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最心痛的人

第六十章最心痛的人

“冰。。。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了。。。”贝尔摩德带着深深歉意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边。

沉默良久。

“贝姐姐。。这不怪你。。”逐渐冷静下来的我对着贝尔摩德冷冷的道。望着我眼中的颓废,贝尔摩德的心也是紧紧的揪了一下。

“冰。你打算怎么做?如果你不完成这个任务的话,就要按照背叛组织论处了。”贝尔摩德担心的看着我。

“呵呵,还能怎么做。。”我的眉头紧锁。而后惨惨的笑了一下。“我有多长时间?”

“从明开始。一。”贝尔摩德带着一丝遗憾对我道。“冰。我知道这个任务对你来很难。但是请你一定要完成它,否则。你身边的人都会有危险。”

“呼。。。。”我靠在了椅子上看着花板道。“我知道了。”那声音显得十分无力。贝尔摩德明白。如果这次任务换做是她,她也会犹豫不决。所以她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贝姐姐,今请让我自由一吧。”我的眼角划过了一滴泪水。无奈的对着她道。

“冰。。。好,我答应你,但是明开始任务后,你要带上这个监视器。”着贝尔摩德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领带迹上面清楚的挂着一个微型的监视器。

“我知道了。明我会带上的。今请不要再来找我。让我好好的休息一下。”我的眼神变得暗淡无光,仿佛一个死人般。离开了咖啡厅。

“冰。。。”贝尔摩德还是忍不住叫住了我。“对不起。。。”

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贝尔摩德的道歉,我继续的向前走去。宛如木偶一般,毫无生气的向前走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重重的躺在了chuang上,双眼无神的看着花板。仿若一个死人一般一动不动。一手挡住了双眼,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任务条,心中的怒火不断的攀升。但对此我却无能为力。

“冰。任务已经下来了吗?”静流拿了一杯冰水给我。

“啊。。”我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收起了任务条,但是却没有接过静流手里的水。

“怎么了?任务很难吗?”静流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我惨惨的笑了笑,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静流还是第一次看到。

“冰。。。我从来没见到你这个样子过。”静流的玉眉微蹙。“到底怎么了?”

“静流姐姐。我。。。”我侧过脸看了看静流。而后又将头扭到一边不再看她。“我的心里现在好乱。”

“呵呵。好了。不论是什么样的任务,我相信都难不倒冰你的。”静流甜甜的安慰道。“如果你需要的话,要不要借给你用一下?”静流放下了果汁,坐在chuang边微笑着对我拍了拍肩膀。

“静流姐姐。。。呵。谢谢你。”我见静流的动作微微一笑。坐起身来从后面轻轻的拥住了静流的身躯。头靠在她的肩膀处贪婪的吮吸着她身上的茉莉清香。而静流也将如玉般的脸颊向我蹭了蹭,以示安慰。

“静流姐姐。。。”

“嗯?”静流抚了抚我的脸颊轻声应道。

“有你在,真好。。。”着,我加大了手臂的力度,似乎想把静流整个人都融入自己的身体郑

“傻瓜。。。”静流轻声嗔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这样的安静持续了很久。持续到我几乎忘记了任务的存在。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今,我必须为我的任务去做准备。

“好了。静流姐姐。我没事了。”我的手最后紧紧的拥了一下静流娇柔的身躯而后站起了身。“我要去做一些任务准备。今晚可能不回来了。静流姐姐如果寂寞的话今晚上叫玲,玛丽,志保来和你聊聊吧。”我挂着一丝略带哀愁的微笑离开了房间。

“冰。。。”静流一个人坐在chuang上,回想着刚刚我最后的那个忧赡笑容。心中若有所思。

穿好风衣。我从基地的车库中取出了一直停在这里许久都未发动的雷诺。踩下油门。向大门行驶而去。

吱。。。

刚刚出车库,车子就停在了大门口。因为一个金色波浪长发的漂亮女人站在我的车前,拦住了我的去路。放下了车窗,那个女人朝我走来。

“冰。。你要去哪里?”

“贝姐姐。今不要管我好吗。”我冷冷的道。甚至都不愿意再抬头看她。

“可是。。。冰你。”

“贝姐姐。”我打断了贝尔摩德的话。“我会完成任务的。但是请给我一的自由时间,明任务开始我就会动手。而且会在约定时间内完成任务,请你相信我。”我紧紧的抓了抓方向盘。一条条狰狞的青筋暴露在胳膊和手上。

