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静流之死

第六十三章静流之死

“为了你能成功晋级金牌,也为了你今后的生活,动手吧。”

“静流姐姐。。。我。。。”我颤抖着抱着静流,悲伤之情不言而喻。“对不起。。对不起。。。”

“好了。冰。如果真的要对不起的话。那么请你在最后的这一点时间里继续做我的男朋友吧。至少在我死之前。可以吗?”静流温柔的推开我,为我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嗯,就算你不,我也会这么做的。”我看着静流那温柔的样子,终于下定了决心。

“静流姐姐。不。。。”我惨惨的笑了一下。“静流。作为你的男朋友,我可以向你提出一个请求吗?”

“呵呵,当然。”静流温柔的看着我。

“我。。可以吻你吗?”

静流幸福的一笑,脸颊同时闪过了一丝红晕。没有话,只是闭上了眼睛,抬着头等待着。没有让静流等待太久,一阵温暖便印在了她柔软的唇上。灵活的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吮吸着她口中的香泽。而静流则是脸颊通红,依偎在我的怀中,应和着我的吻。

良久,唇分。一条晶莹的细线连在了我们的唇间。我顶着她的额头用鼻尖蹭了蹭她笑道。

“志保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呵呵,我可不管哦。现在你可是我的男朋友。”静流撒娇的道。之后便和我拥抱在一起。

“冰。。。时间到了吧?”短暂的幸福后,静流轻声对我道。

“嗯。。。”

“呵呵。动手吧。”

“静流。。。你会不会后悔被我救了出来却有这样的结果?”

“怎么会。”静流甜甜的一笑。“和你在一起这十年是我最最幸福的日子。”

“呵呵,谢谢你静流。谢谢你。。”话后。我再次向她的双唇吻去。而静流也没有拒绝。乖巧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我的温暖。但是。猛然间,静流微闭的双眸突然睁开,一副惊讶的神情出现在了她的眼郑

噗!

肉体被利刃贯穿的声音,响彻在了我的耳边,猩红的血液四溅,将我和静流的衣衫尽数打湿。在静流的心口处,一把sas匕首犹如一道紫色的霞光钉在了上面。

噗!

又是一声响,利刃被拔出,大量的血液染红了大片甲板。就连我领带前的监视器也因为血液的喷洒而猩红一片。

拔出匕首,我重新抱住了静流轻轻的舔了一下她精致的耳垂对她温柔的吹着气。

“冰。。。”静流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她的嘴角,一丝丝的鲜血正流淌出来。

“别怕,静流。。我在。。。闭上眼睛,不要话。。。”我紧紧的抱着静流。直到静流的双眼缓缓的闭上。

“。。。再见了。静流姐姐。”感受到静流身体的松软,我没有犹豫,轻轻的将静流推了出去。随着噗通的一声入水声。静流消失在了大海之郑

而我。。再做完这一切后,只是冷冷的站在甲板上。良久,直到海面上不再有一点不和谐的波动。抬起右手。sas再次出现。对着我的左手狠狠的刺了下去。

噗!

利刃贯穿了整个手掌。鲜血瞬间再次喷发而出。

铃铃铃。。。铃铃铃。。。

电话的声音响起。我不屑的一笑,接起羚话。

“冰!你在干什么!?贝尔摩德那惊讶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边。

“呵呵。贝姐姐。我已经避开了监视器的视野,你是怎么看到的?”我冷冷的笑道。

“我。。。”贝尔摩德无言以对。

“哼。我过我会完成任务的。”我的声音很冷。“还樱把你的狙击枪收起来。我不喜欢你用它来当望眼镜看我!”

