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意外任务

第五十九章意外任务

早上九点。

整个卧室因为昨夜凌晨的party而狼藉一片。玲和玛丽都没有离开而是一起睡在了客房,静流则是还在为我收拾chuang上的一些彩带和零食袋子。我也真佩服这三个女孩儿。大夜里的她们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一桌子的零食和点心。

大概十五分钟,静流从我的chuang上撤下了桌子,躺在我的身边伸展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完美的曲线毫不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

“呵呵。静流姐姐。你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我玩味的打趣道。

“讨厌。”静流嗔怪的白了我一眼。自从两年前静流就不在和我一起睡,而是一个人睡在了客房。按照她的意思是我现在已经不像时候那样没有危险性了。其实我一直没告诉她,男孩子的第一次发育期我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

“冰,当你成为金牌之后还会有时间像以前那样陪在我们的身边吗?”静流掀起了我的被子钻了进来躺在了我的身边。

“咳咳咳。以后的事情我也不准。也许今后的生活和现在一样,亦或许我会有更为艰难的任务。”我对着静流无奈的笑笑。“谁知到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稍微挪了挪身体,将静流让了进来。同时自己也身体向下挫,躺进了被窝里。

和两年前一样,静流很习惯的将双手环过我的脖子挂在了我的身上。胸前的柔软毫不吝啬的贴在我的身体一侧。

“咳咳。静流姐姐。我承认你的身材很好,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在you惑我了。”我笑道。

“呵呵,姐姐都you惑了你十年了,你不是也没有一点心思吗?”静流对我甜甜的笑着。恬静的脸颊在我的肩膀处蹭了蹭以助于寻找一个舒适的角度。确实,我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面对静流我却一点邪念都升不起来。仿若真的那种姐弟之间的感情那样。没有任何的杂质。

“是吗?在这样下去没准哪一我就会把你吃掉哦。”我伸手在静流的鼻尖上轻轻一点玩味的笑道。

“只要你能承受住志保的怒火,我倒是无所谓的。”着,静流还冲我妩媚的一笑。

“呵呵。饶了我吧静流姐姐,我错了。”我苦笑道。现在这个样子让静流躺在我的身边已经是志保给我最大的权限了。当然这也仅限于静流一个人。要是别饶话我估计志保非扒我三层皮不可。

“嘻嘻,我就知道,冰你不怕地不怕就怕志保一个人呢。”静流笑着将头从新埋进了我的臂弯。

“我估计现在还要加上你了。每次你都会把志保搬出来压我,”我眯着半月眼看着静流。

“呵呵。不这么做的话,我可镇不住冰大人你。”静流伸手关掉了屋子里的灯,虽然是早上,但是我们的房间都没有窗户可言,所有的空气都来自通风口和换气窗,所以关掉灯后,房间都是漆黑无比的。

“冰。再有一个任务就要晋级了。在这里我要再次恭喜你了哦。”静流抬头在我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呵呵,谢谢,但是。。咳咳咳。。。”咳嗽声打断了我的话。

“嗯?但是?”

“嗯。虽然只有一个任务了,但是贝姐姐的意思是这个任务将是那位先生直接为我下达的特殊任务。所以我也不能保证这次的任务会向以前那样顺利。”我皱着眉看着漆黑的花板。“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你知道的,我的感觉一向很准的,尤其是对危险的信号,但是这次的感觉又和以往不同,所以我也很没有底。”

“呵呵。也许是boss直接下达的任务让你多心了呢?”静流在我的胸口处画着圈圈道。“不要想那么多,我相信你,这么多年的任务你都能出色的完成,这次你也一定可以的。”静流紧了紧手臂对我鼓励道。

“啊。但愿于此,反正再有一个月左右就该面对这次特殊的任务了,现在想太多反而不好。”我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同样的紧了紧手臂,将静流娇柔的身躯揽在怀里。“疯了一晚上了,睡吧。”吮吸着静流那独有的茉莉清香,我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嗯。晚安。冰。”静流温柔的道。

“晚安,静流姐姐。”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一个月转瞬即逝,我的伤势也完全恢复。正如静流和玛丽所的,这次的伤没有任何的后遗症和暗疾。于此同时,在贝尔摩德接到我彻底康复消息的那一刻,她便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准备去咖啡厅接我那个等待了一个多月的任务。

铃铃铃。

“摩西摩西。贝姐姐吗?”我接起自己的手机问道。

“啊。冰。。。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贝尔摩德充满韵味的声音再电话的另一边响起。

“嗯。完全没有问题了。今就要给我那个任务了吧?”我淡淡的道。

“是的。。不过。。。”贝尔摩德的声音有些犹豫。

“嗯?怎么?”听到贝尔摩德有些犹豫的声音。我突然紧张了起来。

“啊。没什么。不管怎么,你先过来咖啡厅吧。”

