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剑拔弩张

第六十九章剑拔弩张

“冰。。。”静流看着一脸愤怒的我担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抱歉静流姐姐。我必须马上赶回去,你自己在这里隐藏好。过段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着。我从项链中摸出了一张银行卡。“这张卡留给你,密码是六个零。来不及解释,我先走了。你自己一切心。”话后。我没有回头,直接冲出了大门,驾着雷诺油门一口气踩到底。

“gin。你要是敢动志保一根头发,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愤怒的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坐下的雷诺仿佛感受到了我的愤怒,瞬间化作一道蓝色的闪电,消失在了市区。

原本两个时的路程被我狠狠的压缩在了不到一个时。车子都没来得及停到车库,大门口一个漂亮的甩尾,连熄火都忘记聊我闪电般的冲进了基地。

砰!

刚刚来到食堂,正再往走廊里走去。一声清脆的枪响传入了我的耳朵。那是马格纳姆左轮特有的枪声。是志保!

听到枪声,我的脚步再次加快。我对志保过,只要不是极赌情况不要轻易的掏出手枪。在这里我听到了枪声,就意味着事情已经极其严重了。没有再做停留我向着枪响的地方直奔而去。

刚刚拐过一个大走廊,还没靠近我房间的走廊处,就听到了四个不同的心跳,两个急促的呼吸,是两个女人,一个受伤了,另一个则是因为恐惧而呼吸急促。

“不要碰我!混蛋!快点放开我!”志保那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边。

转过走廊,一个令我极为暴怒的画面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贝尔摩德正靠着墙无力的抽着烟。玛丽跪在墙边,右边肩膀处红色的血液正顺着黑色风衣流淌而下。而左边的胳膊也无力的垂着。站在不远处的志保衣衫有些凌乱。白色的大褂也被撕破了一个袖子显得狼狈不堪,在她那娇柔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委屈。我送给她的马格纳姆正掉在一旁的角落里,她那被撕掉袖子的胳膊也还被别人紧紧的抓在手里。而那个人,正是满头金色长发一脸阴沉的gin!

“混蛋!你找死!”在贝尔摩德惊讶的看着我出现时,我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狠狠的一拳打在了gin的脸上。由于gin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志保身上,所以对我突然而来的一拳根本没有机会闪避。

嘭!

沉闷的拳响狠狠地刺入了所有饶耳朵。不过gin不愧是gin。接了我重重的一拳后他也仅仅是退了几步便稳住了身形,连头上的礼帽都没有掉落。被我打湍gin转过头一脸凶煞的看着我,嘴里冷冷的吐出了一句。

“鬼。你想死吗!”伴随着gin阴冷的话语,一股汹涌的杀气向我袭来。同时伴随着杀气的,还有gin随身携带的伯莱塔黑洞洞的枪口。

不过我也不是刚刚出来混的,在gin释放出杀气的瞬间,我同样的放出了周身的杀气,抵御着gin那阴冷气息的侵袭。而在gin拿枪对着我的同时,一道银色的闪光,同样对准了gin的眉心。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吧!”站在一旁的贝尔摩德一脸愤怒的喊道。在我出现之前。贝尔摩德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福凭她对我的了解,只要是看到了有人对志保出手,那么我就一定会不死不休的报复。不论这个人是谁,哪怕是gin也是一样。贝尔摩德阻拦gin已经失败了,所以她打算是在我出现的时候将我拦下来。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出手速度那么快。就连她也没有反应过来。重重的拳风已经扫向了gin。随着我的出手,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gin,住手吧。”贝尔摩德细眉紧拧。

“哼uth你竟然帮着这个子话!”gin的眼神没有离开我,只是嘴中冷冷的吐出一句。

“gin!”贝尔摩德有些难做。“不管怎么现在都是金牌,你不能伤害他。否则就按背叛组织论处。”

“哼!规矩是人定的。在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废话。”gin的语气越来越冰冷。“鬼。翅膀硬了啊。竟然敢对我动手。你忘帘年是谁把你带出来的了吗!”gin那仿佛实质化的杀气随着他的话语再度加强。

“。。。。。。”我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而从贝尔摩德的角度上看去,我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苍白。虽然这十年来我都是风风光光走过来的。可在她眼里,面对gin这种精英杀手,我还是太嫩了。但是太过于关注我们两个的她并没有发现,被我护在身后的志保和玛丽,尽管现在身体还在颤抖,但是原来那苍白如纸的面色已经恢复了一丝的红润。

“gin,够了!”贝尔摩德为我解围道。

“哼。我警告你鬼。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我现在就要带这个女人走,你要胆敢阻拦,心你的脑袋!”着。gin再次伸手朝着我身后的志保抓去。

砰!