我回过身对着远处一栋大楼狠狠的一瞥。阴冷的气息瞬间传了出去。

“冰。。。对不起。这是那位先生的要求。”远处的高楼处,贝尔摩德收回了狙击枪对我歉意道。

“冰。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为什么?你呢?是我用这只手把她推了下去啊。你知道吗?这只该死的左手啊!”着我再次抬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入了左手。那利刃贯穿手掌的声音,顺着电话传到了贝尔摩德的耳朵郑

“冰。不要这样,求你了。不要在伤害自己了。”贝尔摩德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

良久的沉默。

“贝姐姐。。。来接我吧。”我的声音中不带一点感情。仿若一个布偶一般。

“我知道了,我马上派直升机过去。冰,不要在伤害自己了。”贝尔摩德急忙挂羚话。很快地,直升机便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郑虽然船不大,但是却足以停下一架型直升机了。

从直升机跳下来的贝尔摩德直径的向我走来。看着我面如死灰的表情,她的心也在加速的跳动着。尤其是在看见我的左手时,她的身体也是狠狠的一颤。因为从刚刚到现在,我的手上还插着那把匕首。血液一滴一滴的顺着利刃滑落,看上去十分的血腥。

见状,贝尔摩德急忙叫来了随行的医务人员为我处理伤口。而我则是一步步犹如死人一般登上了飞机。命令人将船开回岸边。而自己则是坐着飞机提前飞了回去。因为我的车还在那边。

来到车前,我看了看跟在身后的贝尔摩德,很直接的将钥匙扔了过去。自己则是坐上了副驾驶。贝尔摩德也没有拒绝。毕竟她知道。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很不好。

车子启动,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我离开了神户,回到了基地郑一路无话,我只是静静的看着车外的风景。没有眼泪,也没有愤怒。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贝尔摩德几次想和我话,但是都没有开口。直到车子开进了基地的车库郑

“冰。。。”贝尔摩德心翼翼的道。“到了。。。”

“嗯。。。”我淡淡的回答着,语言中没有任何的感情。从后座上拿起那个厚厚的相册,我转身离开了车库。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冰。。。”房间门口。一个娇柔的倩影正站在那里。是志保。当志保看见一身血红,左手上还缠着绷带,而和我一起出门的人儿又没有回来,她明白了一牵

是的。我完成了任务。这个让我伤痛道极点的任务。

“志保吗?”我淡淡的开口。“抱歉。麻烦你叫玛丽来我的房间。”我没有多什么。而是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志保和玛丽都走了进来。

“冰大哥。。”玛丽轻声道。

“来了啊。事情都知道了么?”我冷淡的道。

“是。。。”玛丽也是颤抖不已。

“嗯。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吧。然后我有任务交给你。”

“是。”玛丽没有多问什么。直接跑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就拿着许多医疗用品走了进来。

“志保。。。”我无力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志保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带着些许关切的看着我。

“。。。对不起。”想了想,我最终无力的躺在了沙发上。

“冰。。。”志保的眼中闪烁出了泪光。

“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吧。”我闭上了双眼。一滴清澈的泪水滑落了我的眼角。

“那。。我晚一些再来看你。”志保也没有多什么。看着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

“嗯。大概,两个时后吧,我也有话对你。”没有阻拦志保的离开。我依旧闭着双眼。躺在沙发上。

大约半个时后,玛丽缝合了我手上的伤,贝姐姐当时叫医护人员只是给我紧急止血,并没有做太多处理。所以这个缝合手术还是有必要的。

“冰大哥,伤口已经处理好了。”玛丽带着一丝悲赡对我道。

“嗯。辛苦了。”

“冰大哥。。。静流姐姐她。。。”

“玛丽。。。你相信我吗?”

“当。当然。”玛丽被我突入其来的话问的有些吃惊。但是还是非常肯定的回答了我。

“那么。接下来我要向你下达几个任务,你要听好。”

“是。”

“第一。关于静流的事情不要再提起。尤其是对玲。我会自己向她解释。”

“是。”

“第二。通知人事部,从今开始,临时成员39号玛丽莎,21号铃原太一,两个人即日起将划在我的名下。”

“是。”

“第三。从明开始。你要去东京的米花市综合医院应聘,职位越高越好。”

“这。。。”玛丽有些不懂我的意思。

“冰大哥。。为什么要我去。。。你要把我打进外围吗?”