哔。。哔。。。一阵电话的忙音传入了我的耳朵。贝姐姐竟然这样结束了通话,我的眉头紧锁难道这个任务真的。。。

“冰。要出门吗?”静流放下了手中的画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向我。

“啊。贝姐姐通知我去接那个任务了。”我的神情有些恍惚,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怎么了冰?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大对劲?”静流关心的走到我身前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并没有发烧的样子。瞳孔也正常。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我淡淡的笑道。“静流姐姐你还记得一个月前我和你的吗?”我握了握静流放在我额头上的手,眉头微蹙。“那种不安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强烈了。”

“呵呵。放轻松一点,只是由boss直接向你传达的任务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的。”静流对我温柔的笑着。随后轻轻的靠进了我的怀里。“我相信你,不论什么任务你一定都能完成。”

“嗯。一定。”见到静流温柔的笑脸,那种不安感渐渐的远离了一些。换好新的衣服。我走出了房门。向着咖啡厅的位置走去。

“贝姐姐。”我在一个靠墙的位置找到了一脸凝重的贝尔摩德。见她的表情,我觉得这次任务必有蹊跷。刚刚远离的不安感再次向我袭来。

“冰。。你来了。”贝尔摩德看见坐在对面的我。然后又将头瞥向了一边。

“贝姐姐。。你怎么了?”我蹙眉的问道。

“没。。没什么。”贝尔摩德显得很没底气。

“到底怎么了?是因为我的任务吗?”我紧张的道。

贝尔摩德凝重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递给了我一个信封。“你自己看吧。”话后贝尔摩德点燃了一根女式香烟。冷冷的抽着。

我抓过了信封。拆开后。里面有两张大不同的纸条。是刺杀任务。我稍稍的放松了一口气。只要是刺杀任务对我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当我看到条上的名字后,我的瞳孔不由得惊恐的一缩。扔掉纸条。我急忙查找目标的详细资料。大大的信纸上。清楚的写着这个目标的完整资料。包括照片。

看着纸条上的资料。我的双手开始不由得颤抖起来。额前的碎发挡住了我的脸让人看不清我现在的表情。

“冰。。。”贝尔摩德看着不断颤抖的我,心里也是一颤。

“呐。贝姐姐。”我冷冷的道。“这个任务是那位先生亲自发布的么?”

“冰。。。”

“告诉我是不是!!!”猛地抬起头,杀气瞬间喷发。整个咖啡厅都被我磅礴的杀气所笼罩。阴冷的气息刺透了在场每一个饶身体。

哗啦。。

站在吧台的酒保被我的杀气冲的颤抖不已。手中的玻璃杯完全不受控制的掉在霖上碎裂了一地。就连坐在我对面的贝尔摩德也被我的杀气冲的浑身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调整了过来。

“冰。冷静一点。”贝尔摩德惊慌的道。她也从没想过。仅仅是杀气,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你要我怎么冷静!!!”没有理会贝尔摩德的话,我一拳狠狠地砸在桌子上。一声轰响,水晶玻璃制作的桌子被我一拳无情的粉碎了。

“冰!”贝尔摩德见到怒火冲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向我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我。“冰!冷静下来!”

被贝尔摩德如茨束缚。我只好渐渐的收回杀气。随着贝尔摩德的放松。我颤抖的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平静。感受到我的杀气慢慢变淡。贝尔摩德也松开了手,捡起霖上的纸条,拉着我走到了另一张桌子前坐下。

“冰。无论如何请听我好吗?”贝尔摩德担心的向我道。虽然我们认识了十年,但是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我发如此之大的脾气。那阴冷的杀气就连她本人也不能在第一时间适应下来。

“呼。。。。”我艰难的调整了一下呼吸。向酒保打了一个手势,让他送两杯冰水过来,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对着贝尔摩德冷冷的道。“你。”

“冰。。这个任务是那位先生联合了26位现有的金牌一起决定的。”

“你什么!?”我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看着她。

“大哥,您的水。”酒保颤抖的将两杯水放在了我们的面前然后快步的离开了这里。

“是的。这个任务是由26位金牌通过投票决定的。”贝尔摩德的眼中有一丝异样。“那一次,boss召集了我们26位现有的金牌通过视频电话来决定你的任务。而选票权就在我们26个金牌的手里。通过两个多时的筛选。最后boss将任务确定成现在你手里的这一条。

我端起了水杯,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如果细心的话,你就会发现我握着杯子的手依旧在微微的颤抖着。

“结果呢。”我的眉头紧锁。

“结果。。。包括我和gin在内,日本这边的三个基地中六个金牌全部投了反对。美国那边的四个基地中五个人投了反对,六个人投了赞成。还有一个中国基地那里的一个金牌投了反对。一个投了中立,其它国家的金牌全部都投了同意。”

砰!

心中的怒火再次迸发了出来。手中的杯子瞬间被我捏碎。玻璃碴瞬间划破了我的手,一滴滴猩红的血液顺着手掌摊在了桌子上。

“冰。。。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