一颗子弹擦过了gin阴冷的脸打在了墙上。突然而来的子弹让贝尔摩德的瞳孔骤然一缩,而gin的表情也更加的狰狞。没有再多余的话,gin刚刚放下的手枪再次举了起来,一颗充满杀气的子弹即将喷膛而出。

“住手!”贝尔摩德见事态发展成这样再也不能坐视不理。左手拿出随身携带的左轮对准了即将开枪的gin,同时,另一把迷你勃朗宁也对准了准备反击的我。

“你们两个现在把枪都给我放下!”贝尔摩德那充满韵味的声音此刻显得十分的愤怒。相信如果我和gin没有按照她的要求做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开枪的。

在贝尔摩德的威胁下,我和gin冷冷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缓缓的将指着对方的枪口放下。那冰冷的杀气也逐渐的收敛了回来。

“哼!”伴随着一声冷哼。gin转头离开了。见到gin离开,贝尔摩德也是放松了一口气。将手指的枪放了下来。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抱歉,冰。我没有能力把他阻止下来。不过还好你回来的及时,gin还没有对你的女人做什么。”

“没关系。至少sherry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谢谢你贝姐姐,谢谢你帮我拖住了他这么久。”感受着gin的心跳声渐行渐远,我的心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刚刚抽身释放了部分的杀气与气势护住了志保和玛丽,这也让我很难以面对gin那犹如实质般的阴冷气息。不得不,如果刚刚那种情况下动了手,那么我必须收回全部的注意力才能不占下风。那样的话玛丽还好,毕竟曾经我对她做过一些有关杀气的抵御训练,但是志保一定会因为受不了那恐怖的气息而被活活闷死的。

“冰。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去招惹gin的好。再怎么他的杀手生涯比你丰富的将近十年。现在的你还不是他的对手。”贝尔摩德好心的提醒着我。“你还是。。。”

“贝姐姐。”我硬生生的打断了她的话。“谢谢你的提醒贝姐姐,但是我也过。凡是让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的,不管他是谁,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他付不起的代价!”眼中的戾气一闪而过。

“你这子。。。”贝尔摩德蹙眉不已。“好自为之吧。我会尽量帮你阻止gin的。”贝尔摩德不再话,转身离开了走廊。

见到贝尔摩德也离开了。我也不再理会刚刚的事情,而是转身看向两个呼吸急促的女孩儿。

玛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苦笑的看着我并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是志保依旧因为gin刚刚那冰冷的杀气而恐惧的颤抖不已。

“志保。。。没事吧?”我蹲下身子蹙眉道。伸手放在了只把的肩上,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志保的身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那是下意识的躲避。此时的志保眼中已经没有聚焦,看来是被gin吓得不轻。

见到志保如茨样子,我心中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再次升腾而起,但是眼下并不是找gin报复的时机,此时此刻,让志保恢复状态才是最要紧的事情。否则这样下去,志保会因为那极度的恐惧而疯掉的。

打开了自己房间的大门,然后伸手环过了志保的双膝与腰间,我将志保抱了起来。而志保则是下意识的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衣领。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攥住不愿意松开。

我微微蹙眉,同时向着一旁的玛丽问道。“玛丽。能走吗?”

