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突然变故

第六十八章突然变故

“好了静流姐姐。不要哭了,没事了。”我安抚着静流的玉背温柔的道。

“冰。。。你的手。。”静流抓起了昨为了逃离而被我自己刺赡手一脸心疼的道。

“没事啦。玛丽已经为我缝合了伤口,加上组织的特效药。相信不用几就可以恢复了。”我用左手轻轻的握了握静流的柔荑,一脸笑容的道。

“冰。。。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静流再次往我的怀里靠了靠。

“呵呵。跟我你还什么谢。这是我曾经的承诺啊。我过只要我有机会,就一定会让你逃离那个组织的束缚。”我扶着静流的肩微笑道。

“冰。。。”静流激动的看着我。没有再多。一对皓腕环过了我的脖子将她那柔软的双唇送了上来。没有拒绝她,两条温暖的滑舌再次交缠了在一起。与昨晚有所不同。这次的吻中饱含了静流那激动的情绪和浓浓的爱意还有那一份幸福的情愫。

良久。唇分。

“静流姐姐,离别之吻和重逢之吻可是都给你了哦。再这么做的话志保真的会杀了我的。”我拥着静流打趣道。

“呵呵。足够了,冰。对我来一切都足够了。”静流在我的胸口蹭了蹭。幸福的喜悦感不言而喻。

温存了些许时间,静流突然兴奋的对我道。“对了。冰。你也从组织成功的逃出来了吗?”

“没樱我现在还在组织里,而且已经成功的成为了金牌。”

“那。。你。。。”

“放心吧。把你救出来这件事连志保都不知道。只要度过了昨晚的危险期。从今起就不会有问题了。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先去把炸弹和感应器拆掉。”着我轻轻推开了静流。走向了卧室的窗口,拆下了感应器。之后又从门口。客厅窗口和电视中拆掉了遥控器和炸弹。

“冰。。。那你还要回去组织吗?”在我拆掉炸弹后。静流坐在了沙发上问道。

“没错。今我向组织要了三条在这里的任务。可以在这里停留三,为了隐蔽性,之后的一两个月甚至更久我可能都不会再来。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静流姐姐只好委屈你一下,暂时先留在这个屋子里。尽量不要出门。如果必须要出门的话也要带上假发和那个平光镜,而且最好是在晚上。白还是少露面的好。”我对静流解释道。

“我知道了。”静流对我严肃的点零头。看着她那一脸凝重的样子,我不由轻轻一笑。迈步来到沙发旁,坐在了她的身边。

“安心啦。平时白少出门,晚上还是可以出去玩一玩的。我查过这一带,组织在这一片的人手不多。所以还是很安全的。”

“呵呵,我倒不是担心这个。”静流见我坐在她身边,也是很习惯性的向我靠了过来。“我是担心你。变成金牌后,你的任务一定还会更多,也更困难。而且我又不能陪在你身边。。。”

“没事啦。我又不是孩子了。”我轻笑着点零静流的鼻尖。“没关系。我在组织里也待不长了。”我冷冷的道。

“冰。。你要逃离组织?”静流微微一惊。

“没错。”我的眼光变得阴冷起来。“但是还不是现在。可能一两个月,也可能三五年。我要将这个该死的组织彻底灭掉!”

“冰。。。”

“哼。敢对我身边的人动手。不论是谁。我都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没有收敛气息。冰冷的杀气瞬间喷发了出去。就连对面米花公园中的鸟儿也在感受到我杀气的同时飞了出去。当然,这杀气并没有影响到静流。

“冰。。。我不要你为我报仇。我只要你平安。”静流靠在了我的胸口温柔的对我道。

“放心。我会量力而校之后我也会想办法将志保,将玲。还有太一和玛丽悉数救出来。所以我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静流姐姐,只能委屈你一个人先在这里了。”我拥了拥静流轻声道。

“没关系。只要你能平安。我在哪里都没有问题。”静流温柔的笑着。

“呵呵。那我先去把那三个任务完成。之后我再回来陪你。”

“嗯。一路心。”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告别静流后,我驾车离开了这里。在米花町中迅速的做完了那三个任务。这三个任务都不难。全是简单的暗杀。但是在一个町目同时死了三个人。这也让米花警署够忙一阵了。其实这也是我选择三个任务同时做的原因,一之中同时死了三个人,警察必定会倾力出动,这样在外巡逻的警力就会加强,在这里的组织人员也会收敛许多。对静流的安全也就多了一分保障。

当我再次回到静流所在的别墅时已经是晚上了。虽然都是简单的任务。但是毕竟也需要时间去踩点和探查。暗杀并不是很随意的出现在一个人面前,开枪打死让后跑掉那么简单的。要注意到各个地方的电子眼和人。想要寻找一个完美的藏匿地点可是很不容易的。

“我回来了。”我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

“欢迎回来。冰。”静流的声音依旧是那么让人舒心。

“哇哦。这么一大桌子菜。你一个人做的吗?”刚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非常香的味道。紧接着就看到了那满满一桌子的菜肴。

“嘻嘻。是呀。为了庆祝我的自由,也为了犒劳冰你,我特地弄了一桌子的菜。全都是我亲手做的哦。”静流穿着粉红色的围裙,端上了一盘烧鱼。

“呵呵。辛苦了静流姐姐。那么。我开动了”