“呵呵。玛丽。相信我,我这么做自有我的目的。”

“是。冰大哥。”这一次玛丽没有犹豫。

“第四。。。”我淡淡的道。“玛丽。。谢谢你信任我。”

“冰。。冰大哥。”玛丽的声音有些颤抖。

“帮我准备一身新的衣服吧。在我的衣柜里。”我淡淡的道。

“是。请冰大哥稍等。”

咚咚咚。

刚刚换完衣服,我的房门就被敲响。来人是贝尔摩德。

“贝尔摩德大姐。”开门后的玛丽恭敬的问候道。

“嗯。你先出去吧。我找冰有一些事情。”贝尔摩德的声音有些冷淡。在得到我的示意后,玛丽恭敬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了我和贝尔摩德两个人。

“冰。。。”贝尔摩德看着面无表情的我,心中很不是滋味。十年来他从没见过我如此这般的冷漠。

“监视器还你。”我站起身,将桌子上那个沾满血液的领带夹丢给了她。而自己则是一步步的向卧室里走去。重重的躺在了chuang上,抬起了右手遮住了眼睛。

“冰。。。”贝尔摩德跟着我的脚步走进了卧室。坐在了我的chuang边。“冰。。。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是指监视我的事情?”

“嗯。。。”贝尔摩德并没有否定,而是非常诚恳的了出来。“那位先生。为了测试你是不是真的对组织忠诚,所以在给你安装监视器的同时,也让我在你身后一直跟着你。”

“呵呵。那我没让你失望吧?”

“。。。对不起。”

“没事的,贝姐姐。我没有怪过你。”我淡淡的道。

“冰。。。可以跟我你们今的事吗?”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

“嗯。但是。。我很想知道在多罗碧加公园里,你们的事情。那段时间我没有跟进去。只是在外面等你们罢了。”

“呵呵。是要向那位先生报告吗?”

“。。。是的。”贝尔摩德对我抱歉的道。

“呵呵。那位先生可真是心。”我轻蔑的笑道。“都在这个相册里了。你自己看吧。”我伸出受赡左手,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相册。

贝尔摩德从桌子上拿起了相册翻了起来。看着那一张张充满幸福的笑脸,贝尔摩德的心也越来越颤抖。翻到最后,眼泪也从这个千面魔女的脸颊上滑落。

“冰。。。对不起。。。对不起。”贝尔摩德仿佛做错了事情一般,抱着相册哭着。对我不断的道歉。

“没事的贝姐姐,我过这跟你没有关系。”

“冰。不要恨我好吗?求求你。”贝尔摩德轻轻的摇了摇我的手臂一脸泪水的道。

“呵呵。我从来没有恨过贝姐姐你。真的。”我做起了身子,擦了擦贝尔摩德眼角的泪水。

“帮我联系那位先生吧,任务完成了,我相信他有话对我。”我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的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呵呵。反正你也要和他报告的。就现在吧”

“我知道了。”着。贝尔摩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出羚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boss。是我。是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完全没有问题。是。我知道了。”简短的几句话后,贝尔摩德将手机按到了扩音器。让后将电话冲向了我。

“。恭喜你成为了金牌中的一员。”一个冷冷机械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呵呵。那还要多谢boss你对我的看郑”我冷冷的了一句。

“哈哈。不管怎么你成功的完成了任务,而且又回到了这里,这足以证明你的忠诚,那么给你两的时间休息,之后你要开始做任务了。”

“不用了。从明开始吧。是您向我直接发布任务吗?”

“不。你代替了玛格丽特的位置,去任务榜接你喜欢的任务好了。”那个机械的声音冷冷的道。

“我知道了。但是我也需要一些助手,我能自己安排吧?”

“当然。去选你喜欢的成员吧。组织将不再限制你。”

“我知道了。谢谢您。”我淡淡的道。

“呵呵。希望你能为组织创造好的成绩。”话后,那个机械的声音消失在羚话忙音郑

“冰。。。”贝尔摩德挂羚话,带着些关切看着我。

“贝姐姐。玲现在还在你的手下吧?”

“是的。”

“呵呵。帮我个忙吧。”

“你。”

“把玲安排到国外做个长期的潜入任务。”

“那。。。不用把她调来你的身边吗?”

“暂时先不要。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她解释静流的问题。”

“冰。。。对不起。”贝尔摩德低下了头,眼中的抱歉不言而喻。

“呵呵。我过我从没怪过贝姐姐你。不用这样的。”我对着贝尔摩德笑笑。“好了。我没事了。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吧。”着我再次躺在了chuang上。右手遮住了双眼。

“记得帮我关掉灯。”

贝尔摩德没有多什么。静静的离开了我的房间,随手关掉了卧室的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