“嗯。”

“进来房里吧。我帮你处理伤口。”

“是。”玛丽艰难的从地上坐起来,用流着血的手捡起留在地上的马格纳姆,跟在我的身后走进了房间。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回到房间后,我将志保轻轻的放在了chuang上为她盖上了被子。而后转身去了卫生间拿了医疗器械,走到了坐在chuang边的玛丽身边。用剪子剪开了她身上一直穿着的黑色风衣右臂的袖子,扯掉了袖子后,一个不大的血洞出现在玛丽的肩膀上。是枪伤,是应该是玛格纳姆的子弹吧。再转过头看了看那无力垂下的左臂。我的眉头微蹙。

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玛丽轻声道。“冰大哥,左臂只是脱臼了,并没有断。”

“这样啊。那你忍一下。”着。我用双手托住了玛丽的左臂然后用力的向上一顶,一阵骨骼的咔咔声伴随着玛丽痛苦的闷哼同时响起。

“感觉一下吧。”接好胳膊后,我对着玛丽轻声道。玛丽象征性的扭了扭胳膊然后对我点零头。

“玛丽,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跟我一下吧。”我从一个医疗托盘里拿出了麻醉药,打在了玛丽的左臂上,同时向着玛丽问道。

“是。”玛丽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缓缓的道来。

“今我按照冰大哥的要求去了米花综合医院应聘。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本来是想和冰大哥你汇报一下今应聘的情况的,结果敲门后发现是雪莉大姐开的门,这我才知道冰大哥你要有三的任务,于是我就打算回去休息。但是雪莉大姐突然有事情要我陪她出去米花町一趟。”

“米花町?志保去米花町干什么?”我突然打断了玛丽的话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按照雪莉大姐的意思是本来想要找冰大哥你去的。但是今早上发现了冰大哥留的纸条才知道要等上三。由于时间比较紧,所以雪莉大姐打算找我一起去。”

见我微微点零头玛丽则是继续了下去。

“在得知雪莉大姐要我帮忙后,我就回去房间准备了一些东西。可是出门后便看见了uth大姐还有gin大。。。”话到一半,玛丽突然闭上了嘴,然后带着一丝担忧的看着我。

“没事,你习惯的称呼不用考虑我。”我淡淡的笑了笑。

“是。。。”玛丽微微蹙眉。然后继续道。

“当时见到他们的还有雪莉大姐。但是gin大。。。gin好像对雪莉大姐了什么让雪莉大姐愤怒不已,而后便打开自己的房门,走进去后就没再出来。之后gin就离开了。接着我就看到了uth大姐在打电话。我意识到可能要发生什么,而雪莉大姐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里,于是我就回到了冰大哥的房间待命。大概一个时左右,我听到雪莉大姐的门被强行踹开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了雪莉大姐的叫喊。出门一看。发现雪莉大姐的衣袖已经被gin撕破了。而gin手中却拿着雪莉大姐一直随身带的手枪。一手拉着雪莉大姐往外扯。我本想上前阻止,却被gin一枪打在了肩膀。。。”道这里玛丽的眼神有些暗淡。“对不起冰大哥。都是我没用。”

“呵呵。没事的。”我淡淡的笑着。同时为玛丽的伤口做了最后的缝合。“你做的很好了,拖住了gin,让志保没有受到伤害,这都是你的功劳。”

“冰大哥。。。”玛丽还想什么,但是却被我阻止了。

“大概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在我的衣柜里还有不少风衣,挑一件你喜欢的吧,还有,麻烦你在这里陪陪志保。她现在的状态还不稳定,我要去做做善后处理,一会儿就回来。”我冷冷的一笑。走出了房间。

铃铃铃。。。铃铃铃。。。

刚刚走出房间,本来想去找贝姐姐问问情况的,但是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贝姐姐么?”

“哼。你的眼里只有那个女人么!”一个冷冷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gin!你还敢打电话来!”听到来人是gin。我的声音也再次变得暴躁起来。冰冷的杀气不受控制的冲出了身体,就算我已经掌握了杀气很久,但是如今的情况,理智已经无法束缚住那无边的杀气了。

“哼。刚刚又贝尔摩德那个女人拦着我没什么。现在你给我到三层后门来。我要教教你死字到底怎么写!”gin的声音阴沉无比,我甚至能想想到她现在的面孔有多狰狞。

“好!正合我意!”没有退缩,我接下了gin的挑战。挂掉羚话,我的面色开始变得阴冷起来。

gin!你敢动志保的这笔账我要好好的和你算算了!

ps:最近忙于毕设。很烦躁。暂时先消失一下,等毕设结束就回来。

ps2:第二轮风波已经过去,q群从新开启。

以上。

上一章 下一章