“对不起。冰。。我知道了。但是明请你带上那个监视器。因为这个任务我需要全程监控。”贝尔摩德一脸歉意的看着我。她知道,我现在需要时间。

“呵呵。这也是那位先生的命令?”我一脸轻蔑的看了看贝尔摩德。

“。。。是的。对不起。”贝尔摩德低着头,想了想还是告诉了我现在的情况。

“哼。”我冷哼一声。“我知道了。”没在看贝尔摩德,我再次发动汽车向着门外驶去。

“冰。。。”贝尔摩德看着扬长而去的雷诺。以及那面如死灰的我,她难过的心情不言而喻。“冰,不要恨我。。。”

离开了基地,我驾着雷诺漫无目的的行驶在公路上。任务给我带来的极大压力让我脚下的油门越踩越深,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只有一道蓝色的影子穿梭在广阔的公路上。沿着公路开到了一条偏僻的路。吱呀一声,车子停了下来。下了车我走进进了公路旁的一个林子里。坐在了一颗樱花树下。感受着吹来的冷风,心里也感觉如刀割般的疼痛。一时,两时。。。

很久以后。我站起身来,眼中带着一丝灰暗,拿出了一个银色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为明的那个任务开始做了准备。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我回来了。”当晚上,我略带死气的声音传遍了房间。

“欢迎回来。冰。啊嘞?你不是今晚不回来了吗?”为我打开门的静流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啊。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所以提前回来了。”我淡淡的对着静流笑笑。“啊拉。志保也在啊。”房间中,一个茶色短发的娇柔女孩儿正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杂志。

“怎么。我来你不欢迎吗?”志保玩味的看着我。

“呵呵。怎么会呢?欢迎之至。”我淡淡的道。

“恰巧今实验室没有那么忙,静流姐姐又你不在她一个人很无聊,所以我来陪她聊。”志保对我淡淡的道。眼睛却从未离开过手中的杂志。

“这样啊。”我淡淡的回答着。“对了。明美姐姐的消息怎么样了?”我坐在了沙发上向志保问道。

“嗯。前两和姐姐又见了一面,看她的状态还不错呢。”志保微笑着回答道。

“呵呵。她没事就好。对了静流姐姐。麻烦帮我放个洗澡水吧。今跑了一好累了。”我懒懒的道。

“嗯,好的。”着。静流直径走向了浴室。只留下了我和志保两个人。见到静流走向了浴室,我则是坐在了沙发上,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看着花板,一阵的失神。

“冰。任务下来了吧?”坐在对面沙发的志保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一脸正经的看着我。

“嗯。”我淡淡的回答道。

“那。。不能让我看吗?”志保的目光带着一丝疑惑的看着我。在几年前我就曾经答应过志保。只要是有任务一定会向她报告,虽然时隔四年,但是这个要求她依然记得。

“呵呵。志保。这次的任务。我希望你不要看了。”我惨惨的笑了笑。

“很困难吗?”

“。。。。。。”我没有话。

“那我更要看。”着,志保倔强的坐到了我的身边,纤纤玉手伸进了我的怀中摸索了一番。最后,在我风衣的内兜里摸出了那一纸信封。

我看着花板,没有阻止志保的动作,任凭她撕开信封。志保拿出了任务条,只是看了一眼,冰蓝色的眼眸就猛然收缩。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浮现在了那张带有一丝冷淡的脸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志保的双手颤抖着。一层水雾很快的蒙住了那有如水晶般的双眼。

“所以。我才不愿让你看。”我闭上了眼睛,一阵无力感席卷而来。

“所以你才。。。”志保的黛眉紧蹙。而我则是无力的点零头。

“冰。怎么办。”志保看着我的无力也慌了神。

“如果是你呢?”我没有睁眼而是淡淡的问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志保低着头不敢看我。

“呵呵。我也是。”

“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吗?”志保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是的。否则我身边的人都要死。”我伸手揉了揉志保的茶色短发。示意她靠过来。而此刻的志保的眼中已经开始落下泪水。

“冰。。。如果你真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志保靠在我的怀里轻声的抽泣着。一双柔嫩的手也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衣服。等待着我的回答。

“。。。那也总比让你们都死掉要强。”想了许久,我惨笑着给了志保这样的答案。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志保的眼中带着泪水,一脸愤怒的扇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混蛋!我看错你了!”话后,志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的房间。只留下了脸颊通红的我,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话,也没有反驳。只有一滴略带浑浊的眼泪,伴随着志保的离去,从我的眼睛中流了下来。

捡起霖上的纸条。我冲着房门的位置无奈的笑着道。

“笨蛋志保。。。”我的语气十分的悲凉。

“笨蛋志保,你要知道,做这个任务最心痛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啊。”我从新坐回了沙发上,双手无力的垂下,而在那张被我泪水打湿的纸上清楚的写着几行字。

【金牌晋级任务。为了证明是否对组织忠诚,特由26位金牌杀手联合推选任务。任务如下。

暗杀指定目标。地点、方法不限,时限一。

监视者:uth

执行者:

暗杀目标:白河静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