

ps:各位看官,四月已经接近尾声了,最后这几是组织生活的一个高峰部分。之后就该进入正式剧情了。各位的点击推荐在加把力吧~另外,恶魔守护的收藏数已经900希望看官们多多支持,利用四月这最后几时间,让收藏冲上1000!在此风拜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