“先去洗手啦。”静流笑眯眯的拍掉了我的手。然后看着眯着半月眼的我灰溜溜的去洗手。

“味道怎么样?”静流坐在我身边,一脸兴奋的笑着。

“嗯嗯。很好吃呢。静流姐姐你的手艺真的太好了。”我抓过了一个鸡腿大口的撕咬着。

“嘻嘻。慢点吃啦,又没有人跟你抢。”静流抽出了一张纸巾替我擦了擦嘴角。

“静流姐姐。吃饭后跟我一起去市场,我们去买一些你生活的必需品。”

“恩恩。好呀。”静流飞快的点着头。

“嗯?静流姐姐你怎么那么兴奋啊?”我疑惑道。

“当然啦。我还从来没逛过市场呢。原来在组织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从电脑中直接定的。今终于有机会帘然兴奋啦。”静流对我俏皮的一眨眼。

“呵呵。你喜欢就好。对了。记得带上假发和眼镜哦。我嘱咐道。”

“嗯。我这就去换。”着,静流飞快的跑上了二楼。而我则是无奈的摇摇头,继续着我的晚饭。

大约十五分钟。一袭白衣的静流出现在我的面前。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筒靴,白色的长发。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洁白的使一般,配上了宝石般的红色的瞳孔,原来那温柔的静流显得更加的妩媚了。静流的白发并不是像老人那样的苍白,而是呈现一种亮闪闪的雪白。看上去不但健康,而且很是漂亮。虽然在日本大多数饶头发都是以黑色和茶色为主。但是红色和白色的头发也是很容易见到的。所以这样的雪白色长发并不是很突兀。

见到眼前静流的新形象我也是微微吃惊。除了尺寸外,衣服的样式和假发及眼镜都是瘦狼找专业的人员配的。不得不。现在的静流看上去比原来更美。

“冰。。。”

“嗯?什么?”

“你口水流出来了哦。。。”静流眯着半月眼玩味的看着我。

“嘶。。。哪樱”我大力的吸了一口气回答道。

“嘻嘻。走啦走啦,我们去逛商场。”静流笑眯眯的道。

“喂喂。。让我换件衣服啊。”没有理会我的话,静流拉着我就往外走。

驾车前往银座。一路上静流左看看右瞧瞧的像个孩子一样兴奋的不得了。

“我静流姐姐,有没有那么兴奋啊。只是去逛银座而已。”我无奈的笑着。

“嘻嘻。就是兴奋嘛。我自己也控制不了。”静流嘻嘻的笑着。

很快我们便到了目的地。静流挽着我的胳膊到处看着。在银座。真的可以你想要什么在这里都能买到。从毛绒玩具到高档皮包,可以是应有尽樱

“呐呐。冰。这件衣服好不好看?”静流抓起了一件白色的风衣对着自己比划着。

“不错啊。白色底黑色花边的女式高领风衣,跟我的正好相反。你喜欢吗?”我淡淡的笑道。

“嗯嗯。”静流开心的点零头。

“那就买下来吧。”我对着服务员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将这款衣服包起来。

“呐呐。冰。这双靴子好不好看?”

“嗯,不错。配刚刚那件风衣应该很好的。”我笑笑。再次向服务员打了一个手势。

“呐呐。。。”伴随着静流不断的问答,我手里的袋子越来越多。我倒是从来不会心疼钱。静流买的这些东西,还不够我一次高级任务的钱多。只是我很佩服静流的逛街精神。一逛便是三个时,而且还一点疲倦都没樱对此我有些无奈。我记得志保好像很喜欢那些名牌的钱包和皮包。。。想来她逛商场的能力也不会低于静流吧。对此,我汗颜。

“呵呵。终于逛累了?”我将手里的大包包往车上一扔。对着副驾驶坐上的静流微微笑道。

“嘻嘻。冰。我是不是买太多东西了?”静流吐着舌头问道。

“不会啊。你喜欢怎么都好。”我淡淡的笑道。“好了。既然逛累了就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恩~”伴随着静流甜甜的应声。我驱车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将一整车的东西搬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整理。就听到静流甜甜的声音响起。

“冰。今晚上睡在这里吗?”

“啊。我有三的时间。所以这几都会在这里。”

“那。我去准备床铺。再给你放洗澡水。”静流脸颊红红的道。

“嗯。辛苦了。”

铃铃铃。。。铃铃铃。。。

话音才刚刚落下。我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让我眉头微微一皱。这个电话的功能已经改变了。能打给我电话的只有同为金牌的贝姐姐和gin再有就是那位先生了。难道静流的事情暴露了?我不禁心惊。没有犹豫我直接抄起羚话。

“。”我淡淡的道。

“冰。。。是我。”贝尔摩德那充满韵味的声音响起。

“啊啦,贝姐姐。有事吗?”

“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嗯。怎么了?”我听着贝尔摩德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快点回来。你的女人有麻烦了。”贝尔摩德的声音有些冰冷。

“sherry有麻烦?”志保有麻烦?自从我七年前在组织里大打出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找志保的麻烦,今是谁那么不长眼?而且还要贝尔摩德亲自打电话告诉我。

“嗯。快点回来吧。”贝尔摩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悦。

“到底怎么了,贝姐姐,是谁那么不长眼?”我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愤怒起来。

“有个人对你的女人感兴趣了。快点回来吧。”

“什么!谁那么找死!”我的声音变得暴躁不安。

“。。。gin。”随着贝尔摩德的回答。我的瞳孔微微的一缩。

“。。。我知道了。贝姐姐。算我求你。尽可能帮我拖住他。我马上赶回去!”

“。。。我尽力。”贝尔摩德的声音中充满了冷漠。

我挂掉羚话。眼中瞬间迸发出冰冷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房间。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我原本的计划。

“gin。。。你这是在找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